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墨不可置否的笑了笑。

陸十三剁了簡漢一根手指的事情,他是知道的。

不過因為斷指的時間太長,已經接不回去了,所以簡漢現在儼然只有九根手指。

現在只希望這個老傢伙能夠好好的吸取教訓,不要再去賭博了。

否則的話,以後指不定還會碰到什麼陸十四,陸十五,陸十六之類的高利貸去剁他的指頭呢!

「總之,你那便宜老豆的事情已經不關我事了,我也不想管太多。」陳墨頓了頓,又道:「你什麼時候回自己家,我送你過去。」

「下午就走。」簡詩琳顯然已經有了打算,直接道。

「那行,我也下午走。」陳墨也欣然應允。他倒是沒有什麼所謂的。

商量好了之後,陳墨又帶著簡詩琳到房間,給她做了一次渡氣治療,這才讓她繼續休息,而他自己則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修鍊。

至於明雨卿,則是在樓下書房辦公,處理公司的事情。

一個上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

中午飯吃的依舊是酒店的高級餐點。

不過明雨卿和簡詩琳兩人都吃得比較清淡。

這不是她們自覺,而是陳墨給她們定下的醫囑。

養傷期間盡量少吃油膩和油炸食物,以免傷勢惡化,造成身體不適。

當然,陳墨自己是沒有這個禁忌的。

恰恰相反,身為一個武者,最主要的就是要有足夠的營養來補充自身所需要的能量。

所以,在明雨卿和簡詩琳啃青菜的時候,他是大魚大肉,吃得那叫一個不亦樂乎。

等吃完了午飯,簡詩琳就和明雨卿把要離開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明雨卿也沒有強留,只是囑咐簡詩琳要好好修養。

陳墨也給明雨卿說了一些關於平時飲食需要注意的地方,以及後續的治療方案等。

處理好了這些,陳墨和簡詩琳外加一個護理,就搭乘著明雨卿的座駕離開。

車子很快到達簡詩琳的住處。

半步情錯,上司滾遠點 女護理輕車熟路地打開了輪椅,然後攙扶著簡詩琳坐上去。

陳墨一直跟著上了樓。

只是在拿過簡詩琳的鑰匙,打開了屋子的門時,卻發現屋裡十分的熱鬧。

在客廳里,原本的沙發已經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兩張麻將桌。

而簡漢正坐在其中一張麻將桌邊,跟人搓麻將,並且這些人個個吞雲吐霧,搞得滿屋子烏煙瘴氣。 「琳琳,你不是去朋友家裡住了嗎,怎麼回來了?」

簡漢正搓麻將搓得火熱,見簡詩琳進來,登時就有些慌張。

特別是看到簡詩琳身邊的陳墨時,更是被嚇得屁滾尿流。

這個混小子可比那些追債的還要凶啊!

「這是怎麼回事?」簡詩琳冷著臉,說話的時候還被屋裡的煙味給嗆到,連連咳嗽了起來。

「琳琳,我就是找幾個老朋友過來聚一聚……」

簡漢還沒解釋完,簡詩琳就打斷他道:「我看你是在我這裡聚眾賭博,馬上給我把這些東西處理了,否則我就報警。」

「我們這就走,這就走。」簡漢帶來的那些人聽到簡詩琳要報警,哪裡還敢在這裡待著,拿好自己的東西,就連忙離開了。

「喂,你們的茶水費還沒交啊!」簡漢大聲喊道。

「喲呵,你這老小子挺有生意頭腦,還收茶水費呢!」陳墨不禁笑出聲。

「我這都是好茶葉,怎麼就不能收錢了。」簡漢頂了陳墨一句,又忙對簡詩琳道:「琳琳,我這就把桌子給收了,你別生氣。」

說罷,簡漢就利索地將桌上的麻將給收起來,還把麻將桌給摺疊,放到了一旁。最後還走去儲藏室,把裡頭放著的沙發給拖了出來,擺到了客廳里。

弄好了這些,簡漢也是出了一身的汗。他抹了抹臉,對簡詩琳道:「琳琳,我先去樓下買瓶水喝。」

「等等。」在簡漢要離開的時候,簡詩琳出聲叫住了他。

「琳琳,有什麼事嗎?」

「我房間的門怎麼是開的?」簡詩琳問了一句,也沒等簡漢回答,便吩咐身旁的護理道:「你把大門反鎖了,然後推著我到房間看看。」

護理點點頭,用簡詩琳給她的鑰匙把大門給反鎖了,然後推著輪椅,帶簡詩琳進了房間。

大門被鎖,陳墨也不怕簡漢跑掉,所以也跟了進去。

簡詩琳的房間亂得不成樣子,說是被翻箱倒櫃也不為過。特別是衣櫃那邊,柜子統統都被打開,衣服扔了一地。

簡詩琳環視一周,然後冷聲質問簡漢道:「我的內衣褲呢!」

「賣,賣了。」簡漢說這話的時候,不禁老臉發紅。

作為一個父親,卻靠販賣女兒的貼身衣物來掙錢,簡直說是變態也不為過了。

簡詩琳又羞又怒,掙扎著要從輪椅上起來,陳墨見狀趕緊按住了她,「簡詩琳,有話好好說,動手的事交給我。」

「那好,你給我揍他一頓。」簡詩琳立即道。

「成!」陳墨把拳頭捏得咔咔響,然後一步步朝簡漢走了過去。

早就見識過陳墨身手的簡漢自然是抬腳就跑。

不過他剛剛沒走兩步,就被陳墨給抓住了手臂,然後一個過肩摔……簡漢砰的一下被摔倒在地,哀叫不已。

「繼續打!」簡詩琳大聲道。

陳墨也沒有客氣,掄起拳頭就往簡漢身上招呼。

他下手極快,一拳接著一拳,把簡漢打得慘叫連連。

不過他也有分寸,沒有把人往死里打,頂多就是打簡漢個跌打損傷而已。

蜜愛老公寵上天 足足毆打了簡漢五分鐘,陳墨才拍了拍手,道:「打完了,要是覺得還不解氣,等他休息休息就可以進行下半場。」

看著躺地上翻滾,被打到鼻青臉腫的簡漢,簡詩琳深深呼了幾口氣,最終還是道:「停手吧!」

陳墨聳了聳肩,表示聽到了,但並沒有多說其他。

簡詩琳淡淡地看著簡漢,問道:「你除了賣我的衣服之外,還賣了家裡什麼東西?」

「電腦電磁爐還有你的那些首飾和值錢的包包,我都給賣了。」簡漢不敢扯謊,因為這事只要簡詩琳稍微清點一下,就能夠知道,所以便老老實實地回答。

簡詩琳捂著胸口,氣得臉色鐵青。

陳墨連忙扶著她的後背,給她順氣,免得她氣出什麼毛病來,到時候麻煩的又是他。

有陳墨幫著順氣,簡詩琳感覺好受了一些,又繼續追問道:「我明明換了鎖,你怎麼進來的?」

簡漢道:「我叫來鎖匠把鎖拆了。」

簡詩琳道:「那我的鑰匙怎麼能開鎖?」

簡漢如實道:「我讓鎖匠照著鎖做好了鑰匙,然後又叫他把鎖裝回去了。」

人才啊!

陳墨在心裡嘖嘖道。

「琳琳,家裡賣掉的東西你就當做是我暫時跟你借的,等我以後掙錢了,這電腦和內衣我全都買給你。」簡漢說道。

「冒昧地問一下,簡詩琳的內衣你是多少錢一件賣的?」這時候,陳墨忽然問道。

他實在是很好奇啊!

關你什麼事!

簡漢真想就這樣懟他,但臉上身上還在發痛的傷口告訴他不能這麼做,否則肯定還要再受皮肉之苦,所以便老實回答道:「普通款內衣300一件,內庫500一件。如果款式性感的話,就加價200。我還在洗衣機找到了琳琳一些換下來還沒洗的原味衣服,總共賣了一萬塊。」

「我的天……」陳墨瞪大了眼睛,完全沒想到這些玩意竟然可以賣得這麼貴,「簡詩琳的衣服是名牌還是鑲了金,賣這麼貴也有人要?」

「這些衣服不是名牌,也沒有鑲金,主要是琳琳長得漂亮。」說到這裡,簡漢言語間不禁有些得意地說道:「我只是給他們看了琳琳的照片,那些老東西就覥著臉跟我買了,還有的甚至還想讓琳琳給他做情人,包養她一輩子呢!」

「陳墨,再揍他一頓。」簡詩琳面目表情的指示道。

「好嘞!」陳墨爽快地答應下來。

要是換做其他事情,他也不會這麼積極,但要是揍簡漢,那他是絕對樂意做的。

這個老傢伙簡直就是人渣中的敗類,敗類中的垃圾,揍他很有爽感!

又是一頓拳打腳踢過後,簡漢的模樣比剛才還要慘不忍睹,活脫脫被打成了豬頭。

「現在趕緊給我滾,以後要是再敢騷擾我,我直接讓他打死你!」簡詩琳指了指身旁的陳墨,對簡漢喝道。

「好好好,我這就走。」簡漢從地上爬起來,一瘸一拐地離開了房間。

只是沒一會兒,他就又一瘸一拐地回來了,弱弱道:「你門還沒開……」 等簡漢走後,簡詩琳才開始抹眼淚。

陳墨最見不得的就是女人哭,更見不得美女哭。

看到簡詩琳這幅模樣,他忙安慰道:「沒什麼好哭的,只要你開口,我分分鐘可以讓那老貨爬著走。」

簡詩琳不為所動,只是小聲地啜泣著。

陳墨也不知道該怎麼說了。他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邊的護理,但小護理明顯比他更不會安慰人,吶吶地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你先出去外面,我跟簡詩琳單獨談談。」陳墨對護理道。

等到護理離開,陳墨就去關上房門,然後拿了紙巾遞給簡詩琳擦眼淚。

「簡詩琳,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哭了?一個便宜老豆而已,就當做他死了,哭什麼呢!」陳墨實在沒法理解這種事情,正如他壓根就沒想過尋找自己的親身父母一樣。

既然父母拋棄了他,那他也不會自作多情。像簡詩琳這樣,被便宜老豆賣了好幾次,還捨不得斷絕關係的情況,陳墨是真理解不了。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簡詩琳捂著腦袋,哭著說道。

「不知道就別去想了。」

陳墨嘆了口氣,蹲到她身前,將她給輕輕地擁住,嘴裡還不忘道:「借你個懷抱,不用謝。」

約莫十五分鐘過後,簡詩琳才漸漸止住了哭聲。

陳墨順勢按壓了幾下她脖頸上的幾個穴位,讓她慢慢地睡過去。

等簡詩琳睡著,陳墨又把她給抱到床上趴著,還給她蓋好了被子,這才出去叫護理進來看著。

「我先回去了。等簡詩琳醒來,你就跟她說,我以後每天早上七點和晚上八點都會過來給她做治療。」陳墨說完,就揮揮手離開了。

由明雨卿派來的司機給送到了翡翠苑,陳墨忍不住呼出了一口濁氣。

無論是在明雨卿那邊待著,還是在簡詩琳那邊,都遠遠沒有待在翡翠苑覺得自在啊!

這種感覺,就好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樣。

拿出鑰匙打開門,陳墨走了進去。

家裡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

安清雅去上學了,李姨這個時間應該是去買菜,陳墨把自己的包包放下,然後久違似得躺倒在客廳沙發里,愜意至極。

躺了好一會兒,陳墨才掏出電話,打給了趙秋硯。

「喂,陳墨?」趙秋硯冷肅的聲音傳來。

「老師,幾天不見,別來無恙啊!」陳墨笑道。

趙秋硯道:「這幾天沒見到你,我倒是神清氣爽,呼吸通暢,感覺天空上的霧霾都少了很多。」

要不要那麼誇張啊!

陳墨汗了一下,道:「我今天是有事找你。」

趙秋硯道:「什麼事?」

陳墨道:「我明天要去上課了。」

趙秋硯疑問道:「這不是才剛過去沒幾天嗎?」

「病人的事情已經處理好了,所以我不想落下學習。」陳墨如實回答道。

這個不是阿諛奉承的話,而是他的真心話。

只有好好讀書,將來才可以順利地拿到畢業證,然後考取行醫資格證,這樣才可以回青霞山,跟二丫談戀愛啊!

對於陳墨這個說法,趙秋硯也沒什麼說,只是道:「那好,明天就來上課吧!」

「那沒什麼事,我就掛了。」

「等等,明天來上課的時候,先過來我辦公室,我有點私人的事情想找你。」趙秋硯連忙道。

「沒問題。」陳墨一口答應下來。

掛了電話沒多久,李芬就買菜回來了。

「陳醫生,你回來了,吃飯了沒有,要不要我去給你叫個外賣?」

「李姨,我吃過了。」陳墨笑了笑,又看向李芬手裡提著的肉菜,毛遂自薦道:「今晚讓我來主廚吧!」

李芬忙搖頭,「這是我分內的事情,怎麼好勞煩你。」

陳墨撓了撓頭道:「好幾天沒在家,我想給小雅做一頓好吃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