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隨後撇了一眼身旁古靈精的小丫頭道:“怎麼?該築基了?”

小丫頭重重點了點頭,那模樣似乎在期待着江辰允諾她的築基物品。

“王兄說小妹需要築基之物時就來找王兄,我本以爲還需要三五日才能築基,沒想到昨日這裏的靈炁突然間變得濃郁了數倍,這纔不小心突破了境界。”

聽到小丫頭的話,江辰心底思襯,看來那一品龍脈的效果當真不錯。

不過看到小丫頭略顯倦怠的臉色,江辰不由得再次出聲。

“你昨夜沒睡?”

小丫頭乖乖點了點頭。

“嗯嗯,本來是想找王兄討要築基之物,可是看到王兄修煉的動靜,怕被人打擾,就守在了這裏。”

看着小丫頭那說話都要打瞌睡的樣子,江辰不由得心生憐惜。

“這妮子…”

江辰將手掌放在了小七的頭頂,在其烏黑的秀髮上寵溺地揉了揉道:“閉上眼睛,王兄給你個好東西。”

聽到江辰的話,小丫頭按捺着心中的好奇,閉上了雙眸。

江辰腦海中亦是展開了一個系統界面,在那裏有着諸多獎品,江辰輕輕點擊【九天玄陰體】隨後選擇了使用對象爲江瑩。

隨之,江辰手掌泛出一陣淡淡熒光,一陣溫涼之意遍佈江瑩全身,江瑩只感覺這股溫涼之意從頭頂傳遞到了腳掌,隨後她那清澈的眸子陡然睜開。

“王兄…你…”

她有些不相信剛剛發生的這一切,就算是前日給她太多震撼的王兄,也沒有現在這般震撼。

因爲她感覺到,自己的體質竟然變了,而且變成了一種極爲玄妙的體質,她能感覺到這種體質,很強。

伴隨着【九天玄陰體】的鑄就成功,江辰再度將【冰尊決】傳授給了江瑩。

“這部功法適合你現如今的體質,好好修煉,別讓哥哥擔心。”

說着江辰將手中浮現的【乾坤玉】遞到了江瑩手心。

“這東西叫做乾坤玉,是天地大陰之物,與你那【九天玄陰體】和【冰尊決】相配合,肯定會事半功倍。”

低頭看了看手心那古樸的玉石,再次看向面前那儒雅隨和的少年,江瑩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這三樣東西的確是世間罕見的至寶,但是江辰剛剛那句話卻是比天地至寶更加寶貴。

自從被父王收養以來,她便遵守王宮規矩,以王兄父王稱呼父親和兄長。

而如今江辰沒有稱呼自己是王兄,而是哥哥,讓得她心中一暖。

“嗯…”

小七雙眸之中泛着晶瑩,她並未多說什麼,不過此時的她已經暗下決心,不管哥哥以後去哪裏,她都要跟着哥哥,保護哥哥。

雖然自己的修爲比不上哥哥。

離開江辰,江瑩獨自回到了房屋,她要儘快提升實力,以求能夠幫到哥哥。

而江辰則是緩步向着月牙湖方向行去。

緩步行走在楓葉林中,遍地金黃,盡顯深秋悽美。

一些個孩子們在林中玩耍,更有一些到達修煉年紀的少年少女在修行,有的在聚炁,有的則是在修行武學。

而就在這時,江辰眉頭微微一皺。

他的目光落在一道孤單的少年身上,準確的來說是少年右手中指的戒指上。

那是一枚森白戒指,白的甚至有些破舊,並不是什麼高檔貨。

不過江辰眸中卻是閃過一道金光。

其中似乎蘊含着一團火焰,江辰卻是從戒指上感受到了一股寒冷。

“有趣…”

有着【火眼金睛】傍身,江辰可以看透一切。

而那森白戒指之中竟是暗藏着一股極其危險的火焰,不過這火焰卻如同寒冰一般,格外的冷。

“骨靈冷火?”

江辰的第一感覺是鬥破蒼穹裏的情節,因爲在前世,這部小說實在是太火了。

什麼戒指裏的老頭、森白火焰、桀桀的笑聲都印在了腦海裏。

很快,江辰便否定了自己的猜測。

因爲通過火眼金睛的進一步觀察,他發現了那森白火焰並非是鬥破蒼穹中的異火,而是一種名爲【寒冥炎】的火焰。

這種火焰生長於幽冥地域中的冰川深處,是一種極寒之火。

而在這【寒冥炎】之中,卻是包裹着一道蒼老的靈魂。

那道靈魂面容可怖,神情詭異,一看便不是藥老那般的和藹老爺爺。

“幽冥鬼王。”

有着火眼金睛傍身,江辰一眼便勘破了對方的身份。 而此時,那幽冥鬼王正在以一種極爲緩慢的速度吸收着那位少年體內的靈炁。

江辰將目光移向少年,發現少年周身有着若有若無的靈炁在緩緩向着那森白戒指滲透。

而那靈炁之中竟然有着一股獨到的寒意。


“原來身負極致冰能力,怪不得這幽冥鬼王會纏上這小子。”

心底思量着,江辰緩步行至小男孩跟前。

極致冰,算是冰屬性中的極致了,若是好生培養,將來說不定能成爲王朝棟樑。

“小傢伙,這麼努力修行,可有進展?”

江辰緩緩出聲,目光盯着認真修煉的少年。

聽到耳旁傳來話語聲,小男孩打斷了聚炁修煉,隨後緩緩轉身看向江辰。

隨後便後退數步跪地行禮。

“草民小冬瓜,見過王上。”

昨日祭壇一事,所有祖地之人都認識了江辰,其中也包括這個小冬瓜。

聽到對方話語,江辰隨意擺了擺手道:“小冬瓜,你是哪族人氏啊,起來說話。”

小冬瓜聞言,緩緩起身,依舊恭敬的說道。

“草民並非七大氏族之人,草民本是荒山遺孤,後被陳氏族人收養。”

江辰緩緩點頭,隨即認真地看向對方道:“本王要建一座學府,你可願意進入其中修行?”

小冬瓜心中欣喜,卻依舊搖了搖頭。

“小冬瓜不敢。”

他心裏有苦衷,他本是一名絕世天才,半年便達到聚炁九重,僅差一步便可鑄就道基。

然而天妒英才,就在他鑄就道基的前一天晚上,他的修爲盡失,體內聚集的靈炁一朝散盡。

之後三年,不管他如何刻苦修煉,都無法聚炁晉級,祖地之人都叫他是廢物。

有些嘴毒的甚至罵他幹了什麼缺德事。

就連曾經收養他的陳三,也狠心將他拋棄。

說他是受詛咒之人,會給家裏帶來災難。

這三年,他受盡了屈辱與嘲諷,同齡的孩子不跟他玩,小動物也不敢接近他,但凡接近他的人都會莫名其妙的死去,而且死狀極其悽慘。

看到小冬瓜微微握緊的拳頭,江辰知道他心有不甘。

我的長安探花郎 ?”

江辰再度向前靠了靠。

糧食大亨[三國] ,躬身行禮。

“王上止步,小冬瓜乃是詛咒之人,王上若是靠近,恐會對王上不利。”

江辰卻是暗暗點頭。

這小子年紀不大,心地卻是善良,世人孤立他,他還能爲世人着想。

當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見小冬瓜慌張,江辰止住了腳步,並未上前,而是淡漠地看向他右手中指上的森白戒指道。

“戒指裏的那位,藏了這麼久,也該露面了吧。”


江辰的話語,小冬瓜聽的有些懵,不禁看向自己手指上的那枚戒指。

那是他在東荒大山裏撿到的。

然而就在江辰話音落下的瞬間,森白戒指驟然一顫,一道森白的火焰噴涌而出。

在火焰中間有着一道蒼老而又枯槁的身影。

那人樣貌奇醜無比,似是被火焰灼傷了一般。

小冬瓜見到這詭異一幕,立馬向後跳出十幾步。

而江辰,則是饒有興致的看向那醜陋的身影。

“幽冥鬼王,沒想到你藏在了這裏。”

在東荒的歷史上,曾經有那麼一位王侯,他將王國化爲地獄。 鑒寶我有面板 ,塗炭生靈,所到之處,皆化爲幽冥地獄。


東荒各國皆是被他所凝練的陰兵禍亂不堪。

後十國聯盟伐幽冥,幽冥王國敗北,幽冥鬼王隕落。

可江辰沒想到的是,這傢伙竟然藏在戒指裏,還附身在了小冬瓜身上。

“桀桀桀…”

幽冥鬼王露出慘異的笑容。

“不知是哪位強者轉世,竟然識得我我幽冥的身份。”

貪婪地舔了舔舌頭,幽冥鬼王目光森冷地盯着江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