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隨後葉銘就和熊勇閒扯起來,有什麼說什麼,至於剛纔的緊張氣氛像是從未發生過一般!

與熊勇的談話讓葉銘知道了許多事,也是最近磐石城爲何會如此“熱鬧”的原因!

帝國一共有三位皇女與七位皇子,十人都擁有皇權繼承資格,所以各種激烈競爭自然很平常!而三位公主之間每年都會有一場比試,內容與方式十分寬廣,沒有限制,不過比試地點每年都不同,今年正好選在了磐石城。

這比試可以說直接關係到未來帝國皇權繼承權,所以自然就引人入勝,吸引了大量帝國武者前來觀摩。磐石城這個名不經傳的小城也難得迎來了一次盛況,再過不久帝國三位公主也都會在此地匯聚一堂。

“她們倒是會挑地方,不過希望不要打擾到我悠閒的生活,不然什麼的話…嘿嘿!”葉銘聽後只是冷笑,他可不在意對方什麼身份,要是惹到自己,天藏帝國都護不了她們。

“難道你這次來只是爲了刺殺第三皇女?”葉銘感覺熊勇的目的有些簡單,不由開口疑惑的問道。

“這不夠嗎?”熊勇撩了撩眼皮,隨意的回了一句。

葉銘想了想,覺得還是沒這麼簡單,不過既然熊勇不想說,他也不會去問,他不是一個喜歡刨根問底的人。

“好了,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我隨時歡迎你來葉家喝茶…”葉銘感覺聊得差不多了,起身準備離開。

熊勇沒有開口挽留,連眼皮都沒撩一下,一張死人臉擺在這裏讓葉銘無語,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也只能鬱悶的離開了。

路上,葉銘看到一羣人圍着什麼指指點點,出於好奇他向前走去,想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

呃…葉銘來到近前看清楚後不由神情露出錯愕。


葉灸如同被人施了定身術一般站在原地一動不動,雙眼呆滯的看着前方,嘴巴張得大大的似乎正在開口說話。

葉銘上前檢查了一下,發現葉灸被人下了幻術,此時正陷入幻境之中,也虧出手的沒有殺機,只是困住葉灸,時間一到幻術會自解,不會對葉灸造成傷害。

葉銘無奈搖頭,不過還是取出玉針在葉灸太陽穴紮了一針,同時體內靈力也順勢流入葉灸體中幫其解除幻術。

“小娘子,你別跑呀…”葉灸剛清醒就抱住葉銘,說了一句讓葉銘臉色瞬間黑了下來的話。

“怎麼!我打擾你的美夢了?”葉銘寒聲開口,突然被一個大男人抱住他很不舒服。

“啊…銘哥!”葉灸瞬間被驚出一身冷汗,瞬間鬆開雙手,心中一片忐忑。

他看清楚懷中人時,心裏立馬拔涼拔涼的,小娘子不見了,換成一個猛男(人),葉灸能好受纔怪了!

“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會種幻術!”葉銘看葉灸恢復正常後纔開口問道。

“幻術!?”葉灸吃驚開口,顯然還不知道自己被人施了幻術,在大街上站了不知多久了。

“我只是遇見一個穿着黑袍的小娘子,覺得她長得不錯所以就上前調戲了兩句!”葉灸看着葉銘嚴峻的眼神最後只能全部招了。

葉銘直接被氣笑了,十分嚴厲的開口“這幾天你給老子安分點,叫葉家其他人也收斂一些,不然出了什麼事葉家也救不了你們!”

葉銘不得不如此,葉灸雖然不懂事紈絝了一些,但只要不去殺人放火範些小錯他還是能夠接受,不過這幾天是非常時期,磐石城魚龍混雜,外來者將會增多。

而這些外來武者可不會賣葉家面子,要是葉灸得罪這些人被揍一頓都是輕的,直接被別人殺死都有可能!就算最後葉家能夠幫其報酬又能怎樣?人都死了。

所以爲了避免這樣的事發生葉銘必須讓葉家子弟這幾天收斂起來。

“銘哥,這幾天是不是有什麼大事發生呀?”葉灸此時也察覺到事情的詭異,於是低聲問了一句。

“這些事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這一個月你收斂點對你沒壞處!而且…這樣的事我不希望有一次!”葉銘冷眼看着葉灸,把他看得緊張不已,只能不斷點頭哈腰的說“是是是!”


隨後兩人離開,圍觀人羣也散開了。

等所有人離開後,空間突然波動起來,隨後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中的神祕人出現,站在此地自語一句“居然能解開我的幻術?”

看着不斷遠去,最後消失在轉角的葉銘,黑袍人輕笑開口“沒有下次嗎?呵呵…”

葉銘最後一句話,雖然看似在給葉灸說,但她知道這是說給她聽的,而且這個被稱作“銘哥”的人顯然已經發現她了。這讓她震驚,她沒想到一個小小磐石城居然也是臥虎藏龍,有這樣的高手隱藏。

等葉銘消失了,黑袍女子也化作黑羽飄散,但這一幕周圍人卻是詭異的如同根本沒有看到似的,視若無睹的離開。

回到葉家後葉銘繼續修煉“造化煉體術”,直到吃完飯時才結束脩煉,說說笑笑的吃完飯,雖然只有三人但還是很熱鬧。

晚上葉銘指導夢軒修煉生生不息訣,同時又傳授了她部分奧義,等夢軒都學會後他才送夢軒回家,隨後就在自己房間倒頭大睡。

睡覺是葉銘最喜歡的事之一,就算曾是丹仙也不例外。 第二天葉銘一大早就起牀了,因爲他可不想再被葉天踹門叫醒!

今天晨練就很順利在進行,晨跑時也沒看到王家的身影,畢竟昨天被狠狠修理一頓,未來幾天可能都得躺在牀上了!

晨跑結束後回到葉家又在葉信指導下鍛鍊一小時,隨後纔是自由鍛鍊時間。

葉銘對那些沉重的石鎖自然沒興趣,他現在更喜歡找人切磋,所以葉家另一位戰鬥狂人又即將崛起了!


當然,葉銘雖然四處找人決鬥,每個人都沒放過,但他也壓制了實力,和對手的實力保持在同一水準,主要是爲了積攢戰鬥經驗。

到這時葉銘才發現自己的不足,他的戰鬥經驗太少,葉家大多數弟子經驗都比他豐富,所以一早上的切磋幾乎都是以失敗告終。

等晨練結束後葉銘先回家洗了個澡,然後纔去飯廳吃飯!

畢竟鍛鍊了一上午,實力沒怎麼增加,但男人味倒是濃郁不少,若是不洗洗,他多半也沒胃口吃飯了。

下午,葉銘還是和往常一樣前往聚寶閣煉丹,翎老和華烙兩老頭自然歡天喜地的跟上了!

不過這次葉銘不僅幫夢軒煉了一爐補腦丹,還煉製了一爐療傷丹藥“小養天丹”,藥材是聚寶閣出的,一爐十七顆,全是靈品丹藥!葉銘自己留了一半,其餘交給聚寶閣讓其拍賣掉。

出了聚寶閣葉銘在磐石城轉了一圈,發現如今磐石城的確涌入了許多外來者,後天八九階多如牛毛,半步先天也遇上十幾人。

不過這些都不關葉銘的事,只要這些人不來惹自己,那雙都相安無事,這也是最好的情況。

葉銘慢慢的也就適應了現在的生活,晚上教導夢軒修煉生生不息訣,然後睡個好覺,第二天早起晨練,下午就去聚寶閣煉爐丹藥,指導一下兩老頭,然後在四處轉轉。

至於修煉之事他不急,有閒暇時間才修煉“造化煉體術”,有丹藥輔助下他的實力也在穩步提升,若不是不想太快,他現在就可以達到後天巔峯衝擊先天境界!

而夢軒的情況也在一天天好轉,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發展,相信過不久幾天夢軒就能完全恢復正常!這也多虧夢軒自己悟性極好

,能夠快速掌握“生生不息訣”。

陰暗的走廊,有一股潮溼的味道,不知是磐石城哪一天無人巷道,熊勇獨自一人靜靜的走到底。

“好久不見了,易!”突然有一聲帶着輕佻的女聲想起,聲音更好聽,如夢似幻有股別樣誘惑。

“幻神!”熊勇看着前面轉角走出的黑袍女人,神色不善的開口。

兩人的稱爲都是代號,畢竟兩人都是帝國頂尖暗殺者,外出執行任務都不會使用自己真名,熊勇也不知道對方真名叫什麼!

“上次的事我還沒找你算賬,你居然還敢出現在我面前?”熊勇臉上不善,已經伸手握住劍柄,準備隨時拔劍。

幻神沒有絲毫在意,反而捂嘴笑道“不爽你來殺我呀!呵呵呵呵。”

鏘…熊勇聽後神色瞬間轉冷,拔劍刺向對方,速度極快,猶如一陣颶風,形成道道殘影讓人看不真切。

哼…幻神冷哼一聲爆退想要躲開熊勇的攻擊,雖然她叫囂得厲害,但實力並不比易強,無非是幻術詭異了一些罷了。

噗…不過她剛退一步,身後就有一把利劍刺穿她的胸口,而她難以置信的看着前方易的一道殘影慢慢消失。

“怎麼可能這麼快?”她艱難開口,語氣十分震驚,爲熊勇的速度感到震驚。

熊勇面無表情,還是擺着他那張標誌性的死人臉!

幻神見熊勇如此模樣也覺得無趣了,原本驚恐的臉漸漸平靜下來,還嫵媚的橫了熊勇一眼“你這人怎麼這麼無趣,難道就不知道笑一下!而且不知道憐香惜玉嗎?”

嘭…幻神蹦開化作黑羽飄飛,在遠處從新組成一個黑袍人,身上沒有絲毫傷勢,不過卻一臉不滿的瞪着熊勇,如同一對小情侶一般。

熊勇收劍轉身就走,不在理會身後的人,任憑幻神喊了不知多少個“喂!”他也懶得回頭理會對方。

在這條陰森巷道的盡頭有一道鐵門,鏽跡斑斑看起來有一定歷史了。

嘎吱…葉銘伸手推開鐵門,一股陰森的氣息釋放出來,他未曾理會直接走了進去,身後的幻神同樣跟上,隨後鐵門又自己緩緩關上!一切說不出的詭異。

磐石城傳言也有刺客聯盟的據點,不過一直沒人找到,而且磐石城也很少發生暗殺事件,所以一直都被當做傳言,沒有幾人相信。

不過大衆卻是不知這據點的確存在,只是十分隱蔽而已,除了內部人員沒人知道進入的門戶,而熊勇打開鐵門走進的房間正是刺客聯盟在磐石城的據點。

與勇者殿堂不同,雖然同爲遍佈大陸的超級勢力,但刺客聯盟就顯得冷清許多,零零散散有着幾人,櫃檯也只有一個快入棺材的老人坐着,熊勇的到來除卻老人看了一眼之外就沒人再理會他。

“看來你並不受待見呀!”幻神湊過來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

熊勇冷冷的看了一個嫵媚的女人,很冷很酷的開口“你願意當一個衆所周知,喜人待見的刺客嗎?”

幻神當即就被噎住了,不過還真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我需要一份磐石城詳細資料!”熊勇來到櫃檯處,對着暮氣沉沉的老者冷漠開口。

“不好意思,沒有!”老者撩了撩眼皮,很霸氣的說道,姿態做得很高!

“帝國二級以下的城市都要無條件執行白銀刺客的命令,你想要抗命嗎?”熊勇從納戒中取出一塊銀製令牌,神色威嚴開口。

老者看着令牌瞬間驚跳了起來,先前的高高在上瞬間消失不見,臉上露出惶恐。

他是磐石城刺客聯盟據點的管事,也是後天巔峯的高手,在這磐石城也算是個土皇帝,就算王、葉兩家對他也非常忌憚。所以他自然也就養成了一個目空一切的態度,對誰他都把姿態擺的很好,誰讓他是磐石城第一刺客?

“不敢,小的立馬去爲大人準備磐石城的資料,大人請稍後!”老者倉皇開口,他沒想到今天居然會迎來一位白銀級的刺客,而他自己也不過只是青銅刺客而已!

老頭說完就忐忑的轉身離開,腿腳十分利索,沒有半點快入棺材的模樣。

雖然熊勇從葉銘口中瞭解了一些磐石城情況,但他還是需要一份更加系統詳細的資料,這樣對他執行任務也有不小幫助。

老頭去準備資料時熊勇隨意找了個角落坐下,周圍人全都自覺的散開了,剛纔一幕他們都看見了,知道這人身份不一般,自然也就不敢打擾。

幻神倒是十分不客氣自來熟的坐在熊勇對面,一雙秋水般的眼睛不斷向熊勇放電,不過任憑她電得自己眼睛都麻了,熊勇就是如同沒看見一般不鳥她。

“喂…這麼一個嬌滴滴的美人兒做你對面,你難道一點表示都沒有?你還是不是個男人呀!”幻神耐心顯然沒有熊勇好,終於忍不住咆哮起來。

不過就算幻神毫無風度的咆哮,聽在其他人耳中也猶如仙音,美麗又充滿誘惑。但是“死人”熊勇是什麼人?一個萬花叢中過,花枯葉凋落的無情硬漢,幻神誘惑的聲音,他聽着自然沒啥感覺!

對於幻神的怒喝,熊勇回答只有極爲簡單的兩個字“不是!”

噗…原本被快氣暈的幻神想喝口茶平復下心境,哪想熊勇口中蹦出這兩個字,當即就噴了,噴了熊勇一臉茶漬。

幻神突然鬱悶的發現,自己面對這簡單又充滿堅毅,小聲又蘊含無盡霸氣的兩個字…居然無力反駁! 熊勇沒在意被幻神噴了一臉,冷冷說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幻神恢復常態,再次露出嬌媚“我是來找你幫忙的!”

“什麼事情?”熊勇疑惑,以幻神的實力,什麼事情還需要他幫忙?


“有人出重金請我刺殺帝國第一皇女梅菲特,我想你應該會感興趣吧!”幻神一雙勾魂奪魄的媚瞳盯着熊勇,想要從對方臉上看出什麼。

不過可惜的是幻神還是沒有看到熊勇表情變化,他只是搖頭拒絕“我不想找死,你最好也別去招惹那個瘋子!”

“聽說梅菲特在這次西征中受了重傷,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幻神沒有放棄,開口解釋,她真的很希望得到熊勇的幫助。

“梅菲特會受重傷?你相信嗎!”熊勇冷靜思考後開口,並不相信傳言。

帝國西方的蠻夷雖然驍勇善戰,但他不相信梅菲特這瘋子會受傷,而且第一皇女的親衛團-四方騎士也不是好惹的!

他們跟隨第一皇女征戰四方,是帝國軍精銳中的精銳,四人都驍勇善戰,實力不容小覷,是梅菲特的左膀右臂。

“不試試怎麼知道?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幻神也難得的露出賭棍、財迷的模樣。

“只怕這一試就足以讓我們丟掉性命!”熊勇搖頭,眼中奇蹟般的露出了擔憂之色。

當一切步入正軌,葉銘生活也變得有規律了,實力在穩步提升,戰鬥經驗也在不斷挑戰中日益加深。

不過最讓他高興的還是夢軒在一天天恢復正常,最多不過半個月應該就可以完全恢復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