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陳凡哥哥!”華軒而突然挺身而起,美眸瞬間睜大, 一抹恐怖之色瞬間涌上,剛想衝上去,卻是被身旁的嬌小女子拉動,任憑他怎麼用力,抖動古巴的分號,驚訝之下,低頭看去,映入眼簾的是蓮兒震驚非常聽以及稍微有些夏木的神色。

“姐姐不用擔心,提那空上面的那個大哥哥,現在所經歷的是成人根本沒有辦法比你的東西,俺是之存在傳說中或者是在天界纔會出現的天雷煉體,是運用天上的雷霆之力不斷地極大身體,時期更加的強橫,更加的厲害,這樣的連體方法,是任何藥物乃至功法都不可以比擬的,只不過他現在的身體狀況似乎有些不好,不過不用擔心,我可以從他的身體內感覺到一股極爲強大的魔界氣息, 我相信那股氣息會幫助他度過這個難關的,等到天雷連體過去的時候,他一定會煥然一新的。”

聽着女子的話語,華軒兒輕輕的嘆了口氣,嘴角上涌現出了一絲無奈的苦笑,他沒有想到,自己這麼多年,這麼多天的時間,都在計量的不去想到,可是沒有想到只不過是見了一面,既然將那些個已經消散的記憶,瞬間重現,而且更爲猛烈,似乎永遠都揮之不去。

“啪!”


雷雲不斷地翻滾,好像大海里買的呢浪花一般,陣陣雷雲滾動鍵,驚心動魄的天雷之力伴隨着強烈刺耳的雷聲,一同迸射而出,最後落在陳凡的身體生,每一次降火,都是使得後者的身體劇烈顫抖,身體猛地踉蹌, 好像隨後哦都會將落下去,可是獵人詫異的是,他背後的那一雙但紫色翅膀, 顏色慢慢的扁擔中, 竟然有着另一種的顏色在緩緩上色。

好像是在警醒着某種轉換。

“哼,臭小子,居然剛打你老子我, 哈哈哈,這下好了吧,天雷之力可不是你這等凡夫俗子keyii型昂受得了的,只有像我這樣的天之驕子,纔可以承受過去,你這樣的傢伙以下犯上,不懂得四書五經禮儀,還敢對女子行情薄之舉,人身公分,本皇子,就要在今天這等光天化日之下,看見你是如何的絲帶偶的,哇哈哈。”

“是是,載衡皇子說的很對,按個傢伙一定會死掉的,只不過是在你死後,因爲你是不吭能獲得國際你唐納德。”載衡的花銀光落,一個人影就出現在她的面前,擡眼望去,正是那個剛纔還坐在一旁的華軒兒,只不過此刻的他,眼神明顯多出了一抹金色的火焰。 “這個東西是我們那個地方的一個印記,是爲柳葉宗,每一個裏面的人手臂上都會有一個印記,而臥就是裏面的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小長老,後來經過參與許許多多的任務,方纔將那個萬世火種拿在手裏,只不過沒有想到那個柳葉宗竟然會在後來將那些長老一個個的全部殺死,導致我現在也是好像喪家之犬一樣。”

聽聞老人的話,陳凡微微一愣,一抹震驚迅速的從眼瞳之中涌上,對於這個什麼柳葉宗他可是從來都沒有聽說過,他原本並沒有多少的聽聞,可是這些聽來溫故知新,也知道大路上的一些宗派,唯獨沒有停水哦過這個柳葉宗。

可是,老人的話語明顯是說明了柳葉宗的存在,他剛纔細心的檢查過,那個此景,是用大神通篆刻上去的,非一般人絕對不可以承受,否則的話會必死無疑,這更說明了柳葉宗的實力。

“額…”正說着話,老人不知怎的,眉頭突然一週,雙頭之中涌現出一抹暗灰色,嘴脣發抖,望向並不遙遠的天際,在那裏,暗灰色的雷雲翻滾,聲勢浩大,隨着一聲悶聲炸響中,中間的雲朵順蘇潮水般的分裂開來,一道暗灰色的人影從中慢慢的踏步而來。

男子看不出年齡,大約是四五十歲的樣子,再一看又好像是三十多歲得意昂子,斗笠一樣大小的腦袋上,一對毒蛇般的桑拿奇偶眼惡狠狠的盯着下方的三人,說護肩,嘴巴旁兩邊印刻的柳葉慢慢的蠕動,宛若活了一樣,他睥睨着下方的三人,隨後,威嚴的聲音,瞬間籠罩全場。

“哼,一個小小的螻蟻人物,此刻竟然敢在這裏泄露我們的祕密,真是不知好歹,現在好了,既然你已經說了出去,我也不怕別的事情了,今天我就給你們來一個了斷好了”

話音未落,男子身形不動,擡起手來,屈指一伸,一團青灰色的能量圖案瞬間升騰而起,隨後猛然對着下方一拋,青灰色的能量圖案宛若火焰一般頓時熊熊燃燒起來,拖着長如彗星般粗懶得尾巴,夾雜着令人窒息的力量,對着下方的三人猛然衝擊過來。

“嘭!”

見此情況,陳凡並沒有閃躲,眼睛閃過一絲森然之色,上前一步,雙掌擡起,一股空間禮儀從手掌中逐漸緩緩傳出,與此同時,一股龐大的氣勢猶如平風氣萬丈波浪般,一條天氣是暑假你西圈而開,最後,只見他手掌慢慢的前伸,對着衝擊過來的能量團用力一啦!

那個來興洶涌的呢兩團,此刻,竟然果然好像被他控制一般,活生生的強行,陳耐煩間的情況,冷冷一笑,手掌微微擺動,空間中漸漸涌動出死死地波動,一絲絲蜘蛛一般的版黑色光芒開挖時從他的手掌周圍慢慢山掠而出,最後那些光輝,竟然化作手指般粗細的空間裂縫在其手掌中心心圍繞。

“嗖!”

目光在過來的能量圖案上輕輕一掃,隨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大喝一聲,瞬間將那個聲勢浩大的能量團,宛若手中萬物一般,被他吸入手掌心中,隨後在後者的驚訝目光中,陳凡冷笑一聲道:“既然閣下有這麼好的手段,那麼就讓你自己體驗一下吧。”說這話,大手一揮,那一抹青灰色的呢兩團從其手掌中,慢慢反選而出,緊接着,對着天空上的光頭男子去收意淫,能量圖案現實一頓,隨後詭異的蠕動起來,最後化作無數道的光雨,期待陣陣令人心悸的勁風波動,對着男子狠狠衝擊而去。

嘭!

光頭男子間的自己的攻擊竟然被這麼一個小輩攔截了,已經很驚訝了,最後看見他竟然將自己的攻擊反彈回來,早就靜海的找不到北了,此刻見到他竟然攻擊自己,不由得新生憤怒,向前兩步大喝一聲,左拳猛然揮出,一瞬間,直接打出上萬道的拳影,迎面而來的親灰色光雨瞬間支離破碎開來,隨後,男子冷冷的望着下方的人,皺眉道:“下方何人,爆射您更明白,我的手下絕對不斬無名之輩。”

陳凡冷冷的望着來人,目光搜啊是過去,只覺得此人深不可測,實力很有可能比之剛纔的那個老人還有難對付,心頭不由得微微一緊,心中念頭閃過,陳凡微微一笑,對着上方微微拱手,聲音平平淡的的道:“小子陳凡,是這個華夏帝國裏面並不怎麼喜歡的人,此刻也是爲了一位故人,纔出現在這裏,前輩如不是剛剛貿然出手,小子也是不敢對前輩出售的,所以在這裏我還是先還一個禮了。”

陳凡說着話,行了一禮,現在他四面楚歌,不見得哪一個就是敵人,也不見得那一個就是日後的朋友,所以現在的情況還是小心謹慎圍上,最好不要輕易地招惹別人,冤家宜解不宜結,這個道理,他還是很懂得的。

光頭男子聽了陳凡的話,眼瞳之中,迅速用上了一抹驚訝之色,片刻後,微微點頭,對着下方的少年小道:“真想不到你就是現在那個名震華夏帝國的陳發啊,老夫縱橫這個帝國男子天玄大陸這麼多年了,都是很少看見有你這等的人物啊,不得不說,你的勇氣真是讓我欽佩,若是我有你仙子阿的勇氣,恐怕現在早就顈這個破位置了,哈哈哈,我管你現在的實力應該是已經達到了武尊的層次吧。”

聞言,陳凡無奈的笑了笑,雙翼一陣,腳步在虛空一點,空間腳步落下之處頓時出現一道道的漣漪,漣漪擴散開來,伴隨着一聲風聲過後,陳飛那身形閃動見,剛纔殘留的虛影慢慢消散,此刻,人已經站在了光頭男子的不遠處。

“前輩真是喜歡說笑,你看我現在的實力有那麼高嗎,我現在頂多是一個武宗的實力,只不過層次比較高了,所以前輩可能估算錯誤了。”

“哦?”光頭男子眉頭一挑,饒有興致的望着陳凡,對於後者的話,他雖然有些反對,但是也不好和粗麪反駁,畢竟境界怎麼樣人家自己最清楚,你要是多說些沒有用處的廢話,人家真當時一個婆媽的任務呢。

“前輩看剛纔的一絲,好像是要殺掉那個老人?”陳凡突然想到剛纔的事情,有些好奇的出聲問道。

男子聞言,臉上涌現出一絲古怪之色,忘了一眼下方的老人,隨後看着眼前的少年,苦笑道:“這個是當然了,雖然說地下的那個老人實力不錯,但是他既然說破了組織裏面的事情,那麼作爲執法者的我在自然當仁不讓,必須將他殺死。”

“哈哈哈,這話說的,真是好笑,我原以爲前輩是一個豁達之人,想不到現在卡萊前輩也是隻知道死守規矩,而不懂得便通之人。”聞言,陳凡淡淡的忘了男子一眼,隨後對着後者無奈的搖了搖頭,大聲笑道:“看前輩的裝束,真是灑脫至極,可謂是一個浩方之人,可是前輩的話語之中,又流露出一絲無奈的感覺,這根本就是不應該有的,據我看來,規矩本來就是認定的,因爲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力量強的人才會制定規矩,而那些規矩,就是管理弱者的,如果下方的那個老者實力強大到讓所有人都感到恐怖的時候,你還會將他家法處置嗎,我看不會吧。”


聽着陳凡的話,男子的臉上涌現出一絲詫異,片刻後,微微點頭,哈哈笑道:“你這個小子說話果然中聽,想不到我狂獅在那裏那多年,纔想到的道理,你小子今天九點破了,呵呵,不錯,不錯,但是你要知道,現在雖然那個組織並不怎麼厲害,可是強大的力量,依然可以將一個小國家泯滅掉,最上面的那個人,實力恐怕就算是我偶讀需要仰視的。”

聽着男子的話娿,陳凡眼中竟然是沒有一絲的驚訝,因爲他很荊楚,想這樣神祕的組織,最上面的那個任務,硬頂都是實力高強或者是家族中神祕強者輩出的,如果沒有搶着,那麼這個什麼所謂的“柳葉宗”,充其量不過是一個紙糊的老虎,根本就不堪一擊。

我的冷艷女總裁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有時候飯可以亂吃,但是話不可以亂說的。”狂獅繞有幸之的望着前方的少年,嘴脣開啓,深沉的聲音,緩緩傳入到陳凡的耳朵中,其中蘊含的力量,直接弄得後者的耳膜一陣升騰。

對於身體上的疼痛,陳凡沒有理會,他知道現在想要說服這個狂獅,最好的辦法就是用強有力的東西,用最直白的方式來撼動。

“只是這樣的話,前輩有沒有興趣和我打一個賭呢?”眼眸淡淡的微眯着,陳凡伸出食指,不自覺的摸了一下鼻子,最近颳起了一抹輕鬆的笑意,隨即緩緩說道。

“哦?”狂獅微微一愣,旋即眼瞳中涌現出一絲喜悅之意,隱隱中,他感覺到了少年所說話的意思。“你說怎麼個賭法?”

“很簡單。”陳凡輕輕的笑了笑,眼神中爆射出一抹精光,伸出食指,指着天空,輕鬆的笑道:“我們之間就來一場決戰,如果前輩打敗我的話,那麼你就去殺了那個老人,對於這一點我沒有仁和 的反抗,若是,前輩有意思的話,就算是殺我也可以,畢竟願賭服輸嘛。要是我贏了的話,那麼前輩就要接受我的一個條件,當然餓了,這個條件定是無傷大雅的東西,只不過,要看狂獅前輩噶不敢接受這個打賭了。”

聽着陳凡輕鬆的話語中,竟然涌現出種種令人平時想都不敢想東西,狂獅不由得有些好笑,居然南別人的性命和自己的性命來作爲賭注,有點意思,感覺到身體內許久都沒有生七過的熊熊火焰再度燃燒起來,菸頭中,用上一抹金黃色的顏色,嘴巴張開,有些急躁的聲音在空中猛地傳蕩而出。

“好,我接受你的打賭,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小子,到底有何能耐。”

話音剛落,狂獅的眼瞳中南無金黃之色,瞬間熊熊燃燒起來,猶如一團永遠都不會熄滅大火般,狂獅大喝一聲,身子猛然上前一步,大袖一會,手掌快速對着陳凡的方向一甩,一團金黃色的是值班的厚實手掌瞬間凝聚根據成型,陳飛那擡頭一看,微微一愣,旋即臉色不由得有些變色。

“這次的打賭,恐怕真的會有點不好過了…” 嘭!

狂獅似乎根本不給陳凡任何反應時間,眼神微微一凝,旋即手掌用力,那個大約三丈左右高,一丈寬的金黃色獸類雙掌,帶出陣陣的空間波紋,以摧枯拉朽只是,狠狠的對着後者衝擊而來,後者心頭猛然一震,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不過,手掌的動作確實不滿,雙掌猛然擡起,三團青藍色的善待你形狀能量從掌心中快速複線,感受到親gia呢日來的強橫衝擊來,陳凡緊抿着嘴叫,虎軀一震,一股驚天真諦的紫色鬥氣從其身體內偶讀然報社認出,恐怖的氣勢,令得那個狂獅都有些皺眉。

“哼,小耗子,果然是有點手段。”輕輕的一笑,狂獅也不管舍呢嗎攻擊方式了,身形一閃,瞬間消失在陳凡的視野之中,而i此事i,那一個巨大的手掌已經對着陳凡,狠狠的衝擊過來。,看俺情形,如果一個不慎,絕對會被拍成肉餡。

“不好”

大叫醫生不好,身形的身子在空中猛然一動,旋即在快要到達落腳點的那一剎那,臉色瞬間變得扭曲起來,強忍着身體的慣性,猛地一咬呀,身體裏面的鬥氣化作的波浪從身體爆發而出,瞬間浮現而出,隨後冠以的蠕動着,帶出令人心悸的空間波動。

“還不夠!”

心中暗自叫苦一聲,陳凡緊緊的皺着鼻子妹妹頭,似乎要將整個臉都扭曲道一起時的,雙拳將您的攥着,楊提阿奴後一聲,霎時間,強橫的不能在強橫的紫色光輝瞬間,籠罩住拳場,與此同時,管不得吃身體上所帶過來的超負荷,陳凡身子茫然在空中旋轉,腳步在虛空以他,雙手化作創建一般,仿若放出去的報攤一把,倏然暴退。

就在他身子甘岡離開的那一剎那,一個模糊的盛行陡然從其始終,浮現而出,在你去的空間中,那道身影的主人,手中的拳頭上,已經佈滿了滿是金黃色光芒的尖刺,而隨後,狂獅的拳頭快速的滑動,竟然是令得前方空間都暮然出現了一聲刺耳的聲響,隨後,一道道細小的黑色波紋從中慢慢的滑動而出,最後,整個被他攻擊的地方,竟然出現了蜘蛛網大小的空間裂縫。

翁!

緊接着,在衆人的詫異目光中, 隨着一聲脆弱玻璃狀物體被擊碎的聲音,整個蜘蛛網的喝死額裂縫,瞬間蔓延開來,直接讓德周圍的是蜜餞哦度母滿了恐怖的令人心悸波紋,隨後,瞬間化作黑色的小碎塊,統統消失在黑色的隧洞裏。

“嘶~”

間的這種情況,下方的衆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一記攻擊竟然是的令得真個空間都產生了波動,這樣的恭敬恐怕就算是整個大陸都找不到幾個吧,而且恐怕即使是方圓到非常遙遠的天界裏面,這樣人也應該排的上數的。

“這..這也太恐怖了吧。”下場的眸子緊緊的盯着上方的那一道強張身形,扛着其身前的那一大塊空間隧洞,饒是見過了大場面的華軒兒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隨後眸子在天空中騷動,最後停留在那道身着紫色長袍的小手身影上,望着其模糊的臉龐,臉上不由得涌現出一絲擔憂之色,雖然知道你很厲害,可是這樣的戰鬥,你真的會贏嗎。

“階級,你覺得這個男人很厲害嗎?”似乎是看出華軒兒異狀,一抹有些古怪的神色,瞬間用上了蓮兒的緊緻小臉上,“這個大塊頭雖然剛纔的攻擊挺厲害的,但是他的攻擊實在是太重視與力量上,速度雖然跟上了,可是如果被別人看破了的話,恐怕真的會有致命的傷害。”

“致命打得傷害?”聞言,華軒兒的心頭一震,但是她也並沒有多問,因爲他知道,對於戰鬥來說,恐怕身旁的那個蓮兒,會比他強上千百倍,即使是上面的兩個加起來,也不是這個看起來可憐兮兮,魅力大方的小女孩的對手。

“哼,小子不錯,再接我一招。”狂獅傲立於天空之上,帶着一絲傲意的眼眸中,迅速涌現出一絲對於戰鬥的狂熱,不待陳發答話,腳步在空間中快速的擡起,伴隨着一聲霹靂炸響,人影快速的虛空中閃掠而過,幾個眨眼間的功夫,已經沒有了人影,而站立在原地的陳凡,有些才白的臉龐上,迅速涌上一股笑意,身形猛地向着旁邊一閃,果不其然,在其閃躲的剎那,一個模糊的全聽瞬間出現。

“接招”

低喝一聲,狂獅的人影從扭曲空間中快速的瀰漫而出,隨後揮舞着帶着金黃色光芒的拳頭,猛然向着陳凡的腰腹部會砸而出,看起手法兇殘至極,既然是沒有一丁點的手下留情。

“好!”

心中暗叫一聲,陳凡上半身不動,腳步在空間中虛虛一踏,隨後淡紫色的翅膀周圍庸俗涌現出絲絲雷電之力,被提那藍色漸漸包裹的翅膀,立刻猛然閃動,夾雜着好互粉生,陳凡立刻化作一道虛影,向着後方暴退而出,隨後,臉上掛起一抹邪意的微笑。

“力破千軍”

在心中低喝一聲,陳凡的炎同志彙總,迅速涌動之上一股動人心魄淡紫色,鮮紅色的舌尖微微舔了一下嘴脣,在組叫上爲誒跳動,隨後身形一震,手臂上的肌肉,隨着一聲悶響,立刻暴漲了無數倍,拳頭一動,有猶如貼出一半,猛然轟擊而出。

眼神古井無波的望着陳凡的攻擊,狂獅嘴角一列,哈哈大笑,拳頭緊握,旋即猛然揮出,最後和陳凡的拳頭猛然相撞在一起。

嘭!

兩個蘊含着強大力量全嘔吐,沒有絲毫懸疑的相撞在一起,在鄉長的一剎那,伴隨着一聲“轟隆隆”繼續啊ing,天空之上,一股巨大的勁風,瞬間西圈而開,由堅硬的青花石凝結而成的梯度,竟然被直接撕裂開來,變成了無數個小石頭快。

“噗”

在地上的載衡,原本機身受重傷,首次強大的一擊,再也頂不住,原本蒼白的臉上,瞬間涌上一抹潮紅,隨後喉嚨一甜,鮮紅色的血液猶如決堤的洪水一般,洶涌而出,而在不遠處的華軒兒也不好受,不過蓮兒看見這些情況,倒也是心知肚明,手掌一揮,一道淡青色的光幕從他們的身前形成,將兩人完全包裹在內。

“恩?”做完一切之後,望了一眼倒在地上的載衡和不遠處被圍困的幾個人,眉頭輕輕的皺着,片刻之後,終於是點惡劣帶年頭,纖手輕輕揮動間,青色的光幕,從天空中慢慢的浮現,最後將地上的所有人完全包裹在內。

呼!

雖然他們此刻都被包裹在內,卻是有些戰慄的望着光幕外的一些,那裏,無數的屋裏個人合抱過來的大樹,瞬間被強大的勁風連個霸氣,就連那些高高聳起的山峯,也好像被人用刀鋒切斷一般,瞬間從中橫着劈開,光黃的好像打磨班的鏡面,明顯的說明了上方衆人的情況。

“嘭!”

拳頭相撞在一起,強大的空間波動,猶如汪洋大海中的波浪一般,依舊源源不斷的擴散着,而作爲這個最主要的源頭,他們兩個人卻是依舊沒有分開,淡淡的望着對面的狂獅,見到對方的震驚神色,陳凡也不由得輕輕一笑。

這些天以來,他並沒有閒着,每天好粗了修煉功以外,最主要的時間都用在參悟陣法上面,其中最爲厲害的就是太極兩儀陣法,相傳太極生兩儀吧,天地萬物都是有這個陰陽所化而生,那麼戰鬥也是如此。

狂獅有些震驚的望着眼前的少年,感受着對方全嘔吐撒很難過擦混來的滔天能量,不由得喉嚨一甜,眼睛猛的瞪圓,隨後身體內的金黃色氣息陡然爆發而出,金黃色的雄厚鬥氣,夾雜着令人恐怖的強風,宛若地獄裏面的冥王一般,狠狠的朝着陳凡轟砸過來。

愛到盡頭 哼。”

手掌微旋,感受着那股強大的力量還有強橫的鬥氣,陳凡輕輕一笑,心道現在是時候該對這個狂獅做一個正確的了斷了,一念及此,只見他手掌輕輕的一揮,身子猛的一個擺動,在後者的驚訝目光中,竟然是將狂獅的全部力量卸去了七分,而後腳步在虛空之中猛然一沓,翅膀快速的扇動着,腳下淡藍色的光輝瞬間閃現,隨後猛然消失。

在前者消失的那一剎那,狂獅的臉色瞬間變得非常難看,大叫一聲不好,涌出全身的力量,倏然向着後方暴退而去,然而就在他的身子向着後方暴退只見,一道幾位迅速,宛若鬼魅般的英姿倏然出現在的他背後,夾雜着強烈閃電力量的拳頭,直接撕裂空氣,對着他毫不防備的後背狠狠轟砸而去。

在拳頭快要轟擊上目標的那一剎那,狂獅好像突然感覺到了什麼似的,身子猛的旋轉,擡起拳頭,條件反射一般的對着後方猛然轟擊而出,然而就在栓股權那快要雙雙哦黑能攻擊而上的那一剎那,陳凡的眼瞳之中,涌上一抹冷笑,旋即淡紫色的強橫鬥氣,鋪天蓋地的從體堊內爆發而出。

“噗!”

強橫的拳頭,夾雜着詭異的紫色鬥氣,宛若天庭之上的遠古戰神一般,對着下方的人毫不留情的狠狠轟擊而去。

“喀嚓”

面對着迎面而來的強橫攻擊,饒是以狂獅的單色,也不由得臉色大變,隨着手腕的一絲細微聲響,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弄得他手臂發麻,緊接着恐怖的力量從心臟處席捲而至,礦石再也忍不住了,名的一口寫血噴出,身在宛若炮彈一般,倒飛而出。


在光幕內的字啊恆望着這一幕,臉色瞬間大便,嘴角不住的抽搐着,沙啞的聲音,從喉嚨中央艱難的擠出。

“他…他好強” “恩”

感覺到手腕處傳來的巨大痛楚,狂獅猛的一皺眉頭,他知道自己的現在的情況,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現在絕對不能輸,當下猛的咬着牙關,大喝一聲,全身金黃色鬥氣,伴隨着他的嘶啞聲音,宛若洪水爆發一般,猛的從身體內鋪天蓋地的涌動而出。

“啊!”

狂獅突然之間,猛的大了嘴巴,一口金黃色的能量圖案從嘴巴中噴出,隨後帶着憤怒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陳凡,緊皺着眉頭,身形快速的抖動,全身的鬥氣從身體外半尺處快速蠕動,宛若能量小蟲子一般,帶出輕咧的波動,當漣漪道道盪漾開來的時候,前方的車費南眉頭不由得一週,他到現在才感覺到眼前這個男人的強大。

咻!

手腕處猛的一震大力傳來,陳凡一個措手不禁,趕忙向着後方暴退而去,隨後望着突然消失的狂獅,剛剛想緊皺眉頭,突然之間,卻是輕輕抿嘴,翅膀默默的閃動,隨後手臂慢慢的伸展到空中,手掌慢慢的張開,竟然是沒有一絲的能量伸出。

他?這是要幹什麼。

觀戰的衆人心頭都是一陣,旋即有些茫然的擡頭望去,卻是依然沒有看見任何他要攻擊的舉動,這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還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兩個人打架,一個人居然甚麼也不做,嗨張開手臂,明顯是讓別人來打自己,這樣的人腦袋莫非是讓驢踢了不成。


“這個傢伙不會是收到了剛纔那個大漢的刺激了吧,居然這麼傻的張開手臂,依我看那,他真的是想死了?”

“嗨,怎麼說話呢,你沒看到是誰給我們弄得這個防護罩嗎,弄這個的人可是上頭那個傢伙的女人,要是你再說一句不好聽的話,恐怕我們都會死無葬身之地,看他們的手段,明顯是沙發過渡安置人,更不用說華軒兒了,等下我們到底是生死還不知道呢。”

“哎呀,也是啊,這場戰鬥的結果我還真的沒有看出來,你說這個光頭大漢隨讓你氣勢上很厲害,可是那個少年居然敢那樣的站在空中,我覺得他的身上肯定有某種依仗,否則的話他絕對不敢這麼做,你們想想,這個傢伙既然有這麼高的實力,還敢和那個光嘔吐大漢戰鬥,腦子u幣回事真的那麼簡單吧。”

衆人議論的聲音,準見的好像洪水的波濤一般,慢慢的闖蕩而開,華軒兒默默的望着上方的陳凡,美眸中閃爍一絲疑惑,她很荊楚陳凡的性格,他是一種自己絕對不會吃虧的人,俄日企鵝他每一次做事情,都是非常自信,而且都會成功的,這次居然幹站到這裏,絕對是有什麼非同尋常的舉動,但是這個非同尋常的又會是什麼呢?

撲哧!

站在虛空中站立的陳凡,眉頭突然一週,身子猛然一弓,隨後猛的吐出一口鮮血,猛的向着後方推出,旋即,只見得他身前的虛無空間處,只見得一個金黃色的石子突然從中竄出來,只不過這個獅子的腦袋上的毛髮竟然是一點都沒有,與此相對稱的,石子的鬃毛卻是異常的茂盛,最令人恐怖的還是,這頭獅子的體型,因爲這個金黃色的雄獅,竟然是體長達到了六七米,兒身上怎麼也有三米左右的高度,這樣的龐然大物,對於並不怎麼高的陳凡來說,真的不是一個什麼好兆頭。

“這…這居然是狂獅?哎呀我早該想到是他了,除了他還會誰有那樣的金黃色鬥氣,和壓倒衆生的氣勢呢。”光幕中的老人瞧得空總的那個龐然大物,灰黑色的眸子中,突然涌現出一絲震驚,旋即土匪的搖了搖頭,言語中滿是無奈。

“他是什麼來頭?”華軒兒猛的回過頭,望着老人垂頭喪氣的樣子,急聲問道。

“他是柳葉宗的執法長老,從我到哪裏的時候,他就是那個長老,沒有想到此刻他依然是,不過現在我可以感覺得到他身體裏面的能量似乎是少了不少,否則的話上面的那個陳凡,絕對撐不過他的致命一擊,就像你看到的一樣,他的本體是一頭金黃色的雄獅,他原本好似魔獸森林的一頭八級魔獸,隨後自己慢慢地修煉,後來因爲吞噬了一個天材地寶的東西,突然得到了強大的力量,最後化形成人,不過原本應該英俊無比的他似乎是得到了詛咒一般,頭髮完全消失,值不夠那時候,我看見他的時候,他比現在還是要好看了許多,所以我並沒有認出他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