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阿喜忽然就覺得,她其實是進了一個畢業包分配的學習機構。

交學費進入機構學習,畢業了,需要員工的企業就來這裡面試挑選。沒被企業挑中的學生呢,機構方面也不會放任其自流砸了機構的招牌,於是,機構方面就給分配工作。

阿喜悄悄樂了,這麼一想還挺是這麼回事,她們這些小姑娘就是學生,學費單據就是她們的賣身契,企業就是那些主子們,機構的管理者就是楊嬤嬤。

待所有小姑娘都有了著落後,楊嬤嬤又帶著她們回了她們這些天生活的院子。

楊嬤嬤說道:「現在,你們所有人都有了自己的主子,也是時候告訴你們咱們府里主子們的事情了,別以後認錯了主子。」

阿喜忙收回走神的思緒,認真聽起來,這可是她打聽了這麼些天都沒聽到的信息。

古府有四房,四房老爺均是古老太太所出,都是嫡子。

大房有大小姐和四少爺,均為大夫人所出;

二房有二小姐、三小姐、四小姐和七小姐,其中,三小姐和四小姐是雙胞胎,七小姐是庶出;

三房有大少爺和三少爺,均為三夫人所出;

四房有二少爺和五少爺,五小姐和六小姐,其中,二少爺和五小姐是龍鳳胎,五少爺和六小姐均為庶出。

以及,現在古府里還有一位因丈夫離世而回娘家的女兒,是古老太太的大女兒,她只有一女,就是表小姐。

阿喜覺得有趣,這古府不算表小姐的話,一共七位小姐,這不是七仙女么?這小姐們的確是比較多了,不過一共四房呢,再加上古代不禁生育,想想也不算多。

楊嬤嬤就簡單地介紹了這些,至於各個小姐們的喜好、脾性等,這要她們這些小姑娘以後自己去看去了解。

楊嬤嬤又訓話了一番后,就讓小姑娘們收拾自己的行李,由她把她們送到各位小姐們住的地方。

這一次,楊嬤嬤是按照小姐們的大小順序來的,先把大小姐選出的三個小姑娘給送了過去,帶著她們的賣身契。

大小姐居住的院子面積較大,但在整個古府里位置較偏。

阿喜和另兩個被大小姐選中的小姑娘被分到了一個寢室里,然後,就給她們分配了活計,鑒於她們的年齡還小,就是些最簡單輕便的洒掃工作。

這住的地方在大小姐的院子里是較為偏僻的地方,平時工作的時間呢是要避著主子活動的時間,工作的地方也是主子暫時不會靠近的地方……

而且,阿喜還了解到,丫環也是分等級的,一等的是在主子身邊服侍的,二等的是伺候主子洗漱外加平時端茶送水的,三等的就是幹些重活的,比如洗衣服,四等的就是她們這些負責洒掃的。

阿喜正對這位大小姐好奇呢,還以為進了大小姐的院子就能近距離的接觸了呢,結果倒好,像她這種四等的小丫環根本就見不到主子的面。

嘖,阿喜得承認,她之前真是想得太簡單了。

行吧,那現在的目標就可以明確了,努力工作好好表現,爭取早點等級晉陞,然後就可以近距離接觸讓她好奇的大小姐了。

四等小丫環的工作實在是簡單輕便,阿喜只做了兩天就摸到了規律,之後,她自己的工作做完了就開始悄悄地四處行走,探聽有關古府更多的信息。

好歹接下來應該有很長一段時間都要在這古府工作生活,阿喜當然要熟悉自己的工作場所。她前世參加工作時也是如此,畢竟,進了公司后熟悉了各個部門的情況,身為員工的她才能更好的工作,以及找准機會升職加薪啊。

差不多一周的時間吧,阿喜就對古府了解得更多了。

大房的大老爺是個舉人,在縣裡的一所學校里當老師,在古代也算是當官。大夫人親娘早逝,由長姐撫養長大,親爹曾經參軍還打過仗立過功,現在是個員外。

阿喜現在明白了楊嬤嬤對大小姐的更加恭敬是怎麼回事了,這大房勉強可以算上書香家庭了。

二房的二老爺是白身,二夫人出身地主之家,現如今兩人一起管著古府的田地,農忙時節會下到農村跟著農忙。

三方的三老爺也是白身,三夫人出身商人之家,現在三老爺跟在古老太爺身邊做事,三夫人跟在古老太太身邊幫著管家。

四房的四老爺是個小官,是沒有品級的典史,但這個官職由吏部銓選、皇帝任命,所以也是個命官。四老爺曾經當過兵,後來找人花錢再加上自己本身也有點能力,就當了這個官。

四房的四夫人是幾位夫人里出身最好的,娘家裡有姐妹嫁得不差,兄弟也有當官的。

這就是古府的第二代了,第三代就是那些小姐們和少爺們了。

古府的第一代也就是當家的古老太爺和古老太太重男輕女,都說老兒子大孫子,所以四房的四老爺才能當官,才能娶到比自己幾個兄長出身更好的夫人。

也所以,生下大少爺的三房才能夫妻倆都跟在當家人身邊做事。

以上就是古府的情況了,阿喜在探聽消息的時候還發現了一個意外的驚喜,大小姐的院子里有一處竹林,而這片竹林散發著清靈之氣。

了解完古府的事情,阿喜就閑下來之後就開始在工作之餘泡在竹林里。

阿喜當然不會在竹林里修鍊,畢竟竹林算是公共場所,萬一修鍊時被人發現了呢?不過不修鍊,只是身處在清靈之氣中也對她很是有益,儘管這清靈之氣很是淡薄。

這天,阿喜蹲在一根竹筍前,她總覺得這個竹筍有點特殊。忽然,她感覺到一道視線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不由得轉頭看去。 碧綠色的竹林之中,一個身著同樣顏色衣服的小小女童正蹲在其中,純凈無邪的雙眸好奇而又期待地看著身前的竹筍,好似在與它對話一般。

這一刻,唯有清風徐徐拂過,在斑駁的陽光之下,女童宛若與竹林融為一體,形成一幅充滿童趣又有些神秘色彩的畫。

然後,女童看了過來,純凈的雙眸之中訝異浮現,於是,這幅畫活了。

阿喜只猶豫了幾秒鐘就站起來向來人走了過去,在幾步遠的位置站定,然後行禮:「大小姐好。」

被上級當場抓住跑來這個地方玩,但阿喜卻不覺得害怕,首先她工作都做完了啊,其次她現在的心態就怕不起來而且也不覺得要怕什麼,再次,沒見人大小姐一點責備的意思都沒有嗎?

只見這位大小姐笑盈盈地看向阿喜,目光中流露出幾分喜愛,回道:「阿喜也好啊。」

站在大小姐身邊的是隨身服侍她的一等大丫環秋桐,她見自己主子這個態度,便向阿喜招招手,讓阿喜走近些。

秋桐板起一張臉,問道:「為什麼玩兒?」

阿喜微微仰頭,眨眨眼很是理直氣壯地回道:「我做完活兒了啊。」

板起臉阿喜也不怕,這兩人現在給她的感覺就是在逗她玩兒,這點阿喜很是理解,她看到了可愛的小孩子也會興起逗弄一番的心思。

嗯,阿喜真是不自謙,不過她這具身體在古府的這段時間吃得好、睡得好,現在的阿喜又沒有什麼心事,自然就把這具身體養得好了,而阿喜現在的年齡,身體養好了也就顯出特有得可愛來了。

「好了秋桐,心思都被看透了。」大小姐阻止了秋桐繼續裝樣子,秋桐臉上的表情放鬆下來,嘴角上翹也帶上了微笑。

秋桐好奇地問道:「阿麗和阿薇在做完自己的活計后,都選擇與院里的大丫環親近,跟在她們身邊學習,你怎麼不和她們一樣這麼做?」

阿麗和阿薇是另外兩個被大小姐選出來的小丫環。

爆笑王妃冷麵王 阿喜覺得,要是把現在的場景換成她前世的社會環境,再忽略她們三個人的年齡的話,秋桐的這個問題還真是不好回答。

說自己不想找活做那就顯得沒有上進心;說怕打擾了其他的大丫環,怕給她們添麻煩那就是給阿麗和阿薇在領導面前上眼藥,不是阿喜的作風;而在領導面前也不能把問題給拋回去。

不過,誰讓現在是古代呢,她的年齡又才六歲呢,所以阿喜很快地就給出了答案:「做完活兒了不就是該玩兒了嗎?」這態度依然是理直氣壯,根本不是在反問,而是在陳述一件她認為正確的事情。

阿喜的這一副天真的小模樣看得大小姐和秋桐兩人心中更是喜歡了,秋桐無奈又無語,妥協地應道:「對對,活兒做完了是該玩兒了。」

秋桐這麼說,阿喜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嘿嘿……」

大小姐看得實在是心中歡喜,不由得問道:「阿喜,我給你取個名字可好?」

在古代,能讓主子給取名那是一種賞賜,是一種看重。

看過眾多宅斗、宮斗小說和電視劇的阿喜很明白這個道理,而且,說實話,儘管她接管了這具身體,可她真地不喜歡「阿喜」這個名字,總會讓她聯想到那個《白毛女》中被黃世仁強搶的喜兒。

「好啊好啊,大小姐要給我取什麼名字?」阿喜欣然應道。

被一雙閃閃發亮的眼睛期待地看著,大小姐感覺到了一些壓力,她沉思起來,腦中浮現出剛才阿喜蹲在竹林中的畫面,心中回想起畫面中的阿喜給她的感覺。

片刻后,大小姐想到了什麼,「若……靈,如何?」

「若靈……」阿喜疑惑地看向大小姐,問:「是什麼意思啊?」

「如同精靈,好像精靈一樣。」大小姐越想越覺得這個名字實在是貼切,竹林中的小小女童可不就像是竹林化身的精靈一樣嗎?

這名字充滿靈氣,很符合她現在修行之人的身份啊,阿喜很是滿意,送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謝大小姐取名,以後我就是若靈了。」

自己取的名字被如此喜歡,大小姐非常高興,「那小靈兒就繼續玩兒吧,只別忘了吃飯時間就好。」

「好,大小姐慢走。」若靈行了一禮,然後目送這對主僕離開。

沒過兩天,若靈就發現自己的生活發生了變化,並不是因為她得了主子的賜名而因此就被重視了起來,而是在與阿麗和阿薇的交往上發生了變化。

若靈發現,阿麗和阿薇這兩個人在排擠她。

又仔細觀察了兩天,若靈更加確定了這點,只不過和她想得不太一樣的是,真正排擠她的是阿薇,阿麗是因為平時與阿薇走得更近一些而被阿薇說了一些話才有意疏遠。

之前相處了小半個月也無事,若靈與她們之間的關係就是室友加同事的那種關係,說不上親近卻也說不上冷淡。

但是現在,只是因為被大小姐親自取名,只兩天的功夫,這兩人與她地交往就發生了變化,這讓若靈不得不生出一種感嘆,「人心」真是不分年齡啊。

於是,現在問題來了,她要怎麼應對這兩個人的排擠呢?

忽然,若靈心中冒出一個猜想,就她看過的那些宅斗、宮斗小說,但凡被主子賜名的接下來都會被委以重任或者是被重視起來,根本不會出現像她這種只是賜個名就了事的。

難道這位大小姐與那些小說中的主子不同,就只是心血來潮而已?

若靈想了想,否定了這種可能。她可還記得呢,買她們這些小姑娘進府,被府里的小姐們挑選是為了培養陪嫁丫環的。有這個目的在,現在她們四等丫環的身份根本就只是暫時而已。

所以,若靈覺得,這應該是一場測試,又一場測試。

先前的小半個月是為了讓她們幾個小丫環熟悉環境,同時也是觀察她們日常的表現。然後現在,小半個月的時間也足夠她們熟悉新環境了,日常表現觀察得差不多了,也就該開始觀察一些隱藏在日常之下的表現了。

那麼,給她取名是大小姐故意的? 這個猜想讓若靈的心裡不那麼痛快了,可她不想憑藉自己的主觀臆斷來給別人的行為貼標籤。

若靈讓自己冷靜下來,去回想給她取名時大小姐的神情態度。想想覺得回想起來的記憶可能會受到她現在態度的影響,若靈的意識進入了系統空間,決定以旁觀者的身份來觀看那一段的回憶。

回憶很短,十分鐘都不到。

看完之後,若靈的心裡晴天了,大小姐並不是在把她推出來做餌,而是真心實意地因為喜歡她而給她取了名字。

就說嘛,一個才十二歲的小姑娘,剛可以稱為少女的年齡怎麼可能會有這麼深的心思呢?

在來到大小姐的院子里之後,若靈雖然無法近距離接觸這位她好奇的大小姐,可是也知道了大小姐是個什麼樣的人。

當然,因為只能遠距離觀看,所以若靈的知道目前也就是大小姐的相貌,以及從她看到的幾個大小姐為人處世的行為中分析出來的。

大小姐這人吧,相貌並不十分出眾,勉強算得上中上。但是大小姐身上的氣質有些特別,這種氣質現在還不明顯,給人的感覺也就是穩重、沉靜。

只是,若靈是什麼人啊,前世里的各式美女不說看遍,但看過的也有千千萬萬了。所以,若靈可以很肯定地說,若大小姐的成長環境一直這樣,那麼大小姐的這身氣質最終會出眾到比其容貌更顯眼。

那這究竟是什麼氣質呢?

若靈覺得這麼形容會更加恰當——當家主母的氣質。

若靈個人很喜歡有這種氣質的人,她開始思考一個問題,既然已經知道這是一場測試了,她該如何表現呢?

是的,若靈仍然認為這是一場測試,只不過不是誰有意製造出來的測試,而是事情自然發展到了這個地步,而身為主子的大小姐又不可能不知道,所以這就自然而然地變成了一場測試。

若靈對這位大小姐的好奇心依然沒有消失,她覺得若是表現得好,應該可以藉此機會去到大小姐的身邊,近距離的接觸和觀察。

但是,若靈為什麼要這麼做?

前世里,為了生活而不得不奮鬥,為了能讓領導看重而表現自己,只是為了能夠升職加薪進而提升生活水平。可儘管生活水平提升了,其實生活依然不自由。

條條框框壓在身上,責任、義務又像是兩座大山,一雙腿奔波在家與公司之間,第三個地方都去不了。

每天、每天睜開眼就是一堆不得不處理的生活瑣事,進到公司也不得清閑,工作任務、人際交往樁樁件件都讓人心身疲憊。

現如今,穿越到了異時空,儘管仍然有著條條框框,可有修仙系統在手,這些如何還能捆綁住她?

若靈在知道自己得到了修仙系統的時候,想得不僅僅是得到了外掛和金手指,她想得更多的是——她自由了。

從此之後,她跳出凡人的世界,從世俗之中得以脫身,進入一個更加廣袤無邊、豐富多彩、神秘奇異的世界。

這是一個前世里人們只能在各種小說、漫畫、電視劇、電影之中尋找的世界,而現在,就這樣真真切切地擺在了她的面前。

所以,她為什麼還要為了別人而行事呢?

這意外得到的一世,若靈想活得更加自由,更加肆意,更加洒脫,她再不想為了誰誰誰而行動了。

想通了這點,若靈頓時覺得渾身上下儘是輕鬆,眼前似是被拂去了一層什麼。世界沒有變,可若靈卻感覺自己看得更清晰了。

排擠?

哈,理它做什麼,若靈的生活重心早就不是這座古府了,而是修行。她還繼續地生活在這裡,不過是為了能夠順理成章地取回賣身契而已,在這古府里,她做好本職工作就足夠了。

看著阿麗和阿薇的冷淡,若靈聳聳肩,繼續我行我素。她現在最關注地是竹林里的那個竹筍,有段時間了,那個竹筍卻沒有繼續生長,這就奇怪了,而奇怪的東西么……不是寶貝也是個奇異之物。

相比於大小姐,若靈對一切與修行世界有關的東西更加感興趣,每一天,她都做完了活計就跑向竹林,然後,蹲在那個竹筍的前面,只在吃飯的時間快到了才會回去。

這天,到了晚飯的時間,若靈回去得晚了些,因為她發現那個竹筍有了一點變化。等到若靈回到房間準備吃飯的時候,她發現氣氛不太對勁。

若靈沒有立刻就坐下來吃飯,而是看向了阿麗和阿薇她們倆。阿麗的神色較往日多了幾分不安,而阿薇……儘管看起來很正常,可眉眼間卻多了一抹得意。

能讓一個人得意的事情,若靈結合現在的情況想了下,猜測阿薇應該是得到了一等丫環或二等丫環甚至還可能是身為主子的大小姐地看重。

可,能讓一個人露出不安神色的事情,尤其這個人還是性子較為老實的,且還時不時地向她偷瞄過來一眼……若靈的目光看向了自己的那份飯菜。

一碗飯,兩小盤的菜,菜是一葷一素,這就是正常分過來的伙食。而現在,若靈看到,自己少了一盤菜,本該裝著葷菜的盤子現在是空的。

若靈再次向阿麗和阿薇看了過去,阿麗盤子里的菜已經少了一半,不過裝著葷菜的那個盤子上,有一小堆葷菜卻好好地擺著,阿麗夾菜也不夾那一小堆。

而阿薇呢,明顯比阿麗吃得更加津津有味,盤子里的菜尤其是那盤葷菜還剩下三分之二多一些。

若靈和這兩人一起吃飯這麼些天,很清楚這兩個人吃飯的速度。以阿麗為參考,阿薇不可能吃得那麼慢,而且阿薇的那盤素菜只剩下一半,葷菜卻剩下那麼多,所以,答案只有一個——

阿薇拿了本屬於若靈的那盤子葷菜,分出一些給阿麗,可阿麗卻沒敢吃。

呵,若靈冷笑一聲,刷地一下就奪下了阿薇手裡的碗。

排擠她,若靈可以不理睬,可上升到了欺負,那若靈就不會默不作聲了。

若靈知道阿薇為什麼會這麼做,不就是發現雖然她被主子親自取名了,可這麼幾天下來卻沒得到其它重視,而阿薇自己卻得了重視,所以就覺得高她一等嗎? 「你做什麼?」阿薇驚叫一聲。

「做什麼?」

若靈冷哼,刷刷兩下把阿薇的那兩盤菜給拿到了自己的前面,「搶了我的菜吃,就別怪我不讓你吃這頓飯。」

神醫魔妃:邪王,別纏我 阿薇的眼神閃躲了一下,隨即想到什麼抬起頭看向若靈,很是理所當然地說道:「什麼叫搶?吃飯時間你都沒有回來,誰知道你還回來吃飯不?飯菜又不能浪費。」

嗯,大小姐的院子里不讓浪費飯菜,可是原樣端回去就是浪費?

不,不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