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鄧沖跟雲河縣灰道上的人也有過接觸,多多少少也知道一些灰道上厲害人物的名字。

所以,他才想要問清楚沈勇的名字,看看自己是不是得罪了灰道上的大人物。

「你想多了!我什麼道都不混!我就是一個地地道道、普普通通、簡簡單單的小農民!」

沈勇臉色陰沉地道,「想要知道我的名字,當然可以!但是前提是你必須拿出點誠意!否則的話,你只會比他更慘!」

說著,沈勇指了指倒在牆根的麻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洛天話說一半,李都靈緊張得身體都在發抖。

洛天笑了笑,說道:「我要的,只是重岩鎮為我所用罷了,我並不是想要在此紮根!要是賭贏了,那就讓你們靈幫,在這重岩鎮一家獨大,如何?」

李都靈一陣震驚,久久不能回話,倒是李凱靈沉思了一下,問道:「那你統一重岩鎮的目的何在?只是想要得到支持?」

洛天點了點頭,說道:「就是這麼簡單!但是我還有一點私心,就看你們要不要答應我吧?」

「什麼私心?」李婉玲問道。

洛天突然嘆了口氣,望了望外面黑漆漆的街道,說道:「可能是因為我以前是軍人的關係吧,我想要看到老百姓們都可以安居樂業!」

李都靈一愣,問道:「您的意思是說……」

「嗯!」洛天直接了當的說道:「我希望統一了重岩鎮的同時,可以讓重岩鎮那些還生活在水深火熱的老百姓們,過上不那麼艱苦的生活!」

「你們說我聖母也好,說我單純也罷,但是這就是我內心所願!」

洛天想起剛剛來到重岩鎮的那一幕,便有了這樣的想法!

想到一個年輕人為了生存,居然出賣自己的親人,只為了可以過得好一點而已。

想要那個小女孩,她只是想要為了生存下去罷了,卻遭到表親的哄騙,甚至被強迫帶走。要不是洛天他們的出現,估計那小女孩逃不過被送到有錢人身邊的結果!

那只是個小女孩啊,她應該是無憂無慮的生活着,而不是被生活殘害!

洛天知道,世界上有着不少這樣的悲慘人物,但是洛天覺得,自己遇到了,自己有能力的話,就改變一下他們的悲慘遭遇吧!他們,值得更好的生活。

聽完洛天的話,房裏的人都沉默了下來。

智慶軻失笑一聲,道:「可能,這就是為什麼我想要跟在你身邊的原因吧!」

山葵點了點頭,說道:「我也想幫助那樣的人,但我一個人力量不夠,這可能也是我為什麼想要幫助你的原因!」

羅瑩則是痴痴的看着洛天,此刻在她眼裏,洛天好像在發光,光芒萬丈!

「這應該就是我喜歡你的原因吧!」羅瑩發自內心說道:「這樣的你,實在令我着迷!」

「對對,不愧是龍威大人!我就是喜歡他這種為民的感情,當然也喜歡他勇敢無畏,還有超群的實力!舉世無雙,名符其實!」說話不是別人,居然是李都靈的女兒,李婉玲!

李婉玲突如其來的表白,讓洛天等人愣了一下。

這李婉玲什麼情況?

李都靈失笑一聲,跟洛天他們解釋道:「小女李婉玲,在都城之時,就已經被龍威大人的事迹深深吸引了。」

「她向來有着英雄情懷,相比於徵戰在外的將軍,她更喜歡玩權弄術的璀璨人物!當然,那時的都城,龍威大人風頭無兩,這小丫頭就是因為龍威大人的事迹,一直把龍威大人奉為偶像,一直想要見一面龍威大人。現在得償所願,倒是圓夢了吧!」

聽完李都靈的解釋,洛天等人都不知道要說什麼了。

李婉玲居然是洛天的迷妹!

「不過,現在啊!」李婉玲有點口不擇言的說道:「現在的偶像依舊是龍威大人,但是呢,我又多了三個偶像!就是你們跟隨龍威大人的三位!我覺得,這樣好酷哦!能跟在龍威大人身邊的,肯定不是簡單的人物吧!」

隨後指了指羅瑩,滿眼羨慕說道:「我也想像這個小姐姐一樣,跟在龍威大人身邊,作為他的知己!」

突然李婉玲站了起來,大聲宣佈道:「我決定了,我要成為小姐姐那樣的人,溫柔體貼卻不失內涵……」

「婉玲婉玲,你要適可而止!」李都靈連忙拉住李婉玲,不讓她繼續發瘋。

洛天等人扯了扯嘴角,被李婉玲說得有點不好意思了都。

洛天認真的看着李婉玲,說道:「我從來不覺得我自己偉大,是一個好的榜樣!我所做的一切,只是想要活下去罷了!」

「但是你做的事,的確是為了大家啊!」李婉玲興緻勃勃的,李都靈都攔不住她。

羅瑩溫柔的說道:「我不能阻止你想要做怎麼樣的人,但是啊,你有自己的人生不應該有誰的影子。你就是你,無人可替代!」

羅瑩的話讓李婉玲進入了沉思,隨後李婉玲沉思了一下,乖巧的點了點頭。

「好了,說回正題吧!」洛天說道:「怎麼樣,你們的想法?」

李都靈沉吟了一下,說道:「既然龍威大人有這份心思,都靈應當捨命陪君子!雖然我也不想動搖靈幫的根基,但是為了大人的願望,就算賠上靈幫,都靈也願意一試!至於大人的保證,都靈願意相信!」

李凱靈也點了點頭,說道:「大不了賠上靈幫,我們就去其他地方重新發展!」

李凱靈也是性情中人,聽到洛天的願望后,毫不猶豫的同意了,哪怕她不能決定靈幫的決策!

洛天搖了搖頭,說道:「你們陪我去玩命,我自然不會讓你們失望。我說了我不會讓你們靈幫吃虧那變會做到,不要懷疑我的能力!」

靈幫三女點了點頭,洛天繼續說道:「既然我們已經是同一戰線了,我們彼此之間了解一下吧!」

李都靈點了點頭,指了指李凱靈說道:「大人也知道我們是從都城而來,這妹子是我從都城帶來的,是我家族中人!以前常年在外,所以對大人的事迹不是那麼清楚!」

李凱靈接過話茬,說道:「我叫李凱靈,是靈幫的唯一客卿!天榜中也有排名,排在第51!」

洛天仔細看了看李凱靈,問道:「臻冰魔法的魔法師?」

李凱靈點了點頭,說道:「是的,在外修鍊之時覺醒了臻冰魔法!而我的主流魔法,只有臻冰魔法而已!」

山葵點了點頭,介紹道:「我叫山葵,是一個修習佛法的僧人,不過現在已經不算是僧人了。天榜排行在第79!」

李凱靈一愣,說道:「不對啊!怎麼可能只排在第79,在宴會雖然展露了一點實力,但我覺得……」

「這點不用深究,我的確是排在第79而已!」山葵打斷李凱靈的話,說道:「還有一個點就是,我不單單隻修習了佛法,也學會了增幅魔法!」

李凱靈一副明白了的表情,還喃喃道:「怪不得……」

而後智慶軻介紹道:「我叫智慶軻,以前是一個四處漂泊的浪人!沒有…不會魔法,但劍術還算可以!天榜排行的話,是比山葵只高了一名,第78!」

李凱靈還是一愣,喃喃說道:「怎麼可能呢……」

到羅瑩介紹自己了,表情有點尷尬,說道:「我叫羅瑩,在天榜沒有排名,實戰能力也不強,比起他們,我就是一個累贅!」

智慶軻和山葵扯了扯嘴角,心想你是累贅?開什麼玩笑!

「怎麼可能呢!」倒是李婉玲說出了內心的想法,說道:「龍威大人身邊的人,怎麼可能沒有能力?」

洛天壓了壓手,說道:「小瑩的確沒有實戰能力,但是她修習了一種特殊的魔法。」

李凱靈對魔法的事情還是比較了解的,聞言開口問道:「特殊的魔法只有幾種!仙靈?情念?要是這兩種的話,那是相當了不得的了!」

羅瑩苦笑了一下,沒有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都不是?」李凱靈一陣驚奇,隨後瞳孔放大了幾分,問道:「那就所剩不多了,總不可能是萬里挑一的魔導吧?不對,魔導的實戰能力可是數一數二的!」

羅瑩再苦笑了一下,盯了一眼洛天,她可是知道,洛天就是傳說中的魔導士!

但是洛天交代過,洛天是魔導士的事情不能透露。

「那就只剩下三種了……」李凱靈不斷的在推論,看來她對魔法的事情很感興趣,驚奇的看了羅瑩一眼,李凱靈咽了咽口水繼續說道:

「只剩下三種,傳說中的三種駕馭性魔法!馭龍魔法?難道世界上真的有龍?鬼魅魔法?不會吧?真的有鬼?那應該是蟲蠱魔法吧?不對啊,蟲蠱魔法的實戰能力可是很強的……」

洛天笑了笑,說道:「世界上有沒有龍我不知道,但是鬼魅的話呢,我倒是親眼見過!」

靈幫三女一愣,這答案呼之欲出了!

羅瑩,居然就是鬼魅魔法師!

「不會吧?」李凱靈到現在還不敢相信!

羅瑩點了點頭,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我的確是鬼魅魔法師,雖然我不知道這魔法有什麼用!」

「這,真的有鬼嗎?」李婉玲小心翼翼問道,看來這丫頭很害怕這種事情。

羅瑩愣了一下,看向自己肩膀,很確定的點了點頭……。 南意做夢了,夢裏有皎潔的月色,有甜膩膩的雪糕,有溫柔細膩的安哄,還有….一個少年。

分不清是哪疼。

小姑娘醒來就想哭。

目光從病床前圍着一圈人臉上挨個掃過,最後落在了蘇卿身上,南意搭在被子上的手指蜷了蜷,問她:「媽,我手機呢?」

醒來第一句話令人意外。

「寶貝兒。」蘇卿抬手摸摸她的臉蛋:「手機摔壞了。沒關係,媽媽給你買新的。」

壞了。

短訊記錄和鈴聲都沒了。

小姑娘纖細的睫毛輕輕顫動,沉默一瞬,又問:「我從樓下摔下來,毀容了嗎?摔殘了嗎?」

這才是蘇卿和南耀業熟悉的女兒。

張口第一句先問手機太不正常了。

南耀業站在病床前,聲音有點啞:「沒有,還是那麼漂亮。」

沒毀容就好。

「嗯。」南意似乎對別的就不感興趣了,對於摔下來的原因也不那麼在意。

曲泊陽眼角的紅一直沒有消散。

吸著鼻子,過來膩歪到她身邊,腦袋在她身上蹭了蹭,想去抱人:「南南,你流了好多血。嚇死我了。」

南意疼的不想動,求助的目光投向南耀業:「爸,把他拎走,他離我太近了。」

「好。」

接受到女兒指令,女兒奴大步繞過床尾,單手拎着曲慫慫的后脖領子丟出病房,還特意把門鎖上了。

回來后,男人單手抄在褲兜,長身如玉,開口問:「怎麼摔下來的?」

南意回想一下:「有什麼東西砸到我了。沒站穩。」

「確定是東西砸的?不是誰推的?」

推人和東西砸下來的感覺區別很明顯。

小姑娘搖頭:「不是。」

「嗯,知道了。爸爸回去查。」南耀業不捨得再追問了。

目光投向對面男生身上,語氣平淡:「穆淮安說他救的你。你有印象嗎?」

南意啊了一聲。

嫌棄地蹙眉:「他不過來踢我兩腳不錯了。救我?是不是惦記我包里的紙巾擦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