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酒樓掌櫃的看到這裏,心一橫:“反正已經到了這個地步了,剩下的事情我也管不了,就讓這風少爺自己處理吧,只是可惜了這兩個少年,沒事非要來出雲城幹嘛,好好的大家族少爺不當,馬上就要淪爲別人的玩物了。”

在他心中,雖然楊晨和楚懷玉剛纔化解攻擊的實力不俗,但絕對不是這個已經加入帝國青年工會的風少爺的對手,只能如刀俎上的活魚,任人宰割了。

“哎,別看了,別看了,趕緊幹活去,給風少爺上幾個好菜。”

幾個夥計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戀戀不捨的走進後堂,開始準備酒菜。

此刻楚懷玉已經走上了樓梯,大家都看不到他的眼神,但他那鐵青着的臉色,還有那微微發抖的身形,已經完全看在了楊晨的眼中。

“從來沒有看到小玉子生這麼大的氣,這個不識好歹的風少爺,真當我們是好欺負的麼?”

楊晨轉過頭去,銳利的眼神穿過大半個大堂直射到風少爺的臉上,但是後者卻無動於衷,彷彿根本沒將他放在眼裏。


“我們沒空跟你吃飯,你還是多寵幸一下身邊的這幾個白白嫩嫩的少爺吧!”

他此言一出,頓時激怒了風少爺身邊的幾位少年,他們本來在得知前者的愛好之後就有些不自在,此時竟然又被楊晨當中羞辱,憤慨心情可想而知。


“你小子活得不耐煩了麼?跟這樣跟我們說話,風少看上你的朋友對你們來說是一種榮幸,我勸你們還是乖乖從了吧,不然有你們的苦頭吃。”

楊晨哈哈一笑,看向對方的眼神盡是一種蔑視和嘲弄。

“我看你們還是關心關心自己吧,這個風少爺看來平時也沒少玩,說不定哪天一時興起收了你們幾個當男寵,那你們可就開心了,一下子傍上了這麼個大靠山。”

一番話頓時說中了幾個少年的心思,他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都有些尷尬,無所適從。

那風少爺被人當衆嘲笑,臉色十分的不好看,他眼光依然停留在楚懷玉身上,冷笑一聲:“哼,我只喜歡容貌俊美的人,可不是什麼人都能討我歡心的!”

言下之意,身邊的這些跟班長的還不太過關,送給他都不要。

幾個少年聞言不僅沒有生氣,反而一個個都如釋重負的樣子,畢竟不會被當成目標,已經是很開心的事情了,如果風少手段強硬,他們幾個沒人能夠抗拒得了。

那風少爺在一旁感受到莫大的侮辱,臉色不禁青一陣白一陣,看到身邊幾個跟班竟然都露出一絲慶幸的表情,不由得怒從中來。


他右手猛地拍在桌子上,伴隨着木屑漫天飛舞,他惡狠狠地叫道:“你膽子太大了,竟然敢如此戲弄於我,我今天不僅留下你這俊秀的朋友,更要……殺了你!”

每一個字都像是飽含着巨大的怒火,一點點從牙縫中蹦出來,帶着凜冽的殺意,那張臉也蒙上了一層猙獰和狂熱的矛盾色彩。

楊晨看對方撕破臉皮,知道今天這一戰估計是避免不了了,老師雖然告誡過自己出門在外一定要低調,但是到了這番地步,再一味退讓的話只會招來無止盡的煩擾。

就在楊晨渾身氣勢爆發之時,突然身側伸過來一雙修長如竹的手掌,在燈光照耀之下衆人又不禁嚥了口氣唾沫。

“楊晨,這次讓我來。”

感受到那言語之間已經掩飾不住的怒氣,楊晨稍稍愕然,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雖然楚懷玉很少對人動怒,更是不喜歡主動動手,但是這不代表他是一個可以隨便欺負的人,相反,一個知道謙讓的人一旦爆發起來,必然是如雷霆般不可阻擋。 風少爺剛剛參加完帝國青年工會的測試,還見到了當今聖上,所以心情大好,帶着一衆跟班和小弟來到這外城頗負盛名的縹緲樓來遊戲玩耍。

哪知道竟然遇到楚懷玉這樣飄逸絕倫的人物,一時間心神盪漾,不能自已,竟然暴露了內心最深處的祕密,他明白要讓其父親知道的話等待他的必然會是勃然大怒和極其嚴厲的處罰。

“都怪這兩個不知好歹的小子,你們既然惹到我了那我就不能讓你們這麼輕易的離開,先震懾一下身邊這羣無能之輩,然後偷偷地派人殺掉那個叫什麼楊晨的,至於這個美人……嘿嘿!”

風少爺心中謀劃已定,頓時那虛僞的和善鎮定面容飄然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獰笑的罪惡嘴臉,那不斷升騰的氣勢之中還帶着一絲淫邪。

他的氣息如此的強大,以至於身邊那些對他無比熟悉的小弟們也是臉色煞白,他們對於修煉一途都是淺嘗輒止,實力連普通的侍衛都不如,哪裏見過真正強者的真容,此刻在勃然爆發的靈力衝擊之下頓時膽戰心驚,紛紛跑着爬着退到了一邊。

楚懷玉看着這些人的醜態,心中不禁冷哼一聲,他此時內心的怒氣累積到了極限,終於忍將不住。

本來還想着自己身在都城,而且對方還是帝國青年工會的學生,所以儘量退讓三分,不招惹麻煩爲好。

現在看來對方實在是一個狡詐陰險之徒,看他的表情不僅是殺心已起,更是生出了不可饒恕的念頭,楚懷玉生平最反感這種人。

風少爺見他心儀的人竟然主動站出來,不禁心中略微有些驚訝,畢竟還沒得手,那股淫念和期盼讓他在楚懷玉面前還是想保持翩翩君子的儀態。

“咳……美人,你是迴轉心意了麼?放心,只要你同意歸順於我,我保證,絕不爲難你的這個朋友,今天的誤會一筆勾銷,以後你還會有數不盡的榮華富貴,甚至在這出雲城中,你也會有萬人之上的地位……”

“嘔……好肉麻!”

風少爺說到一半被人打斷,頓時滿臉陰雲密佈,一副怒不可遏的神情,他正待發作,可看到說話之人乃是楊晨之時,卻又握緊拳頭忍了下來,他撇了一眼楊晨,沒有說話。

“哼,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等會兒必然會讓你知道本少爺的厲害!”

他帶着期盼地眼神看着楚懷玉,一時竟然又有些目光迷離,這個如仙人一般的男子對他來說實在是有着莫大的吸引力,他在某一刻甚至將自己剛纔的那些承諾當了真。

“滾!”

一聲斬釘截鐵的回答,卻飽含着巨大的憤怒,楚懷玉此刻甚至連看都不想看對方一眼,更別談多說一個字了,他此刻只想趕緊離開這個地方。

如果有人想阻擋他的話,那就只有一個下場!

那風少爺滿以爲對方會在自己強大實力和背景的威懾和誘惑下繳械投降,沒想到卻換來這一句回答,不由得臉色大變,他已經可以強烈地感覺到對方是多麼的反感自己。

“哼,敬酒不吃吃罰酒,等你到了我的手中還不讓你乖乖聽話!”

他明顯已經不是第一次幹這種欺男霸女的事情了,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緒,只是嘴角依然在不停地抖動,泄露了他內心被拒絕之後的憤怒和不甘。

“既然你這麼不識相的話,那我就只有強行把你留下了,放心,我會溫柔的。”

他說話的語氣惺惺作態,彷彿是閨房之中的調情戲樂,別說楊晨,就連身後那些懼怕他的人都是有些作嘔,但又必須要強忍着,真是一個比一個憋的辛苦。

“你可以試試看。”楚懷玉的回答依然簡潔明瞭。

“哈哈!美人……你越這樣我就越是興奮……”

風少爺話音一落,整個人瞬間如疾風掠過一般衝了過來,毫無徵兆,看來他是想一招制住楚懷玉,給對方以震懾的同時也讓周圍的這些人見識到自己的實力,以後自然會乖乖的閉上嘴巴。

“風少,抓住他們,讓他們知道厲害!”

後邊的那些小弟好像是要故意表現一般,在其出手之後不停地大聲吶喊,好像聲音小一點就會被別人比下去。

楊晨見這風少爺一邊借說話激怒別人,一邊又趁機偷襲,不由得口中大罵一句無恥,而身後那些的聒噪更是惹人煩厭,不過他腳下卻沒有動作,因爲他相信楚懷玉有能力應對這狂妄的變態,而且小玉子肯定也想親手教訓一下這種人。

果然不出楊晨所料,楚懷玉在見到對方來勢洶洶的氣魄卻一點也沒有慌亂,只是手中凝聚靈力,輕輕一揮,頓時一道無形的力量急速攔在了那道身影的前方。

風少爺那挾帶着雷霆之勢的攻擊瞬間一滯,彷彿是遇到了強大到不可逾越的阻力,瞬間減慢了下來,而且破綻百出,他見識不妙,趕緊一個翻身落在了靠門的一側。

“這小子使用了什麼妖術?剛纔我竟然感覺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了一般,連體內的靈力都不斷的翻滾,彷彿是受到了什麼感應,當真是邪乎!”

風少爺臉色不斷陰晴變化,只是這一招他就不敢再小看眼前的這兩個少年,再加上兩人之前隨意之下就破解他的試探攻擊,他現在已經隱隱覺得對方是不是在扮豬吃老虎了。

楊晨看到風少爺的反應不禁暗暗好笑,他與楚懷玉接觸了這麼久當然知道這是什麼招式,其實早在武陽城中的選拔比賽中他就已經見到過,不過他當時也是一頭霧水,後來直到太武幻金龍點撥,加上任天遠所說的羊皮紙,他才知道這應該是屬於楚族的傳承祕法。

“天奴宮印,可以從某種程度上控制別人體內的靈力,進而控制別人的行爲,隨着自身實力的增強,甚至可以完全操控一個人的意志。”


楊晨也是見到楚懷玉施展之後方纔相信世間竟然有如此邪門的祕法,這風少爺頭一次見到自然有些駭然,這也怪不得他。

那羣紈絝子弟看到風少爺在接近對方的一瞬間突然收住攻擊,轉換身形到另外一邊,還以爲他是因爲被楚懷玉的容貌所迷惑而手下留情。

“風少,趕緊制住他,太囂張了!”

“對,使出你的絕招!”

這些人雖然是鼓氣話語,但是聽在風少爺耳中卻有另外一種意味,這纔剛開始就出絕招,那不是顯得自己已經被逼到絕處,別無他法了麼?

他臉色一黑,猛地向後呵斥道:“住口!”一羣少年頓時閉嘴不言,噤若寒蟬。

楊晨看到風少爺已經沒有剛纔的從容不迫的氣度,頓時放下心來,口中還不忘譏諷對方几句:“呦,還是帝國青年工會的學生呢,才一招就不行了?”

風少爺突然冷冷一笑,那驚疑的眼神冷靜了下來。

“沒有見識的小子,這纔剛開始呢,現在就讓你們仰望一下大家族子弟的風采!”

說完他身形一動,瞬間人影都變得有些模糊起來,楚懷玉見此情形也是認真對待起來,對方畢竟是來自於出雲城的豪門大族,高級戰技、術法應該數不勝數,自己絕不可以掉以輕心。

果然,就在衆人眨眼的下一刻,風少爺整個人突然猛地向楚懷玉衝了過來,不過這次不一樣,因爲楊晨竟然有些把握不住對方的身影。

他趕緊急急提醒:“小玉子小心,這應該是身法戰技!”

楚懷玉點點頭,這風少爺的速度如此之快,簡直提升了數倍都不止,在這種情況下他也是有些頭痛,因爲他修習天奴宮印的時間也不是很久,而且此種祕法奇妙無比,修煉起來進展極其緩慢,面對這種掌握了身法戰技的對手就有些束手無策了。

說實話就是剛纔利用天奴宮印一舉化解了雷霆一擊,震懾了對手,還是因爲楚懷玉預判到了對方攻來的方向。

那風少爺見到兩人的神情變化,不禁心中有些飄飄然:”家族的戰技果然威力非凡,光是一個身法戰技就讓這兩個外地來的小子嚇上一跳。“

“算你們還有點見識,這就是我們柳家的黃階高級身法戰技——柳絮隨風舞!”

看着對方那洋洋自得的醜惡嘴臉,楊晨忍不住言語刺激對方:“果然是死變態,連學的戰技都娘裏娘氣的!”

不過楊晨說歸說,他早已經收起了玩樂的心態,開始認真觀察起對手來,如果見勢不妙的話他會出手,爲了楚懷玉的安全他纔不會去管什麼道義了,以多欺少又怎麼樣?

那風少爺聽到楊晨侮辱自己家族的戰技,頓時勃然大怒,家族在他的心中一直是引以爲傲的存在,在他眼中對方這樣說甚至比直接侮辱他自己更嚴重。

“混蛋!讓你們知道厲害!”

風少爺狂怒之下頓時又加快了身形,一時間他真的如柳絮一樣飄蕩在整個大堂之中,讓人甚至都難以摸清他身在何處。

身在場中的楚懷玉卻沒有心慌,他一向足智多謀,就算戰鬥起來也會分析形勢,在極短的時間內掌握對方和自己的優勢和劣勢,在對方露出破綻之時一舉擊潰。

“身法戰技和煉體戰技一樣,都屬於稀有的高階戰技,整個武陽城好像也只有任族的太上御風行算是一個,而且還從來沒有使出來過,不過身法戰技也有其劣勢,就是在施展的時候必須要調動體內大部分的靈力,所以在攻擊的前一刻速度一般都減慢下來。”

“哼,看我怎麼讓你現出原形!“ 楚懷玉看着對方越來越快,甚至難以捕捉的身影,嘴角泛起一絲冷笑:“你速度再快又如何?最終目的還不是打敗我,我只要集中注意力,防止你趁我不備之時進行攻擊,你就再沒有優勢可言。”

心中打定主意,楚懷玉直接放棄了跟隨着對方的飛速移動而變換防禦姿勢,直接凝思冥想,感受着那空氣中不斷閃現的靈力波動。

楊晨看到楚懷玉鎮定自若,臉色從容,稍一細想就知道他已經有應對之策,一時間也就不再過度緊張,體內的洶涌的靈力也再次沉寂了下去。

不過風少爺卻不瞭解楚懷玉,不知道對方是一個冷靜聰慧之人,他看到其身形放鬆下來,不爲自己所動,還以爲是被自己的強大戰技所震驚,直接放棄了呢。

“哈哈……美人,你現在放棄還來得及!”

楚懷玉絲毫不爲所動,任由對方急速的繞着自己遊走,感受着那空氣被掠過而形成的旋風,突然,他眼睛一亮,手中靈力迅速凝聚,剎那之間發出轟然一擊。

只聽得一聲悶哼,風少爺那戲弄對方的超快身影瞬間停頓了下來,漫天的白色身影也消失不見,大家只看到楚懷玉手中發出的攻擊結結實實地打在了他的身上,而後者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知道我在哪兒?”

而剛纔還姚琦吶喊助威的紈絝子弟們此時都是噤聲不敢說話,一個個臉上也都是震驚的表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無敵的風少爺竟然連番受挫,這麼簡單的就被打敗了?

楚懷玉一臉不屑的表情,冷冷說道:“你這種人光會懂得依仗高階的戰技,卻不知道戰局千變萬化,必須掌握先機才能立於不敗之地,你的這個身法戰技在我眼中直如小丑的表演一樣,滑稽可笑。”

其實風少爺此刻根本沒有受什麼傷,楚懷玉雖然能夠勉強通過靈力波動的變化捕捉到對方在哪兒,但其速度實在太快,所以他也只是嘗試一擊,如果不中的話也不至於露出太大的破綻,還能及時抽身回來防禦。

不過這對於風少爺簡直算是一個致命的打擊,大家族的底蘊,博學淵源,一直是他引以爲傲的資本,哪知道今天竟然被一個無名小子無情的戲弄和嘲笑了,這讓心高氣傲的他怎麼能忍?

風少爺突然想起來父親曾經對自己說過的話:“風兒,你總是貪圖家族中的戰技、術法,一個接一個的要學,上一個還沒領悟又急着下一個,這樣對於的成長是不利的,要記住,戰技只是輔助,關鍵在你怎麼去利用它。”

他瞬間有些明白,自己剛剛施展了身法戰技,卻又不去利用速度優勢,光在場中玩弄對方,這簡直是消耗自己的靈力讓對方以逸待勞。

想通了這點,他瞬間收起了輕視之心,順帶着看向楚懷玉的迷戀目光也是減弱了不少,他此時已經將對方當成了真正的對手。

楊晨看到那個囂張狂妄,自以爲是的風少爺突然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變得凝重冷靜起來,頓時心中感到一絲不妙,他從剛纔的交鋒當中已經看到這個大家族的少爺雖然人品不怎麼樣,但是實力確實不弱,無愧於能通過帝國青年工會的選拔。

楚懷玉也感到了對方的變化,他沉心靜氣,準備迎接對方下一輪的攻擊。

風少爺突然哈哈大笑數聲:”真是有些輕看你了,不過,你要爲你剛纔的話後悔,我要讓你知道高階的戰技是不可抵擋的。“

沒等衆人反應過來,風少爺大吼一聲,整個人的氣息瞬間暴漲了數分,那驚人的氣勢眨眼之間瀰漫在場中每一個角落,那些毫無修爲的小廝和修爲甚低的跟班們已經嚇得躲了起來。

楊晨不由得又有些緊張起來:”對方這展露出來的修爲,絕對已經到了真元境第四重的境界,就算是我與之相比也稍有不及。“

不過楚懷玉早有準備,他知道對方既然能夠進入帝國青年工會,那就絕不會是酒囊飯袋,肯定還是有幾分本事的,自己必須拿出全部的實力出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