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陌陳殊突然走向她.伸手在她臉上一抹.「我就讓你看看你自己會不會討厭你.」

正在這時.白鈺突然闖了進來.「夕月.聽說……」

他突然不說話了.愣愣的站在那裡.大叫了一聲轉身離去.

夕月莫名的摸上自己的臉.觸手的感覺就像是摸到了枯老的樹上.全都是褶皺.

「你對我做了什麼.」

夕月驚恐的退後.迎上陌陳殊同情的眼神.她突然發瘋似的向外間跑去.

銅鏡里.一張陌生的臉呈現在其中.滿臉的皺眉.似乎一下子蒼老了幾十歲.彷彿穿越時空.來到了她即將老去的時候.

只有一雙眼睛瞪得大大的.裡面盛滿了驚恐.

「這就是你.真實的你.」

不.這不是我.夕月退後.一揮衣袖.銅鏡掉落在地上.碎片亂飛.有一片飛到她的眼前.她擋也沒去擋.只感覺左臉一陣疼痛.一道潮濕的液體順著臉頰往下流.

她突然感覺無力.一屁股坐在地上.

「現在你知道自己有多醜了吧.你覺得墨無塵是瘋了還是傻了才會喜歡上你.」

「你不會天真的以為.在你的身體適應了那麼多毒素之後.你的人就一點影響都沒有嗎.」

重生佛門二教主 .她有感覺.

她有感覺.那時是她第一次被藥水漫過頭部.水裡泛著清涼之感.她的臉卻火辣辣的疼.她早就喊得沒了聲音.只能瘋狂的去撞石壁.可奇怪的是.那些石壁竟然是軟的.根本傷不到她.

她只能一遍遍的在地上翻滾.期待這一次快點過去.半個月的時光對她來說.卻是過了幾生幾世.

比當初被葉青城丟進蛇堆里還絕望.似乎沒有盡頭.真正的生不如死.

可笑的是.她卻死不了.

再后來.她的臉上結了痂.她就狠狠的把它摳下來.所以她的臉一直都是血淋淋的.也許那時候的她在想.如果出去后.誰第一個見她.她就嚇死誰.

原來看到她臉的第一個人是他.

她想.活著就好.

活著才可以愛.才能去恨.那些念念不忘才得已繼續.

董少華到了.一把推開門.就看到躲在角落裡的女子.「夕月……」

夕月抬起頭.她沒有哭.只是用那種冷漠的眼神望著他.他們.所有的人.

「你對她做了什麼.」董少華失聲大叫.指著陌陳殊.

紫兒想過去扶住夕月.卻被甩開了.

她一步一丈.退到內室.

沒有人知道她在做什麼.外面突然打了起來.

董少華心急.和陌陳殊動起手來.紫兒站在外面勸道:「夕月.你先出來可好.我們有事再商量.你不要這樣好不好.秋雨和秋月下落不明.如今你又變成這樣.無塵回來.你讓我怎麼跟他交代.」

「不要跟我提他.」

冷漠的聲音透過屏風傳來.紫兒打了個寒顫.突然覺得變天了.

「我這一生最愛的人是他.最恨的人也是他. 帶球逃跑:萌妻寵不停 .愛我的人最終都因我而死.我再也不要愛上任何一個人.再也不要……」

珠簾層層疊疊被掀開.紫兒一聲驚呼.差點暈倒.

白鈺連忙接住她.向前望去.

一身白衣的夕月走了出來.往日里挽起的秀髮也披散下來.鋪就了一身的銀霜.臉上帶著一層白紗.


她眸子似劍.凌厲冷冽.掃過眾人.「以後再見就是陌生人.」

「夕月……」

連董少華都忍不住眸子晶瑩.有淚光閃爍.白衣似雪白髮如霜.本是花樣年華.十八的姑娘.一瞬間變成了這幅模樣.讓他怎能承受.

她一一掃過眾人.大步離去.

「夕月.你留下好不好.無塵.無塵回來若看不到你……」

董少華不似旁人.他了解所有的事情.所以才會這麼難過.所以才會如此動容.

那時候的他.曾無數次偷偷去看過夕月.得知所有的真相.

后來見墨無塵心中動搖.怕他傷到自己.這才求陌陳殊用一些假的畫面來迷惑他.墨無塵上當了.可就是那樣的畫面就讓他差點崩潰.他怎麼敢說出實情.

怎麼敢讓其他人知曉.

都是他的錯.一切皆是巧合.

那是候.葉青城若沒有提及那件事.伶兒也不會說.墨無塵不會傷害她.到了如今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讓開.」

夕月一腳踢開董少華.一點也不留情.

「就當我從未到這世上來過.」

多麼讓人心痛的一句話.多麼讓人絕望的一句話.就讓一句話.帶走了所有人的希望.紫兒暈了過去.白鈺也抿著嘴.微微抽泣.

他不明白.本來還好好的.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一時間.誰也沒起來.陌陳殊是什麼時候離開的.也沒人知道.

直到冷翌塵出現在門口.「夕月呢.」

他醒了.卻晚了.


半天的時間.整個蕭府如同死了人般.沒有一絲人氣.

白鈺照顧昏迷不醒的紫兒.又擔心董少華.又有些想夕月.

墨無塵的出現是那麼的突然.本是讓眾人欣喜的事情.可白鈺硬是高興不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許久不見.他一點也沒變.身後跟著冷翌塵.顯然他一直都知道墨無塵的下落.

「你現在回來做什麼.不用做你的大事了嗎.」

宿罪 .」

「不害怕前功盡棄嗎.」

董少華起身.面無表情的走到他面前.一字一句的問道.

墨無塵平靜的注視著他.「我問你夕月呢.」

董少華突然大笑.「她說.就當我從未到這世上來過.」

「你說什麼.」墨無塵一把將董少華拉到近前.看到的卻是他滿眼的怒火.

他在怪自己.董少華在怪他嗎.

為什麼.

「誰能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

……

出了永夜城.一路向北.天氣越來越冷.漸漸的飄起了雪花.一道單薄的身影走在雪裡.背影看起來是那麼孤單.

這條路似乎永無止境.在那道身影的背後.遠遠的還有一條影子跟著.

若即若離.很快.地上就鋪滿了雪花.似乎和前面的那人溶成了一片.

白衣白髮白雪.已經看不出是人還是雪了. 蕭府一片陰雲籠罩.墨無塵得知一切后.就此倒地不起.三天三夜后醒來.一個人離開了.

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沒有人知道他什麼時候回來.

三天又三天.這天清晨.老管家望著天邊不斷飄落的雪花.心裡嘆道:這場雪啊.似乎下得有些早了.

他邁著步子向外走去.人上了年紀就睡不著了.起得早了又沒事做.只好先來掃掃門前的雪了.

剛一邁步.卻差點摔倒在地.連忙拉住門框才沒倒下.

剛想先罵兩句.一低頭才發現.地上躺了個人.

墨無塵回來了.他身體冰冷.也不知道在外面呆了多久.一直發燒.叫也叫不醒.

紫兒微微抽泣.「我就知道.會是這樣.」

白鈺拉過她的手.小心翼翼的看著她.紫兒突然感覺很溫暖.

「白鈺.你喜歡我嗎.」

白鈺一時間不知所措.愣愣的點頭.

「那你想娶我嗎.」

白鈺眨了眨眼.「想.當然想.」

「可是我比你大.我……」

白鈺快速搖頭.「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一直不答應我.就是怕別人說我閑話.這些我都知道.我可以等.等我比你長得成熟的時候.再娶你.這樣就沒人說我了.」

他苦惱的捏了捏自己的臉.似乎對自己的臉不滿意.

「那好.我答應你了.」

其實.喜歡就要在一起.


其實.愛沒有那麼多勇氣.

如果一個人的愛沒有了.恨也沒有了.那他還活在這個世界上有什麼意義.

什麼叫生無可戀.

她看著床上躺著的墨無塵.她這個弟弟.也許才真正能體會到吧.

……

一年後.永夜城早已平靜下來.武林盟主之位最後沒有人當.整個江湖肆亂.所有人都在搶一幅地圖.有的人甚至拿到了全幅地圖.

祈連山脈不再是秘密.每天都有人在那裡轉悠.

「又是一年大雪紛飛季.」

蕭家門口.老管家還是依如既往的起得早.門前的雪卻總是掃不完.他所幸坐在台階邊上.有門樓倒也沒有雪飄進來.突然心生感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