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金光忽然消失,咻!金炎心又沒入天宇體內,短短三秒鐘時間,天宇全身恢復原狀,趕緊盤膝坐在河底,意識進入體內查探。

經脈盡通以後,天宇對全身的洞察力可謂是一切知曉,比以前更了解的透徹。這一看,天宇不禁興奮。「哈哈~~~真是太好了,這種身體才是我想要的,金炎心真不愧是極品靈寶,僅僅只是附加的改造功能,都能把身體改造的這麼牛,就是太痛苦了。」

天宇想一想剛才所受的痛苦都不寒而慄,簡直就不是人受的。


不過~~~痛苦過後,經脈變得寬闊了許多,以前的經脈如果是小溪流,那現在的經脈無疑是長江,這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可比以前快百倍不止。

而肌肉,骨骼,等等~~~更是比以前堅韌了太多太多!

天宇有種感覺,現在即使子彈射在自己身上,估計都不會破皮。

查探完之後,天宇站了起來,現在天宇在河底,身上也沒了高溫,早被水給淹沒了。河面上還有大片霧氣沒有消散。

李子陽三人還沒有走,年輕人就是這樣,初生牛犢不怕虎,看到好奇的事兒,就什麼危險都忘了,正站在不遠處張望。

突然~~~嘭!!!一聲巨響,一個人影從河裡衝天而起,盪開的水花朝四面八方飛去,還夾雜著碎冰塊,向子彈一樣射向四周。

「小心!快躲!」李子陽手疾,一手拉一個往樹后躲去。

「嘭!」「啪!」咔嚓!······

一連串密集的炸裂聲,這些碎冰塊砸在樹上,把樹上的積雪都砸落,甚至有一些離的近的樹都遭了秧,紛紛斷裂。

「嗯?」天宇一聽有人聲,在空中一個旋身,向發出聲音的地方射去。

李子陽剛想帶兩個女生跑,還未動身,一個小孩就到了眼前,連衣服都沒穿,光著身子,倆女生嚇的驚叫一聲,用手捂住眼睛。

天宇低頭一看,不禁尷尬「哎呀!又走光了,這可怎麼辦?」

連忙一閃身,「咻」便消失不見,好像瞬移一樣,當然這不是瞬移,只是速度快而已。

李子陽趕緊拉著倆女生的手說:「快跑!」

倆女生哪還跑的了,雙腳就跟灌了鉛一樣,一動也動不了,李子陽慌不擇路,一手拉著一個好像木頭人似的順著河堤往學校跑去,只要到了學校,就好了。

要說李子陽的速度還是很快的,要是沒有倆女生拖累,可能已經跑出去幾百米了。

天宇找到衣服,迅速的穿好,心想:「今天的事一定不能傳出去,只有那三個學生看見了,就得想辦法封住他們的嘴。」

天宇邊追邊想辦法,前面三個人還在崎嶇不平的奔跑,天宇一蹬地面。

「嘭!」地面都塌陷下去,大地都好像地震一樣,兩邊的樹都紛紛倒塌。

李子陽聽到後面轟隆作響,扭頭往後看去,這一看,魂兒都快嚇沒了,「我的媽呀!這也太變態了吧!」

心中一緊張,拉著倆女生的手一松,「嘭嘭嘭!「三人站立不穩,摔倒在雪地里。

天宇如魔神一樣,好像腳下裝了地雷,轟隆隆的碾壓了過來,所過之處,兩邊的樹像麥子一樣不停倒下,樹上的積雪紛紛落下來,煞是好看,三人何時見過這種場面,嚇的面無人色,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眼前的小孩哪是小孩?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奪命使者,一陣狂猛無比的勁風颳起滿天大雪,吹在三人身上,三人哆嗦著不敢吭聲,呼吸都急促起來,彷彿下一秒就要死去一樣。

天宇一看收到效果了,信步走到三人面前,收住氣勢一看,原來是李子陽和倆女生,心中一定說道:「子陽哥?你們~~~快站起來吧,地上有雪。」

李子陽慢慢的爬了起來,把兩個女生也扶了起來,倆女生早已嚇得花容失色,雙腿好像篩糠一樣顫個不停,還抱做一團。

李子陽把倆女生護在身後,吞了口唾沫,猛吸幾口氣,心神穩了一下,笑聲說道:「沒事兒,不,不涼,那個~~~我們還要回學校,就~~~不打擾你了,我們先走了啊~~~呵呵······」

這哪是笑啊?比哭還難看!李子陽從沒想到自己還有被嚇成這個樣子的時候。

天宇微微一笑,伸手攔住李子陽說道:「先不要走。」

李子陽一聽心裡直打鼓,真後悔自己為什麼非要來賞雪。

「還有什麼事嗎?」;李子陽腦子急轉,想著脫身的辦法。

天宇想了一下說道:「我想讓你們三人做個保證,你們可答應?」

「你有什麼吩咐儘管說,但凡我們能夠辦到,一定儘力辦。」李子陽心中恐懼,急忙答道。

「呵呵···很好。」天宇老氣橫秋的笑著說,以天宇只有六歲的年齡,這樣說大人的話,要多滑稽有多滑稽,但看在李子陽三人眼裡,一點也沒覺得滑稽,聽到這笑聲,只覺得是來自地獄的魔咒,在這麼冷的冬天,三人都冒出了冷汗。

天宇用手一指身後的一片狼藉,說道:「也沒什麼吩咐,我只想你們保證,把今天看到的一切不要說出去,就這麼簡單,應該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問題,我保證,我李子陽今天所看到的一切絕不泄露隻字片語,如有泄露,讓我~~~讓我一輩子沒人愛,打一輩子光棍。」李子陽連忙表明態度。

「嗯!果然夠狠,這倆女生嚇得不輕,我也不逼他們了,但有一點,等他們清醒后,你再轉告他們, 重回七零小悍妻 。」

天宇聲音逐漸冰冷:「如果我知道了誰泄露了我的秘密,我不會對你們三個怎麼樣,但我會對知道我秘密的第五個人這樣,看好了···」

天宇目光一寒,五指微張,對著冰面虛抓,只見冰面毫無徵兆的「咔嚓」碎裂開來,一道水柱朝天宇手中飛來,到了天宇五米處左右凝成了一個水球。

「哼!」天宇輕哼一聲,「嘭」水球猛然爆裂,化作霧氣潰散。

天宇背手站立,冷然說道:「看清楚了嗎?知道我秘密的第五給人就是這種下場。」

李子陽早已驚呆了,今天的一切都太不可思議了,心中早已驚懼,「我的媽呀!這還是人嗎?在我的理解里,我自己都夠嚇人了,比起這主,簡直是雲泥之別,不可同日而語,這小孩肯定是陳天宇,萬萬不可得罪。」

想到這連忙說道:「你放心,我和她倆一定嚴守秘密,打死我們也不敢說出去,那個~~~那個~~~」

「行了,沒什麼事了,你們回去吧,以後有時間,晚上到果園陪我玩玩,我一個人在果園也挺悶的,如果你能來我會很高興的。」說完邪邪的一笑,接著說道:「天已晚了,我也該回家了,再見。」

「咻!」身影一動,已到了百米之外,再幾個閃身,就消失不見。

「他···他走了嗎?」身後傳來魯冰霞顫抖的聲音。

李子陽往身後一看,倆女生嚇得抱做一團,蹲在地上,剛才哪有膽量看,早就嚇得不行了。

李子陽嘆了口氣,拉起倆女生說道:「走了!走了!不用怕了,對不起啊,真不該將你們帶出來賞雪。」


「快別說了,真是嚇死我們了,」王紅傑膽量稍微大點,抬頭看了一眼,除了還在飄著的雪花,就是那些倒下的樹木,哪裡還有那小孩的影子。

鬆開抱著的魯冰霞,拍著胸脯說道:「我的媽呀!今天真是見鬼了,還有這麼變態的人,真是嚇死我了。」

魯冰霞也沒有剛才那麼怕了,搓著凍得紅紅的手,后怕的說道:「我們還是快走吧,這地方我一秒鐘也不想待了。」

李子陽看看手機上的時間,無奈的說道:「完了,學校已經關門了。」

「啊?那怎麼回去啊?」王紅傑著急的問道。

「不如這樣吧,我們翻院牆過去,這事我長干,很熟練的。」李子陽想了一下說道。

「這樣啊!那~~~那好吧,也沒別的辦法了。」魯冰霞也沒有更好的法子,她可不想在外面挨凍。

三人朝學校走去,在路上李子陽說了保守秘密的事,倆女生自然滿口答應。

······


在離開李子陽三人後,天宇往家裡趕去,區區幾公里,不到九秒鐘便到了村口,天宇心裡高興,身體改造過後,果然強悍了不少,如今大腦開發率已經到了百分之十九頂峰,再進一步,便能得到天賦神通,也叫天賦秘法。

真是讓人期待啊!

低頭看了一下手錶,還差幾分鐘不到十二點,不知道爸媽睡了沒有?

「咚,咚,咚。」

天宇敲了三下門,不一會就聽見「咯吱」「咯吱······走在雪地上發出的聲音。

門一開,天宇一看是爸爸,喊道:「爸,你們一直沒睡嗎?」

「沒啊,你媽給你燒好了熱水,趕緊洗澡我們一起睡。來,來,來,洗澡嘍!」陳勇牽著天宇的手高興的說著。

麗兒早就弄好了熱水,看天宇走了過來,一邊幫天宇脫衣服一邊說:「小宇,快點,幾天沒洗澡了,身上一定很臟吧。」把衣服脫光一看驚訝的說道:「咦?不臟啊,這身上還挺乾淨的,好像剛洗過一樣。」

天宇心裡偷著樂,剛改造過的身體,說脫胎換骨毫不為過,身上的細胞都換過了,身體內外連一絲雜質和灰塵都沒有,就跟剛出生的嬰兒一樣,肌膚光滑柔潤,白裡透紅,別提多好看了。

麗兒驚訝歸驚訝,還是把天宇按在水盆里,仔細的搓洗,一邊洗還一邊問一些小學生才能解答的問題,這對天宇來說太小兒科了,回答的完美無缺。這種生活是天宇現在最享受的。 平靜的日子一如既往,冬去春來。

轉眼間就到了天宇要上小學的日子了,這天晚上天宇還像往常一樣來到果園,打坐吸收天地靈氣,旁邊蓋得那間房子要到十一點陳勇才會來,每天吃完飯陳勇都在家看一會電視,要不就是出去溜兩圈,到十點多去果園看果樹,現在已經掛果了,再有幾個月就要收穫,量可能會少一些,但還是要看好。


每次都是陳勇來了以後天宇才回家。

這半年來,李子陽和魯冰霞王紅傑死守秘密,哪敢說出去!


想想都要嚇死人。

過幾天就放暑假了,再開學就要上三年級,剛考完試,李子陽還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但讓老師奇怪的是李子陽老實了不少,不再像以前惹是生非了,但上課睡覺,不做作業依舊是改不了。

就算這樣,已經讓老師們很欣慰了。

今天晚自習,李子陽趴在桌子上睡覺,其實他到宿舍睡老師也不會管,但他就喜歡在這樣的環境中睡覺,還說在嘈雜的讀書聲中能睡著,是他的本事。

魯冰霞碰了碰李子陽,李子陽緩緩睜開雙眼,懶懶的說道:「幹嘛?又有什麼不會的?不是說好了嗎?把會的先做完,不會的堆積起來,一起問,免得一會一吵我。」

魯冰霞理了一下秀髮,嘟著嘴說道:「難道我就只能問你問題嗎?就不能有別的話說?」說的聲音很小,要不是倆人是同桌,幾乎就聽不見。

但李子陽還是聽到了,一下子來了精神,笑嘻嘻道:「怎麼?是不是該上三年級了,怕和我分不到一個班? 情深意動,錯愛傅先生 ,嘿嘿~~~捨不得我是吧?哎!不過也沒辦法,像我學習這麼好的,人又聰明的,無論分到哪個班,都是最牛的。」

「切!別臭美了!」魯冰霞撇嘴說道。

「哼!我臭美,你~~~你有沒有良心哪?你要不是和我同桌,你的成績能這麼好,我可記得某人剛上二年級的時候,成績可是不咋地的。」李子陽做痛呼疾首狀,一副不甘心的模樣逗得魯冰霞咯咯笑了起來。

班裡大多數人都在背誦三年級的文言文,二人這樣說笑倒也正常。

笑了一會魯冰霞止住笑認真說道:「雖然你說的誇張,但也算是事實,這一年你的確幫了我很多,連帶著王紅傑的成績都提升了不少,特別是去年冬天那件事以後,你更加耐心的幫我,雖然你是怕我們把那件事說出去,而我和紅傑也憋得難受。」

「但我還是要向你說出那三個字,請你接受那三個字,好嗎?」

李子陽一看魯冰霞說的認真,收起玩笑之心說道:「沒什麼,幫助同學提高成績是我應該做的,舉手之勞而已,沒必要這麼說,我們還小,不是談那個~~~那個的時候,等我們都上了大學再說吧!」

「嗯?」魯冰霞一聽知道李子陽想歪了,急忙解釋道:「你說什麼呢?我想說的三個字是『謝謝你』哼!真是自作多情。」

「啊~~~」這一說讓李子陽大跌眼鏡,尷尬的笑了笑,「嘿嘿~~~原來是這三個字啊,我還以為是『我愛······那三個字呢。」

魯冰霞翻了翻白眼,說道:「拜託,不要那麼自戀好不好,雖然你還湊合,但還沒有達到現在就讓我······」魯冰霞說不下去了。

「讓你託付終生啊,現在不行?以後有可能是不是?行!我記住你今天說的話了。」李子陽說完話還朝魯冰霞俏皮的眨眨眼。

眨的魯冰霞心裡像小兔子一樣,噗通亂蹦,急忙轉移話題說道:「哎!先別說笑了,你有沒有找那個小孩啊?我還記得去年冬天那天後,不是星期天嗎,我和王紅傑放學回家,路過那片河堤時,有十幾個人正在拉那些倒掉的樹,裝了好幾車呢!」

愛你,是我的地老天荒 ,嘻嘻···他們做夢也想不到是一個小孩弄的吧。」

李子陽點頭說道:「你不說,我還真就快忘了,他還說讓我們找他玩,嗯!」

想了一下說道:「我決定今天晚上去找他,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要!要去你去,我可不敢再去了。」魯冰霞急忙擺手說道。

剛說完,剛學鈴聲響了,李子陽站起來說道:「既然你不去,我可自己去了啊。」說完不等魯冰霞答話,就走了出去。

魯冰霞生氣的把書一扔,心中氣惱,「這個李子陽真可惡,也不多求求人家,再求幾句說不定我就去了。」

都說女孩的心思你別猜,果然一點不假。

女人心,海底針,你永遠也猜不透他們在想什麼。

李子陽走出學校,學校門口是一條大馬路,往東沒多遠就是一條人工河,河兩邊就是河堤,而正對著學校的是一條小路,直通陳勇的果園,一直走到頭就到了小河邊,是那條人工河的支流,是八十年代挖的灌溉河。

順著小路的盡頭往西三十米就是天宇經常練功的地方,而那一間房也蓋在那裡,天宇正盤膝坐在小河邊吸收天地靈氣,先天罡氣外放覆蓋附近一公里距離,因為五行之力都有顏色,太顯眼,天宇便用先天罡氣淬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