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錢立業眼睛一亮,要是到了連雲港的話,那就方便多了。錢立業點點頭道:「那就謝謝王旅長的好意了,以後但凡有什麼需求,都可以通過我去尋找我公司的支持。」

王明宇點點頭道:「放心吧,呵呵」

錢立業看了看周圍的人道:「還有一個事情,就是我們大老闆希望我能呆在你身邊!」

王明宇一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一邊在思考,過了一會問道:「你的身份沒有問題?」

錢立業道:「我和他都沒有問題,我們已經在上海做了兩年多得生意,認識了不少政界名流,有他們在,我們高枕無憂。而且我的檔案一直是高度機密,沒有相當的級別不可能查閱的到。」

王明宇點點頭道:「那麼就可以,不過我事先申明幾點,首先不要在我的部隊宣傳你們的思想。這支部隊是一支純潔的部隊,我的意志就是他們的意志。其次就是你現在過來,我會給你安排一個政治處主任的位置。但是記住你是國民黨的政治處主任。我告訴你,我的部隊裡面就有軍統的人,但是我一直沒有把他們抓起來,就是因為他們以為他們在暗,所以更加容易控制。這個你經常掛嘴邊的同志同志,也要改一改。最後呢,我希望你盡量少用電台與那邊聯繫。少點是可以的,但是多了就不好了。」 PS:首先感謝支持我的朋友,感謝你們的點擊、推薦、訂閱、鮮花。另外特別感謝孔令旗、周東波兄弟的鮮花支持,謝謝你們!真的非常感謝所有支持我的兄弟們。

錢立業一聽,想了想點點頭說道:「放心,從現在起,我就是獨立318團的政治處主任了。這個我帶來的人就是我的警衛員吧。」

王明宇到也沒有覺得什麼,點點玩笑的說道:「沒有問題就好!不要私底下拉攏我的兄弟們。如果非要策反我們,策反我就可以了。呵呵」

錢立業一聽哈哈一笑道:「如果可以,我當然想,但是如果王旅長想得話,也許我不提你也會答應,我心中有數!」

王明宇點點頭,剛要說話,聶思思跑進來說道:「旅座…旅座,日軍*近羅店了,就快到了!」

「什麼?鬼子離這邊還有多遠?」王明宇整個人瞬間散發出一股懾人的氣勢。

「哎呀,我不知道,你問問他!」聶思思哪裡知道,剛才只是咋呼一句。

「說!」王明宇也不含糊立刻問道「報告旅座,據前方傳來消息,鬼子已經進入三公里範圍內,開始安營紮寨,估計一會會有一輪進攻。」這個情報科的人快速的講到。

「估計會有進攻嗎?讓兄弟們都進入指定的戰鬥位置。準備戰鬥!」王明宇立刻交代下去,然後轉身對著錢立業說道:「這樣,錢老闆你現在有別的事情嗎?」

錢立業稍微思索了一下道:「我需要一部電台跟上級溝通一下。」

王明宇迅速的點點頭道:「放心我立刻安排!」

然後王明宇對著情報科的人說道:「這位是我們318旅以後的政治處主任,錢立業,錢主任,現在給錢主任配一台小功率電台。記住,錢主任是我請來的,我不喜歡看到任何別的情報部門的人干涉他。另外給錢主任和他得警衛員安排一下住處,沒有我的允許,誰也不要打擾錢主任。」

那位情報科的人心領神會道:「放心吧,旅座,這點小事交給我們就可以了,錢主任請跟我來!」

錢立業也不矯情,立刻跟著那位情報科的人走了,王明宇這邊也開始迎來了日軍的第一輪進攻。日軍第三師團步兵第29旅團旅團長野勘一郎正是第一輪進攻的指揮官。本來步兵第5旅團的旅團長片山裡一郎少將率兵攻打羅店,野勘一郎少將還氣憤了一陣,兩人明爭暗鬥數年,誰也不服誰。野勘一郎以為這次片山裡一郎撈到了一個大好的機會不但在藤田進師團長面前表現了自己,甚至會給松井石根大將留下美好的印象,心中當時就有一股子火無處發泄。

但是野勘一郎少將怎麼也沒有想到僅僅過去一天的功夫,這位與自己纏鬥數年的死敵兼老友盡然身亡了,這讓野勘一郎心中不僅怒火中燒,但是也有一絲的慶幸。野勘一郎這段時間已經不止一次的想著如果自己來指揮這場戰鬥的後果,想來想去,野勘一郎都覺得自己不會像片山那個老匹夫那麼慘。野勘一郎自認為這些年的爭鬥已經有了一個結果,而且最有力的證據已經表明,野勘一郎活著,他片山裡一郎已經去見天照大神了。

野勘一郎還覺得片山裡一郎居然成為帝國第一個在中國戰場被擊斃的日軍將軍級人物,心中感到很憋屈,想著自己和這麼一個夯貨比了這麼多年,居然還沒有分出高下,難道是老天不長眼睛嗎?這次藤田進中將直接讓他率五千人衝鋒,可是對於他給予很高的期望。野勘一郎自認為的。

實際上藤田進對於野勘一郎能否拿下羅店,根本就沒有抱多大希望,或者說就根本沒有抱任何的希望,藤田進現在選擇的就是一種非常穩妥的打法,儘可能的消耗支那軍的主力。因為這支隊伍目前還沒有任何救援。孤軍往往意味著失敗。

藤田進自然不知道第88師要來的消息,這個消息說起來目前知道的人相當的少。日本的間諜和中共的間諜是不一樣的。日本的間諜雖然很強,但是短期的消息不如中共的間諜來的那麼的快,畢竟不是一個民族的,很多的事情做起來是很不方便的。所以,中共地下黨能夠得到的情報,日軍在短時間內不一定能夠得到。這裡面的彎彎繞很多。日軍雖然在中國建立的情報網很廣泛,但是和中共一比,實在是有點差距。其實最厲害的還是戴笠領銜的軍統,那叫一個無孔不入。抗戰前期的軍事情報,雖然軍統很的情報做得很好,但是絕大多數都是針對中共的,可以說內戰內行是對軍統表現的一個很有力的證明。這些等以後再講。

野勘一郎少將作為先鋒,自然是很好的貫徹了藤田進的戰術意圖,就是用最少的時間,攻克羅店的第一條防線。野勘一郎用望遠鏡觀察著羅店的防線,並沒有感覺羅店的防線是多麼的牢不可破。只不過現在日軍的野戰重炮已經過不來了。

為啥呢?因為王明宇一聽唐風等人的報告就分析出了日軍走的太匆忙,運輸沒有及時的跟上,按照王明宇的了解,第三師團的常規編製可是一個旅團三個重炮聯隊。即使上次片山裡一郎的進攻中,318旅摧毀了一個聯隊的重炮,但是第三師團還有兩個聯隊的重炮沒有出動呢。現在第三師團明顯全軍出動,沒有理由他們的常規大殺器野戰重炮不用,最大的可能就是由於日軍報仇心切,導致前後運輸距離拉得有點大。

所以王明宇果斷的命令已經跳出日軍包圍圈的趙國瑞部,在羅店外圍十五公里處,截擊日軍的重炮,如果能夠繳獲對準這些鬼子那是最好,如果不能不惜一切代價摧毀之,這不得不說是一招妙棋,日軍卻是為他們的不夠謹慎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而318旅卻是因為王明宇的一個臨時計劃,徹底的改變了後來的戰事走向,可以說是無心插柳柳成蔭。

日軍已經開始集結待命,打仗一觸即發,戰前的緊張氣氛在日軍中蔓延,卻沒有在318旅中感覺到什麼大戰前的氣氛,因為他們已經習慣了日軍大規模的進攻。 當日軍擺開架勢準備進攻的時候,在羅店內的一處地下室中,錢立業和這位中共地下黨員開始用電台暗碼向中共社會部李克農部長發去電報。

錢立業也是情非得已,這麼重要的事情肯定要彙報的。現在是戰爭時期,誰能想到這麼緊張激烈的時候還有中共地下黨的同志在羅店內部自己的老巢裡面向中共發電報呢?就算知道又如何?除了少數已經軍統的特務之外,其餘的人只聽王明宇的號令。軍統局的特務自認為自己的隱藏的很好,但是在直屬隊的眼裡,他們不過是一群跳樑小丑。看習慣了現代戰爭片中得驚險諜戰劇。王明宇教給直屬隊的偽裝、偵查、辨別等軍事技能,都是由這個時候慢慢蛻化演變過去的。

可想而知直屬隊的辨別特務的能力肯定比之現在的人來說要高出一籌不止。所以,想在王明宇這裡安插眼線,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軍統想盡辦法也只安插了不到十人的眼線。比如孫大寶等人外出招兵,這些軍統局的小特務們就渾然不知,等知道了之後也無濟於事了。因為王明宇開始慢慢的公諸於世了。秘密之所以稱為秘密,是因為別人不想讓想知道的人知道。一旦別人覺得誰知道也無所謂,那麼這個秘密也不能稱之為秘密了。

蔣委員長一開始聽說王明宇這邊突然冒出了這麼多部隊,還特地暗中詢問戴笠,問軍統局為什麼沒有上報?戴笠哪裡知道有這麼個事情?心中氣苦,想著自己手下怎麼養著這幫王八羔子,連一個剛畢業的毛頭小子都對付不了?不過後來蔣委員長的意思就是讓戴笠不要在查這件事情,因為王明宇的部隊都去幫蔣委員長大忙了。蔣委員長心中實在是很欣慰,這種自己花錢養隊伍,然後為他賣命的學生,他從來都沒有看見過。

在國民-黨高層中,誰不是自命清高或者貪得無厭?有戴笠這個軍統頭頭在這,蔣委員長能不知道那些個破事?只不過蔣委員長為了平衡各方面,實在沒有辦法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過蔣委員長到現在還不知道他花錢修得那個永固的國防工事,是一個豆腐渣工程,要是知道的話,他非的槍斃那些貪得無厭的人不可。

陝西延安,一所農家小院里。

主席和周副主席、李克農部長在那吃著早飯,此時這邊還多了兩個人一個是現任第115師的林師長,另一個是剛從外面返回的朱總司令。

主席看著朱老總笑著道:「朱總剛剛返回,咱們就用饅頭鹹菜招呼招呼咱們的老總嘍」

朱老總笑道:「有啥子滴?咱們長征的時候條件可比這艱苦多嘍,呵呵」

周副主席道:「老總說的是,我們中國共產黨已經度過了最為艱苦的歲月,現在我們又一次的開始了蓬勃的發展。」

林師長這個時候開口道:「主席、老總、周副主席、李部長,我這次來是想要點物資來著,我們115師現在平均才兩個人一把槍。人均子彈不足二十發。您看…」

主席眉頭一皺道:「陽春啊,你也要考慮我們中央這邊的難處,不是我不想給你們調撥物資,現在這種情況,哪個不想要物資?我們這邊條件是艱苦了啊。所以我們才發出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口號,來號召全黨全軍的同志們,努力度過難關啊。」

朱老總也發話道:「小林啊,我知道你那的裝備現在還不怎麼樣,但是我們的裝備從哪裡來?我們得從敵人的手裡拿!我們第十八集團軍還屬於他蔣-介-石的正式戰鬥序列呢,也沒有見他老蔣給我們什麼戰鬥裝備和物資,弄的跟守財奴一樣。」

林師長一臉鬱悶的看了看主席和朱老總說道:「就算跟敵人去拿,咱們也得有點實力啊,其實我們部隊的裝備還算好的了,還有許多兄弟部隊幾個人共用一把槍,甚至有的部隊還以大刀為主。哎」說著說著,林師長也覺得自己要裝備是有點為難中央領導了。

周副主席笑呵呵的說道:「看來林師長的覺悟還是很高的嘛!不過以我們現在的實力跟日軍硬拼恐怕效果不大啊。」

主席卻道:「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兵者詭道也!」

林師長眼睛一亮道:「主席,是不是咱們要和小日本幹上一票?」

主席笑道:「你這擅離職守的罪我還沒給你算呢,等你到了部隊以後等我們中央軍委的通知,放心吧,仗是有的,就看到時候你怎麼打了?」

「報告!」門外一個有點稚嫩的聲音響起「進來!」周副主席道「報告…額…李部長那個…急電!」那個小同志一看周圍這幾個人,一下子緊張了起來,說話都開始有點不利索了。

主席笑道:「怎麼?我們不能看嗎?」

李部長瞪了一眼來報信的小傢伙,然後笑著說道:「估計又是什麼情報,我看看然後給大家傳閱一下就好了。」

主席幾人點點頭,沒過一會,主席幾人就看到李克農部長那張因為興奮而有點漲紅的臉,幾人都十分的奇怪,是什麼消息能讓李克農部長這麼的失態。

主席問道:「克農部長,什麼喜事,你也讓我們高興高興撒,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嘛!」

李克農換忙站起來說道:「主席,老總對不起對不起,剛才是我一時激動,好消息啊!」

周副主席一聽笑著說道:「既然是好消息,那我們也就放心了,你說吧!」

李克農朗聲的說道:「這份電報是剛翻譯出來的,中央軍委社會部李部長,本人已經與318旅旅長王明宇取得實質性的進展,現彙報中央,等候下一步的命令。本人提出幫助318旅解決實際的一些困難,諸如武器彈藥、糧食等問題」

李克農部長還沒說完,林師長就問道:「誰這麼大口氣?幫助一個國-民-黨的軍官解決武器彈藥糧食問題?」

主席看了看林師長道:「繼續聽下去,等下我向你們解釋。」

PS:求點鮮花訂閱,謝謝各位大大! 李克農部長接著說道:「然王明宇旅長婉拒了本人好意,並詳細說明了318旅目前的實際的情況,318旅目前確實沒有需要我黨幫助的地方。但王明宇旅長卻給我黨解決了一些實際的困難,其中武器有日式三八式步槍五千支,子彈兩百萬發。重機槍四十挺,子彈五十萬發。迫擊炮四十門,炮彈兩千發!不過運輸困難,以與之商量好,貨物交接在江蘇境內的連雲港,望派可靠同志前來接收裝備。王明宇旅長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讓我黨在國-民-黨首都南京宣傳,日軍一旦攻克南京,南京將有被屠城之危險,望我黨同志能夠盡量的疏散群眾,亦或是讓此事深入人心。另本人已秘密加入318旅,為獨立318旅政治處主任。今後無重大事件,不方便與上級取得聯繫。現已開戰,望速回電。中共上海市委副書記錢立業。」

主席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搶著說話,還是林師長半天蹦出了說了一句:「這玩意消息是真的?」

主席幾人可是知道這個錢立業正是被主席派去的那個人,哈哈一笑爽朗的點點頭道:「比真的還真呢!」

林師長徹底的蒙住了,喃喃道:「這…這…主席…這…」

主席和周副主席相視而笑,周副主席說道:「朱老總和林師長可能還不知道吧,這個本來是我們中央的最高機密之一,不過這裡的幾人都不是外人,我也就說說了,林師長。」

林師長還沉浸在巨大的震驚之中,無意識的「嗯?」了一聲,周副主席道:「你知道我們第十八集團軍和我們的部隊用得那些盤尼西林是哪裡來的?」

林師長很配合的問道:「哪裡來的?」,這個時候朱老總也好奇道:「聽說那些個小瓶瓶裝的東西可是金貴的不得了啊?」

周副主席點點頭道:「一支盤尼西林正常的價格都達到一百二十大洋,但是那只是市場價格,真正想要買到的話少於一百五根本想都別想,那還是中日沒有開戰的情況。」

李克農部長隨即插口道:「最新的消息,一支盤尼西林在上海等地黑市的價格達到二百五十大洋。」,李克農越是知道這些藥品的價值,心中就越發的難以平靜。

主席一愣,沉聲道:「那豈不是翻了一番?」

李克農苦笑道:「雖然我也覺得有點驚訝,可是事實就是如此。」

林師長和朱老總等不及了,林師長問道:「那我們一下子有那麼多葯?我們怎麼可能一下子拿出這麼多錢買這種昂貴的葯?要是我們有錢的,那豈不是早就武器裝備更新換代了?」

朱老總一臉鬱悶的也說:「當時我看主席他們給我們派發這些藥品的時候,我也沒有太多的關注,後來我一問價格才知道,這個東西原來這麼的貴,當時我就想問問主席哪裡來的錢買這些東西的?後來耽擱了,一下子我也就忘記了。現在正好給我解解惑啊!」

周副主席說道:「既然我這個時候提出這個事情,自然是和318旅的王旅長有關係。」

朱老總問道:「難不成是這個王旅長低價賣給我們的?」

李克農部長說道:「我們的諜報人員想買這些藥品,但是一直沒有買到,最後準備放棄的時候,我中共駐上海的一名諜報人員,正好與王旅長認識。巧合的是,王旅長居然取得了盤尼西林在中國的代理權。隨後,這名諜報人員和王旅長上去溝通,沒有想到王旅長早在之前就知道這名同志是我中共的地下黨員。」

朱老總一驚道:「一個國-民-黨知道了咱們的地下黨員還把藥品賣給我們?什麼時候國-民-黨的那些人有這麼好心了?」

周副主席道:「人家根本就沒有賣給我們!」

林師長道:「哼,我就知道他沒有那麼好心!」

周副主席接著道:「人家送給我們這麼多葯!」

「嘶!~~~~~」「啊!~~~~~~~」朱老總和林師長同時發出了驚訝聲,只不過聲音略有不同。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朱老總是這個表情!」主席笑道「林師長,你可有點看扁了人家這個娃娃旅長了!」周副主席也笑著說道林師長眼神中還是充滿了震驚和疑惑道:「他為什麼要幫助我們?難不成想腳踏兩隻船?」

主席嚴厲的看了一眼林師長道:「陽春啊,凡是不要總往壞得方面想,如果要是國-民-黨軍官都像王明宇這樣腳踏兩隻船,那我們是不是要歡迎這些國-民-黨的同志呢?」

林師長心中凜然,心道:「是啊,敢於拿這麼多錢來討好的,那也是一朵奇葩啊!」

看著默不作聲的林師長,朱老總說道:「不管他是怎麼樣的人,但是他是幫助了我們共-產-黨人,我們就應該以禮相待,不能人家幫助了我們,我們還在背後說人家的壞話,傳揚出去,我們共-產-黨人的胸襟和氣魄難道是假的嗎?」

林師長有點忐忑的問道:「那個…武器…武器啥的能不能分我們點?」

周副主席哈哈一笑:「看來我們林師長說歸說,手一點都不軟啊!」

林師長尷尬不已,搓搓手道:「那個不是他們國民黨富,我們窮嘛!」

主席哼了一聲道:「你看看人家的武器,難道還沒有點覺悟嗎?」

林師長一驚,這才想起來問道:「這小子哪裡來的那麼多鬼子的武器?」

周副主席看了看林師長道:「看來林師長的消息有點落伍了。難道這兩天在全國傳得沸沸揚揚的羅店大捷你也不知道嗎?」

林師長詫異道:「這幾天我都在趕路,都是山間小路,連個人都很少看見,哪裡還關注那些個東西,我來就是為了弄點物資裝備,準備好好的干日本鬼子一票,讓他們國民黨也學學我們怎麼打仗的,哼!」

顯然在林師長的心中,國民黨除了武器裝備好點,別的還真是一無是處。

PS:謝謝各位的厚愛!再次感謝你們! 主席道:「你這準備打仗,人家那邊已經取得大勝了!」

林師長不以為然道:「就他們那點水平咱又不是不知道?大勝?是不是把鬼子的一個中隊給滅了?」,也難怪林師長有點看不起國-民-黨,國-民-黨最大的特點就是打內戰在行,林師長以前任軍團長的時候,也沒少讓這幫國-軍吃虧。林師長的大名在國-民-黨那邊也是掛了號的。

朱老總對著林師長搖搖頭說道:「陽春,這個我還是了解的。一個318旅竟然在羅店短短几天內兩次大捷,而且殲滅日軍萬餘人!」

林師長一聽差點沒一屁股坐地上,顫巍巍的問道:「萬…萬餘人?」

朱老總說:「我沒有親眼看到,但是我估計即使沒有萬餘人,也八九不離十。日軍現在集結整個第三師團圍攻羅店,剛剛的電報你沒聽到嗎?他們那邊要開戰了。我想應該就是第三師團到達羅店,準備和318旅死磕了。」

主席說:「沒錯,諜報人員已經證實了上述朱老總的消息,這次他們沒有虛報,基本上都是正確的數據。而且朱老總還忘了說了,他們不但擊斃萬餘敵人,而且活著一個日軍的聯隊長,擊斃一個日軍的少將。那些個中佐少佐更是不計其數。而且還成功的襲擊了兩個日軍的軍火庫。」

林師長徹底沒話說了,獃獃的看著主席他們幾個,喃喃道:「我就離開這幾天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林師長實在接受不了這樣的現實。

李克農這個時候火上澆油一般的說道:「318旅的總兵力大約在七千五百人左右,但是到目前為止,他們的總比力還在五千五百人左右。很有可能達到六千人,但是絕對不會少於五千五百人。」

林師長仰天長嘆道:「這個王旅長看來是一個帥才啊!僅僅已不到兩千人的代價取得了如此輝煌的戰績,實在是讓人無話可說,無話可說啊!」,林師長倒不是嫉妒什麼的,實在是這些數據震撼到了這位久經沙場的老將。要是打仗,他林師長認第二,別人要想認第一太難了。林師長在軍事方面也就服主席一人,他知道或許在某一個戰役上主席不如他,但是在統籌大局上,他開車也趕不上主席。

主席說道:「陽春你也不要妄自菲薄,318旅能夠取得這樣的成績,也和他們的武器裝備有一定的關係,我相信在同樣的情況下,即使做得不如318旅,也相差不遠。」,這到不是主席看不起王明宇的意思,相反這是主席對王明宇最大的讚賞。誰不知道林師長打仗神鬼莫測?現在居然拿出來和王明宇,而且還比不過,這不是最大的讚賞是什麼呢?

要是王明宇在這聽主席這麼說,估計要羞愧的滿面通紅,王明宇最大的依仗是什麼?是現代化的軍事訓練和一些特種作戰的技術。雖然王明宇的兵法也不弱,但是和林師長這樣的一代強人相比也是有點差距的。雖然王明宇彌補了這個差距,但是真正的和這些老前輩比起來,他王明宇自認為自己還是識趣點好。不過王明宇要是知道的話,也不會太過在意,因為人總是不斷的成長的,再加上王明宇的底子是如此的好,打仗打多點,未必就比別人差。

林師長苦笑道:「主席,我自認為我打一些小仗不輸任何人,但是我現在絕對承認,這個人如果為我們所用,我們的實力會大大的提高。」

主席點點頭說道:「這個我知道,但是現在有很多的苦難。首先他是一名國民黨軍官,其次他家的成分是地主、資本家,最後他是中央軍校畢業的。」,其實很早之前主席就考慮過這個問題,現在拿出來說,也是給大家打個預防針,別到時候人家過來了,你再給人家下套。

林師長第一個站出來說道:「主席,我絕對不認同你的說法,出生的好壞和加入我中國共-產-黨是沒有任何關係的。我堅信,只要王旅長一心為我黨,我們就能接受他。」

周副主席適時的出來說道:「好了好了,眼下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人家肯不肯來還不一定呢?我們現在就討論這個未免為時過早了吧?我們現在首要的任務還是擴大我們的活動範圍,給予日軍有力反擊。」

主席也道:「我們到現在還沒有和敵人在正面戰場上真正的刺刀見紅,很多人都在背後議論我們,我們的壓力也很大。所以我想給日軍也來一次大捷,提升我們的士氣和形象。」

林師長立刻接話道:「主席我同意,我完全同意,還有我請求讓我的部隊做主攻。」

主席沉思了一下道:「可以,不過在這之前,我想派人去連雲港一趟,把那些物資都給我弄回來,順便留下個三分之一作為你們這次的補充。」

林師長大喜道:「謝謝主席,謝謝主席!」

主席看著林師長的樣子笑著說道:「你還是去感謝人家王旅長吧,這些東西又不是我送給你的,是人家送給你的。」

林師長哈哈一笑道:「那是那是,以後我見著他,就認他當個兄弟!」,這個時候的林師長也是性情中人,當即拍板道主席道:「好了好了,看看你像什麼樣子嘍,這個事情就這麼定了!以後關於這個王明宇的任何消息,僅限於我們知道,不得外傳,我們這邊也是有不少軍統的特務的,我可不希望被他們弄的雞飛狗跳的。」

李克農點點頭道:「是,主席。你看我怎麼回錢立業同志的電報呢?」

主席思索了一下道:「你就讓他能爭取就爭取王旅長,如果不能盡量與之處理好關係,不要暴露身份,以免給王旅長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另外幫我們幾個也傳達一下對於王旅長這種慷慨解囊的謝意,並祝他旗開得勝。」

李克農笑著點點頭說道:「我這就去安排一下。」

周副主席道:「好了好了,咱們早上乘涼時間也結束了,咱們幾個也回去安排一下看看什麼時候在哪裡跟日本人幹上一場,陽春,你就回去待命。」

說完,眾人都散去,不過眾人的嘴邊都掛著一絲笑容,顯然對於剛才的消息很是滿意。

然而他們這邊是滿足了,羅店這邊形勢卻是不容樂觀。 野堪一郎少將看著對面拉開架勢的中國-軍隊,心中瞬間騰起了一股火,就是這些部隊讓片山那個老匹夫玉碎的?看著對面那一張張稚嫩的臉,野堪一郎怎麼也想不通,這些看上去跟新兵蛋子無二的人,怎麼可能阻擋住帝國前進的腳步?

日軍五千人馬很快的集結完畢,野堪一郎少將看著底下的日軍大聲的說道:「帝國的腳步,被這些可惡的支那軍給拖住了,我們需要怎麼辦?我們需要不惜一切代價為帝國的聖戰鋪平道路。下面我宣布,十分鐘之後我軍對支那軍發動全面性的進攻。我指的是不惜一切代價務必要給藤田進師團長的後續部隊給撕開一條口子。」

底下的日軍也有所耳聞,這支部隊不同與以往的中國-軍隊,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把這些可惡的支那軍滅殺在他們的槍口下,為他們帝國的勇士報仇,片山裡一郎少將報仇。這些都是借口,真正他們想得還是為藤田進師團長的軍令狀一個滿意的答覆。這些日本軍人有的時候頭腦發熱就會不計後果,有的時候他們的生命跟喊天皇萬歲一樣的廉價。

十分鐘之後,野堪一郎揮舞這軍刀開始對羅店駐地發動了一輪強悍的進攻,這次的進攻與開始片山裡一郎的進攻又有著許多的不同,片山裡一郎的部隊進攻分為三個方向進攻,而且進攻人數大約在兩千人左右,平均下來每個方向進攻的日軍不足千人。這樣更加有利於防守的羅店守軍。但是這一次,日軍的進攻只有兩個字–瘋狂。

野堪一郎自然不會真的衝鋒陷陣,他可是有著自己的想法,片山裡一郎那是二傻子,居然在指揮部就被人幹了,不過作為這次戰鬥的日方指揮官,野堪一郎只是負責下達命令,如果和那些普通的士兵一樣衝鋒陷陣,還不是顯得他這個將軍太廉價了嗎?何況做到將軍這個層次的日軍,已經對於天皇什麼的有了很深的了解,這些都是騙騙那些底層的士兵什麼的,怎麼可能騙得了這種老狐狸呢?

迫擊炮的炮聲很快的響起,沒有野戰重炮那麼猛的火力支援之後,迫擊炮儼然只能給羅店的318旅擾擾癢,並沒有什麼真正的殺傷力。日軍見迫擊炮並沒有什麼效果,但是還是沒有放棄,畢竟這是壓制318旅的一個好的方法。日軍不斷的接近著羅店的守軍。

守備羅店正面的王明川終於真正的開始他得戰鬥,前兩次基本上都沒有他什麼事,也就是最後收拾殘局的時候他挺身而出,這讓最早跟著王明宇混得王明川心中也是糾結。現在日軍不顧一切的從中間這條防線過來,妄圖通過他得防區撕開一條口子,這讓王明川怎麼能夠不開心呢?

王明川作為新任的三團參謀長,那可是底氣十足啊。三團的團長吳培林和他是鐵哥們,兩個人其實都相當於團長,王明川對著下面他剛任命的營連長吼道:「龜兒子的,小鬼子想從我們中間的防區通過,大家招子給我放亮點,誰他娘的要放進去一個小鬼子,老子扒了他得皮。」,別看王明川和王明宇差不多大,二十來歲,但是318旅最大的特點就是不論資排輩。王明宇夠年輕吧?人家都是堂堂的旅座大人了。跟著王明宇一起過來的幾個人自然水漲船高,誰都不敢不服。事實上,他們的實力擺在那,也沒有誰不服。所以一聽王明宇的這些話,眾人也沒有什麼不適應,直接點點頭。

日軍不斷的接近著中間的防區,兩翼的羅店守軍自然已中間的守軍馬首是瞻,不可能提前開槍的。在加上日軍的迫擊炮的壓制,現在的羅店守軍看上去貌似有點狼狽,但是318旅的人都知道,這種狼狽只是一種假象。他的目的不但是保護318旅的人盡量少受日軍炮火的干擾,同時迷惑敵人。

終於在第一個日軍踏過離中間防區還有七十米左右的距離時,王明川下達了開火的命令。當王明川下達開火命令的同時,王明宇也讓炮兵營開始了反擊。日軍不是用迫擊炮壓制我們嗎?我們就讓他嘗嘗迫擊炮真正的滋味。

五千人的集體大衝鋒,想想看吧,隨便落下幾個炮彈,還不是一炸一片?攻守之間為什麼守總是比攻要容易的多呢?僅僅從這一點就能知道,攻守是永遠不可能平衡的。就像守衛一個羅店王明宇需要犧牲這麼多人,但是攻下一個羅店呢?王明宇看來至少需要雙倍的人數。

震耳欲聾的炮火聲瞬間在日軍的人群中蔓延開來,一片又一片的日軍開始倒下,日軍猝不及防之下,竟然短短的幾十秒中時間就損失了上百號人。但是再五千人的隊伍里,上百號人實在是一個不值得一提的數字。日軍為了防止造成風大的損失,直接卧倒。卧倒之後,迫擊炮的威力就小了,日軍趴在地上開始攻擊羅店的守備軍隊。

兵兵乓乓的槍聲開始不斷的響起,而後像倒豆子一般的密集起來。日軍再想往前一步都是不太可能。每當一部分日軍以為壓制住了王明川部的火力,準備開始衝鋒的時候,就被子彈無情的給撂倒。戰爭的無情在這一刻顯現的淋漓盡致。

雙方你來我往,互有損傷,日軍在近二十分鐘的進攻時間裡,已經損失了近五百號人。而王明川部損失也是達到了將近八十人。

王明川看著各營上報上來的數據,心中有點氣悶,僅僅過了二十分鐘,就損失了這麼多嗎?在來幾個二十分鐘是不是老子的隊伍都要打沒了呢?王明川自然是不滿意的,別看日軍的損失這麼多,但是王明川都是看在眼裡的,日軍有一百多人是旅座的炮兵營給弄死的。剩下的四百號人,至少也有一半是兩翼的人給弄死的。真正給王明川部弄死的不過區區兩百號人,但是損失就達到了八十人,這讓王明川如何接受的了? 槍聲漸漸的弱了下去,野堪一郎神色冷峻的看著戰場上的形勢,這個時候他才知道為什麼片山裡一郎能夠敗的如此之快。這些支那軍的戰鬥素質可不是一般的支那軍能夠比擬的,這些人說的真實一點,他們絕對比現役的帝國軍人強上不止一籌。看著他們的武器,野堪一郎也知道要想真正的打垮這支隊伍,看來需要付出很大的代價。

野堪一郎是決絕的,他心中想到,反正要付出昂股的代價?為什麼不直接付出昂貴的代價呢?非要慢慢的跟著他們耗,越耗對於藤田進閣下越不利。給他們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最遲明天早上,藤田進閣下的軍令狀的時間就到了。到時候雖然不至於撤銷了藤田進閣下的職,但是把藤田進閣下弄去養老什麼的,還是很容易的吧?又或者直接被其他同僚恥笑?那恥笑的還不是我們第三師團?野堪一郎想到著,面容上露出一絲猙獰。

旁邊的一個參謀中佐說道:「旅團長閣下,一味的衝鋒雖然可以消耗支那軍的實力,但是我軍的損失實在是太大了。」

野堪一郎點點頭道:「這個我知道,但是不打開一條缺口?你認為我們有取勝的機會嗎?藤田進師團長能夠完成他得諾言嗎?」

參謀中佐有點啞口無言:「我知道了,旅團長閣下。」

野堪一郎拿著刀擦了擦之後說道:「傳我命令,不惜一切代價沖開羅店中央的缺口。記住是不惜一切代價!誰第一個沖開缺口,佔領羅店的前沿陣地,我升他做聯隊長。」,這可是個不小得誘惑,須知日軍的等級制度非常的森嚴,聯隊長已經是很大的官了。雖說日軍不是全是官迷,但是想想能夠高人一等何必作踐自己呢?

參謀中佐愣了愣神,然後緩緩的點點頭道:「是,旅團長閣下!」,參謀中佐心中想到,一會要是聽到這個命令,估計大部分士兵會不惜一切代價進攻吧。

事實證明也是如此,當日軍得到旅團長閣下的命令和承諾之後,就像吃了那啥葯的公狗一樣,不要命的往前沖,神情中多帶著興奮之情。

這讓守備羅店的王明川等人眉頭直皺,這些日軍想要幹什麼?這是王明川心中想得。但是想歸想,日軍的進攻卻是沒有停止。王明川又開始下達了反擊的命令。

日軍向潮水一般的撲來,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就連站在指揮部位置的王明宇也是一臉的無奈。一旦日軍接近三十米區域,那麼自己的炮兵營完全就成了擺設。難道連自己人一起轟嗎?不過就在日軍衝到羅店前沿陣地之前,炮兵營還是爽了一把,無數發炮彈落在了日軍進攻的路線上。不過此時的日軍看著周圍滿地的屍體已經沒有剛開始的小心翼翼,現在他們完全就是一個信念,不惜一切代價搶奪陣地。

用五千人搶奪陣地?王明宇只能搖頭苦笑,這個日軍的指揮官相當的有魄力啊。不得不承認,野堪一郎的這一不要命的招,讓318旅顯得很被動。但是被動歸被動,318旅可不是嚇大的。

王明川立刻命令道:「全體上刺刀,然後給我攻擊正面的敵人,兩側的敵人交給兩翼的守備軍。」

戰鬥依舊在持續,而且更加的混亂。有些日軍已經衝進了前沿陣地,只不過是少數的日軍,大多數日軍還是無法突破防線。日軍的損失絕對比318旅來的慘重數十倍。就目前情況而言,五千日軍在短短的四十分鐘時間裡,已經銳減了一千五百人。現在的日軍只剩下三千五百人左右。

不過野堪一郎看著那些日軍有的開始衝擊支那軍的防線,心中也是露出了笑容,死了那麼多帝國優秀的士兵,只要能夠佔領羅店的前沿陣地,那麼他們的計劃就成功了一半。藤田進看著前方的戰場,心中一面感嘆野堪一郎的陰狠,一片讚歎野堪一郎的智慧。現在的藤田進看著自己的士兵這麼快速的消耗,心中也是很無奈。不過只要能夠奪下羅店,藤田進哪裡還管得了那麼多?

時間一分一秒的再過去。更多的日軍不斷的衝擊著318旅的防線,怎奈最後那一道坎始終突破不了。318旅的武器在這個時候發揮了強大的作用,他們的半自動步槍比日軍的步槍要快速許多。日軍和318旅的傷亡比率已經不再一個水平線上了。野堪一郎看著這最後就差一點成功,但是始終成功不了,心中也是氣急,於是又下達了新的命令,讓日軍三線全力衝刺。

本來日軍集中攻擊一點,給王明川部的壓力實在太大,王明川心中估計著約莫再有半個小時,可能自己這條防線就要完了,沒有想到這個時候還有比他還著急的野堪一郎,居然頭腦發昏的把兵力分散了,這樣不僅僅緩解了自己這邊的壓力,同時還增加了攻擊的面積。而日軍也為他們的這一記昏招,付出了沉痛的代價。

藤田進一看前面的軍隊突然分散開來往幾個方向沖,就知道不好,因為作為一名高級指揮官,他已經看到了中間那條防線被切斷的希望,然後這個時候分散兵力,無疑給這支防線帶來了喘息的機會。讓藤田進更加惱火的是,這個野堪一郎此時還得意的在那笑,自以為自己做了一個多麼英明的決定一樣。

野堪一郎就以為自己做得決定是英明的,因為他看見兩邊的支那軍攻擊他們的損失太大,所以就想出了這麼個辦法。確實這個辦法如果在五千人的時候直接用,還是可以奏效的,但是現在只剩下三千人,那麼他的辦法就不盡如人意了。 獨家制片:總裁的專屬替身 或者說就成了敗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