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陌陌,找到了,只有一顆,有雞蛋大小,晶瑩剔透的,非常漂亮,你若是送給齊兒,他一定非常開心。”火焱興高采烈的出來,將手中的天地靈石對着蘇紫陌晃了晃,一道紅色的波光在裏邊流動着,非常漂亮。

只見火焱舉起手中的天地靈石,把周圍的熱量吸了一半,然後自己吸了一半。

最後,火焱舒坦的閉了閉眼眸。

莫白和凝香詫異的看着火焱,這個男人,到底是從哪裏冒出來的怪胎?居然敢吸食天地靈火。

可就算如此,凝香也是緊緊地咬着脣,哪怕把下脣咬破,也沒有半分想放棄的意思,她眼睛睜得大大的盯着火焱手中晶瑩剔透的天地靈石,眼裏滿是倔強和不甘心。

漸漸的,周圍的熱氣瞬間消失,蘇紫陌收回九曲太乙的力量。

火焱笑嘻嘻的跑到蘇紫陌身邊。

剛想在進一步,突然被沐雲軒攔住,目光警告的看着他。

火焱撇了撇嘴,他又想打算和他搶陌陌,他這麼防着他幹什麼?

“陌陌,真是太棒了,以後你不用親自煉丹來降低自己的修爲,吸了這天地靈火以後,我便是天下最棒的丹藥鼎了,以後你只要把藥材往我這一扔,就什麼事情都解決了。”

“太好了,二者兼得,天地火靈石我會送給齊兒。”

蘇紫陌收回火焱。

莫白瞬間明白,剛剛的男子居然是鼎魂,她的機遇真是非常人能相比的。

“雲軒,我們走!”

“等等!”凝香不甘心的再次叫住蘇紫陌和沐雲軒。 愛是難題,目眩神迷 “你還有何事?”

蘇紫陌回頭看着她,那清澈見底的目光裏,已經失去了耐心。

“蘇姑娘,我真的可以救你。”

凝香咬了咬脣,只要東西到手了,救不救她,她說了算。

蘇紫陌譏諷地道:“凝香,你把人當三歲小孩子耍嗎?”

凝香一聽,臉上瞬間羞愧難當!

這女人怎麼回事?關乎自己生命的事情,她怎麼一點都不在乎!

“知道爲什麼我會不相信你說的話嗎?你的眼睛出賣了你自己,你涉世不深,卻故作深沉,別說騙我的,要是到了我兒子那,你這回被他買了你都不知道。”

蘇紫陌轉身,拉着沐雲軒離開。

“哼!”凝香氣憤的跺了跺腳。

“師兄!你剛纔爲什麼不幫我,若是你幫我,蘇紫陌一定會相信的,你知道我有多需要那天地火靈石嗎?”

凝香反過來責怪莫白。

莫白深深的注視着她,“凝香,你真是不可理喻,爲了自己的私心,你居然出賣了她的隱私,我們鬼氏族人裏,從來沒有像你這樣急功近利的。”

“師兄,你!”凝香瞪着他。

猛的,他們面無出現了一道白影。

莫雲天赫然出現在他們面前。

莫雲天一頭髮一身白衣,衣袂飄飄,一身仙姿飄逸得讓人移不開眼。

他靜靜的看着莫白。

“你剛纔說,你們是鬼氏族人?”

二人看着莫雲天出現,非常的驚訝!

這樣瞬息的速度,人類是做不到的。

“你是……?”莫白看着他有幾分眼熟。

“回答我的問題。”莫雲天靜靜的盯着他看。

“是的。”不知道怎麼回事?莫白在他那雙並不犀利或是逼迫的目光下,不由自主的點了點頭。

“原來,你們都還在,只是換了一個名字而已,世外桃園,是一個好名字。”

莫雲天淺笑着點了點頭。

只要他們還在就好! 凌天戰尊 這樣他自己心裏的內疚就會減少很多了。

“不要惹陌兒,否則你們會後悔的。”

凝香一聽,脾氣暴躁的大吼道:“原來前輩是來幫她說話的,看前輩一頭銀髮,應該是一個不管世事的人了,爲什麼還要出言警告?”

莫雲天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識時務的人可活不長的。”

莫雲天雖然是笑着說出這番話,但語氣之中的冰冷卻是誰都聽出來了,乍看之下,更是顯得這笑容詭異之極。

“你嚇唬誰呢?”凝香心裏的怒氣快讓她瘋狂了。

今日諸事不順不說,還有人膽敢跑過來威脅她。

“凝香,不得無理!”

莫白快速的呵斥凝香,她這嬌縱的脾氣在外邊的確會吃虧。

“不要惹她,否則後果自負。”

莫雲天說完,身影漸漸的變得透明。

明月谷裏!

白傾君看着他回來,笑了笑。

“現在安心了吧?”

莫雲天淡淡一笑,卻蘊藏着一抹悲傷。

“安是安心,只是不知道他們現在過的怎麼樣?找了他們那麼久,終於還是找到了。”

在不正常的地球開餐廳的日子 白傾君拍了拍他的肩膀,“安心就好!你一直在找他們的消息,現在找到了,的確是可以安心了。” “不錯,看那兩個後輩,年紀輕輕就已經是玄魂階巔峯的高手,看來他們過的不錯。”

莫雲天欣慰的笑了笑。

“這是我爲你新煉製的丹藥,可以緩解你的修爲退化的速度。”

莫雲天接過丹藥吃下,感激的看了一眼好友,這麼多年來,他們一直相處的感很好,少了誰都會覺得不習慣。

“馨兒呢?”

“柒月帶着她出去玩了,那小丫頭說今天犯懶了,不想修煉,想想也真是難爲她了,短短數日,硬是逼着自己修煉到了高玄期五階,離高玄期巔峯已經不遠了,陌陌那丫頭回來,我這也能交代了。”

“陌兒幾時跟你較過真了,她那點小伎倆,你還看不出來嗎?”

莫雲天笑了笑,把水晶球裏的場景抹去。

現在的陌兒,可以獨自去翱翔了,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值得的。

“可我覺得這樣很有意思,不過我一直有一個疑問。”

白傾君看向一臉高深莫測的莫雲天。

“傾君,你說。”

“沐瑯豫想利用那丫頭的精元與世長存,這可能嗎?”

莫雲天一聽,一臉凝重的點了點頭。

“古籍上是有這樣的記載,就是不知道沐瑯豫是怎麼知道的,他現在恐怕暫時不會救妍兒。”

莫雲天也是在賭,賭沐瑯豫對妍兒的愛有沒有變質。

“那丫頭現在且不是很危險?”白傾君凝眉道!

“危險是一定會有的,但能殺了陌兒的不是他,而是那個詛咒。”

莫雲天苦笑,這就是世事難料,只能靠陌兒自己的造化了。

白傾君莞爾一笑,“見到你這樣的表情,我也就不用擔心了,即使那丫頭應了詛咒,看來造化也不淺。”

“這不到最後,誰也不會知道結果,你還記得之前庚樂羽一直想離間陌兒和雲軒之間的感情嗎?只怕庚樂羽已經知道如何破解這死詛了。”

白傾君腳步戛然而止,“雲天,看來你已經猜出來了。”

莫雲天笑了笑,沒有說話,他不知道自己猜的結果對不對?

漁米之鄉,李家。

蘇齊一覺睡到了午時過後還沒有醒過來。

王大人帶着祈家山莊的莊主祈文柏到這裏等了快一個時辰了。

蘇齊才眯着眼睛一副還沒有睡醒的樣子走了出來。

看到滿院子的人,蘇齊一臉不解狀況的眨了眨大眼。

李爺爺和夢凡,夢瑤早已經等在外邊了,等得戰戰兢兢的。

這會看着蘇齊起來了,他們終於安心了很多。

“小公子,您終於起來了。”

那王大人一臉諂媚的走過去。

蘇齊眨了眨大眼,這纔想起昨夜的事情。

“王大人,事情辦得怎麼樣了?”

那王大人一聽,笑容頓時僵住了。

辦得怎麼樣了?

能怎麼樣?

祈家這個大樹,他哪有膽子去砍呀!

這不,經過一晚上的商議,他才請出這祈莊主出山來對付蘇齊。

若是這孩子不知不覺的死了,這裏還不是他和祈家的天下呀!

王大人快速的陪笑道:“小公子,我把祈莊主給你請過來了,不如你當面問一問他吧?” 蘇齊瞬間清醒了很多,他昨晚說過的話不就等於白說了嗎?

“王大人,看來你這個縣城府是沒有必要在坐下去了。”

蘇齊冷喝一身,那小小的身影瞬間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勢。

王大人發福的身子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幾步。

快速的點頭哈腰的說道:“哎呦!小公子,這事你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它過去吧,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敢欺負李家的人了。”

蘇齊冷冷的打量着他,目光是越看越鄙夷!

“你保證,你的保證有個屁用,你全身上下哪裏有誠信二字了?連這麼點小事都辦不好,本公子會相信你的話嗎?”

蘇齊擡眸,看着不遠處冷眼看着他的祈文柏。

祈文柏一身黑色玄衣,瘦瘦高高的,長得尖嘴猴腮的,一雙犀利的眸子裏全是利益燻黑的光芒,一張臉因爲等而怒得黑如鍋底。

“你就是那個想和我們祈家討回公道的孩子?”

那祈文柏斜着眼,眼裏滿是不屑,嘴角帶着一抹諷刺的笑意看着蘇齊。

那模樣在蘇齊看來要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不錯!”

蘇齊走進他,微微探測了一下祈文柏的修爲。

地玄期巔峯的修爲,孃的,他還以爲有多厲害呢?

這漁米之鄉還真是偏僻的可憐,修爲最高的就是地玄期巔峯的人了。

“識相的就快點走,不要多管閒事!”祈文柏陰冷的看着蘇齊。

這麼大的一個小屁孩也敢來威脅他,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識相的就給小爺好好的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還能保全你祈家山莊。”

蘇齊毫不畏懼的迎上那雙小又犀利的眼眸。

那雙陰沉犀利的眼眸全是警告。

“好大的口氣,別跟本莊主沒睡打鼾裝糊塗,拿着一塊金牌就像威脅王大人,來人,這孩子威脅王大人,抓起來拷問一下,他那金牌是從哪裏偷來的?”

祈文柏語氣中是毫不在乎,就想像平常一樣輕易的就想把這件事情給處理了。

夢凡一聽,快速的上前,卻被剛剛出來的蘇櫟給攔住了。

有兩名護衛快速的走了上來。

wWW⊙ ttκan⊙ ℃o

蘇齊冷冷一笑,“找死!”

蝕骨危情:沈先生的新婚罪妻 在兩人的手伸向蘇齊的時候,蘇齊周身玄光涌動,衆人只看見一抹小小的影子掠過,耳中便聽到兩道淒厲的慘嚎聲。

“啊!”

“啊!”

這兩道聲音發出來的時候。

他們驚恐地看到,兩名男子已經倒在地上,只有一絲絲氣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