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天嘿嘿一笑,眼中閃過一絲精芒,不解釋反而問道:「姐,你說這些孩子都是什麼身份?」

「什麼身份?還不都是孩……」話沒說完,芸姐一震似乎想起了什麼,眼神複雜的看著陳天,正色道:「天兒,你該不會是想……」

「沒錯!不管咱們願不願意承認,這些孩子都是黑二代,就像是富二代,官二代一樣,或許這對他們來說並不公平,但事實就是事實。」

陳天說完,繼續道:「如果不出意外,這些孩子就是華夏地下世界的未來,是要接我們班的人。而如今這些人,就在蘇杭,就在我們天龍集團的名義下。」

聽了這話,芸姐沉默了,因為她知道陳天說的沒錯!

一個強大的集團,終究是需要傳承的。一個人,能撐五十年,一百年,卻肯定撐不了兩百年!

事實上,能帶領一個集團,撐過一百年的人,幾乎都沒有!那麼一百年之後呢?自然是由下一代接班!

換而言之,如果能把握住下一代,那麼一個集團的傳承,也就有了八成的把握!

帝王能夠從小培養太子,地下世界為什麼不能從小培養接班人呢?

是,混地下世界,終究不算什麼光彩的事。但不得不承認,地下世界是歷來有之,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如果說,也僅僅只是如果。萬一以後的天龍集團,能夠傳到嘟嘟的手裡,那麼現在讓嘟嘟和臧海那些小傢伙打好關係,為他們成立一個組織,這就等於把他們綁到了一起。

且不說這能為天龍集團帶來幾十年,上百年的利益,最起碼可以讓華夏地下世界,再穩固幾十年不成問題!

「你想怎麼做?」 媽咪:爹地說你是混蛋 想了想,芸姐還是忍不住問。

「嘿嘿,青訓營!讓這些孩子加入青訓營,讓他們一起學習,一起生活,甚至一起訓練。讓他們從小一起長大,讓他們成為彼此信任的兄弟姐妹!」陳天笑道。

「青訓營?難道就只收那些地下世界大佬的孩子?」芸姐秀眉微蹙,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個青訓營的性質,終究是上不來檯面的。畢竟單是那些孩子「黑二代」的頭銜,就不見得多光彩!

「也不一定啊,規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比如那些有潛力的,能夠通過考驗的,都可以加入青訓營!就當是為咱們天龍集團的未來,培養人才了嘛。」

此話一出,芸姐這才點了點頭!「好,就按你的意思辦吧!」

事情就這麼定了,而不管是芸姐還是陳天,兩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就因為他們今天的這番談話,這個決定,豈止是為天龍集團贏來了未來的幾十年,甚至是百年?

如果說,嘟嘟、臧海等小傢伙,是青訓營的第一屆。那麼誰又能保證,沒有第二屆?第三屆?

這就是一個相互學習,相互成長的環境,類似那些寄宿學校!只不過是比學校里多了一些要學習的內容,當然也多了一些規矩。

同樣,這也是一個傳承,僅僅隸屬於天龍集團的傳承!

毫不誇張的說,天龍集團在,青訓營就一定會在!而青訓營在,天龍集團雖不敢說一定在,卻也有八成的把握,能夠一定存活下去!

兩者之間,相輔相成,完美至極!

青訓營,青少年訓練營!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才是整個華夏地下世界的核心,也是整個華夏地下世界的未來! 「他還是拒絕歸隊?」寧國棟冷哼,雖然生氣,不過卻也無奈!

依陳天的性子,這樣的結果早在他的預料中了!

事實上,這種事換做是誰,怕都會做這樣的選擇!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當初逼著燕京王解散的時候,有誰想到了今天?

當初一道命令,廢了陳天軍銜,廢了他在軍中所有職務的時候,又有誰想到了今天?

然,現在出了亂子了,有用得著的地方了,再想一句話喊回去,有那麼容易嗎?

當然,這只是龍怒從私人角度出發的想法。以一個戰士的身份來說,他對於陳天這樣的拒絕歸隊,還是極為震怒的!

什麼是戰士?戰士就是當國家有需要,不管是因為什麼,都必須立刻站出來!

「我知道了,這件事你就不用管了,忙好你自己的本職工作最重要!」龍怒說著,結束了與龍影的通話。

沉默了良久,寧國棟突然又自失一笑,自言自語說:「這小子,這一次能不能因禍得福,就看你自己了!」

想到此,寧國棟轉身出了辦公室!他要去趙老將軍那裡一趟,因為這樣的決定,他是萬萬做不了主的。

蘇杭。

處理完了青訓營的事,同時那些負責監視美女公寓的龍怒戰士,也都撤走了!儘管外面的世界,依舊血雨腥風,但陳天的日子卻是難得的清閑。

沒事的時候,打打牌喝喝酒,與芸姐、謝然、凌雪等丫頭調調情,日子倒也快哉!

唯一不美的是,自從陳天提及了讓凌雪拜鬼為師的事情后,凌雪就一直迫不及待的想要見一見傳說中的殺手之王!

可惜,陳天卻依舊還是那句,急什麼,那老傢伙會主動送上門的。

鬼真的會上門嗎?凌雪倒不在乎這些,她只在乎自己什麼時候,能提升自己的實力!

當然,平靜的日子並沒有維持多少天,這種愜意很快就被打破了!

「天哥,收到消息,咱們旗下的盤口,也有人遭到攻擊了。」蒼狼眼中精芒爆射,冷冷道。

陳天撇了撇嘴,冷笑,「嘿,終於忍不住要把咱拉進戰局了?來就來吧,不然日子一直這樣過,豈不是也無聊?」

混亂持續了那麼久,除了天龍集團之外的省城,大多數都已經被打殘甚至是打死了,這最後的矛頭,終於還是降臨到了天龍集團的身上!

如果單從這一點看,陳天當初選擇不支持嶺北陳彪等省城,無疑是錯誤的!

正如林虎當初所說,一旦這些省城被攻破,那麼天龍集團也就危險了,因為天龍集團會處於孤立無援的狀態!

現在看來,天龍集團的確是孤立無援!

事實上在華夏,能夠援助天龍集團的人,也著實有限!

對於這一點,陳天自然早就看的透徹,是以當這一天終於要來的時候,他卻並沒有太多的驚訝,有的只是濃濃的殺機!

據黑龍堂的人彙報,目前天龍集團旗下,最先混亂的是中州以及東麓,除此之外還有滇雲與晉城,另外是蜀中等地!

當然,嚴格意義上講,蜀中乃是蜀王爺的盤口,並不屬於天龍集團,但由於刺客和元靈靈的關係,說是蜀中三省也屬於天龍集團,倒也並不過分!

最起碼,在如今的有心人眼裡,蜀中早就跟天龍集團綁在一起,不可分割了!

是以,打擊蜀中,與打擊天龍集團沒什麼兩樣!

只不過,這一次天龍集團旗下盤口的混亂,卻不同於一開始爆發的廝殺,因為這場混亂的源頭,不是來自外部,而是內訌!

沒錯,就是內訌!

一夜之間,中州如同發了瘋一樣進攻東魯,而遭到莫名其妙攻擊的東魯,也立即展開了對中州的攪局。

同樣的,滇雲與雲貴,蜀中與晉中的混亂,都是如此!

這樣的情形,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畢竟天龍集團一直以來,對旗下盤口管教甚嚴,尤其是對省城大佬級別的人選,更是苛刻!如果沒有一定的把握,斷然是不會讓一個人掌握一個省城的。

這種情況下,要說每個省城之間偶爾有個小口角,小摩擦,或許還算正常。但像如今這種簡直是拼了命的惡戰,卻是絕對不可能的!

很顯然,在這些省城有事發生了,而且絕對不只是簡簡單單的互相陷害!

「天哥,這事你覺得呢?」蒼狼問。

陳天稍稍思索,片刻后心裡就有了猜測,冷冷哼道:「哼,這些人雖然忠於天龍集團,但那也不代表著他們為了天龍集團,就可以放棄一切!你說,能讓他們彼此廝殺的,還會有什麼原因?」

誠然,混地下世界的,為了金錢、地位,廝殺爭鬥是很正常的!

可是,不管是金錢還是地位,這兩個原因都不會是造成這場混亂的根本。因為能擔任省城大佬的,沒一個是傻子。

他們每個人也都清楚的很,如果真是因為金錢和地位內訌,那麼再多的金錢,再多的地位,他們也沒命去享受!

除非,這個原因比金錢,比地位還要重要。甚至,比他們的命也都重要!

「家人!」蒼狼咬牙道。

沒錯,家人!

這是最大的可能,也是比金錢和命都重要的存在!

「還有呢?」陳天又問。

「孩子!」蒼狼這一次答的毫不猶豫!

現在蘇杭已經有了臧海都一眾小傢伙,很顯然可以看出,這些孩子才是每一個省城大佬心中的禁忌,是逆鱗!

毫不誇張的說,在每一個省城大佬的心中,即便是老婆,也遠沒有孩子的份量重!

因為每一個省城大佬,都不缺女人。但每一個省城大佬,都只有一個或兩個孩子!

對於蒼狼的答案,陳天點了點頭,「對方是看準了這點,所以想用孩子逼這些大佬就犯,只要有這些孩子在手,那些大佬就只會乖乖聽話。別說讓他們攻打附近的省城,即便是讓他們跑到蘇杭來對美女公寓動手,怕是也沒人會含糊!不得不說,這一招夠狠!」

的確夠狠,連孩子都不放過!

尤其是對方這一招的用意,顯然是耗了大心思的!即把天龍集團拉入了戰局,卻又不動一兵一卒就讓天龍集團陷入了混亂!

正所謂家賊難防,這句話用到天龍集團身上,同樣合適!

以天龍集團的強大,即便是遇上再棘手的敵人,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可是一旦遇到內部的混亂,縱然是天龍集團,也不會輕易下殺手,否則就會讓人寒心。

人心一寒,天龍集團的穩固就會徹底崩潰,同時那龐大的地下版圖,也會瞬間四分五裂!

與此同時,這一招的另一個好處是,不管天龍集團怎麼做,都可以拖住天龍集團的步伐!

攘外必先安內,如果天龍集團連自己內部的問題都解決不了,又拿什麼去抵擋外部的攻擊?又拿什麼去阻止其它省城的混亂?

一石兩鳥,這才是整個計劃的狠厲之處!

「我這就去安排人,馬上去調查那些省城大佬的孩子在哪。另外,我會讓人通知其餘地方的大佬,讓他們把孩子也送到蘇杭來!」蒼狼說著,掏出電話開始撥打!

陳天點了點頭,沒有說話,心中卻是忍不住暗暗想到: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對孩子下手固然能事半功倍,但何嘗又不是幫了我一把?

本來,青訓營的存在,就是為了讓華夏地下世界的「黑二代」聚集到蘇杭。

可惜,直到目前為止,在蘇杭的也只有臧海等人。至於那些天龍集團旗下的盤口大佬,卻是沒人把孩子送過來。

這一點也是人之常情,畢竟他們沒有受到混亂的影響,也沒有遇到什麼危險。既然沒有危險,哪個父母又願意與子女分離呢?

而這一次,混亂扯上了天龍集團,也等於是找上了那些省城大佬!

人一旦有了危機,才會意識到安全的重要!

是以,無形的壓力下,那些天龍集團旗下的大佬,定會選擇把孩子也送到蘇杭來。如此一來,可不就是幫了陳天一把嗎?

可惜,不管是陳軍還是導致這次混亂的其他人,都不知道青訓營的存在,也不知道陳天的計劃。

否則,他們怕是無論如何也不會這麼做的。畢竟自己冒風險,卻為其他人做嫁衣的賠本生意,沒人會願意干。

總之,不管怎麼說,事實就是事實,永遠都沒有如果!

幾分鐘的功夫,蒼狼打完了電話!

黑龍堂遍布天龍集團旗下每一個省城,蒼狼又是黑龍堂主,幾個電話的功夫,足以搞定!

「天哥,你說的沒錯,不管是中州還是東魯,亦或是滇雲、雲貴,他們的情況都是一樣。一夜之間,孩子被人擄走了!然後接到的神秘電話,就是讓他們互相攻打!」蒼狼道。

「嗯!」陳天應了一聲,如今原因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何解決這件事,同時也給敵人來一次狠狠的反擊!

「讓黑龍堂的人查出那些被綁孩子的地點,這次由你帶隊出發!」陳天道。 「噗通!」

一聲悶響,美女公寓圍牆上的鬼,瞬間失去重心栽倒下來!

堂堂殺手之王,竟然連站都站不穩?

事實當然不是這樣!

對於一名專業的殺手而言,在刺殺之前就被目標發現,這就意味著這一次的刺殺計劃,已經失敗了一大半!

另外,鬼也知道正面交手之下,他根本不可能在短時間內擊殺陳天!是以一擊之後,立刻退走!

不得不說,他的想法很好,而且速度奇快,他也料定了,一旦自己踏出美女公寓,陳天就再也追不上自己!

然而,任憑鬼如何想破腦袋,卻終究沒有算到,就在他躍上圍牆的剎那,異變突起!

黑暗中,一張大網迎面而來,原本以鬼的反映速度,這張網根本奈何不了他,隨手一刀劃出,便能輕易破開!

可是別忘了,他此時剛剛躍上圍牆,身體尚未站穩,而且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防備後面追來的陳天,於是當他發現眼前的大網時,已經為時晚矣!

大網瞬息而至,眨眼將他籠罩在內,並且迅速收緊,嚴重影響了他的拳腳施展!而也因為如此,他才會失去重心,一頭栽倒下去!

不得不說,以他堂堂殺手之王的本事,竟落得這樣一個結束,當真是令人唏噓!

不過,事情到此並不算結束,更讓鬼抓狂的是,就在他摔在地面上的瞬間,一個早就等在牆下的黑影,直接飛撲而上,不等他有所反映,就一記黑拳將他砸昏了過去!

當然,這種情況下,就算鬼能夠反映過來,雙手雙腳被束縛,他又能如何呢?

至此,鬼算是徹底老實了!

可憐他從出現到昏迷,一切也不過一分鐘左右而已!

而這時,陳天也已經追到了美女公寓外,撇眼看著昏迷倒地的鬼,嘴角不由自主的彎出了一抹笑容!

「哈,讓你再來刺殺老子!」咧嘴一笑,陳天沖著那把鬼打昏的人影說,「把他帶走,記住一直讓他處於昏迷狀態,千萬別讓他醒,即便是在綁著雙手雙腳的情況下,也不行!」

身為殺手之王,要說鬼沒點逃脫的本事,陳天顯然是不信的!不過他今天既然落入陳天手裡,陳天斷然是不會給他這種機會的!

那人影點了點頭,然後扛起鬼扔進後備箱里,開著車一溜煙的離開了美女公寓!

這邊,戰鬥結束。

聽著從青訓營院中傳來的喧鬧,陳天眼眸一寒,走了過去!

院落中,橫七豎八的一地屍體與鮮血,自不必多說!

白沐晨、霍九門、凌雪、金燕,氣勢洶洶的站在大院門口,目光冰冷而憤怒!

門口此時已經被將近二十個戰士包圍了,陳軍站在最前面,臉上掛著興奮的冷笑,「我想幹什麼?你們還不清楚?現在睜大你們的眼睛好好看一看!」

一邊說著,陳軍一邊從兜里掏出了那個,足以證明他身份的紅色小本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