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氏被關在隔壁牢房裏,相安無事,陳名懸著的心總算是放了下來。

陳名扶着他娘走過李捕頭的牢獄門口。

看着牢裏的李捕頭喃喃說了幾句。

說了什麼不為人知,只知道李捕頭聽了后發了瘋似的嚎叫,凄慘的聲音不亞於前者。

兩人回家后,杯莫停已經暫停營業了。

其人也都回家了,幾人實在是無心營業,只能在家裏干著急。

陳名笑道:「徐妖嬈你痛失我五十兩銀子啊,你的賠我。」

徐姚堯白了陳名一眼道:「你小命都是我救的還敢讓我賠你五十兩銀子,不讓你倒找算是我的仁慈了。」

眾人見他倆還有心情罵笑,心情也輕鬆了下來。

這兩天連續發生的兩件事清讓陳名看清了,自己這小財主是逍遙不起來的,出了事還得靠楊老丈這個大財主的幫襯。

這錢不夠,人都不給你推磨,更別說鬼了。

民不與官斗,窮人不與地主斗,地主不與財主斗,這是不爭的事實。

像他這樣一個有點小錢卻沒權沒勢的人任何一個官差都能講他拿捏的死死的。

不說什麼要官拜宰相之類不切合實際的話,好歹也要向楊老丈看齊吧。

只要錢到位,在這永寧城裏還是可以橫著走的。

人生之路道阻且長啊!萬不能把小命交到別人手裏。

哪一天別人下線了自己不就涼涼了。

想到這裏,陳名還是打算開疆拓土!

…….

吃完飯後,陳名帶着姐姐去城南找了這黃大夫看病。

這件事本事打算一進城就辦的,不曾想卻被種種事情耽誤了。

那黃大夫所住的地方在城南,城南比杯莫停所在的城西要冷清許多。

沒有了車水馬龍,也沒有了燈紅酒綠。

路上行人,三三兩兩,馬車偶有穿過,兩邊的樹木鬱鬱蔥蔥。

不多時,已經到了門口。

陳名看着黃大夫這小院不禁心生感慨。

這黃老大夫是這城裏有名的名醫,按理說錢應該也不少掙,可這房子卻跟自己租的房子也大抵是差不多的。

可見越是功成名就的人越是淡泊名利,就像前世一些為人名謀幸福的人一般,讓人心生敬佩。

陳名輕聲推門進去,見院子裏一皮膚略黑的中年人正在曬著一些類似中藥的藥材。

藥材的香味撲面而來。

黃大夫的形象卻並不像陳名心中那些仙氣飄飄的古代名醫,反倒是極其接地氣的長輩。

醫生在古代的地位是極低下的,正如論語中所說:「人而無恆,不可以為巫醫。」

雖說如此貶低醫生,但古代的醫生卻是真正的做到了救死扶傷,心繫天下。

不像前世某些飄飄然坐在辦公室里橫眉冷對的醫生。

陳名鞠躬道:「黃大夫,請幫我姐姐醫治。」

黃大夫放下手中的藥材抬頭道:「屋裏說。」

半晌,黃大夫診斷出來道:「無妨,只是骨折了。」

陳名瞪大眼睛道:「骨折?沒斷?」

黃大夫疑惑的眼神看着陳名道:「沒斷」

這怎麼還有盼別人不好的呢?

陳名喜極而泣。

這就好比一個醫生診斷一個人得了癌症,去別的醫院檢查醫生說是誤診了一般。

陳名的心情猶如過山車。

陳名喃喃道:「這樣姐姐過不了多長時間就會恢復如初了。」

「恐怕這個月公子得天天往這跑了,需要好好護理。」

陳名連連道謝,只要能讓姐姐的手好,自己做什麼都願意。、

陳名聽着不斷鳴叫的禪鳴,整個人心情都好了起來。

黃大夫用杉樹皮放在水裏侵泡,軟了以後,削成寬窄一致的薄片,中間留有空隙,在受傷出用藥,然後用繩子捆縛,將關節處留出。

黃大夫交待到,二三日換一次葯,你可先來我這裏觀摩,等學會了可以自己在換藥了。

陳名輕聲道:「記下了,謝謝黃大夫。」

陳名給黃大夫留下了五十兩銀子扶著姐姐轉身離去。

兩人回家好,陳名迫不急帶的把這個消息告訴他娘。

陳氏一臉平靜道:「我知道呀。」

陳名瞪大眼睛一臉不可思議道:「娘,你知道怎麼不跟我說。」

陳氏道:「我說了呀,斷了呀,斷了就是骨折了,我又不是讀書人哪有那麼些講究。」

陳名差點沒氣暈過去!

真不愧是我親娘。 李盈盈緩了一下,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原來是小姐的侍衛,小姐可否將他賣給我,我家很有錢,你要多少都有。」

「唔。」宋含雪笑了笑:「小姑娘,你隨便帶個人回去,就不怕遇到騙子,一個陌生人,你不怕他是什麼罪大惡極的壞人?」

「我瞧著這位公子不像是壞人,你開價吧。」李盈盈的目光一直都在顧蒼然的身上,語氣開始有些不耐煩了起來。

宋含雪說:「不賣。」

頓時,李盈盈急眼了,轉頭看着宋含雪,怒聲說道:「你耍我是不是?」

「是。」宋含雪掃了一眼李盈盈:「李小姐,明知道我們是夫妻,還要過來詢問,故意搬出襄陽王的名號想要打壓我們,可我們夫婦二人也不是好惹的。」

李盈盈的心思被宋含雪全部戳破了,頓時李盈盈怒了,咬牙切齒地說道:「好啊,好啊,你居然敢耍我,放眼京城,敢耍我的人,屈指可數,你這是找死。」

「你試試。」宋含雪當下也變得不客氣了起來,身上的氣勢逼人,一雙眼睛冷冷的落在了李盈盈的身上。

李盈盈被宋含雪的氣勢給嚇住了,愣在了原地。

宋含雪拿着顧蒼然要走。

李盈盈突然爆呵了一聲:「站住!你們算是什麼東西,居然敢這樣和我說話,我的父親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宋含雪和顧蒼然連頭都沒有回。

李盈盈一把抓住了宋含雪的手,扯了宋含雪一下,抬起手就要打她。

宋含雪下意識的擋了一下,顧蒼然猛地回頭一把抓住了的李盈盈的手腕,頓時,李盈盈差點尖叫了起來,鑽心的頭疼讓她都快要哭了,她咬牙切齒的咆哮道:「放手,放手,你再不放手,我要你好看。」

「今日只不過是讓你長長記性。」顧蒼然鬆開了李盈盈的手腕:「下一次,你這隻手就別想要了。」

李盈盈疼的眼淚都出來了,掃了一眼自己身邊的侍衛,怒吼了一聲:「你們都是死人嗎?把這兩個人賤人抓起來,我要好好懲罰他們一下,讓他們知道,有些人不會他們惹得起的。」

「是。」侍衛回答了一聲,立刻沖向了顧蒼然和宋含雪。

「住手。」宗政景曜冷聲開口。

李盈盈是認識宗政景曜的,在看到他的瞬間,眼中燃起了一抹怒意:「昭王,你什麼意思?難道旁人欺負了我,我教訓一下,你也要管么?」

「我哥哥怎麼欺負你了?」顧知鳶掃了一眼李盈盈:「倒是李小姐,一上來就揪著不放,又是要買我哥哥,又要打我嫂嫂,我哥嫂遠道而來,還要被你欺負?」

「什麼?」李盈盈愣了一下,詫異地看着顧知鳶:「你開什麼玩笑,什麼哥嫂……」

李盈盈的聲音戛然而止,突然想起來,李兆今日回家,說嘉貴妃發了好大的脾氣,說永安王妃說話過於犀利,不留絲毫的面子,實在可惡。

當下,李盈盈抱着手,冷笑了一聲,一雙眼睛在宋含雪的身上掠過:「你就是永安王妃?我以為是多了不起的一個人,不過如此,宗政不過彈簧之地,這裏是叢陽的京都佑城,到了這裏,入鄉隨俗,規矩還是要知道的。」 「嗷嗚~」

虎媽朝着祝融和虎妹發出了低沉的吼叫聲!

這是老虎遠距離呼喚的聲音!

虎妹一見到有吃的頓時來了精神,第一時間趕到了「乾飯」現場。

祝融也從震驚當中醒了過來,匆匆地來到了虎媽的身旁。

【粉絲值+1】

【粉絲值+1】

【粉絲值+1】

……

……

又是一通粉絲值的暴漲!

祝融來不及看,匆匆地來到了虎媽的身旁。

此時的花豹媽媽已經沒了氣息,但是雙眼仍然睜開!不過卻不是面對着虎媽,而是看向了密林!

這意味着,她在死亡的那一刻並沒有來得及做最後的反撲!當然,也有可能是擔憂兩隻亞成年花豹的逃跑情況,在最後的時刻放棄了反撲。

虎妹可不管這麼多,見到是食物,上去就要啃!

虎媽只是瞥了虎妹一眼,也沒有阻止!

但是,虎妹只咬了一口,隨後就有些嫌棄地退後數步!

然後悄悄地抬頭看了一眼虎媽,就像一個怕被教訓的孩子!

好在虎媽並沒有過多地責怪,只是情緒莫名地有些低落。

「呼嚕嚕~」

祝融不知道此刻的虎媽究竟在想什麼,但是還是發出了安慰的聲音。

虎媽感受到祝融的安慰,用頭蹭了蹭祝融的臉。

:這花豹媽媽太勇敢了!為了自己的孩子寧可犧牲自己!母愛太偉大了!

:都怪那兩隻不懂事的小花豹!見到祝融還非要齜牙咧嘴!要不然花豹媽媽早就發現虎媽了!真是死不瞑目啊!

:對呀!看着太氣人了!沒有本事還害死了自己的媽媽!不知天高地厚!最後花豹媽媽死的時候還想着兩個孩子!真是越想越生氣!

:代入感實在太強了!我已經開始生氣了!

:雖然這兩隻小花豹的行為讓花豹媽媽注意力並不集中,但是虎媽的技巧真的是沒得說!這就是野生老虎最原始的捕獵嗎?

:對呀!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老虎的捕獵全過程!

:剛才花豹媽媽出現的時候明明可以看到虎媽,可是為什麼卻好像沒有發現一樣?這不是在自己找死嗎?

:你站在上帝視角當然感覺什麼都簡單!有本事你試試?

:你們的注意力都在虎媽的身上嗎?難道沒有注意到祝融?花豹媽媽出現的那一刻,虎媽動都沒有動!不過更讓我好奇的是祝融的小表情!簡直就是人類大寫版的「吃驚」!太生動形象了!有沒有小夥伴截圖了?加個好友發一份唄!

:小夥子的關注點跟老夫很像!那就給你個面子!

……

劉曉菲也看得很激動,但是她卻沒有責怪虎媽!

大自然一直都是這麼殘酷!

虎媽這麼做也是為了兩個孩子的安全!

她盡量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後問了一個大家都感興趣的話題!

「教授,為什麼剛才花豹媽媽明顯能夠看到虎媽,但是卻好像沒有看見一樣!難道真的是大意嗎?」

「這種情況並不是大意!而是貓科動物的本能!貓科動物視力是人類的幾倍,能夠看清楚很多人類看不清的東西!但是卻是絕對的色盲!換句話說,就是看得見但是分不清!」

「人類之所以習慣性地用視覺判斷世界,最主要是因為人類的嗅覺和聽覺都沒有達到可以賴以生存的地步!可是貓科動物不同,相比於他們的視覺,他們的聽覺和嗅覺更加靈敏!因此貓科動物會習慣性地使用嗅覺來辨別世界!而且也在潛意識裏更願意相信自己的嗅覺!」

「這隻花豹母親出現的時候並沒有在第一時間感受到虎媽的氣息!所以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王教授不徐不疾地解釋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