• 未分類
  • 0

雖然副駕駛位顯得有些孤獨,但作為正常的現代少年,嘉神奈自然能想到辦法打發無聊的時間。

倒不如說有這傢伙在邊上坐著,會顯得更加無聊吧?

畢竟車上可不是家裡。

嘉神奈在外面的時候還是比較低調的,很少會主動搞事情,但白川同學可就不是這樣。

不如說正是因為如此,倘若白川大小姐趁這個時候忽然發動進攻,嘉神奈在這邊還真不怎麼好反擊。

這麼一想,果然感覺還是一個人坐比較舒服!

「擠嗎?」

白川綾用食指按著嘴唇,像是沉思般點了點頭。

「唔…跟房間的床比起來的確是顯得有些擁擠吧。」

「噗咳…」

嘉神奈當場就拒絕咳嗽起來。

剛才想到這種可能,沒想到這個問題少女居然真就不顧一切發動攻勢,她在外面說這種話難道就不會感覺羞恥?

「白川同學,你的措辭是不是有些問題?」

「請注意我們現在所處的場景。」

他深吸口氣,決定稍微提醒一句讓她老實點。

「場景?」

白川綾裝作疑惑的歪了歪腦袋,然後笑容明媚的做出詢問,像是察覺到什麼有趣的事,眼神都不由狡黠起來。

「可愛的白川同學跟嘉神同學坐在一起,討論這兩天發生在房間的事?」

「咳咳…」

這回輪到司機有些被嗆到了。

本來以為今天只是單純拉了一對小情侶,送去一個稍遠的地方,稍微賺點錢罷了。

可從後面的稱呼來看,似乎是自己判斷有誤,這兩個人並非是情侶關係,可能只是同學而已。

不過能看出來,那個女孩子應該對另外一個男孩有好感,所以才表現的稍顯主動。

可問題在於,跟在後面的那些話又是怎麼回事?

雖然追求異性,膽大主動不要臉的確是成功秘訣,但這也膽大的有些過頭了吧!

這不是膽子大,純屬直接白給了啊!

現在的年輕人都玩的這麼開嗎?

「白川…算了,我想稍微休息一會。」

「等到地方在叫我吧。」

嘉神奈忽然發現在這一刻竟然拿這傢伙沒有絲毫辦法。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自己臉皮的確沒有厚道在外面還能反擊程度。

如果是在家或者其他稍微沒人的場所,面對麻煩少女的凌厲攻勢,他早就二話不說展開反擊了!

可在計程車這種狹隘空間里,他還真不好做些什麼奇怪的事。

還是暫且忍耐先敷衍過去再說。

等下了車,再找機會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可惡女人啊!

「嘁…這就扛不住要休息了,不就在你房間待過兩次。」

就像抓住什麼得勝的機會,發現嘉神奈罕見的戰略性後撤。

白川綾眸子都彷彿在撲閃撲閃的散發著光芒。

一邊裝作不滿嘀咕,一邊又強行抑制瘋狂上揚的嘴角。

就像是想起來什麼般悠悠的嘆了口氣。

「不過也是,畢竟你還要去理繪同學的房間照顧她。」

「如果這樣的話,操勞過度導致你需要休息…也不是不能理解的嘛!」

7017k望着衝過來的那張看不出具體年紀的面容,韓運池張開雙臂,等著周想的投懷送抱,在周想一個急剎停后,他才伸手把錫紙遞給周想,「給你。」

周想接過錫紙,一捏已經癟了,氣得把錫紙一扔,「裏面的藥丸呢?」

「我可沒看到什麼藥丸,我一拿出來就發現是空的,你這是碰瓷!」

「無恥!」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811章尋找 三圃劫要在靠近彼此的同時,也同時在接近空中之中那狂暴的能量亂流,第一個發現此情形的是葉缺,他的眉頭深鎖著,顯然也查覺到了最後三重天劫,不知為什麼出現,並

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劫雲。

天魔勁凝惡全身,葉缺不敢大意,修真者的天劫對於他來說隨手一道刀勁就可以解決,但是這變態至極的散仙天劫,卻沒有那樣的容易,他不敢放鬆,如果他失敗了,不只他就連羽夜也會隨之魂飛魄散。

三團劫雲在靠近能量亂流的前一刻終於形成了一個完整且巨大的劫雲,比之前九重都要大上不少。

風傲天神情肅然,看著天空那巨大的黑色劫雲吞蝕那能量亂流,沒錯就是吞蝕,一點一滴的把能量亂流吞進那巨大無比的雲堆當中,他冷喝一聲:「快退!」

五百蒼龍騎毫不遲疑的執行命令,身形隨風傲天一起再次後退了千里之遠,其他天魔谷中的弟子早已被驅散,剛才羽夜渡劫之地正好在天魔谷正中間,所以天魔谷現在早已面目全非。

風傲天還在思考著什麼,突然問想到了什麼,叫過衛擦:「小心保護眾人和嫂子,防範三方人馬有任何動靜的話,殺!」說完縱身一躍再次靠近了葉缺,他不放心讓葉缺一人獨自面對,他打算如有危險絕對要出手。

葉缺周身真元流轉,兩巨大的一金一紫的真元龍盤旋於他的四周,形成了一個半徑一公里的真元力場,兩條真元龍不住的那句空中那正在吞蝕能量亂流的劫要咆哮著。

看著天空中那黑色的劫雲吞蝕著能量亂流,每吞蝕一些,劫雲的體形就小一分。但是其發出來的威壓就沉一分。就算在千里之遠的其他人也能感受到劫雲一點一點增加的沉悶的壓力。

半小時之後,能量亂流終被全部吞蝕,但是劫雲的體形還在縮小當中,在劫雲的中心點亮起了刺目的藍色強光,劫雲每縮小一些,強光的亮度就增加一些。

葉缺全身保持真勁運轉,調整至最佳的狀態,那藍色的亮光當中所蘊含的能量令他心悸不已。小劍的真身天幻早已被他損在了手中,此時天幻化成了天涯劍的模樣。

終於劫雲在經過了三個小時的瘦身之後,縮到了只有十平方公尺的面積之後就不再縮小,充滿在天地間的威壓突然間全部消失,天空恢復成了天藍色。

「轟!」一道十多人合圍粗的天雷朝葉缺蟲了下來,這一道深藍色的天雷咆哮的直衝地面,似要貫穿整個地面。

天雷尚未至達,就把地面再次整個給壓低了十公尺。那天地之威實在令人不可小視啊。

「霸王減天擊!」葉缺狂吼,使出舞劍四訣中的孤皇影劍意。一柄巨大的劍配合著兩條真元巨龍,直衛而上硬撼那氣勢磅磚的天地之威。

「沖!」兩股絕世能量硬碰硬的一刻,爆出了強大的衝擊波,以圓周的方式快速的向外擴散,本已面目全非的天魔谷再一次面對她的另一次的考驗。

狂爆的能量吹起了巨大的岩石,並在飛舞的當中一寸一寸的被能量汽化,方圓五百里全部沒有高於地面的東西,地表龜裂山峰被矗平,樹林消失,半空中全是飛舞的岩石和粗大的樹木。

所有觀看的人全都張開了護身氣場,以抵擋漫天的碎石和樹木。

葉缺和天劫依舊對峙著,誰也不願退半步,太魔勁所化的兩條真元龍不住的撕咬著天雷,葉缺運起全身的真元,真元全部流向了真元巨劍和巨龍,所有人全都倒吸了口氣,以個人之力,硬撼如此天地威勢,誰有如此膽氣,誰有如此霸氣!

但是天劫劫雷好似無窮無盡,力道一分一分的加上去,葉缺的巨劍一步步的被逼著退後,每退一分,壓力就大一分。

葉缺咬緊牙,肩上的壓力沉的如數百頓的巨石壓著,微血管禁受不住四面八方的重壓,全身爆出了大量的血霧,他的牙齦被他咬的流出血。

再次大喝,天魔勁衝出加入了新血的巨劍強勢的把天雷推上了不少,但是這擊之後,巨劍失去了後援,瞬間被天雷吞蝕。

葉缺右手一轉,天幻隨著他的意念轉化成了刀,一柄黑色的長刀。

右手持刀平舉,眼神直盯著那咆哮著嘉向他的天雷,眼神儘是不服和倔強。

衝天霸氣直衝要霄,天雷隨著一頓,然後變得更加瘋狂直衝葉缺,似乎在為了有人膽敢挑戰祂的威勢和狂怒著。

在天雷臨身的一刻,葉缺的心反而平靜了下來,一種似是而非的刀意浮現在他的心頭,天又如何,命運又如何,一刀在手,天下我有。

一種明悟圍繞著他的心,淡淡的微笑出現在了他的嘴角,他淡淡的道:「天命天定,人命天管,我命由我不由天,我自橫刀向天笑!」

「哈哈…」狂傲的笑聲帶著狂傲的刀意傳遍了全場。

「真人,那名武煉者,是否是瘋了,否則怎在如此當頭,笑了來?」隨著白虎真人而來的數名弟子中,一名修為低淺的弟子不解的問了起來。

白虎真人並沒有回答,但是那笑聲中所傳達的絕世刀意和孤傲的霸氣,卻是令他的心震動不已,不只他就連仙界來的大羅真仙和玄仙也為了葉缺那股狂做敵天的霸氧心折不已。

空間刀招第二式,已經創出,葉缺大吼道:「刀式,橫刀破天!」

人刀合一直衝上天對著天雷重重的劈出一刀,呼嘯而出的刀勁,化成了一條紫金巨龍再次迎向了天雷。但是相對於天雷,崇金巨龍相當小了些。

巨龍張開巨口,當中有著一個黑色的洞口,強大的能量沖向天際之時,在龍口之處直接破開一個空間洞口,天雷向著空間洞直衝而出,其他人沒有感受到上一次的衝擊波,遠遠看來就像那條巨龍在吞蝕天雷。

就這樣持續了十多分,天劫劫雲越來越淡,就在眾人以為這樣結束之時,劫雲一閃,漸漸變淡的顏色一下子淡到快成透明,天雷突然大了一圈,直接貫入龍口,吞蝕天雷的空間洞口

皮突然擴大的天雷撐破,巨龍失去了空間洞,沒支持多久,就被天雷攀上。

天雷擊中葉缺,巨大的爆炸傳來,眾人全力抵抗著傳來的衝擊波,這一切來的太突然,天雷的變化快的風傲天來不及救援。

等到衝擊波過後,風傲天以最快的速度沖向了天劫中心。就看到一個全身噴血如柱的人,用手中的刀撐著不住的喘著粗氣,全身細小的電蛇環繞,一會之後,雷蛇才消失,風傲天馬上喂葉缺一顆續命金丹,以保護葉缺慘至不能再慘的狀況。

他的意識模糊了,口中還在唸著:「我自橫刀向天笑…」

天空中的劫雲轉了數圈之後,就此消失,消失前一頓,就象是在看著他底下那個頑強的身影,似有不甘的結束。

昏迷前不忘把羽夜放了出來,羽夜一出來馬上抱著葉缺的身體,右手一松天幻馬上縮回了葉缺的體內,這次的傷的比葉缺還要重,根本無法再化成為形,剛才的天雷,有七成都是他接下的,不然葉缺早就被轟成渣了。

羽夜早已淚雨如花,緊緊的抱著葉缺,心慌亂的無所依靠,現在的她不象是一個修為高深的散仙,倒像凡世問那就要失去戀人的女孩,無助,和慌亂。

「別擔心,我沒…」沒有說完,葉缺就昏了過去。

西方修鍊界中,天堂界的界主耶和華正大發雷霆,底下那十個十翼大天使長和一眾天使全都只能站著等著上帝的怒火平息而不敢出聲。

「嘉迪路,你說這是怎麼回事」耶和華怒視著嘉迪路,上次空間震邊時,耶和華正大展神威馳膊在數名女天使身上,突然的震蕩使得他不小心用力過猛弄死了最喜歡的愛妃。

「帝君,我上次尊照你的命令…」嘉迪路不敢隱瞞,照實說了出來。「哦,這麼說你就這麼逃回來?」嘉迪路唯唯諾諾,說不出話來。

「碰!」盛怒之下的耶和華,一掌印上了嘉迪路,直接撞上了旁邊的梁注,他都不敢防禦,深怕再惹怒耶和華,結果就是狂吐了一大口血后,昏了過去。

「哼,給我拖下去」耶和華連看了不看嘉迪路一眼,冷哼一聲:「科茲,科特,你們兩個給我下去,滅了那個叫什麼葉缺的!」

「是,帝君」兩名十翼大天使長恭身應道。

天劫過後那仙界來的玄仙和大羅金仙亦感到了這個天劫的震撼,兩人商量一陣后,由玄仙回去仙界請示仙界界主,而大羅金仙則是和系龍大陸的人馬一同回去,除了飄雪真人留下來外。

在旭日帝國邊境常有一些所有的「正義之士」打著除魔的招牌和暗殺帝國士兵,但是這些都是小打小鬧,真正有威脅的是真魔大陸上三大帝國聯合出兵三百萬,分三路向旭日帝國襲來。

兩加上魔殿騎士團以及一些民間的遊俠,數量上也達到了百萬,所以總共有著四百萬的軍隊同時殺向了旭日。

「姜相,陸相兩位是否有良策應付此次來犯之敵?」王敬天不無擔憂的道,旭日帝國雖在兩位絕世良相的輔佐和王敬天的努力下,國力日漸強大,五大主戰軍團,個個士兵練有真氣,絕對的強悍,所有九日帝國的強調精兵策略,兵源不多,但絕對強悍。但是此次共計四百萬對上一個帝國,也難怪王敬天會擔心了。

。 雲巔之上。

帝舟急速前行。

目的地正是姬氏一族。

甲板上。

楚帝傲然而立,任由勁風肆虐在身影上。

一襲長袍御風而動,青絲飛揚怒卷,周身上狂暴的殺意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縹緲如仙的氣質。

這時。

背後一道倩影出現,蓮步輕啟站立在楚帝背後,聲音輕柔道:「你很厲害。」

楚帝側目瞥了眼安瀾,苦笑一聲道:「沒有辦法,被殺的害怕了。」

安瀾:「………」

其實。

楚帝所言不假,真的是被追殺的害怕了。

從九品紫楚國開始,一直到現在獨霸戰爭大陸,可即便如此,已經被各方勢力追着打。

這讓他很無奈。

並非他想殺戮,但別人要想殺他,豈能坐以待斃?

要想敵人畏懼,那就只能比他們還要狠辣。

以至於楚帝殺伐果決,對待敵人從不手軟。

因為他心裏非常清楚,不將敵人徹底碾壓,讓他們心生畏懼,麻煩便是永無止境的。

「天爺爺說過,我境界在你之上,如果一戰,卻不如你。」

「今日一見,終於明白了,我們之間相差一個殺字。」

「你身上的殺氣太過強大,並且戰鬥意識,並非我能夠相比,」

安瀾沉聲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