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升滿懷心事的杵在門口,魅爵與賀婉瑩倆人面面相覷,不明所以。

陳升自我調整了一下,走進屋,先是彙報了蕭震霆最近的動態。而後又拿出一把瑪莎拉蒂的車鑰匙放在了桌上。

「蕭震霆送的?」魅爵一語道破。

「嗯!」陳升安靜的點頭。

「你就因為這個愁眉不展的?」魅爵晃動著車鑰匙。

「沒有,我哪有愁眉不展,這小事一樁。」陳升故作鎮定的反駁道,極力隱藏著自己的心事。 魅爵凝視著陳升,心中篤定他有事情瞞著,陳升被魅爵注視著有些坐立不安。他猜想爵爺一定能看出破綻,但他沒辦法交代啊,總不能說我把您老婆的閨蜜睡了,放心,我會負責的!陳升光想想都覺得頭疼。

「陳社長,明天起,我想去上班!」賀婉瑩適時的轉換了話題,這讓陳升瞬間放鬆不少。

「不可以。」魅爵不假思索的脫口而出。

賀婉瑩一陣白眼,完全無視他的否決。

賀婉瑩誠懇的注視著陳升,等待著他的答覆。

陳升左看看魅爵,右看看賀婉瑩,這不是難為他嘛。

「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事,你們決定,我都沒意見!」陳升頭一次聰明的將自己置身事外,連滾帶爬的逃了出去。

陳升走後,賀婉瑩馬上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嬌聲嬌氣的央求著魅爵。

大叔別想逃 「老公,我會轉向娛樂記者,拍拍照,採訪些八卦什麼的,沒那麼危險。你就讓我回去上班吧,整天悶在家裡會悶出病的,求你了,求你了…」

魅爵也明白賀婉瑩很熱愛自己的工作,所以即便擔心,也沒在強求,於是點頭答應了下來,但前提條件是每天必須由他接送她上下班。

賀婉瑩喜笑顏開。

「哦,明天上班記得告訴陳升那個cosplay他還玩不轉。不過車子他可以收下。」

「嗯!」

「那現在公事說完了,我們要不要辦點私事啊?」魅爵的手已經伸進了賀婉瑩的衣服中,嘴唇也順帶附上。

「你好壞啊?」賀婉瑩嬌嗔的半推半就的說道。

「哪裡壞啊?我很循規蹈矩了已經,按部就班一日一次!」魅爵邪魅的說道,撩的賀婉瑩早已嬌喘不已。

隔日。

魅爵將賀婉瑩送到報社后,吩咐陳升道:「把古正介紹給蕭震霆。」

「爵爺你難道想讓古正充當你的幕後大boss?」陳升恍然大悟。

「總算聰明一回,不枉我多年對你的栽培。」

「給古正的排場搞的大一些,必要時找一些國家政要捧捧場。」魅爵已將圈套布好,坐等貪婪之人入瓮。

陳升突然慈悲的感嘆道:「真希望他們能回頭是岸,不要再生事端了。」其實魅爵給他們留的機會太多了,只是不知道他們懂不懂的珍惜。

「他們變本加厲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魅爵最後仍不忘囑咐陳升道:「盯著日報社,確保她的安全。沒什麼事兒的話,你需要天天在那坐班!」

「不是吧!」陳升瞬間崩潰。

「近期蕭震霆可能還會有所行動,你多關注一下。也給宋清韻找點事兒做,省的她心思亂用。」魅爵最近心裡總是有一絲不安。

「好的!」陳升領命,這些事情都好辦,難辦的事情卻一籌莫展。

「你最近到底怎麼了?魂不守舍的?」魅爵疑惑的問向陳升。

「沒,沒什麼!」陳升揉著太陽穴,難以啟口,「爵爺,你和你老婆是先上車後補票的吧?」

魅爵凝眉,糾正道:「是先買的票,後上的車。」

陳升尷尬的左顧右盼,「是,是嗎?看你們早就住在了一起,還以為……」

「我很循規蹈矩的好嗎?你小子究竟想說什麼啊?」魅爵有些不耐煩了。

「沒什麼,隨便問問,我也老大不小了取取經!」陳升糾結著。

「你有喜歡的人啦?」魅爵很是好奇。

陳升想了想,「也不算吧!」畢竟他和安玲瓏之間除了那一夜,情之外,互相根本不了解。 魅爵見陳升磨磨唧唧的樣子,也懶得追問。

「晚上婉瑩想約個朋友一起吃飯,你順便也一起吧?」

陳升沒多想便點頭答應了。

賀婉瑩再次回到日報社,就被眾人圍攻,反覆解釋著她的身份,她的婚姻,她的一切。

「乖乖,我們身邊竟然一直藏著一個大小姐,現在又是蕭家的少夫人,我說你的故事就足以讓我們的報紙連續好幾個月大賣。」薛珍兒不免感嘆道。

說者無心,聽者有心,賀婉瑩琢磨著,似乎她的身份的確值得編一個好的新聞故事。

不知不覺中,下班時間很快就到了。賀婉瑩快速的來到停車場,果然魅爵的車子早早的停在了那裡。

「什麼時候來的?」賀婉瑩邊系著安全帶邊興高采烈的問道。

「剛來沒多久。」魅爵看著嬌妻,納悶的問道:「工作就那麼讓你開心啊?」

「嗯,呵呵」賀婉瑩傻笑著,「只是別人都知道了我的身份,有些刻意照顧,讓我不太滿意。」

「是因為蕭太太的身份照顧你?還是因為賀家三小姐的身份照顧你?」魅爵一邊開著車,一邊詢問著,似乎賀婉瑩上了班給他們的夫妻生活新添了不少話題。

賀婉瑩想了想,「好像是因為蕭太太。」說罷,倆人便相視一笑。

安靜了片刻,賀婉瑩小心的詢問:「老公,要是我哪天做了對不起蕭家的事情,你會生我氣嗎?」

魅爵側頭不明所以的看向賀婉瑩。

賀婉瑩撒嬌的說道:「你就說生不生氣嗎?」

「不會生氣!」

「那要是做了什麼有損你顏面的事?你會生氣嗎?」賀婉瑩繼續試探著。

魅爵凝眉,「你先告訴我你準備幹什麼?」

賀婉瑩想了想,調皮的說道:「不要!我等做完要看看效果,現在告訴你就沒效果了。」

魅爵充滿了好奇,但也只是強調道:「不許做危險的事情。」

「嗯,我保證!」賀婉瑩爽快的答應著。

「餐廳我已經提前定好了,你通知你那閨蜜吧。」魅爵心情美麗的一邊開車,一邊享受著此刻的生活。

「謝謝老公!」賀婉瑩開心的給安玲瓏撥打著電話。

包間外,安玲瓏一頓好找,推門進來不免抱怨道:「什麼破地方啊?連個鬼影兒都沒有。」

「因為我包下了整個餐廳!」魅爵抬頭嚴肅的解說道。

安玲瓏嘴角一撇,言外之意,「了不起啊?」

賀婉瑩覺得氣氛很不對勁,她懟了懟魅爵,笑臉相迎的邀請安玲瓏坐下。

菜上齊了,陳升這才風塵僕僕的趕來。「不好意思,路上堵……車。」陳升看著安玲瓏,瞬間感到窒息。

安玲瓏倒是比較大方,像是沒事人一樣坐在那裡。

「快坐吧,婉瑩的朋友,你那天見過,也算舊識了!」魅爵簡單的介紹著。

陳升猶猶豫豫的坐在了安玲瓏的旁邊。

「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啊?臉色不太好?」賀婉瑩敏銳的捕捉到了陳升的不自然。魅爵也隨著賀婉瑩的話語仔細的觀察了一翻,的確是有些拘謹,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

陳升尷尬的一笑,目不斜視,依舊沉默不語。

安玲瓏看了陳升一眼,突然想要逗一逗他。

「誒,我給你們講個故事吧,我有個朋友和陌生人發生了一夜情。你們說這事兒該怎麼著?」

陳升一臉驚恐的看向安玲瓏,怎麼可以這麼赤裸裸的說出來?安玲瓏則一臉無害的回看向陳升,沒點你名,又沒掛你號,你緊張個什麼勁兒啊?不過,安玲瓏還就喜歡看他那一臉緊張的樣子。 陳升無奈的撇過頭,看了一眼魅爵,瞬間又趕緊低下腦袋,品嘗著自己盤中的食物。

「都說說自己對這件事的看法啊?」安玲瓏再次詢問道,「這種事生活中不是隨處可見嘛?」其實安玲瓏也想藉此機會,旁敲側擊的問問陳升對他們的未來持和態度。

「是你自己隨處可見吧?我們從沒見過!」魅爵冷清的回復著安玲瓏,氣的安玲瓏險些摔筷子,要不是看在賀婉瑩的面子上,早就和他起了爭執了,「婚都結了,裝什麼純情?什麼沒見過?」安玲瓏自言自語道,引來魅爵一陣不滿。

坐在一旁的陳升尷尬不已,賀婉瑩也是苦惱之極,沒想到閨蜜和老公之間這麼水火不容。

「我覺得應該讓那男的負責吧?」賀婉瑩敬小慎微的說道。

安玲瓏側臉看向陳升,期待著他能有所變態,誰知半個時辰過去,陳升依舊像縮頭烏龜一樣,低頭只管扒拉著自己盤子里的吃食。

「負什麼責?不用負責!」安玲瓏氣不打一處來的說道。

陳升驚訝的看向安玲瓏。

「看什麼看?我說了不用負責!」說罷,安玲瓏便拿起包起身離開。

陳升欲言又止,索性起身追了出去。

「你這什麼閨蜜啊?見誰沖誰發脾氣?儼然一個火機炮啊!瞧她講那故事,什麼亂七八糟的?順著她說,是不是下一個就要講隨處可見,一個女人懷了陌生人的孩子了?」魅爵一頓埋怨。

「好了,好了,她平時不這樣,你也真是夠小氣的,一個故事而已嘛!」賀婉瑩很是苦惱,原本想好好的吃一頓飯,沒想到就這麼不歡而散。

「我還小氣?我都包場了,我這不是怕你跟她學壞嘛!」魅爵也是沒好氣的說道,賀婉瑩還以他一記白眼。

餐廳外,陳升一路逛奔,拽住了安玲瓏。

安玲瓏很是不耐煩,「這位先生,有事嘛?」

陳升停頓了許久,糾結的說道:「請給我時間好好考慮一下,我會負責的!」

安玲瓏簡直要被氣炸了,負責的前提還得時間好好考慮!

「不必了!想對本姑奶奶負責的男人排一大街,你省省吧!」安玲瓏掙脫開陳升的束縛,驅車離去。

陳升一臉的無奈。

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逝去。

魅爵依舊每天都按時接送賀婉瑩上下班,但也樂此不疲。

近日,魅爵接到了蕭萬壽的電話,讓他回老宅一趟,說是有要事詳談。

魅爵閑來無事,陪他們玩玩也未嘗不可,於是他打了個車獨自前往。蕭家大宅的傭人在大門口迎接著,將他推進了大廳。

原本以為只有蕭萬壽一個人,誰承想全家老小都在,一個不落。

「今天好像不是星期天吧?大家這麼百忙之中恭候著我,讓我很受寵若驚啊!」魅爵來回審視著眾人,他倒是有些好奇將要商討的是什麼要事啊?

「你媳婦怎麼沒來?」蕭凌首先開口問道。

魅爵警覺了一下,隨即不以為然的說道:「出去打工了,我一個瘸子,你們又不給我什麼家用,總得有人出去掙錢啊!」

眾婦人恥笑,「自己頭上扣了一個綠帽子還不知道!」

「你沒有給他家用嗎?」蕭萬壽指責的問向宋清韻。

宋清韻支支吾吾半天,最後搪塞道:「他都不回來拿,我怎麼給他啊!」

蕭萬壽明白深糾無意義,於是直接命令道:「你搬回來住吧,順便跟著震霆去集團學習處理些事情,也不要讓你那個媳婦出去工作了!」

魅爵皺眉,怎麼感覺今日的家庭會議處處針對著賀婉瑩呢。 宋清韻實在憋不住話,直接奚落道:「哎呦,我說你還不知道呢?你的老婆上報紙了!可給我們蕭家長了大門面了!」

魅爵這才有些明了,果然是因為賀婉瑩,但是他的確沒看報紙,還不知道賀婉瑩做了什麼事能讓蕭家上下這麼的大發雷霆。

「連續的五個頭版啊!」宋清韻直接將報紙扔到了他的身邊。

魅爵這才慢悠悠的拿起報紙,仔細品讀了起來。

第一版,是賀婉瑩在公交站,地鐵站的照片,都是側影,魅爵仔細看了看,有擺拍的嫌疑。內容是蕭家少夫人有名無實,生活難以自保,獨自外出打工。魅爵每日都接送老婆上下班,這自然不是真的。

第二版,是他坐在輪椅上的側面照,頭髮蓬鬆凌亂,只穿著背心短褲。身材瘦弱,體型單薄。魅爵快速的回憶著,如果他沒記錯,這是有一日晚飯後,賀婉瑩突然拉著他去洗手間,強行將他摁在輪椅上,伸手將他的頭髮打亂,抓拍的。未此,她的小嬌妻那一晚還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差點第二日沒下了床。想到此處,魅爵不禁嘴角上揚。但這照片是什麼鬼,他什麼時候這麼骨瘦如柴,一副病入膏肓的樣子啦,明顯是後期P的。再看內容,蕭家二少爺體弱多病,根本無法行使夫妻權利。

接下來,魅爵越看臉色越凝重。眾人看在眼裡,甚至有的都投去了同情的眼光。

當魅爵看到有一版,竟然是賀婉瑩手挽著陳升有說有笑的照片,再看旁邊就是蕭震霆送給陳升的那輛瑪莎拉蒂的車子。魅爵頓時火冒三丈,再仔細看內容,陳升就是姦夫?

再往後,是他自己每天接送賀婉瑩的車子,雖拍不清楚車裡的人,但人們已經先入為主的認為那車裡的男主人公依舊是陳升。內容則是,蕭家少奶奶被某報社小開包養,夜夜笙歌。

「你也不要太在意。也許只是媒體的胡亂揣測。」蕭萬壽開解道。

魅爵絲毫沒有聽到,只是注視著文章落款處的發稿人姓名:「愛爵」。嘴角不輕易間再次上揚。

「哎呦,我早就說過賀家三小姐生活不檢點那可是出了名的,你們就是不聽我的,這下傻眼了吧,也不知道介紹的人安的是什麼心。」宋清韻一邊標榜著自己,一邊旁敲側擊的辱罵著蕭萬江。

蕭萬江則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視而不見,聽而不聞,繼續品著茶,反正是木已成舟,越亂越好。

魅爵放下報紙,「搬回來住恐怕不行,去集團工作我倒是可以考慮,回去我說說她,讓她以後注意點。」

宋清韻聽后哈哈大笑:「注意?注意什麼?注意以後和姦夫幽會時別被記者拍到?」

魅爵一臉嫌惡的看著她,懶得多講一句話。

蕭萬壽實在忍不下去,直接給他提出了建議:「震赫你考慮一下,如果你覺得委屈,我可以幫你出面,隨時解除婚姻關係。趁你現在名下財產還很少,財產糾紛也好處理,賀家是最好用錢打發的。」

蕭震霆看著蕭萬壽如此為待蕭震赫籌謀,很是嫉妒。

宋清韻也對蕭萬壽的過分關心很是生氣,於是嗆聲道:「夫妻權利都不能好好行駛,娶誰不娶誰的,還不都是一樣!」

蕭萬壽聽后直接將茶杯摔在了地上,他無法忍受宋清韻如此的放肆。 宋清韻放聲大哭了起來:「我和你夫妻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你竟然為了一個逆子沖我發脾氣,這日子沒法過了。」說罷,宋清韻就跑上了樓,蕭震霆也隨即追隨了母親離開,並且遷怒於蕭萬壽。

蕭萬壽無奈。

魅爵看著他此時孤苦無依的樣子,竟有一絲心疼了起來。「您還是花些心思處理自己的家事吧,您的資產雄厚,想要分割,估計需要花費一些周折。您的妻子估計用金錢並不好打發。」

回到房間,宋清韻立馬換了一副姿態,蕭震霆關上房門。 買一送一:總裁爹地,請簽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