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長安的話擲地有聲,讓巴寅嚇出了一聲冷汗。

前有神獸族大人的「恩惠」,後有陳長安的分析,並且還「善意」提醒,來不及思考的巴寅已經相信了七成以上。

「那……那如何是好?」巴寅急切地問道。

「巴兄,若真想戳破那魔獸族的陰謀,必須要先冷靜,然後尋找線索,等所有的證據都握在手中,再向老祖如實稟告,既保全了性命,又解了海龍族之危,還破了魔獸族之謀!」陳長安緩聲說道。

「長安兄說得是,可眼下老祖已經召集三十六洞首領,這大戰一觸即發,我擔心來不及啊!」巴寅此時心亂如麻。

「兩族大戰,並非兒戲,豈是三五日就能開戰?」

「即便短時間內開戰,在交鋒初期,也只是試探性攻擊,我們在真正大戰之前,找到證據,就可將雙方的損失降到最低,這總比你白搭了性命,還沒能阻止大戰要強上百倍吧?」陳長安反問道。

「長安兄深謀遠慮,在下拜服!」巴寅真誠地說道。

那神獸族的大人,幫他提升了實力,而眼前的陳長安,又及時阻止了自己的魯莽,讓自己保住性命,巴寅實在想不出用什麼辦法報答二者! 「有可能。」洛蔓笑道。

「你怎麼不早說!」白芸芸睜大眼睛,「早知道我就不簽契約了。」

門開了,進來個面色陰鬱的年輕靈修,他手裏提着個竹籃,看到洛蔓一愣。

「你今天又惹是生非了,對不對?」

「沒有啊,她是我的朋友。」

「跟你說過別往家裏隨便帶人。」

「她是木靈修,幫我治療一下舊疾。」

「木靈修怎麼會這麼好心,她一定是誰家跑出來的吧。」

「不是,我們兩個已經簽訂契約了。」

那男靈修面色更加疑惑,「你是說她是你的僕人?」

「算是吧,只有三年時間。」

「那她怎麼能跟你坐在一起?」

第一眼,洛蔓就討厭這個男人,聽他說了幾句話,她更討厭他了,主要是討厭他那種世界都圍着他轉,不尊重人的語氣。

「你就別管那麼多了。」白芸芸皺眉,「又不是你的侍女。」

「你這是怎麼跟我說話呢?我們很快就要成婚了,你的就是我的。」男靈修冷哼一聲。

「現在不還沒成婚呢嗎?」平日白芸芸總是忍讓,現在她攀上了高枝,自然說話就不那麼客氣。

「你若這樣說,我現在就去你家退婚。」

白芸芸冷哼一聲,「你老用退婚威脅我,有意思嗎?」

「你家小門小戶,對我沒有任何助力,要不是我念舊情,常常接濟你家,你們早就被趕出白水城了。」

「那你現在可以不幫了。」

「白芸芸,這可是你說的,我白峰可沒逼你退婚。」

經歷了剛才的生死大戰,白芸芸似乎對一切都看淡了,她覺得以前的腌臢氣,忍得真是不值得,人比人氣死人,跟着他還不如跟着洛蔓,至少她不想拿蠅頭小惠忽悠人。

「你沒逼我,是我自己選的。」白芸芸一句跟着一句,一點也不肯讓步。

白峰臉漲得通紅,他拿出紙筆,刷刷寫了幾行字,扔給她,「畫押,從今天起你我就是陌生人。」

「畫就畫。」白芸芸按下手印,把紙擲了回去。

白峰怒極反笑,他其實只是想嚇唬一下白芸芸,等着她哀求服軟,沒想到她今天像是變了個人,他說一句,她就頂一句,根本不把他放在眼裏,既然這樣,那他也沒必要再留情。

「這房子是我租的,請你馬上離開。」他笑得十分陰險,「還有你父母的房子,還有哥哥弟弟工作,從現在起全都沒有了。」

白芸芸又開始後悔,她為什麼不能少說兩句呢,以前都能忍,現在為什麼忍不下去了?還連累了兄弟父母,算了,不如跟他道個歉得了。

「走吧。」洛蔓碰了碰她的胳膊,「留在這裏做什麼?」

「那我們可無處可去。」

聽到無處可去這四個字,白峰更加得意,她似乎看見下一秒,白芸芸就跪在了地上,哀求他的諒解,然後他便冷嘲熱諷一番,要想求得他的原諒,就必須把木靈修送給他,正好白大人想要個新的木靈修,若是能送過去,他肯定前途無量。

他正想得入神,卻看到兩個女人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你們兩個去哪裏?」

「你不是讓我走嗎?」白芸芸索性破罐破摔。

「我…你還欠我一百靈石,不還清就想走?」

「那我現在也沒靈石,只能慢慢還給你。」

「你把木靈修留下,我們之間的賬目就一筆勾銷。」

白芸芸眼神跳動兩下,嘴角微勾,「我可做不了她的主,她要是願意跟你走,我沒意見。」

「你這個木靈修,以後就跟着我了。」

「不行。」洛蔓說。

「跟着我吃香喝辣,不比跟着她強,我還能給你引薦高級靈修,說不一定你就一步登天了呢。」他的眼角瞟到白芸芸似有似無的笑意,心裏覺得有點不對勁,不過很快他就告訴自己,白芸芸跳不出他的手心。

「解除契約。」他吩咐白晶晶,只要契約解除,他就可以把直接把木靈修帶走,到時候有得事手段讓她屈服。

白芸芸攤了攤手,「解除不了。」

「你可真是膽子大了。」白峰冷然道,「看來得讓你家人好好勸勸你。」

他攔在她們兩個面前,「稍安勿躁,等一等並不耽誤什麼。」

「你這人…」白芸芸剛要說什麼,感覺被人拽了下袖子,便把話咽了回去。

沒過一炷香的時間,門開了,一個穿着灰短袍的漢子,點頭哈腰走了進來,「峰哥,有什麼事找我?」

「這麼多年,我對你家不薄吧。」

「不薄,不薄。」

「我們是不是一家人?應當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應當,應當。」

「現在你妹妹得了個木靈修,我讓她讓給我,她不樂意,還鬧着要跟我取消婚約。」

那漢子撓了撓頭,「芸芸,你怎麼能這麼做呢?」

便吭吭唧唧說不出話來。

白峰等了半天,也沒聽到他再說出個囫圇話來,氣得臉色發青,「你哥哥都說了,把木靈修送給我。」

「你要木靈修做什麼?」洛蔓突然開口,「若是說得合情合理,我也可以跟你走一遭。」

她的語氣平靜,氣場強大,白峰不自覺地說話聲音小了許多,「有個高級靈修,想要個木靈修,我覺得這對你和芸芸都有好處。」

「那我就去看看吧。」洛蔓示意他帶路。

完全沒想到,她答應的那麼痛快,白峰猶豫地又問了一次,「你真得願意去?」

「帶她一起去。」

「那倒是沒問題。」

白峰氣勢又弱了三分,但他馬上意識到這樣不對,便又努力梗起脖子,想再說點什麼,但洛蔓已經先他一步走出門去,他若是再開口,便落了下風,只好用力頓一下腳,氣哼哼地跟了上去。

路兩旁的房屋越來越少,也越發奢華,洛蔓算是明白了,在白水城,金色代表身份,金色越多,地位越高。

她已經被兩旁金燦燦的牆晃得頭暈眼花,心中分外懷念青山綠水的藏琅勝地,怪不得木靈修都看着神情懨懨的,估計都是被金氣克製得。

。。 —眼看見這白毛狸子,黎新的心裡猛然一怔,庫房裡好端端的怎麼會出現這種東西?

不過黎新已經被眼前的財寶沖昏了頭腦,剛想蹲下身子去拿寶物,卻聽到一聲嘯叫,原來是那老狸子朝他沖了過來。

「去你的吧!」

黎新怒罵一聲,狠狠一腳踢在了白毛狸子的身上,那狸子立刻倒飛出去,撞在了牆上,大口大口的吐著鮮血。

「哼哼,扁毛畜生而已,還想和我作對!「黎新懷裡抱著寶貝,十分得意的說道。

黎新本來就是欺男霸女的混混,也算是有點身上功夫,這一腳踢下去,白毛狸子頓時就失去了反抗的能力,在牆邊不住地瑟縮著,看向黎新的目光充滿了怨恨。

又隨便搜羅了不少的東西,黎新這才心滿意足的回家去了,有了這些寶貝,只要稍加經營,足夠他後半輩子的生活了。

黎新走後,白毛狸子總算恢復了些力氣,一痛一拐的朝著山神廟的方向走了回去。

一連過了幾天,都無事發生,黎新心裡原本的顧慮也減小了不少,現在看來,八成就沒有什麼山神,於是黎新便高高興興的把那些偷來的寶貝,拿到黑市上賣了個好價錢。

今天是山神祭祀的大日子,可謂是村子每年來最大的盛事,這樣的熱鬧黎新怎麼能夠錯過,他也混在人群之中,和村民們一起等待著祭祀山神的吉時。

到了吉時,村長高聲宣佈道:「吉時已到,帶供品!」

便有兩個精壯漢子推著車走了過來,車上擺滿了祭祀給山神的供品,村長在這些供品之間粗略的一掃,心裡暗覺不妙,這些供品似乎少了好幾樣比較珍貴的東西啊!

村長不動聲色的給站在旁邊的葛能人使了個眼色,而葛能人輕輕的搖了搖頭,村長立馬就反應過來這是怎麼一回事了。

一定是黎新那個小王八羔子乾的好事!村長在心裡破口大罵,—雙眼睛如同老鷹尋找獵物一般在人堆里來回的掃視著,可惜黎新早就知道村長會懷疑是他做的,躲到人堆里藏匿了身形,再加上人又多,一時半會兒還真的難以找到他的蹤跡。

村長看了一會兒,也沒敢聲張,畢竟這是全村人的東西,眼下被黎新偷去了,要是傳出去的話,他這個當村長的臉上也無光,不如就先將此事壓下來,等到祭祀結束之後,再讓黎新把偷的東西歸還回來。

正當村長一臉虔誠的獻上供品之時,突然不知從哪刮來一股子怪風,不僅將人吹得東倒西歪,就連那些供品也都吹在了地上。

等到這股怪風散去,整個祭祀現場簡直是狼藉一片,不少村民都彷彿意識到了什麼,幾個年歲大的老人甚至直接在地上不住地磕頭,嘴裡不斷念叨著山神爺爺恕罪。

村長也是面如死灰,他主持了這麼多年的山神祭祀,從來都是順順利利的,像今天這種情況,這麼多年來他還是頭一次遇到,莫非真是山神發了怒?

「快,趕快去請馬神婆過來。」村長急忙說道。

馬神婆算得上是這個村子里最神秘的人,但凡是誰家出現點不幹凈的事,把馬神婆請過來准能解決。

過了半天,兩個人攙著顫顫巍巍的馬神婆走了過來,村長和其他村民們連忙迎上前去,七嘴八舌的問道:

「馬神婆,你快幫我們看看,是不是山神他老人家發怒了啊?」

「對啊對啊,我活了這麼大歲數,還是頭一次見到這麼可怕的場面哩!」

「肯定是黎新那個缺德的,平日里壞事沒少做,惹得山神不高興,這才連累了大傢伙。」

馬神婆似乎還有些神志不清醒,神神叨叨的說道:「問問,那我就問問山神他老人家。」

說完,馬神婆掏出三支香,對著山神廟的地方用手壘出一個小土堆,把那點燃的三支香恭恭敬敬的放在土堆裡面。

馬神婆接連後退幾步,神色恭敬的對著山神廟連鞠三躬,認真的說道:「三柱清香立於前,山神老爺聽我言,今日但有忿怨事,借身行於人世間!」

馬神婆念完詞,身體突然如篩糠一般劇烈的抖動,眼珠子不斷的往上翻。

在場眾人多多少少也見過幾次馬神婆辦事的樣子,對此也是見怪不怪了,據說有一次馬神婆為了送走一個頑固的小鬼,請來豬仙上身,當即就跑到汨水槽,痛飲了兩大瓢港水,可把在場的人給噁心壞了。

馬神婆抖了一陣,身子忽然靜止不動,快步走到供案上坐定,那動作之迅捷,不像是這個年紀的老太太應該表現出來的。

「你們可知罪?!「

馬神婆一開口就驚訝了眾人,她此時說話的聲音不僅雄渾有力,雌雄莫辨,而且語速和語氣都和平時說話大相徑庭,倒有一些上位者的氣息流露。

眾人紛紛拜倒,均大聲高呼知罪,其實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犯了什麼罪,此時唯有黎新一個人站在人群中,十分的顯眼。

見到匍匐在地,誠惶誠恐的眾人,黎新輕蔑的笑著說道:「不過是一個老太婆在裝神弄鬼罷了,你們這些傻子還真信了。」

眾人怒目而視,更有幾個摩拳擦掌,隨時準備把黎新抓住暴打—頓。

馬神婆的目光死死地盯在黎新的身上,緊接著,黎新忽然感覺自己嗓子眼一陣陣的發緊,好像有什麼東西要從裡面鑽出來。

「哇!」

黎新大口大口吐著鮮血,渾身上下皮膚的顏色迅速變得青紫,沒過片刻,就一頭栽倒在地上,沒了聲息。

黎新死之前,分明看見在馬神婆的肩膀上站著一隻白毛狸子,正在毗牙瞪著他呢。

「原來…真的有山…山神啊!「黎新不禁後悔的想著。

「自打那黎新死了以後,我們村子又恢復了正常,山神還繼續保佑著我們。」那中年男子講述完,還一臉敬畏的看向山神廟。

聽完他的講述,廖老瘋子頭也沒抬,輕輕的對著山神廟的方向說了一句:「念在你修行不易,這次我就饒了你吧!」

誰知山神廟裡的東西似乎真像是聽懂了廖老瘋子的話,微不可查的晃動兩下。

隨後,我們便在那中年人驚奇的目光下,離開了此地。。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