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進見到這些人的表情,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冷笑。

一群不識貨的傢伙,還想看他笑話,這東西,能引起混沌珠的反應,恐怕,價值超乎了所有的人的想象。

想到此處,陳進臉上的笑容燦爛。

接下來,又是連續拍賣了好幾件東西,最高價,甚至拍到了兩千萬。

但仍舊沒有一件,能引起陳進的興趣。

半個小時后。

陳進終於等來了,他們來此的目的。

「想必大家來參加今天的拍賣會,很多人都是為了最後這樣東西,沒錯,今天將要進行拍賣的最後一件物品,乃是一株成了精會趨吉避凶自動遁地的,一千一百多年的人形人蔘!品質:極品。

出產於我國最為神秘的地點之一,神農架!起拍價,一千萬,每次加價,不得少於一百萬!」

「現在,競拍開始!」

主持人的話音剛剛落下。

便是直接有人出聲道:「兩千萬!」

直接是一次性將價格,提高了一倍。

饒是如此,在場參與競拍的眾人,幾乎沒有人吃驚。

因為所有人都能預料到,這株號稱成了精的人蔘,最終的成交價格,絕對會比這,還要高上許多。

人蔘多見,百年人蔘,也不少,但年限能達千年的,絕對是極少數。

更別說,是經過神州拍賣行親自鑒定出具的說明,此人蔘,真的有靈性,會自動遁地。

這樣的人蔘,絕對能稱的上是,真正的天材地寶。

可以起到延年益壽的作用。

豪門貴族的有錢人,最怕什麼,當然最怕死亡。

因此,這樣的人蔘,絕對是會被哄搶的存在!

既然如此,直接把價格叫上來,反而節省了時間。

「兩千兩百萬!」

「兩千五百萬!」

「兩千八百萬!」

「三千萬!」

「三千兩百萬!」

……

一個一個的價格,此起彼伏。

一次比一次高。

此時,一個坐在正中間靠前,此拍賣會場最佳位置之一上的一個青年,聽到這些報價,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今天,這株千年人蔘,他勢在必得。

這是他要拿去討老爺子歡心的東西。

「四千萬!」

在眾人一陣報價后,這青年,當即是出聲道。

直接再次將價格,提高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頓時,場中寂靜了一下。

這株成了精的千年人蔘,雖然價值連城,甚至可以稱之為無價之寶,幾乎在場每一個人,都想拍到手。

但一下子把價格叫到了四千萬,即便這裡的人,全都是非富即貴,乃是江南地界,最為有錢有勢的人之一,也還是微微有些心顫。

能承受這個價格的,已然不多。

畢竟,更多的人,代表的只是自己,而不是整個家族,能支配的錢,沒有那麼多。

「四千一百萬!」

「四千二百萬!」

……

當然,還是有很多人,鍥而不捨。

不過,不再像之前一樣,幾百萬幾百萬的往上加了。

每一個報價之人,都只是按照最低加價的要求,開始加價。

這時,青年嘴角露出一抹不屑的笑容。

然後再次開口道:「五千萬!」

嘶~

眾人倒吸一口涼氣。

是誰,這麼兇殘,一次提價這麼多。

這一次,眾人的眼光,齊刷刷的匯聚到了青年身上。

青年的嘴角,笑意更濃。

胸有成竹!

當這些權貴,看到青年之後,頓時一陣頭皮發麻。

竟然是他。

江南地區,地下勢力的大少爺,孟子晉。

一想到他背後的勢力,這些權貴,都是情不自禁的背脊一涼。

這一次,還能再加價的,就更少了。

不過寥寥幾人而已。

而這幾人,顯然是少數幾個,不懼他江南地下勢力大少爺的身份的。

見竟然還有人跟他競爭。

孟子晉臉上閃過一抹狠戾。

不過,跟他競價的,都是跟他坐在一片地方的,都是坐在此拍賣場最佳的這一片位置的。

身份背景,不輸於他。

哼!

孟子晉一聲冷哼,當即再次加價:「六千萬!」

六千萬一出。

現場,頓時都沉默了。

這千年人蔘價值再高,再是成了精,六千萬的價格,也是已經到了一個極高的價格了。

而且,這孟子晉,不差錢。

誰不知道,他是最受江南地下勢力扛把子疼愛的孫子。

江南青年一代,要說論身份,即便他是江南地下勢力的大少爺,那也不是身份最高的,但要說論錢,還真沒幾個同齡人,能拿得出比他更多的。

在感受到孟子晉的決心之後。

其他幾個身份不輸於他的人,也都沉默了下來。

「六千萬,一次!」

「六千萬,兩次!」

「六千萬……」主持人也明白,看樣子,是沒有人會再加價了。

不過,這個價格,也已經是非常滿意了。

然而,就在「三次」即將出口,主持人即將一錘定音,結束本場拍賣會的時候。

角落邊緣的地方,忽然是傳出了一個聲音:「我出,六千一百萬!」 什麼?

就在眾人都以為,這株成了精的千年人蔘,將要落入孟子晉的口袋中時,竟然又殺出來一個程咬金?

眾人齊刷刷的看向聲音來源處,想要看看是哪位大佬,敢無視孟子晉的背景身份,並且,還有這麼多錢的!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眾人幾乎都要吐出血來。

竟然,竟然又是坐在角落裡的那個小子。

簡直不知天高地厚啊。

眾人,起了一種看戲,加幸災樂禍的心思。

你一個只能坐邊緣角落的,有那麼多錢嗎?

又能得罪的起孟子晉這個地下大少爺嗎?

不過,拍賣主持人,倒是挺高興,要是拍賣的價格,還能再漲,他自然是非常樂意的。

至於說,誰要是沒錢,拍下了東西,想要賴賬。

嘿嘿。

這種事情,在神州拍賣行,根本不存在。

「行,小子,你有種!」孟子晉回頭看了陳進一眼,心中暗道。

不過,這是在神州拍賣行,他也不敢壞了規矩出言去威脅陳進,只能給了他一個殺意凜然的眼神!

陳進,視而未見。

「七千萬!」

孟子晉直接咬牙道,再次將價格拔高一千萬。

不就是錢嘛,我看江南地區的同齡人,誰還能比我更多!

此價一出,在場眾人均是一愣,然後不禁心生感慨,孟子晉這大少爺,是真他媽有錢啊。

或者說,他能支配的錢,是真特么多啊。

他們這些人,家裡不是沒這麼多錢,而是,以他們的身份地位,那就沒資格支配這麼多了。

別說他們了,就是一家之主,那也不是能隨隨便便就能幾千萬上億的隨便花的。

「七千一百萬!」

陳進再次出聲道。

然後,全場寂靜,落針可聞!

這,這很明顯,是在針對孟子晉了啊。

這人誰啊。

真是不怕死的嗎?

你一個只能坐角落的小門小戶的家族,竟然敢得罪孟子晉。

佩服佩服。

眾人看向陳進的眼神之中,這一刻,充滿了複雜。

有佩服,有同情,有可憐,有幸災樂禍。

「八千萬!」

這株千年人蔘,孟子晉勢在必得,他要定了。

老爺子受傷了,他一定要得到這株人蔘,去討他的歡心。

而角落的那個青年,孟子晉已經給他判了死刑。

你不是也想要嗎,那我就給你好了。

但是,價格嘛,我要讓你承受不起。

然後等拍賣會結束以後,他再去搶過來。

一個小門小戶的人,也敢跟我搶東西,那我就讓你知道,得罪我孟子晉,是什麼下場!

「八千一百萬!」

眾人聽到這個聲音,已經麻木了。

這已經不是錢和價值的問題了。

他們只想等會兒看那小子,是怎麼死的了。

「九千萬!」

孟子晉幾乎是咬牙切齒的喊出來的價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