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隔壁老王好像發現了一條生財之路,靠生孩子就可以走上人生巔峰。

他忽然意識到了什麼,趕緊衝上前去,舉起手來大聲喊道:「我報名。」

按下那個紅手印兒后,他的心放鬆了下來,重重地呼出口氣,雙眼已經看見了未來的美好景象。

「我不去。」

隔壁老王怒視道:「老子去,你不跟着老子嗎?」

「這兒多好呀,為啥去冒險?」

隔壁老王的兒子是寧死不屈,說什麼也不去。

隔壁老王肉疼道:「好好好,給你兩個,給你兩個,瞧你這點出息,還給你老子搶女人。」

「嘿嘿,這還差不多。」

隔壁老王心裏暗想道:「五個也可以了……」

。 十五手握聖刀,回到醫館門外,深吸口氣,大步走進。一進門就看到趺坐在地上的一休大師,趕忙奔過去。

「一休大師!」

望著氣息已絕,僧袍染紅的一休大師,十五慘笑悲鳴,雖然二人相識的時間不長,但一休大師性情溫和,又與師姐白柔柔、師姐夫相識,在十五心中,早把他歸為自己人的範疇。

自己人慘死,他如何不怒,猛地站起身,喊道:「臭鬼,你給我滾出來,看我不斬斷你的狗頭,祭奠一休大師在天之靈。」

「縮頭烏龜,出來啊……」

忽地傳來聲怒嗥,一休大師背靠的牆壁轟然倒塌,地藏鬼王從牆后飛出,雙爪向十五攫去。十五下意識舉刀格擋,地藏鬼王抓在刀柄上,好似觸電一般猛縮回去。

「祖師留下的聖刀果然厲害。」十五暗喜,反應也是極快,雙手握著刀柄揮舞聖刀,鐺地暴砍在地藏鬼王身上,從對方左肩劃到右脅下,帶起一連串火星。

地藏鬼王踉蹌后踢,怒嗥不止,目射凶光,手一揮,地上的磚石飛起,疾如箭矢,十五大駭,揮舞聖刀劈擋。

在磚石的掩護下,地藏鬼王電也似地殺向十五,一抓轟在他胸口。只見十五身上浮現一層金光,光芒閃了兩閃,啵地破裂開來,為他免去一災。

十五如夢初醒,「怎麼把符忘了!」

說著,丟掉聖刀,這玩意實在太沉了。雙手插進口袋,掏出一張石堅給他的天師符,不假思索地扔了出去。

地藏鬼王的手爪碰到天師符,滋地冒起黑煙,一團白光從符文上爆發出來,瞬間把符紙凈化成灰,消於無形。

白光笆斗大小,光漩電轉,光彩攢動,欲發欲不發,散發出一股吸力,把地藏鬼王吸住。

地藏鬼王覺察不妙,驚恐的嗥叫,下一瞬,白光猛地膨脹開來,十五清晰地看到地藏鬼王的雙手在白光中無聲無息地消失,不由滿臉震撼地呢喃道:「這天師符太厲害了,要是剛才帶在身上,可能一休大師就不會死了。」

正在這時,地藏鬼王忽然自解鬼體,一顆心臟向另外的方向飛射而去。

他動作太快,加之白光強烈,十五一時沒有察覺,還以為地藏鬼王被天師符凈化掉了,歡呼一聲,迴轉麻衣道館,把芙蓉、扁醫師接回來,順便處理一休大師的身後事。

次日天明,石堅、白柔柔起床洗漱,謝絕王慧、諸葛孔平的挽留,動身前往快樂鎮。

諸葛孔平、諸葛小花、諸葛小明隨行,一路上,諸葛孔平抱怨道:「師妹啊,快樂鎮兩百年沒鬧鬼了,自從七煌洞被滅,連術士都沒了,你不用擔心十五的安全,再說師父的墓就在那兒,又不會跑,過兩天去祭拜也可以嘛,為什麼這麼著急呢?」

白柔柔道:「早點拜祭完師父,早點回馬祥坪。」

她真是吃不住王慧的熱情了,為了打聽浩博的信息,昨晚竟還想拉她同寢,白柔柔覺得自己是屬於石堅的,沒有答應。再待下去,她不確定會不會失守。

「堅叔,聽說剿滅七煌洞的時候,你也在場?」諸葛小花好奇地問道。

石堅笑道:「不止我,你師叔、師祖也在,我們是那時候認識的。」

小花八卦道:「那你和師叔是不是從那以後就在一起了?」

石堅和白柔柔對視一眼,毫不隱瞞道:「沒那麼快,當時只是有好感,覺得世上怎麼會有這麼溫柔,這麼美麗的女人啊。後來隔了幾年,接觸多了,來往多了,自然而然就走到一起了。」

白柔柔笑吟吟地看著石堅,雙目含情,看得諸葛孔平心臟直抽搐,追悔莫及。曾經這個溫柔美麗的女子,本有可能成為他的枕邊之人。曾經這雙深情的美眸,本該看凝目在他身上。

曾經……

那只是曾經了。

二十年過去,師妹容貌如往昔,一絲不變,諸葛孔平心中有多愛,就有多後悔,有多後悔,就有多恨石堅。

「這個混蛋搶走了我的師妹,還想把我幾十年的收藏打包帶走,真不叫人!」

忿忿地想著,諸葛孔平不耐煩地催促道:「過去的事情有什麼好說的,快趕路吧。」

小花笑道:「老爸,你不感興趣,是因為你沒參加。」

「打打殺殺的哪有發明創造有意思。」

「這是你以為,不是我以為。」

「哼,還沒嫁人呢,胳膊肘就往外拐了。」諸葛孔平不滿地嘟囔道。

石堅、白柔柔聽到他的話,相視一笑,也懶得搭理他。和小花、小明有說有笑地緩行。

及至中午,五人坐在路邊吃王慧準備的乾糧。

前方路上忽然傳來車軲轆聲,只見一個年輕男子拉著一輛平板車,後面跟著個身材秀美的女子,時不時推一下車。

諸葛孔平眯著眼道:「師妹,你看那個男的像不像十五?」

「哪裡是像啊,分明就是十五。」白柔柔站起身,大聲喊道:「十五。」

「十五師叔……」

十五聽到喊聲,正覺奇怪,抬頭一看,看了一會兒,高興道:「芙蓉,是師兄、師姐和小花小明他們。」

「這麼巧!」

二人拉著車過去,看到人群中的石堅,十五頓時心中一突,有些拘謹地喊道:「師兄,師姐,師姐夫!」

聽到『師姐夫』三個字,芙蓉微微一驚,偷偷看去,胖胖的初一哥,小花、小明長大了,長身玉立、溫柔似水的女人十有八九是白柔柔,剩下那個人肯定是石堅。

她目光落在石堅身上的時候,石堅有所察覺,看了她一眼,臉上露出思索的神情。雖只是一眼,芙蓉卻覺得他的目光好像蟄人似的,神光湛湛,兩眼炯炯有神,駭得她心肝兒砰砰亂跳,慌忙移開目光。

「十五,你怎麼來了?」白柔柔關心地問道。

「師姐……」

正當十五說話之際,石堅忽然走到平板車旁邊,掀開席子,露出一休大師的遺容。隨即視線下移,覷定一休大師胸口的兩個窟窿,一言不發。

白柔柔、諸葛孔平也看到了車裡的景象,又驚又怒,但受石堅壓抑氣勢的影響,無法啟齒,沉默以對。

十五、芙蓉悄悄偷看石堅,大氣不敢喘。

片刻后,石堅問道:「一休大師是怎麼死的?」

十五渾身一激靈,把事情經過老老實實、詳詳細細地說了一遍,隨後諸葛孔平仔細詢問,驚道:「地藏鬼王?」

「師兄,你知道地藏鬼王?」白柔柔問道。

諸葛孔平難得正經起來,滿臉憂愁道:「你轉入茅山派以後,我遍閱師父留下來的典籍,在典籍中看到一件兩百年前的往事。當時地藏鬼王到處害人,我們麻衣門的祖師煉聖刀殺鬼,以身殉道,據說地藏鬼王和麻衣祖師同歸於盡了,但聽十五的描述,殺害一休大師的惡鬼與典籍上記載的一模一樣。」

十五說道:「地藏鬼王已經被我用師姐、師姐夫留下的天師符殺死了。」

「沒你想的那麼簡單。」石堅搖了搖頭,「地藏鬼王號稱鬼王,肯定不是真正的鬼王,若是真鬼王,非真人一流不能降服。但實力應該不弱,我給你的天師符用普通法師的靈血畫成,威力並不是很大,難以一擊滅殺。不過無妨,再殺一遍就是了。」

眾人噤聲。

尤其是十五、芙蓉,他們親眼見識過地藏鬼王的厲害,可在石堅眼裡,似乎和捏死一隻螞蟻沒有什麼兩樣。

諸葛孔平下意識就想懟一句『不要說大話』,話到嘴邊,愣是說不出口,其實他心裡也很佩服對方的修為實力。

「十五,不用去卧龍鎮了,回快樂鎮。」

「好的。」

十五苦笑了一下,早知道師姐、師姐夫要來,他就在快樂鎮等了,白走半天路。

發生這樣的事情,大家誰也沒了緩步閒遊的興緻,紛紛加快腳步,趕往快樂鎮。

到了快樂鎮,石堅借麻衣道館設置靈堂,停放一休大師的靈柩,施法通知四眼,讓他帶著嘉樂、菁菁來快樂鎮。

隨後,他施展拘魂咒拘來一休大師的神魂。

白柔柔、諸葛孔平帶著小明、小花、十五、芙蓉去鎮上找地藏鬼王的下落,麻衣道館就病號扁醫師和石堅兩人。

「一休大師。」扁醫師喊道。

一休大師的神魂口誦佛號,笑呵呵地打招呼道:「石道友,扁醫師,我們又見面了。」

石堅笑道:「大師的狀態不錯哦。」

一休大師道:「道友拘我來之前,我正在地府望鄉台查看生前往事。原來我是麻衣老祖轉世,前生也是死在地藏鬼王手裡,可惜這一世本領低微,除不了他,石道友來了我就放心了。」

石堅正色道:「我一定除掉地藏鬼王,不讓他再害人。」

「善哉!」一休大師含笑點頭,「石道友,扁醫師,我們有緣再見。」

「先別急著走,我通知了四眼、嘉樂和菁菁,你要是不趕著投胎,過幾天再叫你上來聊聊。」

一休大師喜道:「好,到時候叫我。」 離開后的秦雲,直接讓人撤銷了對谷軋河王敏逃走的徹查。

興許是出於愧疚,也可能是因為對秦賜的信任。

不久后。

一封信送到他的手中。

是派去扎扎哈爾部落的江南府兵,送來的。

「哼,朕就知道這群混賬玩意,不會老實!」

秦雲冷哼,拍了一下桌子。

砰的一聲,嚇的眾人一凜。

「義父怎麼了?」穆樂問道。

秦雲冷冷道:「九大部落,趁著朕在函谷關跟王敏斗,他們就暗自勾結在一起,明裏暗裏侵犯三大部落的領土。」

「信里說,扎扎哈爾等三個投誠於朕的部落,都遭到報復。」

「衛柔氣不過,還率領部落勇士跟阿格部落的人大戰了一場。」

「若非江南府兵趕到,還要更加嚴重。」

聞言,寇天雄等人皆是不悅。

憤怒道:「這些混賬東西,難道不知道三個部落都是陛下的人嗎?」

穆樂殺機湧現:「沒錯,他們這樣做就是在挑釁朝廷!」

「如果不還以顏色,那麼以後什麼勢力還敢擁護大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