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鏡天終於又問道:「據本座所知,墨雲天不承認你這個女兒,連族譜都沒讓你上。墨家堡,根本沒墨兮媛這個女兒。你打算如何自處?

這話說得很明白了。

墨家堡沒承認你是墨五小姐。你看著辦。

墨兮媛不明白鏡天怎麼突然關心起她的身份了,但鏡天說得這句話她喜歡聽!

自從穿越到這個時空,認識鏡天一來,墨兮媛第一次感到,鏡天的嗓音真的好聽。

天籟綸音,嗯,就是這個樣子!

」大教宗聖明!「墨兮媛高唱一聲。這一次,卻是真心實意,發自肺腑的,「既然墨家堡根本沒民女這號人物,民女自然就不算墨家的五小姐了!民女自然不會去喜歡不相干閑雜人等!」

沒破口大罵,已經是墨兮媛此時忍耐的底線了。

墨雲天那種人,麻痹什麼玩意兒啊!

三姨娘文珍秀,明裡暗裡坑他那麼多次,還是他的「真愛」!連皇家之女他都敢縱容小妾欺負!真正是自作孽不可活! 三姨娘文珍秀,明裡暗裡坑他那麼多次,還是他的「真愛」!連皇家之女他都敢縱容小妾欺負!真正是自作孽不可活!

要不是文珍秀母女折騰得太過火,連神殿都知道了,墨雲天還會當死人,什麼都不管!

就算墨雲天吧文珍秀給趕出家門,那也根本不是因為文珍秀闖禍太出格的緣故,純粹是因為,這娘們兒鬧騰得危及到帝都安全,有可能讓墨雲天自己倒霉,所以墨雲天才打發她滾蛋!

「從此以後,墨家堡的死活,跟民女沒有任何關係。」墨兮媛最後做出總結。

「好吧。你現在的名字,是誰給的?」鏡天又問了一句。

「哦?」墨兮媛一呆。

她記得清露說得很清楚,蘭夫人一直都神志不清,在生下她沒一會兒工夫,就死掉了。

那麼應該不是蘭夫人。

不是蘭夫人,那別人是沒興趣給她起名的。

」不管是誰起的,民女從此之後,不再冒充墨家堡的姓氏。「墨兮媛淡定地很。

「大陸之上,良民皆有戶籍,記載身份,姓名,出身,年紀,家族親眷等等。你既然不姓墨了,難道是天生下你?」鏡天說道,「你如何在帝國立足?」

墨兮媛有些頭大。不過,這些事,對於庶民百姓來說是為難之事,不過對於大教宗來說,不過是無稽小事而已。

話又說回來,她本來已經死過一次了。

卻又莫名其妙穿越到這個奇怪的時空。

難道不是天地生她?

「請大教宗指教。」墨兮媛低頭說道。

「你本來有欺瞞大教宗之罪,」鏡天可沒忘記找她的茬,「但有你在蘭月族打了前鋒,也算為神殿立下微薄功勞。」

墨兮媛,不,現在她已經不叫墨兮媛了,實在不懂,大教宗提這些幹什麼。

「以後,你還要和蘭月玉好好相處,神殿還有用得到你的地方。」鏡天又接著說道。墨兮媛頓時心裡拔涼拔涼的。鬧了半天,是吧她當棋子用啊!

「所以,為了慰勞你,本座賜你姓名。」鏡天說著,手掌一展,出現了一柄銀色如玉的法杖,鏡天拿著法杖,在虛空中畫著,「你是藥師體質,藥師天生就是木系的修行士。而且你善於操控植物靈魅,是木精之主。就賜你姓氏『仙木』吧,從今以後,你的名字,就是『仙木媛』。」

轟的一聲,墨兮媛腦袋一昏,臉色變了。

仙木媛?!

這……這就是,她前世的名字啊!

仙木家族長房唯一的千金,仙木媛小公主!

她的臉色變化太大了,別說鏡天,連周圍的幾名神侍,都以驚訝的眼光看著墨兮媛。

「怎麼了?」鏡天悠然的聲音,「從此以後,你就叫仙木媛,和墨家堡徹底沒有關係。如此,也是本座對你這次進入蘭月族立下功勞的一點獎賞。」

尼瑪。姐闖入蘭月族,差點命都沒了,換的獎賞,就是個名字?

不過,貌似也不錯×…

仙木媛不喜歡自己這具軀體的本尊主人墨兮媛。

連帶連名字也不待見。

墨兮媛,這個名字,代表的不僅僅是「野種」的代名詞,這個代名詞,是墨家堡賜給這個女兒唯一的禮物。 墨兮媛,這個名字,代表的不僅僅是「野種」的代名詞,這個代名詞,是墨家堡賜給這個女兒唯一的禮物。

在帝都上流社會的淑女中,墨兮媛還代表著粗魯,蠢笨,不分是非,一無所長,偷雞摸狗外加栽贓陷害無辜的人。雖然,最後一項九成以上,是三夫人為了除掉墨家堡里爭寵的對手,用點不值錢的小禮物哄騙著墨兮媛去做的。

最讓人瞧不起的是,如此毫無所能的墨兮媛,卻有一顆充滿了向上爬的慾望的心。當年在理王手下,她自取其辱,被墨彩靈毒打一頓。

但,如果她不是急於獻媚,急得不自量力的話,這場恥辱完全可以避免。

但她這麼做,也純粹是因為上了文珍秀的當。文珍秀完全明白,這個庶女渴望改變處境,做人上人的心理。

否則,一般的奴婢,或者不被邀請的卑微庶女,看到貴人的時候,她們的正常表現是嚇到不敢近前,而不是擠到貴人眼前去!

所以說,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天生廢柴,偏又以為自己有一副好相貌,急著往上爬的墨兮媛本尊,被心思深沉的文珍秀隨意擺布玩弄,文珍秀其實從一開始就打算收拾掉墨兮媛本尊,根本沒給墨兮媛本尊任何向上爬的機會!

從文珍秀那個立場來看,她乾的極為正確。但文珍秀還是夠惡毒,明明早就決定要除掉墨兮媛,可是在除掉墨兮媛之前還要故作姿態,吧墨兮媛狠狠利用一番,替她當槍用。

這一點,跟玉妃對待軒轅赤的手段,不謀而合!

一個少年的江湖路 ,毫無疑問,有殺母之仇的軒轅赤,是玉妃第一個要除掉的對象。

不同的是:文珍秀沒能爬到那個高到基本沒人能管到她的地位的時候,就遇到了穿越過來的仙木家族的族王。

就算沒有了靈力,族王收拾墨家堡,也是妥妥的。

仙木家族的族王,討厭墨兮媛本尊,只因為:墨兮媛本尊的確是墨家堡的人。跟墨彩靈他們所不同的,不過是地位而已。

現在,大教宗金口玉言,宣布她不屬於墨家堡,重生的族王,難得對大教宗滿意了一次。

但,鏡天為什麼給她賜「仙木」的姓氏?

難道真的只是因為:她是絕無僅有的藥師體質,百毒不侵,還可以為鏡天解開絕品寒毒?

還是因為,鏡天其實,已經看出點什麼?

「謝大教宗賜名。」仙木媛聲音微微顫抖地說道。

鏡天的眼神卻沒有任何變化,只是吧冰鏡又對準了仙木媛。

鏡子里,反射出的,不是墨兮媛本尊被改造后的平庸相貌,而是——

仙木媛前世的本來相貌。

只是相貌稚嫩了許多,不過是十三歲的模樣。


仙木媛看著鏡子里的影像,一陣恍惚。

「大教宗閣下,這鏡子里,映照出的,是民女的本來面貌嗎?」仙木媛問道。

「從此以後,你既然不屬於墨家堡,那就是神殿直接管轄。」鏡天說道,「在本座面前,你可自稱屬下。當然,也可稱本座為『師尊』。」 從理論上,大教宗身為天下靈武系統的至尊,是所有靈力修行人的師傅,任何人都可以稱呼大教宗一聲「師傅」。

但實際上,師徒關係非比尋常,尤其是以大教宗的身份,他如果收徒入門,更是非同小可,有可能就是培養下一任大教宗的競爭者。當然,歷任大教宗,基本都不收徒兒。

也沒人敢自抬身價,真的喊大教宗「師尊」。

正如皇帝,名義上天下人都是他的子民,但實際上,皇帝真正的親兒子就那麼一小群。

有沒有資格向皇帝喊爹那還得看陛下是否抬舉。

好吧。允許前任仙木族王稱呼大教宗為「師尊」,其實就是一種變相的獎賞。

換了一般的靈力修行士,這會兒估計都高興得找不到北。

但仙木媛只是恭敬得再次行了一個伏地大禮,沒任何受寵而驚的表示。

她激動的,只是鏡天給她起的名字,怎麼就是她前世本來的名字?

鏡天對仙木媛「反常」的表現只是微微顫動了一下眉毛。倒是遠處侍立的神殿侍從,都驚得呆傻了!

在侍從們看來,大教宗和這個小丫頭,今天都太不正常。不過,他們都以為,這位受寵的仙木媛,純粹如傳說中所說的,是個白痴。

絕大的恩寵都不懂啊。

嗯。看這表現,應該比傳說中的還蠢笨,不會看眼色!就是個木呆的。

其實仙木族的千金也明白,自己該表現出誠惶誠恐的樣子,這樣才符合常理嘛!

但她覺得,她和大教宗彼此心照不宣。某些秘密,兩人心裡都有數。


她再演戲就無聊了。

「抬起頭。」鏡天又吩咐。

仙木媛抬起頭,看著大教宗。他又有什麼要做的?

「這冰鏡里的容顏,就是你本來的面目。「鏡天說道,「你如今已經是天階的靈力,作為藥師,你的靈力天生有自我恢復的功能。」

說完,冰鏡的鏡面一轉,仙木媛心裡咯噔一聲。

「這是你被我改造后的面目。」鏡天淡然回答,「看出來和最初封凍你的時候,有什麼不同了沒?」

看出來了。

仙木媛自然看出來了。

鏡子里的仙木媛,現在這個軀體,面目還是平庸的。

但很明顯的,看似平庸的臉上,多了一層艷光,原本的五官輪廓,隱約欲出。


這是因為自身解毒功能,抵消了鏡天的靈力的緣故。

「既然你靈力已有所成,足夠自保,封凍術我也可以收回。」鏡天說著,向仙木媛一伸手。

仙木媛只覺得臉像被截去了薄薄的一層面具似的,再摸上臉皮,原本粗糙的臉皮,變得光滑細膩。

冰鏡里,顯示出的仙木媛的相貌,比剛才更加清晰。

「謝過大教宗。」仙木媛說。看到自己久違的真實面目,仙木媛的歡喜簡直無法自制。現在她確信,自己依舊是仙木媛,而不是墨兮媛。

她為自己而活!

看著仙木媛離開時纖細婀娜的身影,大教宗的眼眸里,閃過一絲暗光。

冰鏡依舊對準這仙木媛。但在裡面顯示的,是另一個人影。 冰鏡依舊對準這仙木媛。但在裡面顯示的,是另一個人影。

長長的黑髮在腦後梳成馬尾,頭上戴著象徵族王身份的冠冕。身穿黑底金色的緊身衣,大紅灑金斗篷披在身後,卻依舊遮擋補助修長而婀娜的身材,反而平添一股連男子都畏懼的威武之氣。彷彿這是天生的女王。

鏡天的嘴角抿起。

他的靈力凝聚的冰鏡有通靈之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