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關於葉凡說他烏雲蓋頂的事,大概就是因為他的妹妹最近一直跟著她,不管再怎麼親人,畢竟也是人鬼殊途,鬼跟著人久了,那人也會倒霉的,就算鬼是無心的。

現在他妹妹消失了,估計他最近應該也就會好些了吧。

謝遠走後,葉凡立刻就問爺爺我們該怎麼做,原來覺得爺爺會說讓我們自己想辦法,這次他沒有,他只是說他會去找陳曉陳爺爺商量一下。

「天陽呀,你過來一下。」爺爺突然叫來了張天陽,這點到是有點奇怪,我們都不知道爺爺要幹嘛。

「這孩子以後和你們會有很大的緣分,好好照顧他,有時間去看看他的家人。如果可以的話,以後他就在我這住了,給你們當個弟弟。」這點到是出乎意料呀,我和葉凡誰也沒想到爺爺會做這樣的決定。

「爺爺,張天陽是不是有我們沒有的東西,他的眼睛。」這話我脫口而出,我帶張天陽來本來就是為了問下爺爺關於他的事,畢竟上次見他的眼睛把我嚇了一跳。儘管是在夢裡。

爺爺很吃驚,似乎他很驚訝我是怎麼知道的,不過很快就回復了他原有的表情:「這孩子擁有一雙特別的眼睛,現在他還運用不好,如果能控制的好,他能望穿因果。」

我入道不深,對爺爺的話似懂非懂,反正我就聽明白了只要張天陽控制好自己的眼睛就會很厲害。

我不懂我還能理解,但是葉凡也是一臉的不理解:「啥?什麼眼睛呀。」說著,他還對著張天陽的眼睛死看。弄的張天陽都不大好意思的,一張小臉都紅了。

「好了,你們該幹嘛就幹嘛去吧,我去找老陳了,葉凡你下午就帶著張天陽吧,瞭然你回學校上課去,學不能這麼老是不上,另外葉凡你下午去聯繫一下張隊長,告訴他剛剛你朋友說的事,醫院鬼嬰的事先放一下。」姜還是老的辣,就這麼一下,就把我們的任務都安排好了,厲害。

約定好,我放學后就去張天陽的家看看,這點葉凡沒有意義,畢竟現在爺爺的一句話,張天陽已經是我們的弟弟了,不過葉凡這傢伙好玩,就好像收小弟一樣,說是以後誰欺負他報自己的名字,我當時在想有幾個人知道葉凡呢?

其實我現在去上課也上不了一會也就得放學了,不過還是得去,總不能一天在學校里都不露個面吧。在說,馬上就要高考了,也就這麼幾天就結束了,還是去多過幾天的高中生涯吧。

一路上,我都在想著最近發生的事,別看我有時候不在意,現在一想,發生的事還挺多的了,先說張天陽的眼睛,爺爺說的望穿因果現在我還不明白,但是聽著就覺得好牛逼,不知道他是不是以後啥事都知道,如果真是這樣,我們是不是可以讓他幫我們買彩票,這樣一次性就發財了。當然這我也只能想想,算是白日夢吧。

關於楊尚,我是真佩服他,上次給他弄跑了,這次又不知道會做什麼事,再遇見他不管怎麼樣也要滅了他,他身上有太多讓人匪夷所思的本事了,而且還是個邪教的人,如果不管他,任他發展下去,以後還不知道會怎麼樣。

還有醫院鬼嬰,這個我真的是莫名其妙的,動不動就死個人,然後出來個小鬼,每個都不一樣,死一個人我們去一次這也不是一個事,肯定有什麼源頭,就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找到。

真實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別多。 學校的生活可真好,雖然熱是熱了一點,但是有朋友在,大家一起熱。

我剛回到學校,胖子就跑過來問我張天陽現在的情況,當我告訴他葉凡的爺爺要照顧張天陽的時候胖子頓時就笑開了了花,就好像被照顧的是他自己一樣。

其實胖子人心不壞,可以說他是個非常善良的人,只是不愛學習而已。

我問他有沒有人來找他麻煩的時候他搖了搖頭:「那幾個小崽子干來的話我就在弄他們,可是沒人來。」

沒人來就好, 情深未晚,總裁的祕密戀人 ,現在麻煩事已經夠多了。

還好,下午上課的時候沒啥事,老師也沒說我,也沒人給我打電話,愉快的和胖子度過了一下午,當然,在放學的時候班主任跑來和我們講再過兩天就要高考了,讓我們這最後的兩天好好複習,另外讓我通知葉凡來把這最後的幾天課上完,雖然他才來我們班上幾天,都沒到一個月,但是也是這個班上的人,怎麼說也得參加高考的,當然了考不考的到那又是一回事了。

放學之後本來胖子要和我一起去找張天陽和葉凡的,結果他老媽打了個電話叫他回去說事去哪裡吃飯還是啥的,他就沒有辦法的先走了。

就在胖子剛走,我的電話響了,葉凡打來了,也沒有說清楚有啥事,就讓我去一個地方,好吧,我已經習慣了葉凡這樣,也不說清楚啥事,整得火急火燎的。

當我到了葉凡說的地方的時候發現這裡根本就沒幾個人在這裡住,只剩幾座破舊的小平房,主要的是離我們學校還不遠,真奇怪以前怎麼不知道有這個地方。

「這裡。」我正在四處張望,便看見葉凡站在一座平房的門口對我揮著手。

「怎麼了?」跑到他的面前,發現他臉色不大好,好像又出了什麼事一樣,不會是這裡又鬧鬼吧,我這完全是自己嚇自己,弄的我整個變的緊張了起來。

「進去看吧,張天陽在裡面。」這是啥意思?我完全不清楚什麼情況,就好奇的走了進去。

葉凡跟在我的後面沒有出聲,一進屋我就見到張天陽跪在了一張破舊的床前面,上面似乎還睡著一個老人。

「什麼情況?」我感覺有點不對勁,我小聲的問這身後的葉凡。

葉凡湊到了我的耳邊告訴我了原委。

原來這裡是張天陽的家,而床上的那老人就是他的爺爺,主要不是這個,主要的是張天陽的爺爺已經死了有好幾天了。

怎麼會這樣,當我聽到葉凡這樣告訴我的時候我整個人驚呆了,開始張天陽說他爺爺生病了啥的我還真相信了,沒想到老人家已經走了,可憐的小天陽,對死人這些事不懂,還以為自己的爺爺病了,怪不得他今天吃東西的時候和胖子一樣生猛,肯定是餓壞了。

葉凡見我整個人都不說話了,就拍了拍我的肩膀:「哥們,天陽命苦,爺爺不是讓我們來看看他的家人嗎?下午我一直帶著天陽在家裡,太熱了,不想出去跑,打了個電話告訴了張隊長,他說派人去查,等剛剛天不熱,我知道你也要放學了,我們就先過來了,結果過來一看,我就感覺有點不對勁,這裡已經沒有一點生人的氣味了,當我看見躺在床上的老人我就明白了。」

聽完葉凡的話,我沒有出聲,我一直望著地上的小天陽,我很自責,如果當初在夢裡夢見他后,我就下去找他了,估計就能早點來到他的家裡,那樣說不定他爺爺還有得救,也不至於落到死了這麼多天才被我們發現,從這一刻我決定,要帶他像親弟弟一樣,一想到他早上被人冤枉成小偷我就不由得覺得心痛,眼淚不自覺的流了出來。

見我流淚了,葉凡也沒說什麼,只能拍拍我的後背:「哥們。」

此時葉凡也說不出別的話,雖然他是個天然呆,但是在這種時候他還是不呆的。

「哥哥,我爺爺是不是再也不回來了。是不是去了很遠的地方。」突然,張天陽回過頭,對我和葉凡望著,他的眼睛還是那麼明亮,只是現在閃爍著一些淚花。

關於這個問題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答,要騙他吧,他也不小了,肯定知道是怎麼回事了,要是不騙他吧,我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說出口,我選擇了沉默,而葉凡似乎做出了和我一樣的選擇。

見我們都不說話,小天陽走到了我們的身邊,拉了拉我們的衣服:「哥哥們,你們不要傷心了,我看見爺爺了,他去了很遠很遠的地方,那裡有好多人,爺爺再也不用孤單了。」

聽這張天陽說出這話,我和葉凡就更加不知道要說什麼好。

「天陽,跟我回家吧,以後我照顧你。」其實葉凡在中午聽爺爺說他多了個弟弟的時候也沒有多在意,在他理解的意思里無非就是多個人有時間來店裡去陪爺爺,當他來到這裡的時候,他根本就想象不出張天陽以前是怎麼過來的。

「哥哥,我知道你會照顧我,還有這個哥哥也是。」小天陽的眼睛里雖然有淚花,但是他還是拉著我和葉凡的手笑了,似乎他早就知道了這一切,難道這就是望穿因果嗎?

「瞭然,你先帶天陽回去吧,我來打電話找人把他爺爺的屍體給處理一下,找個好日子下葬,一直放在這也不是事,我看這裡也沒什麼東西可以帶的,直接走吧。」葉凡整理了一下心情,對著我說道。

葉凡留下來處理張天陽爺爺的身後事是最好的了,畢竟他家裡就是做這行生意的,肯定在這個圈子裡認識一些人,而讓我帶張天陽先離開是怕他會傷心。

我看了一眼整個房子,似乎都是一些老舊的傢具,雖然用不上了,也沒必要帶走,但是這裡卻是張天陽對他爺爺唯一的回憶,他沒有爸爸媽媽的關愛,只有爺爺的細心呵護,如今他爺爺走了,那麼他還能和以前一樣的生活下去嗎?

「天陽,我們先走吧,讓凡哥哥留下來做點事,好嗎?」我試著問道,我怕他會不願意。

不過還好,這孩子比一般的小孩要懂事,似乎他也明白了出了什麼事:「好,我要帶個東西走,那可是爺爺送給我的唯一的生日禮物。」

張天陽說這話的時候是笑的,但是我怎麼覺得我在哭。

他說的禮物是一隻毛筆,已經很舊了,不過看的出來張天陽很愛護這隻毛筆,於是,他就拿著毛筆和我一起先回去了。

我和葉凡說好,等他處理完后就回來,畢竟我得回家, 最青春

由於這裡有點偏遠,車子不好打,我只能帶這張天陽散步。

「天陽,會不會想你爺爺。」我整天都說葉凡天然呆,但是今天我自己不知道哪根神經壞了,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問出了這麼一句話。問完后我就後悔了。

不過還好,張天陽似乎沒有我想象中的那麼脆弱:「想呀,但是爺爺現在在那邊過的很好,我也要過的很好!」這句話是從他嘴巴里說出來的,雖然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這樣說,但是我看他沒有崩潰我就放心多了,畢竟那是他唯一的親人。


走了一會,張天陽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角:「哥哥,我怕,有好多小朋友在跟著我們。」

啥玩意?好多小朋友?他是在逗我嗎?我轉身一看,連個鬼影子都沒,這偏僻的地方哪裡來的小朋友更何況還是許多?

正當我準備說他淘氣的時候,我一低頭,卻發現張天陽的眼睛竟然變的和我在夢裡見到的一樣!左邊極黑,右邊雪白,這是什麼情況。

現在我不是害怕,我是吃驚,怎麼他好好的眼睛就變成了這樣,難道是受了什麼刺激?爺爺說他的眼睛能望穿因果,難道也能見到鬼?或者說他已經看到了!不然不可能好好的說他自己怕,有許多小朋友的。

此刻我咽了口口水,不為別的,要是能看見的話那還好,主要是我現在看不見鬼,口服液我放在葉凡那沒有拿,而此時似乎我正需要那東西。

還別說,開始走路我一直都沒怎麼在意,這不,仔細一注意,我發現突然變涼快了一點,沒剛剛在屋子裡那麼悶熱了,而且也沒有蟲子叫了,要知道夏天的這個時候是蟲子最多的時候特別又是在郊區。

我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雖然我什麼都看不見,但是我卻將張天陽一把放到了背後,背了起來:「天陽,抓緊了,我準備開跑!」雖然我看不見我身邊有什麼,但我肯定張天陽是不會騙我的,特別是他那眼睛有變的那麼古怪,現在我情願相信張天陽也不想在這郊區散步了,只是葉凡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不過我想他應該沒事吧,那傢伙的本事本來就比我厲害,而且隨身帶著很多符咒,現在還是擔心擔心我自己吧。

「跑了!」 也許這個時候要是有人看見我這樣傻比比的背著個小孩肯定覺得我是神經,但是我也沒有辦法,張天陽說的太嚇人了,本來我是想往回跑的,但是看還有那麼多路,我決定還是先掉頭找葉凡,畢竟和他在一起比我一個人帶著個孩子安全一點。

「哥哥,好多小朋友跟著我們後面追我們,還有一個流口水了!」

張天陽不說話還好,這一說話,都快把我嚇尿了,一說流口水,我就想到了白天那破比玩意自己吃自己的樣子。


「別怕,我現在帶你去找你凡哥。」其實我這也算是自己安慰自己吧,其實我現在比張天陽好一點,至少我看不見,我也不管,反正就這麼一直跑著。

還好,其實我帶著小天陽走的不算遠,還沒一會,就看見了正在小平房門口打電話的葉凡。

看到了他我心終於安定了下來,至少等下不用孤軍奮戰了。

「嗨?你們咋回來了,這是怎麼了,跑的滿頭大汗的。」似乎葉凡電話沒有打通,見我背著張天陽跑了回來他就掛了電話,上前詢問道。

還好張天陽是小孩還不是太胖,要是在重一點估計我現在連說話的力氣都沒了。

我將天陽放了下來,喘了口氣:「開眼,看看有什麼。」

沒說別的,我現在就是關係到底是不是有東西跟著我們,和天陽說的一樣。

葉凡被我說的莫名其妙:「咋了?開眼幹啥?我打電話給殯儀館的人結果人家一直說找不到這在哪,剛正準備再打個電話問問,結果電話一直打不通,真是奇怪。」

壞了,估計天陽說的是真的:「快點,先別說了,快開眼!」

葉凡疑惑的對我望著,拿出了口服液,當他看到天陽的眼睛的時候大吃一驚:「小伙家眼睛怎麼了!」他不象我,他這是第一次見張天陽眼睛的變換,顯然有些吃驚。

「話真多,先開眼,等我們回去了再細說。」我一把搶過葉凡手中的口服液,直接先給自己噴上了。

當我睜開眼睛,我感覺我整個人瞬間就不熱了,簡直比把空調開到最低對著吹還要爽。

見我突然不說話了,葉凡很奇怪,拉了拉我:「哥們,咋了?」

「你噴一下就知道了。」我動也不動的看著前方,悄悄的把張天陽拉到了自己身後。我後悔了在知道我直接到著天陽跑回去找爺爺就好了。

葉凡還是不知道我在說啥,不過他還是給自己也噴上了。

「我擦!」當葉凡看見眼前的景象啥不淡定的罵了出來。

不怪他,看到這情況我都已經傻了眼,他還能罵出來算好的了,也不怪開始張天陽說他害怕。

一開眼,我們看到的不是別的,而是至少有十隻朝上的鬼嬰,正在我們的前方不遠處對我們望著。和張天樣說的一樣,有的在流口水,有的傻傻的對我們望著,千奇百怪,各有不同,以為相同的就是他們都他媽和外形人一樣,沒有頭髮和眉毛。

不過還好,他們沒有對我們做出什麼事,

「這咋搞?鬼嬰大軍呀?」

葉凡說的沒錯,我也這麼覺得,這麼多鬼嬰同時出現必然不是偶然,難倒是因為我和葉凡弄死了他們兩個夥伴,現在集體前來報仇了嗎?

這時,我和葉凡都在發愣,而張天陽突然拉了拉我的衣角:「哥哥,你看天上。」

天上?難倒又出現啥了?我抬頭一看,果不其然,天上還有一隻,它都會飛了,這傢伙和我們面前的有點不一樣,至少它是有頭髮有眉毛的,真是奇怪。

「你要幹啥!」葉凡這傢伙顯然也注意到了天上飛的那個東西,直接問道,反正現在都看見了,還怕個毛,最多就是大幹一場,我就不信了,它們還能把我和葉凡吃了呀?

不過話說回來,我還是頭一回見到飛天的鬼,上次那楊尚弄出的屍狗人也沒見它會飛呀,這次見到了超鬼,我難免就多對它望了幾眼,因為好奇,要知道我也還是個小青年。

「桀桀!」鬼物就是鬼物,***笑的都和別人不一樣,聽到葉凡的問話,天上的那傢伙竟然發出了怪笑,聽的人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葉凡大概也是被噁心到了,全身一抖:「真噁心,天陽來,尿泡尿。」

我被葉凡這一句沒頭沒腦的話說的一愣,怎麼這個時候還要天陽尿尿呀,等安全了再尿就是了。

天陽和我一樣,不理解葉凡的話。

「別看了,尿尿,你的尿是童子尿,對這些東西有作用,圍著我們尿一個圈。」葉凡解釋了,但是我覺得奇怪,難倒他不是童子嗎?再說我也是呀,還尿一個圈,他難倒是把天陽當成尿尿的機器呀,想尿多少尿多少,不過在這個時候我不好和他這樣開玩笑的,畢竟他說的是對的。

「能尿多少尿多少,不行我們在尿。」我見張天陽有些為難,只能這樣說道。

就這樣,我和葉凡在前面站著,和那些鬼嬰對視著,張天陽則在我們後面尿了一個圈。

「天陽,你站在裡面,等下不管怎麼樣都不要出來。」看來葉凡的意思不是讓我們全部都在尿圈裡,只是讓張天陽一個人站在裡面,應該能起到保護作用,畢竟是純正的童子尿,只是張天陽到也聽話還真的尿了一個小圈,不知道他是不是憋壞了。

就在我們安頓好張天陽,天上的鬼嬰怪叫一聲,好像是發起了進攻的命令,地上的鬼嬰們全部朝我們撲來,這場面比上次在亂葬崗的時候還要牛逼,這次可都是和外星人一樣的東西。

「干!」葉凡在我心裡,不管是對人還是對鬼,他都是一個德行,相當火爆,能幹一般都是直接上。這不,剛說完就沖了上去。

葉凡上了,我沒有道理還不動:「千萬別出來!」我頭也沒回的叮囑了張天陽便也加入了葉凡。

關於葉凡的符咒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裡來那麼多,這不,他隨手就拿出了一張,和幾隻鬼嬰對上了,而我只有老一樣,陰符,這個是永久效果的,一張走天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