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隨即他便拿出手機來準備打給凌寒夜,讓他來把凌黛娜給接走。

被扔到床上的凌黛娜見他拿出手機來,喝的醉醺醺的她卻意識了什麼,她突然起來,直接撲向了洛瑞,搶走了他手裡的手機直接扔到了地上去。

見狀,洛瑞眯緊了一雙俊眸,「凌……唔……」

他剛要出聲,凌黛娜便突然主動吻上了他,她整個人像八爪魚一樣掛在他的身上,纖細修長的雙腿緊緊纏在他的腰上,摟緊了他的脖子,嬌艷欲滴的紅唇緊緊貼著他的雙唇,丁香小舌滑進了他的唇里。

凌黛娜並沒有交過男朋友,也沒和人接吻過,不過她有查看過怎麼接吻這方面的資料,懂那麼一點點。

竟然被凌黛娜給強吻了,洛瑞瞪大了俊眸,伸手扯著掛在他身上的凌黛娜,說道:「凌……唔……凌黛娜小姐,別……別這麼衝動,我可不是……來給你開bao的,我……唔唔……再親我翻臉……」

他話沒說完,凌黛娜用力一扳他的脖子,他身子往前傾,兩人便重心不穩的跌倒在了床上。

凌黛娜被他給壓在了身下,他伸出雙手一把扯下了凌黛娜摟住他脖子的雙手,箍住手腕按在了床上。

他眯起了俊逸的眸子,「凌黛娜小姐,你想要東方男人是嗎?行,我去給你找,你別急,我現在就去給你找一個又高又帥的東方男人。」

話落,他準備直起身,凌黛娜修長的雙腿卻緊緊的勾住了他的腰。

他輕抽一口氣,身體再一次的重壓到了她柔軟的身子上。

她穿著絲薄的蕾絲睡衣,隔著這薄薄的一層布料,他清晰的感覺到了她的柔軟。

屬於她的磬香在鼻間繚繞,洛瑞有片刻的失神。

可就在他這片刻的失神之際,意識不清的凌黛娜再一次主動吻上了他。

洛瑞平日里似乎對女人不太感冒,還有些妖里妖氣的,但他是一個非常正常的男人。

與凌黛娜如此親密的貼合在一起,他並不是一絲動容都沒有。

只是……

他垂眸難得認真的深看了凌黛娜一會後,便再次將她拉開,然後直起了身。

他眯起俊眸,以居高臨下之勢看著醉眼熏熏的凌黛娜說道:「凌黛娜,你竟然敢強吻我,我要去告你。」

話落,他撿起被凌黛娜扔到地上去的手機,將手機沒被摔壞,他直接打給了凌寒夜。

「凌少,你馬上立即給我過來……」

——萱萱有話說——

寶貝們親親,萱萱現在要開足馬力準備新文,儘快的讓新文出來跟寶貝們見面,所以洛瑞和凌黛娜的番外就不會像之前那樣一天六千字了哈。

洛瑞和凌黛娜的番外一天三千字,萱萱就不分開發了,直接放到一個章節裡面。

如果寶貝們覺得更的少看的不過癮可以過幾天來看,過幾天就完結了。

萱萱兩本一起寫有點忙不過來,所以希望寶貝們能諒解下萱萱哈。 「別問那麼多了,你趕緊給我過……」


洛瑞話沒說完,突然住了聲,因為他聽到身後傳來了嚶嚶的哭聲。

「嗚嗚……死人妖,死洛瑞,我到底哪裡做的不好,你說出來讓我改還不好嗎?你為什麼不喜歡我?為什麼啊?嗚嗚……我喜歡你呀,嗚嗚……你為什麼不喜歡我?你告訴我啊……你為什麼不……」

凌黛娜側躺在床上,手裡抱著枕頭,邊委屈的哭著,邊喃喃問著洛瑞為什麼不喜歡她,淚水將她的臉濕了個透,床單都被她的淚水一點一點打濕了。

看著哭的傷心又委屈的她,洛瑞將電話給掛了,俊眉深蹙的他走回到了凌黛娜的身旁坐下,一雙墨色的俊眸眸色複雜的凝視著她,「凌黛娜小姐,你喜歡我哪點,我改還不行嗎?我跟你是不可能的,你對我也並不是愛,你只是暫時的對我感興趣而已,過段時間,你就會喜歡上別人,而我並不適合你。」

話落,他深看了她許久,才替她蓋好了被子。

凌黛娜委屈的低喃著,斷斷續續的哭到了大半夜才睡著。

洛瑞一直坐在她的身旁,陪了一整晚,到天快亮時他才睡著了。

翌日天徹底放亮,旭日高升,凌黛娜才悠悠轉醒。

昨晚喝了太多酒的她醒來直覺頭疼欲裂。

她伸手揉了揉眉心,有些後悔昨晚喝了太多酒。

都是那個洛人妖,如果不是因為他,她才不會喝那麼多的酒。

她回想了下昨晚發生的事,想到昨晚有個英國男人進了她的房間,她倏爾瞪大了棕色的雙眸,她不會真的被那個英國男人給……

昨天她是被洛瑞給氣到了,才會失去理智要找個人開bao。


同樣的,她還有另外一個目的,想試探下洛瑞在不在乎她,可他一點都不在乎。

心裡又委屈了起來。

她慌忙坐起了身,見她還穿著昨天的睡裙,身體也沒什麼不適,她這才放心。

一抬頭,她看到了坐在她身旁,背靠在床頭,閉著雙眸還沒睡醒的洛瑞。

「洛人妖……」

緊盯著他,凌黛娜眸中溢滿了驚訝,腦海中浮現出了昨晚她主動吻他的畫面。

她竟然強吻了他。

她心裡雖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不過臉上沒表現出來。

湊上前,她雙手摟住了洛瑞的脖子,一臉媚笑的瞪著他看。

原本睡著的洛瑞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他猛的睜開了雙眼,正好看見了凌黛娜那張放大在他眼前的臉。

一醒來就見到凌黛娜一臉媚笑的看著他,他神色一驚,猛的一把推開了凌黛娜就站起了身.

他邊整理衣服,邊瞥著被他推倒在床上的凌黛娜問:「凌黛娜小姐,你一大早摟著我笑的那麼陰險你想做什麼?你昨晚強吻我還不夠你還想怎樣?告訴你,我可是黃花大閨男,你要是再敢亂來,我就去告你。」

被推倒在床上的凌黛娜聽到他的話,心裡頭又升起了一股怒火,他一定要每次都說這些話來氣她嗎?

她爬了起來,瞪著洛瑞吼道:「洛人妖,你夠了沒有?你一天不氣我你會死啊?」

洛瑞挑了挑眉,「凌黛娜小姐,你別誤會,我可沒存心氣你,是你自己肚量小,怨不得我。」

凌黛娜咬了咬牙,心裡頭的那股怒火越燒越旺,「別再叫我凌黛娜小姐。」

她不喜歡他這樣叫她,顯得他們很生疏很生疏。

洛瑞一臉疑惑的瞥著她,「不這樣叫你,那你想我怎麼叫你?」

「叫我黛娜,娜娜,或者是……」凌黛娜收起了臉上的怒氣,看著洛瑞嫵媚一笑,「叫我寶貝。」

她話音落下,洛瑞便很不給面子的彎腰嘔吐起來,「嘔……嘔……嘔……」

見他乾嘔的一張俊臉都紅了個透,凌黛娜掐緊了手心,棕色的眸中怒火鼎盛,心裡被深深的打擊到了,心痛在她的心間蔓延。

她將心痛化成了憤怒,「洛人妖,你夠了,有這麼噁心嗎?」

死人妖為什麼就這麼不解風情?為什麼一定要這樣傷她的心?


她只是喜歡他,表達對他的愛意也有錯嗎?

為什麼要這樣傷她?

她很想哭著質問,可是她忍住了,在他的眼裡,凌黛娜是一個臉皮厚,沒節操,沒教養,沒自尊,不自愛的女人。

即使她哭了又如何?也只會引來他的取笑和嘲諷。

為什麼凌黛娜會喜歡上洛瑞?為什麼她要喜歡上不愛她甚至是很厭惡她的男人?

眼角被淚水濕潤了,她迅速的伸手擦乾。

凌黛娜是一個厚顏無恥的人,她怎麼會有眼淚,她不該哭。

洛瑞乾嘔完,抬起頭看向凌黛娜時,見到的便是憤怒的她,那個傷心悲傷的她被她掩藏起來了。

在她的眼角,沒有一滴眼淚。

見洛瑞抬起頭來,她再次看著他問:「有這麼噁心嗎?」

「嘔……」洛瑞乾嘔了下,隨即瞥著她說道:「還好,昨晚吃的還沒吐出來。」

他的回答就像是一把飛刀嗖的一下就飛進了凌黛娜的心中,插在她的心頭上。

她掐了掐手心,難得一臉認真的看著他問:「你真的很討厭我嗎?」

雖然這個答案已經在她的心裡了,可她就是這麼一個喜歡飛蛾撲火的人,明知道是毒藥還要喝下去,明知道對方不愛還要堅持,明知道會受傷,卻偏偏不躲避。

即使前面是荊刺,哪怕是會被扎的傷痕纍纍,也要義無反顧的撲進去。

洛瑞看著一臉認真的她,俊眉微皺,有些為難的說道:「凌黛娜小姐,你說你這肚量小,你還非要問我這個問題,你說我應該怎麼回答你好呢?說討厭你吧,傷你心,說不討厭你吧,違背我心,你說我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就別問了。」

即使心裡早有答案,可是聽他這樣說,凌黛娜還是很心痛。


她垂下了頭去,心痛的問:「你是不是這一輩子都不會喜歡上我了?」

「是。」堅定的回答,不帶一絲猶豫,凌黛娜上一秒問完,下一秒洛瑞就回答了。

這樣毫不猶豫的秒回答,就像是這世上最鋒利的武器,狠狠的刺進了凌黛娜的心裡。

凌黛娜終究還是沒能忍住,紅了眼眶,濕了眼角,淚水就這樣滑落了下來。

她看著洛瑞,哭著吼道:「死洛瑞,你用的著回答的這麼肯定這麼堅定這麼快嗎?你稍稍的猶豫一下都不可以嗎?」

話落,凌黛娜傷心悲痛的哭了起來。

洛瑞見狀,俊臉上那嬉笑的表情漸漸變得僵硬起來,他想保持不為所動的表情,可凌黛娜的哭聲讓他有些堅持不下去了。

差一點,他就上前去安慰她了,但他忍住了。

他就站在原地,看著她語氣毫無波瀾的說道:「凌黛娜小姐,看在你這麼傷心的份上,我就把話說的稍微委婉一點,很抱歉,我真的不喜歡你這種類型的,我喜歡的是溫柔嫻靜可愛那種類型的,你和我喜歡的類型真的相差太遠,還有最關鍵的是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我現在正在追她,等我追到她,我會帶她跟大家見面的。」

聽完他的這一番話,凌黛娜安靜了下來,她突然不哭了,眼淚也漸漸收住了。

她抬起頭來,凝視著洛瑞看了很久,卻是一句話都沒說。

她拿了她的衣服,進入浴室去換上。

出來后,她徑直走到了洛瑞的面前,棕色的雙眸就那樣靜靜的望著他。

對上她一瞬不瞬的目光,洛瑞心頭顫了下,他微眯起眼,疑惑的問:「為什麼這樣看著……唔……」

凌黛娜突然踮起腳尖,小手攀在他的肩上,湊上雙唇吻上了他。

她僅僅只是觸碰到了他的雙唇,沒有下一步的舉動。

而洛瑞愣了一下后,俊眸深看著她,也沒推開她。

過了幾秒,凌黛娜便離開了他的雙唇,什麼話都沒說,從他的身旁越過,徑直離開了。

「砰……」

在她關上卧室門的那一剎那,她已是滿臉淚水。

洛瑞轉過身去看著關上的卧室門,俊眉深蹙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