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進寶不知道發生了啥,問道:「咋了這是?」

「問你的好媳婦兒吧。」吳秀華哼了一聲,她完全不知道在這個院子裏,誰才是這個家,權力的中心。

陳進寶看向張蘭英,看她氣得不輕,問道:「誰氣着你了?」

張蘭英抬了抬下巴,「你眼瞎啊,看不見院子裏還有別的東西?」

吳秀華:「……」

張百中李碧華:「……」

吳秀華咳了一聲,賣起了親情,「進寶啊,姨還記得姐姐在的時候,你還是個半大孩子,沒想到轉眼就已經是幾個孩子的爹,現在都已經當爺爺了,時間過得真快呢。」

聽到老太太磨蹭的說話,陳進寶就有點沒耐心,他現在最關心的是他媳婦兒咋生氣了。

「姨,你到底啥事?」陳進寶按捺著不耐問道。

「也不是什麼大事,那個什麼,你表哥這段時間身體不好,不是沒去幹活呢,昨天大隊上分糧了,有點…不夠……所以……」

「聽出來沒?又來要糧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此刻夜色已退,天空微微露白,薄霧驟起,似為長流街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葉卿卿紅腫著雙眼,雙目猩紅,似一隻憤怒的小獸,如緞般的烏髮半垂在身後,她手持長劍,衝進了懿王府。

「蕭澈,你快出來!」

洛寧急忙上前阻攔,「縣主,殿下不在府中,請縣主改日再來!」

葉卿卿冷笑一聲,「是嗎?我不信!」

她持劍立在院中,一劍斬斷面前垂下的長長的柳條,藏在園中的飛鳥聽聞動靜,驟然撲棱著雙翅,倉皇而逃。

她冷笑一聲,眸中的眼淚卻順著臉頰滑落,流入嘴唇中,只覺又苦又澀,她一字一句低吼道:「蕭澈,你欺我辱我,騙我利用我,卻為何不敢出來見我!」

洛寧正待要向葉卿卿解釋,只見蕭澈走出寢殿,緩緩走到葉卿卿的面前,淺笑一聲道:「卿卿這是?」

葉卿卿緊握手中長劍,橫眉怒對,她拿劍指著蕭澈道:「你說,是不是你殺了舅舅一家?!」

蕭澈苦笑一聲道:「卿卿,你願意聽我解釋嗎?」

葉卿卿雙目含淚,手中的長劍已抵在了蕭澈的眉心,她冷冷道:「你還想說什麼?說你不是身負皇命,說你不是處心積慮的接近我,說昨夜寧王府的那場大火不是你所為?」

她流下悔恨的眼淚,她心中又恨又悔,恨蕭澈對自己百般欺瞞,恨他對寧王一家的冷血無情,悔自己重生后竟還是一次又一次地輕信了他。

他根本就是個沒有心的人,無論前世今生,他為的都只是那至高無上的權勢。

洛寧在一旁急得冷汗直流,殿下,您倒是快解釋啊。

蕭澈卻對洛寧使了使眼色,示意他快退下。

洛寧見葉卿卿拿劍指著自家主子,他實在是不放心,只得退後數十步,目不轉睛地盯著眼前的這兩個人,因過度緊張,額上不斷地冒汗。

良久,蕭澈竟就這樣靜靜的站著,不發一言,他甚至還闔上了雙眼。

「主子到底打算做什麼!快和縣主說清楚啊!」洛寧更覺面色漲紅,心急如焚。

「蕭澈,你是覺得我不敢殺了你嗎?還是事到如今你仍無悔意?」葉卿卿手中那冰冷的長劍已抵在了他的胸口。

蕭澈神色淡然,嘆道:「卿卿終究還是不信我。」重生之後,他每一日都在後悔,後悔當初娶了葉卿卿,又沒能護著她,讓她死在了蘭香苑,他想著或許這一劍刺下去,葉卿卿心中對他的恨意能減輕了幾分罷。

葉卿卿雙目圓睜,眼中滿是憤怒和痛苦,事到如今,事實就擺在眼前,昨日的那場大火就是他所為,叫自己如何能信。

思及此,她握劍的力道又重了一分,長劍往前送了一寸,刺進了他的胸膛。

她終於還是刺向了自己。

她猛地拔出長劍,鮮血飛濺在他今日這一身月白色的錦袍之上,葉卿卿冷冷地丟下了一句話:「這一劍是為了死去的寧王一家,任何後果,都由我葉卿卿一人承擔。」

「殿下!」洛寧急忙上前攙住了蕭澈。

只見那紅衣身影緩緩消失在薄霧之中,他緩緩抬手,彷彿回到了前世他反覆做的那個夢,前世,葉卿卿死在了蘭香苑,他整晚整晚難以入眠,反覆做著同一個夢,夢見一身紅衣的葉卿卿坐在院中的鞦韆架上,輕晃著雙足,臉上帶著燦爛奪目的笑容,笑著道:「澈哥哥,來追我啊!」

他對鞦韆架上的葉卿卿伸出手時,她卻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葉卿卿曾喚他為澈哥哥,可自從她嫁入了懿王府,那臉上恣意的笑便慢慢地消失了,後來便從未再喚他一聲澈哥哥,只客氣的喚他一聲王爺。

前世,是自己將這個明媚恣意的,一心一意的愛著自己的女子弄丟了。

「殿下為何不解釋!」洛寧泣不成聲道。「殿下其實是……」

蕭澈臉色蒼白的搖了搖頭,示意他不要再說了。

洛寧的聲音哽咽了,殿下為了縣主做了這麼多,可卻一次次被縣主誤會,一次次被她所傷,縣主怎會如此狠心。

蕭澈似猜到了洛寧心中所想,他艱難地扯了扯嘴角:「孤不怪她,這是孤欠她的。」

鮮血在月白色的錦袍上暈開,留下一大片觸目的鮮紅,蕭澈的臉色蒼白若紙,仍強忍著胸口的劇痛,強撐著保持最後的清醒,「為了確保計劃的萬無一失,孤不能說。」

胸口處一陣劇痛襲來,他額上滲出豆大的汗珠,「瑞王是不是已經在來青州城的路上了?」

洛寧哭著點了點頭,只見蕭澈的月白色的錦袍上,被鮮血染紅,因失血過多,他臉色蒼白,雙眉緊蹙,艱難地吐出這幾個字:「其實我該謝謝卿卿,她這一劍,我身上的罪孽便覺減輕了些。」

好在她手下留情,這一劍並未傷到要害,遠沒有看上去那樣嚴重,或許她的心中仍有一絲猶豫,對自己還有幾分信任罷。

不然,這一劍就該刺穿了他的胸膛,他早就當場暴斃了。

思及此,蕭澈痛苦地闔上雙眼,洛寧急忙大聲喊道:「快來人啊,快傳太醫!」

眼淚從眼角滑落,這樣也好,或許只有這樣,卿卿心中對自己的怨恨才會減輕一分。

行至青州城門的蕭譽聽聞了蕭澈被刺的消息后,緊皺的眉頭稍稍舒展,問向身旁的柳常青道:「你確然親眼所見寧王一家都死在那場大火之中?」

那些火油是他親自讓人潑在了寧王夫婦和蕭月柔的屋外,又派人在屋外掛了鎖,且他派人放火之時,直到救火隊趕到,他都一直派人盯著寧王府,根本就沒見到寧王一家逃出來。

柳常青點了點頭,恭敬地答道:「屍體被抬出來時,屬下看得真切,那三具焦屍雖然已是面目全非,但從他們燒焦的衣物,和裝扮來看,確然是寧王一家無疑。」

蕭譽輕蹙眉頭道:「只是如此?」

柳常青又道:「屬下明白殿下的疑慮,寧王右手臂上曾受過劍傷,且屬下找來了寧王妃和蕭小姐的貼身婢女來辨認,確然是寧王全家。」

蕭譽眉頭舒展,緊抿的唇角掛上了一絲笑容,「怕是你是不知我那位六弟的手段,他辦事謹慎,絕不會讓人抓住一絲把柄。隨本王一道去懿王府探望本王的這位六弟,看看他的傷勢到底如何了?」

蕭澈是否是真的受了傷,去看看就知道了。

「屬下遵命!」

蕭譽抬了抬手,示意柳常青退下,蕭譽策馬上前,對著前面的馬車輕喚一聲道:「婉兒,前面就是南陽侯府了,孤已安全將婉兒送到,婉兒可去南陽侯府探望好姐妹,孤有事先行一步。」

董婉兒帕子捂嘴咳嗽了數聲,雙手緊握住丫鬟入畫的手,微微蹙眉,道:「王爺請便!」

聽到那馬蹄聲漸漸遠去,董婉兒才算鬆了一口氣,因極度緊張,她白皙纖長而又不帶一絲血色的指尖因用力而泛白。

不知為何,這位瑞王平日待自己也是極溫柔體貼的,可她只要一見到瑞王那笑容可掬的模樣,她只覺不寒而慄,她總覺得那雙若雄鷹般犀利的眼神中,藏著的是滿滿當當的野心和慾望。

她害怕與瑞王獨處,甚至害怕和他多數一句話。

儘管他每日都會來丞相府,或是遠遠地站在院外聽她彈一曲,或是在前廳和董相喝一盞茶,又或是尋得珍稀藥材親自送來,她每每見到他臉上的笑,更覺得不寒而慄,他儘管察覺了她正在躲著他,他也只是淡然一笑,也並不逼迫她。

馬車緩緩停在了南陽侯府門前。

柳常茹知曉今日董婉兒會來,便早在府門前迎候多時。

多日未見,柳常茹才見到董婉兒,便紅了眼圈,淌下淚來。

丫鬟入畫急忙勸道:「小姐怎的又忘了,現下雖已是春日,小姐的病症有所好轉,可太醫囑咐過,小姐這病最忌憂傷動怒,最忌傷感落淚。」

柳常茹忙勸道:「是啊,婉兒快別哭了,你一哭我就跟著想哭。」

柳常茹想起昨日婚宴受的委屈,她也跟著落淚。

董婉兒卻紅著眼睛,反過來勸她道:「你勸我別哭,你到好,自個兒哭個不停。再說我那是為你感到高興,是喜極而泣。常茹,我真心為你高興,祝賀你找到了個好夫婿。」

柳常茹臉色一紅,破涕為笑,握著董婉兒的手,將她迎進府中。

董婉兒抱歉一笑道:「趙二公子待你如何?我原來昨日就要來的,可偶感了風寒,卧病了幾日,我這身體啊,就沒有幾天是痛快的。你的喜宴我還是沒能趕上。」

董婉兒帕子捂嘴咳嗽了幾聲,入畫為她披上了披風,都快入夏了,柳常茹一身薄紗衣裙都嫌熱,董婉兒卻身穿青緞交領外衫,月白色長裙,耦合色披風,卻雙手冰涼,見她那蒼白無一絲血色的臉上帶著病容,便知她的病症怕是又加重了。

柳常茹面帶擔憂的神色,「婉兒應在府中好好休息才是,從京都到青州城幾千里路,婉兒一路車馬勞頓,怕是於病情不利。」

董婉兒握著柳常茹的手道:「我服過葯了,已經好多了。再說常茹成婚,我又怎能不來呢?快同我說說趙公子到底對你好嗎?」

柳常茹害羞地地下了頭,又點了點頭,笑道:「我和夫君也算是相敬如賓。」

她還是對自己的夫君還是很滿意的,他博學多才,博覽群書,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她還是第一次如此崇拜一個人,和她對蕭澈的迷戀不一樣,她是發自內心的喜愛他這個夫君。

柳常茹的性子風風火火,自從那日趙乾說要上書今上取消婚約,從那以後,柳常茹才算真正明白,其實她並沒有那麼喜歡蕭澈,她與葉卿卿爭,不過是不想讓她如願罷了。

現在細想來,懿王無論如何都看不上自己,與其成日里追著那些虛無飄渺的,無法實現的願望,倒不如踏踏實實和趙乾過日子。

好在她都放下了,也看清了自己的內心。

懿王就讓給葉卿卿好了。

柳常茹釋然一笑道:「對了,婉兒在京都可曾議親?」

董婉兒懊惱地搖了搖頭:「未曾!」

可瑞王蕭譽每日都登門,看父親的意思,是想將她嫁給蕭譽為妃,可她根本就不喜歡蕭譽,還害怕見到他,可她身為董家的女兒,自知自己的婚姻大事和家族榮辱而言,父親很可能會選擇後者。

而且父親和蕭譽來往得越來越密切了,她自然明白這到底意味著什麼,若是父親最後選擇支持瑞王,那必定日後會與蕭澈為敵,這是她最不願見到的。

丫鬟桃紅上前,在柳常茹的耳邊說了幾句。

柳常茹激動得從楠木雕花椅上站了起來:「昨晚寧王一家遇難,一家三口死在了昨晚的那場大火中。」

她一掌拍在桌上,「那葉卿卿豈不是要哭死。」。 他以前就對照着曾經動畫中的彈珠戰機進行過分析,動畫里的彈珠戰機,他之前以為最關鍵的就是追風鳥。那玩意兒看着就跟器靈一樣,看着確實挺神異的。

但是陳樂的追風鳥號用了這麼多年,要是該有什麼,也早就發現了,哪能等到今天。

他那時候,就有過猜測,可能是他的追風鳥號是沒有那個追風鳥的。

但是這玩意兒他要怎麼解決?他能上哪兒去給他找個追風鳥去?或者是什麼魂靈之類的願意附在彈珠戰機里?

雖然有可能解決那個問題,但是對他來說反而不現實。

所以就一直擱置到了今天。

但是剛剛他才想到,魂導器的一些部件的作用,給了他啟發,追風鳥號是初級彈珠戰機,往上還有中級彈珠戰機,高級彈珠戰機。御風鳥號和鎖風金鵬。

拋開追風鳥,動畫中的升級,是自帶配件升級的,那他這個配件是不是需要自己解決呢?

或許,大膽設想一下,會不會這升級的條件,就是更新更好的配件,再加上追風鳥?

他覺得很有可能,而且直覺告訴他,這就是追風鳥號升級的條件。

放以前他是沒什麼機會給追風鳥號加上追風鳥這樣的彈珠精靈,但是現在不一樣啊,他從系統儲物空間里,掏出了Bird記憶體。

在假面騎士W中,蓋亞記憶體分為很多種類,飛鳥記憶體就是普通記憶體中一個非常特殊的存在。金色的則是高級記憶體,此外還有一類銀色的記憶體,天氣記憶體就是其中一個,級別同樣非常地高。

除了這幾種以外,還有一種擬似記憶體,它是以蓋亞記憶體的技術為基礎製作而成的記憶體。比如說鍬形蟲手機,蝙蝠照相機,蜘蛛手錶。

Fang獠牙記憶體,則是更為特殊,他跟擬似記憶體一樣,有着變為動物的行動能力,甚至有着一定的戰鬥力,還可以作為變身用的記憶體。

雖然陳樂現在沒辦法製作這樣的擬似記憶體,而且就算可以,他現在也不會拋棄Bird記憶體,畢竟這玩意兒意味着他現有的最高戰鬥力。

如果他能給追風鳥號的升級配件加上能夠插入Bird記憶體的介面,那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

雖然現在他還捨不得廢掉Bird記憶體,但是等他到了魂帝魂聖這樣的等級之後,Bird記憶體自然也就用不上了,到時候也就可以拿來用於追風鳥號的升級。

雖然看似升級成御風鳥號也不太划算的樣子,可是御風鳥號畢竟還可以升級為鎖風金鵬啊,那可是貨真價實的萬倍強化。

如果能成功升級為鎖風金鵬,那絕對是賺大發了。

不過,現在暫且將這個想法記下就好,當務之急,還是得先把防禦性質的銘文法陣給研究透徹,在寶甲上刻下最合適數量的法陣。

到夜深人靜時,終於,陳樂還是等來了朱竹清。

沒有化妝,但是穿了一身自己給她挑過的衣服,身上還是那股沁人心脾的芳香,而且已經洗白白了。

幽靜的後山,半夜時分響起了一陣陣清脆悅耳的鳥鳴,與山中的清泉流水,匯成了一曲和諧的交響樂。

一場雨後,花兒也是更加嬌艷了。

之後的數天時間,陳樂都在完善寧榮榮的寶甲。

但是奇怪的是,他都完成了,但還是不見泰坦的那個老傢伙。不僅如此,泰隆都已經來學校恢復正常上課了,對陳樂倒是顯得很是恭敬,或許這就是對強者的敬畏吧。

他們不是應該來找回場子的嗎?陳樂奇怪的想到。

他還不知道,正因為昨晚的惡臭襲擊,被泰坦誤會,現在一門心思防被武魂殿,哪有空管這種雞毛蒜皮的小事啊。技不如人被打,可不就是雞毛蒜皮嗎。

不過陳樂也是樂得如此,這種麻煩越少越好。他也是終於抽出了時間,去了一趟自家在天斗城的分店。

天斗城的分店店長可是個老熟人了,正是諾甲城當初參加第一次溜溜球大賽的步鷹。

步鷹家裏確實挺有錢,所以,他們家申請成為了陳樂旗下的一位加盟商,挑的還是天斗城這樣的地方。

這些年也算是賺了不少錢了,早幾年的時候他也得償所願拿下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冠軍。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