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鄂蘭巴雅爾聞言,倒吸了口冷氣,看着賈環道:“你都吃完了,就沒覺得肚子裏燒死?”

賈環得意的搖頭道:“舒服的很,舒服的很!”

“咯咯!”

聽賈環怪腔怪調的回答,烏仁哈沁忍不住笑出聲來。

鄂蘭巴雅爾沒好氣的瞪了眼自己的小合蘭,不過想起“三個”是她最忠實的札剌兀,他越強悍。她越有好處,便也不嫉妒了。

她看着忍不住得意高興的烏仁哈沁道:“春天還沒到,冬雪還沒化,你這小蹄子倒是比牛羊還先發春!”

烏仁哈沁聞言,俏臉登時通紅,羞澀的低下頭,過程中。眼睛還瞟了眼她的烏斯哈拉……

“金珠公主,您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前來迎接的人羣中。一個年邁的老人右手撫胸,躬身行禮問道。

“大宰桑爺爺,大汗大後天就要過壽辰了,我這個做孫女的,豈能不趕回來?”

鄂蘭巴雅爾燦爛笑道,面容恭敬。

因爲她面前的這位大宰桑,也就是準葛爾汗國的大宰相。

Wωω ☢TтkΛ n ☢¢ ○

除此之外,他還有無數的牧戶和牛羊牲畜。

他的權力很大,但從未引起過策妄阿拉布坦父子倆的猜忌。因爲他的部族並沒有設立軍隊,而是讓汗帳的宮帳軍駐紮在那裏……

所以,這個老頭可以說是策妄阿拉布坦最信重的老人。

連貴爲金珠公主的薩蘭巴雅爾都對他很客氣,尊敬。

賈環在後面用一雙茫然的眼睛打量着這位老人,心裏卻在納罕:身份這麼重要的老頭,爲何會在這裏待着?

再看看這裏的地界兒,賈環心裏有一種不妙的感覺。

因爲這裏。在後世的名字叫做:克拉瑪伊。

這裏原本是一塊巨大的荒漠戈壁,但這裏卻有幾種非常寶貴的東西,比如說:

石油和天然瀝青。

如果只是天然瀝青倒也罷了,多用於民生。

但是石油……

不過賈環隨即又自我安慰,以這些人的科技手段和工具,怎麼可能搞的出石油?

休掉妖孽夫君:女人,你敢不要我 然而緊接着。現實就告訴他,什麼叫做永遠不要心存僥倖。

“大宰桑爺爺,那些人搞出阿拉神火了嗎?前線的陣勢不是很好,他們若是吹白毛雪的話,那……我們這次可就白花費這麼大氣力了,下次再想有這種好事,卻也不能了。”

鄂蘭巴雅爾與大宰桑並齊而行。一邊走一邊問,話的內容卻讓賈環心中一沉……

大宰桑聞言,笑了笑,道:“放心吧巴雅爾,若沒有十足的把握,大汗又怎麼可能允許發動這麼大規模的戰爭,而且還是在這個時候。”

鄂蘭巴雅爾看了看四周白茫茫的環境,嘆了口氣,道:“非要在這個時候發動嗎?沿途中,巴雅爾看到了太多倒斃在路途中的臣民和牛羊了,他們都是凍死的……”

大宰桑聞言,眼睛微微眯了眯,而後呵呵笑道:“善良的巴雅爾,你要知道,這就是戰爭。”

狼性總裁的暗寵 鄂蘭巴雅爾聞言沉默了下,隨即苦笑道:“我明白的,大宰桑爺爺。

可是,爲何就不能等來年開春,冰雪融化後再發動戰爭?

那樣的話,很多人就不會凍死在征途中了。”

大宰桑嘆息了聲,看着鄂蘭巴雅爾道:“因爲波斯拜火教的使者說,阿拉神火只有在冬天最冷的時候才能從天神那裏請下來。只有在最冷的時候,天神纔會憐愛他的信徒。

巴雅爾,阿拉神火的威力你也看到了。只要我們能夠多多獲得些阿拉神火,那麼區區嘉峪關又算的了什麼呢?

現在發動戰爭,的確會凍死一些戰士。

但有了阿拉神火後,我們會在戰爭中少戰死更多的戰士,不是嗎?”

鄂蘭巴雅爾聞言,緩緩的點點頭,沉默了會兒,又道:“我們獲得神火了嗎?”

大宰桑遍佈溝壑的臉上露出的興奮的笑意,他點點頭,道:“已經獲取一些了,雖然已經不少了,但在給大汗過目前,暫時還不能送往嘉峪關……

不過我看了看,確實是連石頭都能燒着的神火,水也澆不滅,而且越澆水,火反而就會越大。

巴雅爾,我們的十萬兩金子花的並不虧。

嘉峪關再也擋不住蒙古人的鐵騎了,武威山也無法阻擋蒙古人的彎刀了。

大秦,終會再次成爲蒙古人的牧場,而這,還只是開始!

我們的大汗和你的父王。一定會重現成吉思汗的雄風。

讓蒼狼白鹿的後代,再次成爲世間大地的主人!”

鄂蘭巴雅爾聞言,臉上也露出興奮的神色,她想了想,忽然嬌笑一聲,道:“大宰桑爺爺,您剛纔是說。神火剛獲得不久?”

大宰桑看着鄂蘭巴雅爾的目光有些慈祥,不過他沒說什麼。只是笑着點點頭。

智慧的眼神看破了小狐狸的詭計,讓鄂蘭巴雅爾白紗下的俏臉一紅,她拉着大宰桑的胳膊不依的搖晃道:“大宰桑爺爺,巴雅爾剛剛護送軍糧去前線嘛。而且,巴雅爾也沒有哥哥他們有錢,準備不了太名貴的禮物送給大汗祝壽。巴雅爾好可憐哦……”

“哈哈哈!”

大宰桑仰頭大笑起來,枯樹皮一樣的手虛點了點鄂蘭巴雅爾的腦門,道:“巴雅爾,你不應該是草原上最美的薩日朗花。而應該是草原上最狡猾的小狐狸!

你說的沒錯,阿拉神火還沒來得及給大汗過目。

就由你,將我們的第一罈神火,獻給大汗當做壽禮吧!

我相信,在所有的王子王孫中,巴雅爾的禮物,一定能拔得頭籌!”

“謝謝大宰桑爺爺。巴雅爾就知道您最好了!”

鄂蘭巴雅爾俏聲拍馬屁!

蒙古老頭子好像也吃這套,高聲道:“走,我帶你去看看吧!然後早點讓他們準備駝城,好送你們過風魔之地!天氣不大好,早點過去早點……”

後面的話賈環沒有聽清,因爲他和烏仁哈沁還有吉布楚和等“賤民”被攔在了外面。只能目送着大宰桑和鄂蘭巴雅爾離開。

等大人物都走了後,烏仁哈沁又開始對賈環笑了,賈環也對她笑,只是心裏,卻如同一團烈火在燃燒!

因爲他們可能不止弄出了石油,他們還可能提煉出了汽.油!

就算沒那麼純,但也一定非常了得。

之所以在這麼寒冷的天來提煉。是因爲汽.油會揮發!

若是大夏天搞,他們估計就得先被炸死。

波斯……

拜火教……

天啊!

賈環都不敢想象,當成百上千個裝着汽.油的燃燒罐被投進了嘉峪城關後的場景。

毫無疑問,那將會是一片人間煉獄。

那裏駐紮着整整九萬大軍啊,還不算後面陸續從關中開來的四萬大軍。(www.uukansh)

而一旦嘉峪關被破,黃沙軍團最後的精銳被燒掉……

整個河西走廊,整個隴右,都將會在十幾萬蒙古鐵騎的鐵蹄下顫抖。

到那個時候……

神京,能擋得住神火的焚燒麼?

念及此,賈環額頭上的冷汗都流出來了。

不能慌……

不能亂……

不能急……

賈環臉上還僵持着和烏仁哈沁的微笑,心中卻一遍一遍的念着清心咒。

還不錯,許是感受過幾遭生死間的大恐怖,賈環現在的心理能力強了許多,總算冷靜下來了。

先給了烏仁哈沁一個更加燦爛的笑容,保證不露出破綻後,賈環開始冷靜分析起來。

這些神火已經被煉製好了,但還沒有發往前線,因爲還沒給策妄阿拉布坦檢驗過效果。

所以說……

這些煉製好的神火,一定會在這裏先儲存上……至少五天。

因爲策妄阿拉布坦的生日在大後天,待鄂蘭巴雅爾獻完禮後,第二天再發令,正好是五天。

而鄂蘭巴雅爾今日就會乘坐駝城,帶上一些神火,通過風魔之地達到曳迷離……

還好,還好!

即使算上去採藥的時間,五天時間,應該夠了!

念及此,賈環的眼睛緩緩眯起,臉上的笑容似乎愈發絢爛了。

可是,站在他對面的烏仁哈沁卻覺得有些奇怪,因爲不知爲何,她看着烏斯哈拉那雙好看的眼睛,心裏忽然會有些發冷……

……

(未完待續。)

ps:能解釋的通吧~~~

本書來自

<!–flag047–> 手機閱讀

“烏斯哈拉,你怎麼了?”

一座移動的小城上,沒錯,就是一座小城,善良的烏仁哈沁看着怔怔發傻的賈環,關心的問道。()

“嗤!”

她的妹妹吉布楚和不屑的嗤笑了聲,道:“姐姐,你別管他了,他是被神火嚇的。哦對了,說不定還有帳外的大風,咯咯!”

“妹妹啊……”

善良的烏仁哈沁看着賈環“羞愧”的垂下腦袋,頓時有些不滿的看着吉布楚和,道:“烏斯哈拉沒有見過神火,也沒見過這麼大的風魔嘛,有什麼奇怪的。”

吉布楚和卻不買姐姐的賬,撇嘴道:“可是早上公主發射神火的時候,他居然當着那麼多人的面,抱着腦袋趴在了地上喊公主雷公……真是丟死人了!”

烏仁哈沁聞言,臉上居然泛起了一抹羞赧慚愧之色,好像趴地喊大神的人是她一樣。

然而,她看向賈環的眼神裏卻沒有責備,還輕輕的拉了拉賈環的胳膊,柔聲哄道:“烏斯哈拉,你真的不用難爲情的。我們早上看到神火爆炸的時候,也被嚇壞了呢,真的被嚇壞了呢!”

看着烏仁哈沁睜着一雙很好看的單眼皮眼睛,怪聲怪調的用很不標準的秦語,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證,她其實也很害怕時,賈環心裏忽然說不出的……難受。

甚至,連眼睛都有些溼潤了。

“喂!你行不行啊?你的膽子比珍珠雞還小耶,居然還要哭?!就你這樣的,還要給公主當戈什哈?”

與姐姐烏仁哈沁幾乎相反,吉布楚和完全看不上這個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草包,簡直無法忍受的高聲嚷嚷道。

烏仁哈沁聞言有些生氣了,看着吉布楚和,不過沒等她開口說話,帳子門簾打開,鄂蘭巴雅爾居然身着一身瀟灑的蒙古王公公子裝,沉着一張臉。負着手,從外面走了進來,進來後,便覷着眼打量着垂着腦袋淚眼巴巴的賈環……

“噗嗤!”

就在烏仁哈沁擔心鄂蘭巴雅爾會發怒時,這位金珠公主卻忽然噴笑出聲,還笑罵道:“瞧你那二兩狗膽!今兒真是丟盡了我的顏面,我倒罷了。可你還牽連到我師父!別人聽說你是我師父給我挑的戈什哈,還是什麼完美根骨。本來都想看你一鳴驚人呢,你倒真是夠一鳴驚人的!”

烏仁哈沁看她的烏斯哈拉羞愧的腦袋快垂到褲襠裏了,心疼的不得了,起身後小臉巴巴的看着鄂蘭巴雅爾,

求情道:“公主,烏斯哈拉也是第一次看到神火嘛,他也是第一次路過風魔之地,下一次他一定不會給公主丟臉了!”

鄂蘭巴雅爾聞言,哼了聲。道:“你還嫌他丟的不夠多嗎?本公主都快成了大笑話了!不懲罰他一番,讓他長長記性,鍛鍊鍛鍊膽子,他下次還會這般丟人!”

雖然鄂蘭巴雅爾沒說什麼懲罰,可烏仁哈沁的臉還是登時煞白起來,連吉布楚和的臉色都微微白了白。

烏仁哈沁眼淚都在眼圈裏打轉了,哀求道:“公主。烏斯哈拉他……他這裏還不大好,再等等,等回了曳迷離,我帶他去打幾次獵,您再把他丟進狼圈裏,好不好?”

烏仁哈沁指着自己的腦袋說道。意思是告訴鄂蘭巴雅爾,賈環是個“智障兒童”。

鄂蘭巴雅爾搖頭拒絕道:“那樣鍛鍊不出他的膽子的,而且,若不能鍛煉出他的膽子,以後再遇到更可怕的事,他還會趴地發抖的。”

烏仁哈沁眼裏的淚珠流了下來,還在求情:“公主。可是,他連風都害怕,若是被丟進了狼圈,他會死的。”

鄂蘭巴雅爾皺眉看着烏仁哈沁,道:“一個三品武人,若是連幾頭狼都對付不了,他活着還有什麼意義?”

烏仁哈沁流淚道:“公主,烏斯哈拉很會趕爬犁的……”

鄂蘭巴雅爾聞言,好笑道:“我花費那麼多老參和雪蓮,就爲了培養出一個趕車的札剌兀嗎?”

見從小跟她長大的小合蘭都快哭昏了過去,鄂蘭巴雅爾也心疼,笑道:“你哭什麼?他是一個武人,只要他肯,一拳就能打死一頭大狼!你不說幫我一起教他力量,就知道在這哭!”

烏仁哈沁可能早已看透了賈環的真面目,她悲哀到絕望的搖搖頭,道:“烏斯哈拉不會打狼……”

鄂蘭巴雅爾的耐心也快耗盡了,板起臉道:“那他就被狼多咬幾口,咬疼了就知道打了……行了,別哭了,哭什麼……再哭,我把你也丟進去了!”

本來只是恐嚇的一句話,孰料,從來最善良卻也最膽小的烏仁哈沁居然點了點頭,咬牙道:“好!公主,給我一把鋼叉,我陪烏斯哈拉一起下去。”

鄂蘭巴雅爾愕然道:“你……還想保護他?”

烏仁哈沁點點頭,道:“我要保護他。”

鄂蘭巴雅爾怔怔的看了眼自己養了十多年的小合蘭,此刻卻突然長大了,居然要……保護自己的愛郎。

可是……

她又看向一旁呆呆的看着烏仁哈沁的“三個”,看他一副好皮囊,卻那樣的膽小怯懦,心中不由火起,冷聲道:“喂,秦人,聽到她的話了嗎?你怎麼說?”

賈環聞言,身子一個激靈,在鄂蘭巴雅爾和吉布楚和冷冷的注視中,還有烏仁哈沁關心期盼的目光中,他……緩緩的垂下了頭。

鄂蘭巴雅爾一怔,她都有些無法相信,她回過頭看向烏仁哈沁,語氣譏諷道:“這就是你看中的人,你現在還要跳進狼圈裏保護他嗎?”

烏仁哈沁雖然有些失望,可還是面色堅定的點了點頭,道:“是的。”

……

駝城真的很大,大到真的像一座城池一樣。

裏面什麼都有,當然,這裏的“什麼都”,指的是韃坦人的生活習慣。

有奶牛,有羊,有草料穀倉,有帳子。還有……給貴人解悶用的鬥獸圈。

賈環面色慘白,眼神悽艾的站在狼圈門口,看着高高柵欄裏蹲着的幾頭眼冒綠光大狼,整個人都在顫慄着,而他身旁的烏仁哈沁,小臉也煞白煞白的。

“烏仁哈沁,你還要跟他一起進去嗎?”

鄂蘭巴雅爾淡淡的問道。

烏仁哈沁聞言。回頭看了眼她的烏斯哈拉,點點頭。道:“我要進去。”

鄂蘭巴雅爾聞言,呵呵一笑,道:“好,等你出來後,若是還願意跟着這個膽小的珍珠雞,我就將你嫁給他好了。一個給我做趕車的札剌兀,一個給當我的合蘭,也不錯……

不過,你可要想清楚。他這樣的膽子,日後你們怕是沒什麼好日子過。”

烏仁哈沁聞言,冰雪聰明的她頓時領悟了鄂蘭巴雅爾話中的意思,再看看狼圈四周站着的四個手持弓箭的射手,她感動的就要跪下,卻被吉布楚和用眼神給擋住了。

這次趣事,終究還是想將“三個”的膽子訓出來。若是提前讓他知道不會死,就太沒意思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