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陳宇心裡頓時咯噔一下,大事不妙啊!

不過他還是抱著一絲希望,心存僥倖地問道:

「說說看吧,小迷糊,你一把梭哈的成果如何,幫我賺了多少錢?」

「啊!」

小迷糊驚呼一聲,這才清醒過來。

隨後,這小傢伙膽怯地說道:

「主人,我要是賠錢了,您不會罵我吧?不會不給我吃的吧?我知道您最好了,是不會虐待小孩的」

話音未落,陳宇的心已開始墜落,直沉谷底!

「完了!絕對賠了,而且賠了不少!」

暗自哀嚎的同時,他還得保持風度,輕聲細語地問道:

「沒事,賠了也沒關係,相信咱們還能賺回來,我當然不會罵你、也不會虐待你,以後有頂級寶石還會給你吃!

現在放心了吧,小迷糊,是不是可以告訴我,你這小傢伙究竟賠了多少?不管這次賠了多少錢,我都能接受!」

「太好了,主人,我就知道,您對我最好!」

小迷糊如逢大赦般,立刻拍起了馬屁。

「別拍馬屁了,直接說正事!」

「好的,主人,上午您把200萬交給我之後,我立刻梭哈買了一支白酒股,這支股票的基本面很好,走勢也很棒,一直在穩步上行。

看走勢圖,這支白酒股今天有漲停的可能,所以我才買,事實證明了我的判斷,上午11點左右的時候,這支股票就順利封板了!

但誰成想,下午剛一開盤,就有人啟動核按鈕,開始瘋狂砸盤,僅僅不到半小時,這支股票就跌停了,被按得死死的,一直沒開!」

「太倒霉了吧,開戶第一天就吃了個跌停!」

陳宇感覺心臟一陣抽搐。

好半天功夫,他才調整過來。

「別藏著掖著了,今天究竟虧了多少?」

「其實也不多,就32萬左右,十五六個點而已」

「32萬左右,十五六個點而已?說的也太輕鬆了,一個跌停不是10%嗎?怎麼會虧這麼多?」

「上午我是在5%左右買的,沒想到下午會跌停,所以虧了這麼多!」

「艹!我也是想發財想瞎了心了,居然相信一個網癮兒童能幫我實現徹底的財富自由,活該啊!」

陳宇直接怒吼起來,心疼的差點暈過去。

「您剛才還不是說,不會罵我嗎?說話不算話!」

小迷糊委屈不已。 什麼?

不撤?

吳沾自是一驚,還沒弄明白他話里的意思時,屏幕上的冬眠突然大喊:「我的天,丁溫選手是瘋了嗎?他,他……」

「他居然打算拔掉上善若水?」春曉的語氣也是驚疑不定,順便接上了搭檔未完成的話。

怎麼回事?

吳沾接著朝屏幕看去,暗黑童話本來單純撤走就很難了,這會不走還想著殺人,屬實沒讓他想到。

別說丁溫,就連神經大條的他也知道這個時候只能跑,不跑到後面一個也跑不了。

看到屏幕的畫面,果真像解說震驚的語氣一般,吳沾當下也同時同款表情:「這……」

從畫面里可以清晰的看到,丁溫三人在開車經過上善若水的沙坡后,理所應當的遭到了後者的中遠程暗器襲擊,他也像預料中的瞄準了一輛車,專門盯著車胎打。

不合理的事是他打著打著,三輛車……驀然停了!

就停在他腳下不遠處的沙土低地!

上善若水先是迷茫、錯愕,接著就是驚慌。

他從來都沒想過暗黑童話的人敢停下來反打,畢竟自己的隊友就在身後,他們敢停下來,後面一個都別想走了。車輛有起步的時間,而且起步開始的車速很慢,有這個時間,隊友們必能把他們全部打下來。

所以上善若水沒走留在沙坡,一直是有恃無恐的,因為他篤定暗黑童話不敢停下來。

為了殺一個人,拿到區區100分就把整支隊伍全部搭進去,他相信丁溫做不出這種事傻事。

但所有人都沒想到,這件傻事……丁溫竟然還真的做了。

他彷彿是不想打本場後續的比賽了,像個愣頭青一樣,帶著黎洶和韓葛丹直奔上善若水而去。

「一,二,三……」

在慌亂中的後撤之前,上善若水也沒忘數了一下他們的人數,然後發現少了一個。

此時另一邊的煙捲還沒死,他自然會下意識的認為暗黑童話還有四個,而不是只剩三個。

煙捲躲在哪?

是不是拉位置了?

拉位置的話,又去了哪個方向?

上善若水心裡快速思考著,腳底的速率加快,一連後撤了十幾米,到了沙丘南面的小反坡,這才敢停下來。

面對暗黑童話三人的攻勢,他當然不可能憑一己之力抗下,雖說丁溫沒有任何戰鬥能力,不過黎洶韓葛丹聯手,幾秒之內也能做到瞬殺他。畢竟自己不是吳沾那種一打二跟吃飯喝水一樣簡單的人物,他只是一名實力中游的普通選手,想做到一頂二還能不死,基本不現實。

「你們小心啊,他們還有一個沒露,不知道去了哪!」他趕緊把自己獲取到的信息彙報給正在支援路上的隊友,不管怎麼說,他還是不認為丁溫會做傻事,而煙捲的消失更能讓他相信這一切都是丁溫的計謀。

可到底是怎樣的戰術呢?

這就不是上善若水該考慮的事了,現在他能做的唯有撐住,拖延到隊友趕到,那就行了,戰術的事交給指揮去思考,他沒必要操心。

「誰沒露?」聽到他的信息,春風西六立馬在車上著急詢問:「是丁溫嗎?」

「不知道,我沒看清,當時只顧著退了。」

「行,你先頂住,我們就到!」

因為在開車,不能開地圖,春風西六說完,只能大體目測了一下上善若水的位置和方向,然後稍作琢磨,大聲道:「你們三個從北坡上,我拉到東面,爭取一個也別放他們走!」

「來了!有腳步!」話才說完,暗黑童話三人已經追到了上善若水的近點。

他馬上集中注意力,手中也切換成了攻擊範圍最廣的長槍,準備在近點硬接暗黑童話的攻擊。

他所處的位置已不允許再向南退了,自己身後是一個很長的下斜坡,光禿禿的沒有任何掩體,由於過點太長,即便他感到壓力大的不行,也只能硬著頭皮頂住。

暗黑童話先動,肯定要比後面的溪潮四人快不少,上善若水約摸算了算時間,他要撐住的時間應該在10秒到15秒之間。

撐過這段時間,他哪怕是死了都沒關係,因為暗黑童話殺掉他也來不及回去開車,一定走不了。

他現在最擔心的的,還是那個沒露信息的人。

聽著腳步越來越近,上善若水覺得差不多了,於是深吸一口氣,猛地起身,手中長槍快速刺出,意圖搶到先手先傷一人。

秒人是不可能的,大宗師眾多武器中,沒有一樣能做到秒人,連3+3的頂級裝備都不行,更別說他手裡是2+2的武器。

所以他只希望這一槍能傷到人就行,別的什麼都不求。

起身後,他眼中頓時多出了兩道身影,一男一女,兩把快刀,均是帶刀人的近戰職業,而那抹熟悉的黃色他則是沒看到。

當然,他也來不及去看丁溫在哪,先手一槍以刺的方向攻出后,黎洶一個閃身,帶著一道淡淡的殘影,下一秒就出現在了他的左側,接著寒光陡現,刀光直逼面門而來!

「靠,滑步!」

面對純正的一號位,上善若水先天就少一個瞬移技能,遠不及對方靈活,他看似凌厲的先手一槍也沒盲到,直接被對方用角鬥士的技能躲過,並且反手給了自己一刀。

在近戰武器中,長槍的優勢是攻擊範圍廣,劣勢則是慢,出手后不像刀劍能快速收回。

所以上善若水當機立斷,在墨刀還沒有砍中之際,果斷扔掉了長槍,接著順勢一滾,躲過了這一刀。

下一秒,韓葛丹也翻過沙坡,來到背面,追著地上的他又是快速一刀。

不過這一刀沒能奏效,躺在地上的上善若水手腕一抖,非常極限的甩出了兩發袖箭!

當,當兩聲響起!

韓葛丹用刀彈開袖箭,後者趁機起身,正準備再切換暗器或者是其他近戰武器,但黎洶自然不會給他這個機會,大步上前,手中墨刀揚起,『黑色的梅花』連閃三次,在他面前華麗綻放!

一頂二還是太難了,兩隻手根本不夠,黎洶的『梅花三弄』不出意外的全部命中了上善若水。

一刀鼻子,一刀嘴巴,最後一刀脖頸。

三刀,三次暴擊!

很遺憾,救命的金光沒能從上善若水身上亮起,他直接被黎洶三刀乾脆利落的秒掉!

「玩家暗黑童話丨巨人以墨刀擊倒溪潮丨上善若水!」

淘汰信息彷彿是一個觸發點,沒有參戰的丁溫在聽到上善若水死亡后,當下立馬喊道:

「煙捲,你可以死了!」

。 聽了薄言昔這麼說。

唐沐晴才終於意識到一些問題。

好像從她回到公司開始,薄言昔就一直跟在她的身後。

之前的薄言昔雖然也會照顧她,但怎麼也沒有到寸步不離的地步。

這一次,唐沐晴終於反應過來了一些什麼。

一臉不可思議的去看薄言昔,「你不會準備告訴我,這一次和我一起走紅毯的男伴,他們定下來的人是你吧……」

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薄言昔的反應可比唐沐晴要淡定很多。

平靜的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的確,他們給你定下來的男伴就是我。你那是什麼表情,我的咖位比你好了不止一星半點,你可以和我成為紅毯上的同伴,那是你的榮幸!」

唐沐晴無奈,「那你的粉絲罵我的時候,我是不是也應該對他們說聲謝謝?」

薄言昔:「……」

再開口的時候,底氣也沒有之前那麼足了。

只是道:「常規的情況下,我的粉絲應該不會罵你的,她們人還是很好的。」

唐沐晴點頭,「那我懂了,如果他們罵了我,肯定不是他們的問題,是我做的不夠好。你這番言論,回頭我一定會讓我老公知道的,到時候看看誰會比較可憐一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