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鄭大人忍不住吞口水了,澋軒笑了笑。

「這裡的任何東西我們吃了都無礙,所以鄭大人您無需替我們擔心。」

「那就好。」鄭大人說完看向澋煜,有些不好意思了,「咳咳,那個……」

澋煜一眼就看穿了鄭大人的心思,他讓澋軒去處理兔子然後就跟鄭大人去往鄭大人的帳篷。

鄭大人把帳篷外面的士兵遣開,然後鑽進來,走到澋煜的面前小聲詢問。

「你當真能治好本官的隱疾?」

「光說無用,還是得試過才知道。」澋煜從腰間摸出一個小瓶子遞給鄭大人,「早中晚各兩顆,明天就能夠感覺到效果。」

鄭大人捏著瓶子,雙眼盯著澋煜腰間,發現只要澋煜不揭開基本看不出來腰間藏有東西。

剛才澋煜拿葯的時候,他都看到了整條腰帶上都別滿了瓶子。

「不管有沒有效果,本官先謝謝你。」鄭大人也不知道自己要相信這個孩子,但是他就是信了。

「下午我想進鎮里看看。」澋煜趁機道。

「可以。」反正他們百毒不侵,進去也無礙。

見鄭大人答應了,澋煜拱手道:「那我回自己的帳篷去了。」

「嗯,去吧,有什麼需要跟本官說。」

「好,還請鄭大人替我們保密。」

「保密什麼?」鄭大人沒反應過來。

「百毒不侵的事情。」澋煜提醒。

鄭大人立即明白了,連忙點頭:「這點你們放心,本官絕對不會對第四個人說,就我們三個人知道。」

澋煜點頭,轉身走了。

他一走,鄭大人立即倒出來兩顆塞進嘴裡,然後倒了一杯茶吞了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心裡的問題,剛吞下去他就有了感覺。

頓時心情好了百倍,鄭大人鑽出帳篷,對下屬吩咐。

「今天開始你去給那兩位小公子打下手。」

「是。」謝才點頭便去往澋軒那邊。

澋軒正在給兔子剝皮,看到一個士兵過來,沒有理會。

「小公子,還是讓屬下來吧。」

既然有人要幫他弄,澋軒沒有客氣的把匕首給了他。

「謝謝了。」

謝才笑著說了一聲不用謝,然後接過匕首開始剝皮。

閑下來的澋軒坐在河邊,看著喝水往下流,便問。

「這裡的河水流向哪裡?」

「運河。」謝才回答。

「運河?」澋軒擰眉,運河不就是礙著北疆國的那條河嗎?

「小公子放心,這條河水沒有被污染,喝了不會染上瘟疫。」

澋軒笑了一下,他倒是沒有擔心這個,轉頭看著幫他剝兔皮的士兵。

「你叫什麼名字?」

「謝才。」

「哦,是鄭大人讓你過來的?」

「是的,大人讓屬下給你們打下手。」

「明白了,只要你好好乾,我跟澋煜不會虧待你。」澋軒說完便轉身對著河水打了兩掌,水裡的魚躍出來,他飛過去用掌風把魚都打上岸。

謝才驚得張開嘴巴,待澋軒回到岸上的時候他才合攏嘴巴。

「小公子,你真厲害。」

遠處的士兵也被驚到了,再也不敢小孩這兩個孩子了,簡直就是神人,這哪裡是孩子。

「挑兩條大的給我們烤了,剩下的給你們加餐。」

走近來的士兵聽了,連忙道謝。

「謝謝小公子。」謝完后就撿魚,這一地彈跳的魚,大概有十幾條。

謝才挑了兩條最大的魚擱在一旁,然後繼續打整兔子。

澋軒見他們歡喜,成就感很好。

晌午,鄭大人看到桌子上多了一道菜,抬頭詢問送飯進來的士兵。

「怎麼會有魚?」

「澋軒小公子抓的。」

鄭大人聽了便揮手,示意送飯的士兵可以退下了。

澋煜澋軒這邊,兩人一人一條魚,然後兔子對半分,兩人的胃口極好。

吃完后,澋軒直接躺在木板鋪成的床,更是來了困意。

澋煜見他這樣,還是問了一句。

「我要去鎮里看看,你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你一個人去吧,我睡醒后就去山上找吃的,鄭大人他們的伙食太差了,你我正在長身體,還是要多吃點肉才能長個。」

澋煜點頭,轉身出去了。

鄭大人剛好也從帳篷里出來,見他當真要去鎮上,便走到他的身旁。

日久深情:帝國總裁輕輕寵 「你當真要去?」

「嗯。」

鄭大人見他當真要去,便道:「那本官就不陪你進去了。」

「嗯。」澋煜點頭,轉身走了。

這次,有鄭大人陪著他過去,鄭大人也只是把他送到小鎮口。

這次士兵沒有攔住他,澋煜直接走了進去。

妃常機智之王爺難纏 小鎮里的人見有人進來,一個個都看著他。澋煜從他們的眼裡看到了不甘與絕望。

他們想活下去,但是又很無奈。

一個矮了澋煜半個頭的小妹妹來到澋煜面前,因為他長得好看,小女孩忍不住跑了過來。

「小哥哥,你也生病了嗎?」小女孩望著澋煜問。

小女孩瘦弱,面色蠟黃,澋煜搖頭,告訴小女孩:「我沒有生病。」

「你沒有生病為何會來這裡?這裡的人都生病了,娘說進來這裡的人都染上了瘟疫。」小女孩不信他,但是他長得真的很好看,這麼好看的小哥哥就快死了,真的好可惜呀。

「你娘嘞?」

從小女孩出現到現在都沒有看到大人,要麼沒大人要麼病重了。

小女孩見小哥哥問她娘,情緒低落的告訴小哥哥。

「娘走了,就在昨晚走的,不過我也快了,很快我就能夠跟娘一起了。」小女孩說到後面笑了起來。

澋煜伸手捏住女孩的手腕,給女孩把脈。

小女孩見他給自己把脈,眨了眨眼睛問:「小哥哥是大夫?」

澋煜沒有回答她,鬆開手便去給附近的人把脈。

有的不願意給他診脈,覺得他一個四五歲的孩子什麼都不懂,但是有些還是給他診脈。

「能張開嘴巴給我看看嗎?」澋煜對一個婦人說。

婦人張開嘴巴,澋煜看過後然後去看別的人。

一連看了十幾二十個人,他心裡有了數。

小女孩見小哥哥要離開小鎮,連忙拉住他。

「小哥哥,你能治好我們的病嗎?」

「能。」

獨寵逃妻 澋煜不太喜歡別人碰他,說完便把衣服扯了回來,然後離開了小鎮。

出去后並沒有立即回安營紮寨的地方,而是拿了一瓶藥粉撒在身上。

謝才這個時候過來,澋煜看到他便對謝才吩咐。

「你去拿個背簍跟我一同進山採藥。」謝才聽了立即轉身回去拿背簍。

兩人一同進山,與下山的劉大夫碰了個正著。

劉大夫見謝才背著一個背簍后便問:「你們這是進山採藥?」

「嗯。」澋煜沒有說話,謝才倒是回了一個字。

「你找到治療他們的辦法了?」

澋煜沒有說話,從劉大夫的身旁走過去,謝才見劉大夫臉黑了,顧不上安撫連忙跟上澋煜小公子。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只是一個四五歲的孩子,走起路來卻比他還要快,稍微停留一下就隔遠了。

劉大夫一直盯著澋煜的步伐,眉頭一皺,這孩子的步伐太詭異了。

直到很遠了,澋煜才放滿步伐等謝才。

「澋煜小公子,你怎麼走得這麼快?」謝才過來便問。

「你照著這個摘。」澋煜摘了一根苦蒿遞給謝才。

謝才接過來正面背面都看了看,然後盯著澋煜小公子剛才摘的那棵野草。 「認清了?」澋煜見他看了半天,便問。

謝才一愣,望著澋煜小公子,隨後點頭。

「認清了。」

「那你就摘這個,摘滿一籮筐后就回去。」

謝才聽完擰眉,問:「那小公子你去做什麼?」

「你做好我吩咐的事情就行了,其它的你無需過問。」

「是。」

看著走遠的澋煜小公子,謝才糾結起來。

他跟還是不跟?

想起澋煜小公子剛才的眼神,謝才不禁抖了一下。

「還是算了。」

他覺得澋煜小公子冷得死人,不過似乎有澋軒小公子在的時候似乎沒有這麼冷。

謝才一開始拿著手中的苦蒿摘苦蒿,摘著摘著就不需要照著摘了,很快他就摘滿了整整一背簍。

回去的時候鄭大人看到他背後的野草,眉頭一皺。

「謝才,你過來。」

謝才來到鄭大人面前,問:「大人,有何吩咐?」

鄭大人伸手從謝才的背後的背簍里拿了一根野草,聞了聞嫌棄的丟了回去。

「這是澋煜讓你弄的?」

「是。」

「有何用?」

「澋煜小公子沒有說。」

聽完謝才的話,鄭大人發現就謝才一個人回來,便詢問。

「澋煜怎麼沒跟你一起回來?」

「澋煜小公子讓屬下摘苦蒿,他獨自進山了,不是屬下不跟著,是澋煜小公子不讓屬下跟著。」謝才說完低下頭。

鄭大人明白了,揮了揮手,示意謝才退下。

謝才把苦蒿背進了澋煜澋軒兩人住的帳篷,他剛進去澋軒便起來。

因為澋軒經常跟澋煜在一起,多少也認識一些草藥,比如謝才背後背著的苦蒿,他就認識。

只是看著那一籮筐,澋軒皺眉詢問。

「你背一筐苦蒿回來做什麼?」

「您弟弟讓屬下摘的。」

「哦,那他在哪裡,回來了嗎?」久久未見澋煜進來,便問謝才。

「他獨自進山了。」

澋軒聽完,下床穿上鞋子。

謝才放下背簍,見他要出去,連忙跟上,邊走邊問。

「澋軒小公子,你要去哪裡?」

「進山打獵,你別跟著我。」

謝才站在原地,有種被拋棄的感覺,一旁的鄭大人,同情的看著謝才。

「以後你還是守家吧。」鄭大人說完去找劉大夫了。

謝才瞥了一下嘴巴,轉身進帳篷收拾床鋪。

鄭大人來到劉大夫的帳篷,見劉大夫正在收拾東西,不明的詢問。

「劉大夫,你這是做什麼?」

「收拾東西離開。」

「為何離開?」

鄭大人更加不明了,這好好的怎麼就突然要走,實在是想不明白。

劉大夫見鄭大人不明白,便點明了說。

「鄭大人有那兩個孩子,老夫想鄭大人是不需要老夫了。」

劉大夫這樣說鄭大人就明白了,連忙把劉大夫收拾好的包袱拿下來擱在桌子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