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酒店大廳裏的其他食客見狀忍不住暗暗咋舌,他們也都是頭次見到於海鵬會如此發脾氣,很顯然這個人是非常看重陳長壽,想要從人家身上獲取更大的利益。

歌王2

“大哥你也真是可以啊,以後你是最崇拜的對象了,我今天可算見識到什麼叫做實力了!”

“你這個臭小子整天沒正形,人家就給了張免費吃的會員卡,就讓你美成了這副模樣?”

陳長壽無奈的搖了搖頭。

“就是就是,你就知道吃,”陳靜文也撇了撇嘴巴,“成績卻下降了好幾分!”

陳偉傑聽到這個頓時不樂意了起來。

只見他伸出手放在陳靜文面前,隨即挑了挑眉毛笑嘻嘻的說道:“你如果不喜歡吃就把那張會員卡也給我唄?”

“你想得美!”

陳靜文趕忙將會員卡塞進口袋。

見弟弟妹妹今天如此開心,陳長壽調轉車頭直接駛向購物中心,打算給她們兩人好好買點生活用品。

“大哥你還要帶我們去哪兒啊?”

陳靜文問道。


“當然是去購物啊,”陳長壽擡手摸了摸陳靜文的秀髮,“你那個手機現在已經快淘汰了吧?”

說起他們現在用的手機,那可是當初父母存了三個月生活費攢錢買下來的,但是在別人眼中這部手機就是個破山寨機。

大城市的人根本不屑於使用。

“我這個好着呢,哥你還是省點錢等給我們娶嫂子吧!”

陳靜文搖了搖頭。

她雖然也非常想換一部新的手機,但上千的價格卻讓她望而卻步,最終打算等放假利用假期打工換一部新手機。

“你們就不用擔心你哥我啦,今天想要啥我都會滿足,現在咱們就去買新手機!”

陳長壽直接來到江陽市最大的電子購物中心,隨後拉着弟弟妹妹徑直走進品牌手機**店。

看着櫃檯裏那些五顏六色的手機,陳靜文和陳偉傑眼睛都閃着光,可當他們看清楚手機的售價後,便馬上拉着陳長壽的胳膊打算離開。

“大哥咱們出去看一看吧,這裏的手機一部就是好幾千呢!”

“你們懂什麼,現在手機功能很多,幾千塊錢很正常,”陳長壽讓服務員將當下最新款的手機拿了出來,“我給你們一人買一部就當是這次學習成績的獎勵!”

陳靜文聽到這兒也就沒有再說什麼,找了一個極光色的拍照手機,美滋滋的捧着回到了車上。

陳長壽隨後又帶着他們逛了幾家服裝的**店,在買了幾件合適的衣服後,便將二人送回到了江陽一中,自己則開車直奔老家。

回想起上次回家已將近過去半年,陳長壽在水泥路上行駛,最終順着小路駛進一處深山內部,纔算是看到闊別已久的陳家屯。

雖然近幾年扶持農村建設,但陳家屯這個地方過於偏僻,於是乎也僅僅只是維修了一條路,並給全村住戶都通上了電。

回村之後早已經是陳晨六點,陳長壽將車停在一處土坯牆前,隨後下車向着面前那棟熟悉的房子走去。

砰!

陳長壽的老父親陳建軍正在院子裏忙活,雖然這兩年家裏已經通了電,但大多數時候他們一家人還是燒火做飯。


“爸!”

都市之全能仙王

“陳長壽?回來了?”

陳建軍聽到動靜趕緊停下手中的工作,隨即轉過身一臉驚愕的看向陳長壽,一雙手更是不知道該往哪兒放。

要知道在他的記憶中,陳長壽這種在外打工的人,回家的時候應該只有春節和國慶這兩個大日子。

我是高手 回來看看你和老媽啊!”

陳長壽倒是沒怎麼去給父親解釋,笑着回了句便直接搶過對方手中的斧頭,然後啥也不說就開始幫老父親劈柴。 然而陳建軍 這時候忽然拍了下腦門。

“我說兒子你這次回來,是不是你叔打的電話啊?”

陳長壽聽聞愣了下,然後搖了搖頭:“沒有啊,我叔怎麼了?”

陳建軍解釋道:“你二叔家的女兒秀琴明天訂婚,我還以爲是他給你打電話通知了呢!”

“這麼巧的嘛?”

陳長壽聽聞笑了起來。

三叔家女兒訂婚這是個好事,沒想到還恰好趕上。

但隨後陳長壽又忽然陷入疑惑。

按道理說三叔對自己特別好,自己女兒訂婚怎麼不通知呢?

但就在他琢磨的時候,老媽陳秀芳也從屋子裏走了出來。

“陳長壽你回來怎麼不提前說一聲啊!”


陳秀芳剛纔正在屋子裏洗菜,當聽到院子裏傳來說話聲後,便趕緊停下手頭上的活兒,趕緊擦乾淨手跑了出來。

一家三口時隔半年終於纔算是又見了面。

然而正當陳長壽和父親母親聊天的時候,牆外忽然傳來了一陣劇烈的咳嗽聲,緊接着一名身穿黑色皮衣的中年男子就走了進來。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陳長壽的三叔,陳建國。

“三叔!”

陳長壽急忙打了聲招呼。

“哎呀陳長壽你咋回來了呢?”

陳建國看到陳長壽也有點驚訝,要知道他可專門和陳建軍說過,一個小小的訂婚宴沒必要讓他請假回來。

陳建軍當然聽的出對方的意思,便趕緊給對方解釋起了事情的來龍去脈。

“哈哈哈,原來如此!”

陳建國聽完哈哈大笑,畢竟自己女兒訂婚的日子,陳長壽能回來參加最好不過。

陳家父輩一共兄弟四個,陳長壽的父親陳建軍排行老二,然後就是三叔陳建國,四叔陳建業,和大伯陳建設。

要說陳家這四個兄弟原本都挺合得來,但自從老大去縣城開了家診所之後,兄弟幾人的情誼便逐漸冷淡了下來。

三叔對陳長壽一家可以說是非常要好,陳長壽當初上大學的學費都是對方找三嬸家的親戚借的。

“三叔你先在這裏等下,我給你帶了禮物回來呢!”

陳長壽放下斧頭走出院子,隨後從車裏拿出兩瓶白酒兩條香菸。

“這孩子你回來帶啥禮物啊?”

陳建國趕緊跟着追了出去。

然而當他看到陳長壽關上寶馬的車門後,那張純樸的老臉頓時變了顏色,隨後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三叔你拿上這個。”

陳長壽將東西遞給陳建國。

“我說陳長壽這是你買的車麼,”陳建國揉揉眼,“這車是不是叫寶馬啊?”

“這是寶馬今年的最新款X6,”陳長壽聽聞轉身拍了拍車身,“我回家也沒啥代步工具,然後就開了這輛車回來了。”

“你小子真是有出息啊!”

陳建國激動的點了點頭,與此同時陳建軍等人也走過來,再看到陳長壽竟然買了車後都忍不住點頭叫好。

農村人每天都是起早貪黑去地裏務農,對於大山外的新奇事物並沒有多少了解,但寶馬奔馳這種汽車品牌他們還是略懂一二。

“這車看着就又大又闊氣,和老大女婿家那輛奧迪比起來,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嘛!”

陳長壽的老媽陳秀芳摸了摸車身笑着說道。

大傢伙現在都會下意識的和老大家做比較,畢竟對方每次回來都會拿出各種新奇玩意兒顯擺,然而今天陳長壽開回來這輛寶馬,無疑讓他們家成爲了新的焦點。

大傢伙圍着車聊着天好不熱鬧,陳長壽還打開車門讓父母坐上去感受了幾番,並且還略微講解了這輛車的內部構造。

“這椅子做的真舒服,就好像有人給我按摩一樣,”陳秀芳美滋滋的眯起眼,“兒子你明天去婚禮現場就開這個去吧!”

“那肯定來着去呀,而且必須帶上你們老兩口!”

陳長壽笑着說道。

叮!

就在他們一家人沉浸在快樂的時候,陳長壽耳邊突然傳來了系統那特定的提示音,緊接着便是一陣無法控制的眩暈感撲面而來。

“什麼情況?”

陳長壽用力晃了晃腦袋。


“系統檢測到周圍有可完成任務,宿主只要成功完成任務,便可獲得豐厚的物品獎勵!”

獎勵?

陳長壽聽到這兩個字立刻來了興趣。

“獎勵是什麼?”

“一枚低等級洗髓丹,可以提升宿主內力。”

陳長壽作爲醫生並不知道洗髓丹是什麼東西,但但他看到這個東西的效果後,便二話不說趕緊將任務接取。


叮!

再次伴隨着撲面而來的眩暈感,陳長壽纔算是緩緩睜開雙眼,至於他周圍的人則並沒有發現自己的異樣。

“老爸你現在回家一趟,我大爺他們過來了!”

一名板寸少年從遠處的街道里跑了出來。

對方就是陳建國的小兒子陳飛。

“陳飛!”

陳長壽下車衝對方喊了句。

“哥回來啦?”

陳飛看到陳長壽後眼前一亮,然後快步跑了過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