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立搖搖頭,孔大河想得太簡單了,那樣的高手,哪裡是能輕易上套的。再說了,孔大河現在是他手中的王牌,也不能隨便出手。再說,孔大河的生活經驗太少,陳立不想讓他冒險。

陳立鄭重道:「你剛下山,很多事還不清楚,你先慢慢了解,放心好了,肯定有架給你去打的。」

孔大河聽到陳立的話,興奮非常,他對自己信心十足,總想找到一個能打的對手。

回到小區后,陳立叫來張勇,讓他帶著孔大河去認識一下世界。這裡是海州,可不是孔大河之前住的山上,他想要在這裡生活,必須要了解這一切。

海州大酒店,上午九點,孫瑩出現了。

孫瑩滿面紅光,她這是送消息來了,她知道,她有足夠的資本自信。因為她終於打聽到陳立的消息。

大廳中,陳雯陪笑道:「小姐,這個女人終於來了,看來是有什麼消息了。」

陳丹道:「這女人太可怕了,不管怎麼樣,陳立以前是她的女婿,她竟然要取陳立的命,這女人比毒蛇更厲害。」

陳雯道:「這正好說明陳立不得人心,連他的岳母也這樣對他,可見他多麼不受人待見,這樣的人真可笑。」

陳丹漠然道:「他的死活不關我事,我擔心的是,老爸還是會查出來,孫瑩給我通風報信的事。要是這個孫瑩真的能殺了陳立,倒是省我的事,老爸頂多罵我一頓。」

陳雯知道陳丹不想待在東方,她只想早些把事情辦完,然後回到米國。

陳雯於是皺眉說道:「小姐說得是,都是陳立,要不然,小姐也不會被老爺派到這地方來。」

陳丹失笑道:「行了,少扯了,讓她進來。」

「是。」陳雯立刻拿出手機,通知門口的保鏢。

很快,孫瑩就被帶到了樓上,孫瑩進了大廳后,她還是一副驕傲的樣子。

陳雯看在眼裡,非常不爽。

「你替小姐做點事,這麼驕傲嗎?」陳雯提醒道。

孫瑩冷冷地看了陳雯一眼:「現在我在跟你們家小姐合作,希望你能客氣點跟我說話。」

陳雯冷笑不已,這個孫瑩真是臉大,還真把她自己當回事了。她是什麼貨色,竟然開始擺譜了,也真是可笑。

「孫瑩,我勸你照照鏡子,認清楚自己的位置,要不然,後果恐怕非常不妙。」陳雯冷冷地提醒她。

孫瑩聽得直皺眉頭,在她看來,陳雯只是個保鏢,也這樣對她呼來喝去的,這讓孫瑩的自尊心受不了。現在的她,已經打聽到陳立的消息,已經跟陳丹處在同一位置,陳雯這個做下人的,竟然對她這樣不客氣。

孫瑩看向陳丹:「我帶來了陳立的消息,難道你不應該讓你家保鏢對我客氣些嗎?」

陳丹淡漠地一笑,她根本對孫瑩的消息不感興趣,她在乎的是,孫瑩可以在暗中對付陳立,最好是把陳立弄死,這樣她就省事了。至於孫瑩說什麼,根本不重要。

陳丹手上擁有絕對的實力,她打心底看不起陳立的什麼小聰明。

「孫瑩,你還真把自己當一回事。」陳丹漠然道。

陳雯聽到,她冷冷地走到孫瑩面前,一巴掌甩在孫瑩臉上,把孫瑩扇得一愣一愣的。

「我早勸過你,可是你不聽。」陳雯冷笑道。

孫瑩一愣之後,接著大怒,陳丹竟然指使手下保鏢打她,這樣的結果是她萬沒想到的。她沒有想過要得到貴賓般的待遇,但是,基本的尊重還是要有的吧,她可是費了很大的功夫,這才從唐夢雲那裡打聽到了陳立的消息,現在大早上的,她就跑來彙報消息,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吧。

「陳丹,你知道陳立的計劃嗎?消息你不想要了?」孫瑩急怒攻心,跟陳丹說話也不客氣起來。她滿心希望可以得到好處,想不到還被扇耳光,她氣得快要炸了。

陳丹頭也不抬:「什麼計劃,根本沒有影響,是什麼讓你這樣信心十足?」

頓了頓,陳丹又道:「你就是條狗,也想跟本小姐合作,真把自己當一個東西了,回家多照照鏡子吧。」

孫瑩聽得臉都黑了,原來在陳丹眼中,她什麼也不是,虧得她還興沖沖趕過來,想要跟陳丹彙報消息。現在她才明白,敢情是她想多了。

她本以為,她有了利用價值,陳丹多少會把她當一回事,順便賞她一點好處,那就更妙了。哪裡想到,陳丹把她當狗。

陳丹漠然道:「你想要陳立死,難道不是應該求我嗎?求人辦事,基本的規矩懂不懂?」

「跪下,磕頭。」陳雯在一旁提醒道。

孫瑩徹底傻眼,她萬沒想到,她是來彙報消息的,竟然還要被迫下跪。

這簡直沒有天理,孫瑩實在接受不能。

實力寵妻:女王養成記 「陳丹,我是來報信的,你這樣做,有些過分了吧。」孫瑩堅持道。

陳丹冷笑一聲:「基本的尊卑之別,你都不懂,還跟我說什麼過分。」

「砰。」

陳雯一腳踢出,把孫瑩踹倒在地。

「聽不懂人話嗎?」陳雯冷喝一聲。

孫瑩恨得咬牙切齒,她竟然落得這個下場,她本以為有功,現在卻要跪著說話。面對強勢的陳丹,孫瑩卻興不起半點反抗的念頭。

「你很不服是不是?要不是陳立,你會落到這個下場嗎?你如果不是傻子,應該知道要怎麼做。」陳丹語氣淡漠,她存心要把孫瑩對她的仇恨轉移到陳立身上。

孫瑩咬著牙,她成功被帶偏,她明白,如果要找陳丹報仇,這一生是沒有希望的,但是,如果她要報復陳立,這並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 孫瑩咬牙道:「都是陳立這廢物。」

陳丹漠然一笑,她看向孫瑩時,眼中的鄙視更濃。孫瑩不識好歹,恩將仇報,她打心底瞧不起這樣的女人。

「說,陳立的計劃是什麼?」陳雯命令道。

孫瑩這下擺正了她的心態,於是她把從唐夢雲那裡打聽到的消息一五一十地說出來。

陳丹笑了:「城中村的事他也知道,看來這廢物還有點頭腦。」

她是有點意外的,城中村的事很隱秘,她不知道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所以被陳立打聽到了。但是,這都無關緊要,大不了不管城中村,這也沒有什麼。

孫瑩眼看陳丹表情淡淡,她連忙補充道:「陳立肯定想要影響陳氏集團,你還是早點準備吧,要不然,恐怕事情不妙。」

陳丹根本懶得聽孫瑩的話,她已經在醞釀新的計劃。儘管陳立的計劃令陳丹有些意外,但是影響不大。現在陳立花了很大功夫要收購城中村,她完全可以將計就計,擺陳立一道。

孫瑩見陳丹沒有反應,她也不敢再說什麼,畢竟,剛才的巴掌可是真實的扇在她的臉上。

一會兒之後,陳丹忽然笑了。

陳雯向來跟在陳丹身邊,知道陳丹有了主意,她適時地問道:「小姐,有新計劃了?」

陳丹輕笑一聲:「這個廢物還想翻身,我就當一回老師,給他上一課。」

「怎麼對付他?」陳雯問。

陳丹笑了:「為什麼要對付他?大家都是陳家人,這樣做多不好。」

「小姐,怎麼說?」陳雯吃了一驚,陳丹竟然承認陳立是陳家人,這讓她很意外。

陳丹道:「小小一個城中村,也沒什麼,他既然喜歡,那就讓給他,等到他全買下來后,發現這地方並不允許改造,你想想,他會是什麼表情?」

陳雯聽明白了,這是要把陳立坑死的節奏,眼見陳丹笑了,她也跟著笑起來。

孫瑩跪在一旁,她聽得一頭霧水,根本沒聽懂這主僕兩人在說什麼。她聽到陳丹竟然要把城中村讓給陳立,就已經非常不明白,到於後面說的不允許改造,她更聽不懂了。

陳雯掃了孫瑩一眼:「滾。」

孫瑩如蒙大赦,她急忙站了起來,在保鏢的監視下,匆匆離開了大廳。

孫瑩來的時候意氣風發,離開的時候只能是灰溜溜的,對於這樣的遭遇,孫瑩大恨。她覺得萬分不平,要不是陳立,她怎麼會受到這樣的羞辱?這些東西,本來都應該是陳立去承受的,現在卻被她承擔了,她恨得咬牙切齒。

「陳立,你必須死。」孫瑩恨恨地說道。

陳立並不知道海州大酒店發生的事,也沒有想到陳丹已經察覺他的計劃,正在醞釀著要把城中村變成一個圈套。

陳立到了城南酒吧,把天家的事跟陳玄一說。

陳玄神情凝重,他這才知道,原來陳丹又有了新幫手,之前謝飛已經非常可怕,連八哥也不是他的對手。現在出現的人,恐怕比謝飛更猛。對方的高手層出不窮,這實在是一件令人絕望的事。

「你能肯定嗎?巫天啟比謝飛還厲害?」陳玄問。

陳立只是聽天遠航說過,他本人沒有看到巫天啟,就以此來說明巫天啟更猛,似乎有些不妥。

「九成把握。」陳立鄭重道,「陳丹是個高傲的女人,她平時沒有把誰看在眼裡,你看,謝飛莫名其妙敗了一次,她就立刻拋棄謝飛不用,現在重新找的這個人,至少不會比謝飛差,所以我覺得,這個巫天啟肯定更猛。」

陳玄皺眉道:「你說得有理,照現在的情況看,非常不樂觀啊。」

陳立不由失笑:「你忘了孔大河。」

「也對,孔大河能打過這個巫天啟嗎?」陳玄問。

陳立一時間回答不上來,正如孔大河所說,又沒有打過,怎麼知道誰更厲害呢。

陳立沉聲道:「孔大河剛下山,先讓他好好適應,實戰的事,我們自然要慎重再慎重。」

他與八哥去找楊三刀,差點命都沒了,才莫名其妙的把孔大河帶下山。事實上,孔大河實在厲害,至於他厲害到什麼程度,陳立也沒有把握,所以,他非常慎重。

本來,陳立只想讓孔大河對付陳丹的人,現在他又多了一個想法,如果孔大河真的很厲害,去對付地火之獄的人也不錯。

老兔等人太久沒消息,陳立等得很心焦,他很想知道陳九靈是不是在地火之獄中,如果消息是真,他勢必要親自去地火之獄一趟,那時候,孔大河絕對是個強力的幫手。

在那之前,陳立知道,他每走一步,都要小心謹慎。

陳玄有些明白了,陳立的計劃顯然不止於此,他也明白自己的定位,看來,有些事,得由他陳玄去打前鋒。

陳玄忽然想到一事:「對了,城南酒吧今天舉行活動,你要來嗎?」

「什麼?」陳立問。

城南酒吧名氣響亮,不是沒有原因的,不止是酒吧的折扣大,而且時不時會舉行一些令人意外的活動,還會有知名的演員來客串,或者邀請寫字樓的白領過來,這都不是稀罕事。

陳玄笑道:「張勇這小子有門路,不知怎麼聯繫到一幫空姐,跟她們說好,今天會過來客串一個小時。」

陳立有點驚訝:「有這事,張勇這小子還有這能耐?把空姐都找來了。」他覺得有些奇怪,要知道,空姐收入不低,似乎沒有必要來到酒吧這樣的地方。

陳玄道:「沒什麼奇怪的,空姐也是人,也有正常人的需求。再說,在哪掙錢不是一樣?」

陳立釋然,現代社會,的確少了不少束縛。事實上,在酒吧這樣的地方,雖然說起來不好聽,事實上,這也是娛樂場所。說白了,只要治安好,也根本不會出什麼事。

陳立笑道:「又是空姐,有趣。」

陳玄馬上警覺起來:「你說什麼,之前有了什麼故事?告訴你,我堅定地站在弟妹一邊。」

陳立笑罵道:「得了吧你,你一個開酒吧的,哪來這麼多廢話。」 此時,海州機場,高姍姍拖著行李箱走進休息室,她的同事走了過來。

「姍姍,要不要參加活動放鬆一下?」同事問。

高姍姍奇怪道:「什麼活動?」

「海州的城南酒吧,時不時有明星過去的,名氣大得很,我們過去客串一下,有沒有興趣?」同事說道。

高姍姍搖搖頭:「酒吧,還是算了吧。」

同事又道:「這個地方不同,人家可是經常請明星過去的,我也從來沒有去過,不知道那是怎麼樣的一個地方。正好我們今天都休息,不如一起過去看看,還有錢拿,為什麼不去呢。」

「啊?拿什麼錢?你……」高姍姍驚訝道。

「想什麼呢你,出場費不是應該的嗎?」同事沒好氣的說道,接著,她又放緩了聲音,「姍姍,你看看你,也不找個男朋友,天天上班能行嗎。走吧,去看看,就當陪我去好了。」

高姍姍沒有辦法,她嘆氣道:「行吧,我拗不過你,什麼時候?」

「今晚八點,到時我們一起過去。」同事興奮地說道。

高姍姍簡單的梳洗后,她換了一身普通衣服后,出去逛了一圈。事實上,她只是出去轉了一圈美食街。

很快,高姍姍接到了同事的電話,被告知還要換上職業裝,她也沒有多想,畢竟是有出場費的,聽從人家的安排也無可厚非。

晚上七點不到,城南酒吧已經排起了長隊,來的大多是男生,對於他們來說,看到城南酒吧的活動時,部分人就快要瘋了。

城南酒吧二樓的VIP0號包廂中,陳立看著這一切,不由失笑。

張勇道:「貴賓已經來了,要請她們進場嗎?」

「不著急,可以請她們先來二樓的貴賓室休息一下,如果有我們陳爺看中的,那就安排了。」陳玄半開玩笑地說道。

「是。」張勇立刻點頭。

陳立一聲不吭,他只當兩人是空氣。

陳玄奇怪道:「真奇怪,你怎麼半點興趣也沒有。」

陳立反問道:「難道你有興趣?」

陳玄被問住了,他尷尬地說道:「這也是,不過我還是跟你不同,我可是聽說,某人一直是睡沙發的。」

陳立沒想到陳玄忽然來這一出,他沒好氣地說道:「如果你想練功夫,我可以幫你。」

「什麼功夫?」陳玄問。

陳立淡淡道:「這裡的一樓好像有點高,如果我把你丟下去,你是不是可以順便練點功夫?」

陳玄不說話了,他明白,激怒陳立的後果,就是他被扔下樓去。這個高度雖然摔不死他,但是摔傷是肯定的,弄不好還要斷骨頭,那又是何苦。

「算了吧,我還想多活幾年。」陳玄嘿嘿一笑。

忽然,陳立在人群中發現一個熟悉的身影,他不由驚咦一聲。

「太巧了。」陳立嘆道。

「又怎麼了?你的老情人來了?」陳玄問。

陳立無語道:「你想練功夫是不是?」

陳玄雖然很好奇,但是在直接的威脅面前,他還是壓制住了他的好奇心。

很快,八點鐘到了,高姍姍等空姐在客串過後,她們也分別在吧台坐下。

早就期待已久的一幫小夥子急忙圍了上去。

高姍姍有些厭惡,她對這些事覺得很煩,儘管她沒有男友,但是她實在有些看不上這裡的人。她的眼光高得很。

很快,高姍姍回到了二樓的休息室,發現她的同事方蕾正斜躺在沙發上。

高姍姍奇怪地問道:「好你個方蕾,你把我叫來,跑得比我還快。」

方蕾笑道:「怎麼啦,不好玩嗎?就這麼走幾圈,就有錢拿,是不是很輕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