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隨即,布魯洛便是帶領著身後四人直接邁向了此處競技場擂台的中央。

「哼!」

聽著布魯洛的話,蕭炎也是在心中冷哼一聲過後便不再作絲毫言語,也是隨同眾人前往大比擂台的中央開始抽籤。

畢竟,這次帝都府城大比的主角不是他們這群老不死,而是他們身後正散發出奪目光芒的天才決戰。

「嗯!規矩相信你們都懂得,你們各自的負責人應該已經詳細的告訴了你們,就不必我再多過言語了。」

看著身前站立的十六位年輕武者,先前眾人口中的擎護法又是開口道:「先容老夫自我介紹一下,老夫擎旺,滅雲谷的黑袍護法,亦是此次帝都府城大比的主要負責人。」

頓了頓,擎護法又道:「待會兒呢,你們會按照上屆各自勢力的排名從而來決定抽籤的順序。記住,一旦抽籤完畢,你們的對手便被決定,不可做任何的更改!違者將直接被當做淘汰論處!」

「好了,也不用客套了,抽籤便開始吧!」

說完,這擎旺的目光便是移向了那競技場地方。

然而,待得這滅雲谷護法擎旺說完,秦凡便是在心中想道:「倒是從來都未聽這蠻虛商盟掌柜蕭炎提起過上屆排名之事,不會是最後一名吧?」

事實也正是印證了秦凡的猜測,上屆帝都府城大比,蠻虛商盟排名確屬最後。究其緣由,主要是在第一輪比試,蠻虛商盟最有把握奪冠的天才竟然不幸落敗於拍賣會之手,而導致蠻虛商盟最終鎩羽而歸。

儘管如此,拍賣會也是付出了極為慘重的代價,最終也是只弄得了個倒數第二名。而且也正是因為如此,才導致整整四年時光來,蠻虛商盟的掌柜蕭炎同拍賣會的會長布魯洛一直死磕到現在。

卻是那花白鬍子老頭搶先開口說道:「呵呵!那老夫便是不客氣了,韓傲宇,你先來!」

看來,上屆大比奪冠的必是這皇室無疑了。

「嗯!」待得這花白鬍子老頭說完,韓傲宇也是輕『嗯』了一聲,邁步上前,隨意便是將手探入了身前的一層光膜之中,在拿出一個金色錦盒過後,便是重新站立在了花白鬍子老頭身後不動。

威嚴,霸氣,不怒自威!不愧自稱小魔王啊!


這是眼前這青年留給秦凡的唯一印象。

「嗯!王浮,你先去吧!」

聞言,王浮道:「好!」

……

緊接著,便是陸陸續續的點名抽籤,而待得抽籤完畢過後,這場地帝都府城大比也終於是轟轟烈烈的開始了。

當然,此次的抽籤自是沒有拍賣會和蠻虛商盟的份,結界內的八個金色錦盒寫的名字亦是這拍賣會和蠻虛商盟參賽八人的名字。

看到最後一人拿出結界內的錦盒,滅雲谷護法擎旺亦是開口道:「好,抽籤完畢!現在,你們都各自打開錦盒吧!」

而待滅雲谷護法擎旺說完,卻是聽得韓傲宇一聲大喝:「惜月——筱昕!」報出了錦盒之內挑選的對手的名字。

竟然會是同秦凡一道而來的蠻虛商盟的惜月——筱昕。

聞言,一聲大叫從秦凡身旁的『惜月』筱昕口中傳出:「啊!」

然而,這位一直寒霜遮面的冰冷女子,一聽到自己即將要面對的對手竟是皇室的奪魁熱門小魔王——韓傲宇之時,亦不由得大驚失色,連帶著看向眾人的眼神都是不自覺的浮現一抹恐懼。

而就在秦凡不理會此時那『惜月』筱昕的狀況的時候,皇室的『蠻龍』王浮又是大喝出聲道:「秦凡!」

聽得這『蠻龍』王浮大喝出自己的名字,秦凡也是在心中輕聲嘀咕道:「呵呵!……沒想到自己首戰的對手竟是你么?希望你不會讓得我失望吧!」

「范婉!」

……


此時此刻,待得傭兵工會最後一個人說完,整場大比終於是在討論紛紛的人潮中拉開了帷幕,而秦凡也是終於迎來了自己大比的首戰——的對決皇室擁有『蠻龍』之稱的王浮。

…… 悠地,秦凡與『蠻龍』王浮的對決很快拉開帷幕。

「吼!」

「絕對防禦!」

「喝!十尾遮天!一劍:破山河——乾坤虛焰!」

轟!轟!轟!

一縷縷凌厲的暴喝聲從一襲烏衫的秦凡口中傳出,而隨著對面『蠻龍』王浮的連連暴吼,整座大比擂台之上都是響起連翻爆破之聲。

聲音響徹虛空,讓得整座城西競技場都是因此微微顫動。

「這怎麼可能?他怎麼可能能夠攻破我的絕對防禦!」

「噗!」

一口濃濃的精血噴吐而出,而說出這些話語的『蠻龍』王浮卻渾身土黃Se鎧甲破碎,渾身先前繚繞的土屬性靈力亦是暗淡無光,半膝跪於擂台之上,只是雙眼無神的盯視著不遠處微微喘息的秦凡,眼中滿是憤怒和不甘、掙扎著想站起身,卻是發現此時連支撐自己站起來的力氣都使不曾具備。

狠狠地咬了咬牙,只聽得對面的『蠻龍』王浮滿是不甘的顫聲說道:「我…我輸了!」

聞聲,秦凡也不客氣道:「承讓了!」深吸了一口氣,抱拳行禮過後,便是下得擂台抓緊時間恢復去了。

畢竟,今日自己可能還會有一場驚天血戰。

話說:這剛與秦凡決戰完畢的『蠻龍』王浮,也著實是一武學天才。一身土屬性靈力濃郁無比,再加上煉王九重高級的強悍修為,就算比起前些日秦凡在比武場戰敗的智多星智馨亦是不逞多讓。

然而,這『蠻龍』王浮實在太過注重自身防禦了,在攻擊強度方面,比那智多星智馨弱了都是不止一籌啊,因此倒是沒讓得秦凡受到什麼太大的阻礙,直截了當『秒殺』了對手,便是獲得了本場擂台比斗的勝利。

見得秦凡下得擂台,本場帝都府城大比城西競技場的負責人花白鬍子老頭也是不由得怔了怔,隨即便是在心中暗自嘀咕道:「想不到我這『慧睛智者』慧悟也有看走眼的時候。」

「唉!嘿嘿,『瘋紫』,『紫翼』,『秦凡』這倒是有趣的緊啊!」

的確,擂台之上的秦凡那稚嫩無比的面孔再配以那霸道強悍的武者修為,讓得包括在場所有人在內,都是不由得刮目相看。連帶先前同秦凡相道而來的『霸王槍』佐倫看到此戰對決,臉上都是不由得泛起一抹深沉凝重,先前在秦凡面前表現而出的倨傲之態早已不見蹤影。

「此場對決勝利者——蠻虛商盟『秦凡』!下一場擂台比斗:小魔王—韓傲宇對決惜月—筱昕!」在宣布了秦凡獲勝之後,這擎旺擎護法便是又立馬宣布了下一場擂台比斗的開始。

不過呢,自本場比斗結束之後,這擎旺的目光卻是始終都未在秦凡的身上移動過絲毫。

相信,自此役過後,『秦凡』這二字絕對會在這帝都府城聲名大噪響徹雲霄,向秦凡拋出橄欖枝的絕計不止這滅雲谷擎旺一人,整個帝都府的勢力都會因為爭奪秦凡這匹黑馬,而變得暗流洶湧不斷。

「呵呵!秦凡幹得不錯啊,沒有想到就連先前我都看走了眼啊。就容蕭叔先在你面前賠個不是,因為說實話,先前蕭叔我並沒有在這場比斗中看好你啊!」

看到秦凡朝自己走來,這蠻虛商盟的掌柜蕭炎立馬便是一陣小跑過去接著道:「不過,為了表達蕭叔我對你的歉意,接著這塊令牌!這是我蠻虛商盟總部以及所有分部通用的六級護法令牌,接此令牌者其身份便是相當於我蠻虛商盟的六級護法也可稱為執法。以後你憑藉此令牌,大可以免費調用我蠻虛商盟的一些情報和資源。」


「蕭掌柜,這份大禮實在太重,小子實在承受不起。還望蕭掌柜的莫要拿我秦凡開涮啊,趕緊將這塊令牌收回去吧!」看著那蠻虛商盟掌柜蕭炎將手中一塊鉑金令牌遞過來,秦凡忙推卸道。

秦凡心中也是清楚,擁有這塊六級護法令牌,自己日後在這帝都府城的地位便是完全相當於這蠻虛商盟的掌柜蕭炎。並且,這六級護法令牌按照蠻虛商盟以往的規矩,也是一般都只授予已達到煉皇六重之境修為以上的武者。這份歉禮實在太重了,憑現在自己的身份和武力,實在承受不起。

然而,自己一旦拿著這鉑金令牌,只怕將來自己會越陷越深,到時候說不定就被縛於這蠻虛商盟的戰車之上,這對於愛好自由自在性子的秦凡來說,非常不喜。

見得秦凡連番推卸,蕭炎薄怒道:「嗯?秦凡,莫不是你現在還在生你蕭叔的氣?連這點薄面都不肯給我麽?」

「秦凡,拿著!這蠻虛商盟財大氣粗,人家只是看中你未來的潛力而已,不會對現在才半步煉皇修為的你要求什麼的。送上門的東西,不拿白不拿!」

就在秦凡準備再次開口推卻之時,帝老略帶光棍的聲音卻在秦凡的腦海之中響起,竟然是要秦凡答應眼前這蠻虛商盟掌柜蕭炎的要求。

「啊!」聞言,秦凡心中啊了聲回應帝老。

隨即,秦凡對著蕭炎道:「那…那蕭叔,小子秦凡也不再矯情造作,這塊六級護法令牌秦凡便是代為先收下了!日後貴盟要是有什麼差遣小子的地方,小子必定鞍前馬後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話說:既然老師帝老都是開口出聲,秦凡便也不再多想,接過了蕭炎手中的鉑金令牌。

然而,待得蠻虛商盟掌柜蕭炎在令牌之中輸入了自己的信息過後,秦凡便是在令牌之上種上了自己的精神烙印,然後隨手將其收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之中。

「此場對決勝利者——皇室『韓傲宇』,下一場擂台比斗:『霸王槍』佐倫對決葉辰!」

遠遠地便是傳來了『惜月』筱昕戰敗的消息,讓得眼前的蠻虛商盟掌柜蕭炎眉頭亦是微微一皺,這戰敗的也太快了吧!雖然知道敗是遲早的事情……

頓了頓,蕭炎道:「秦凡,你先好好休息下吧!準備好下一場擂台比斗。下一場擂台賽對於你來說絕對會是一場艱苦血戰。我得上去照應一下佐倫,免得到時候出現什麼差錯!」

聞言,秦凡回應道:「嗯?蕭叔,那你去吧!我也是得立馬回房好好打坐恢復一番。」

隨後,秦凡也是告別了蕭炎,回得行房盤膝恢復去了。

「此場對決勝利者——蠻虛商盟『佐倫』,下一場擂台比斗馬上就要開始,請雙方做好準備!」

……

秦凡摩挲了一會兒雙膝之上的斬龍劍,緊了緊雙拳,輕呼了一口氣道:「呼!八強終於是產生了,果然沒有差錯。『小魔王』韓傲宇、『修羅王子』木凌宇、『俑兵傳奇』墨風、『霸王槍』佐倫都是名列其中,也是時候出去了。」

隨後,秦凡便又是來到了大比擂台之上。

然而同樣是抽籤先決定各自的對手,秦凡站立一旁,默默等待著結果。

「西浜牙!」首先是『小魔王』韓傲宇大喝出聲,竟然會是拍賣會的『最帥少爺』西浜牙。


聽到韓傲宇的大喝,這西浜牙亦是一顫。

「秦凡!」

「呼!想不到我的對手竟然會是這位擁有『傭兵傳奇』稱謂的墨風!呵呵,不知道這場對決究竟是我的不幸還是他的不幸!拭目以待吧!」

聽到傭兵工會的墨風大喝出自己的名字,秦凡也是不由得緊了緊先前一直緊握的雙拳,隨即便把自己的目光望向了一身血紅戎裝武者裝扮的墨風。


然而同其他年輕武者不同,眼前的墨風完全是一整套的血色裝扮。血紅的長發,血色的武者戰袍,身披一把血色重劍,加上那眉宇之間時而泛起的濃重血煞之氣,讓得旁邊的武者都是儘可能的遠離,不願靠近。

「呵呵,看來,這墨風的一身煞氣很重啊,不愧是傭兵出身!這一戰,怕是遇到麻煩了!」

「不過么?嘿嘿,也是時候自己『突破』了。」就算是面對此次有奪魁熱門『修羅王子』木凌宇,秦凡同樣是表現的從容淡定,讓得一旁見此情形的擎旺又是忍不住點了點頭。

「佐倫!」

一聲大喝打斷了秦凡的思緒,沒想到此次拍賣會的奪冠熱門『修羅王子』木凌宇竟又是再次碰上了蠻虛商盟的天才『霸王槍』佐倫。

聽得這擁有『修羅王子』之名的木凌宇的一聲暴喝,讓得一直矗立於蕭炎身畔的佐倫亦是一怔神,隨即滿臉便爬滿了凝重。

…… 「佐槍,給我——破!」

就在這時候,一聲凌厲的暴喝在整片城西競技場響切不休,卻是那素有『霸王槍』之名的佐倫咬破舌尖,噴吐出濃濃的精血附於長槍之上,使出驚天槍法,朝著不遠處滿臉森然之色的『修羅王子』木凌宇直刺而去。

鋒利的長槍所過之處,彷彿整片空間都被其強絕威力給震得破碎開來,可見其威力之大。

見狀,木凌宇嘿嘿道:「嘿嘿,你也就這點能耐,不過如此!喝!以天地靈力為契,修羅魔槍——凝聚! 總裁嬌妻要造反 ……」

「死!」聲震耳欲聾,更仿似催命符般,在眾人腦海中震蕩不絕。整處城西競技場也是因為這一式『修羅魔槍』的凝聚而響起陣陣凄厲鬼嘯慘嚎。

「噗!我…我不……不甘啊!」

一口濃濃的鮮血噴吐而出,染紅了身前的地板。只見得那『霸王槍』佐倫暴突著血紅的雙眼,手持著一柄銀色長槍,發出陣陣不甘的撕嚎咆哮,一身水屬性靈力亦是因為這不甘的情緒而顯得紊亂不堪。

「噗!」源氣在體內暴走,導致這佐倫又是噴吐出一口濃濃的鮮血,隨後便是仰面栽倒在地,生死不知。一旁的銀色長槍似也感到大勢已去,而在這『霸王槍』佐倫的手中顫動不休,仿似也因為這一場擂台決戰的失敗而感到屈辱不甘。

「哼!妄自尊大,不知死活的東西!」一聲不夾帶絲毫情感的冷哼從對面的『修羅王子』木凌宇口中傳出,滿臉亦是爬滿了對對面仰躺在地流血不止的佐倫無盡的鄙夷。

「佐倫,你沒事吧?快速進行治療!」一見得那佐倫吐血倒地不起,蠻虛商盟的掌柜蕭炎便馬上飛身上了擂台,立即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一瓶青綠色丹藥,然後想也不想的便是全部灌入了這『霸王槍』佐倫的口中。

青綠色丹藥入口即化,而先前佐倫那蒼白如紙的面色,也是因為這丹藥的緣故,而變得絲絲紅潤起來。看來,這佐倫並沒有遇到什麼致命的危險,起碼命是保住了。

見得那蕭炎飛身上擂,一旁的拍賣會負責人布魯洛也是立馬開口大聲笑道:「哈哈!蕭炎,看來本屆帝都府城大比又是我拍賣會技高一籌啊!木凌宇,辛苦你了,沒受什麼傷吧?」

這笑聲之中充滿了對著這蕭炎的嘲諷和鄙夷。

「哼!」見得這拍賣會會長布魯洛此時臉上顯露而出的那抹得意和幸災樂禍,蠻虛商盟掌柜蕭炎也是在發出一聲冷哼過後,便是不再言語絲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