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郭凱旋顯然不想讓人消停,接著爆料就算附近有緊急脫離裝置也是供單人逃生用的,而現在被困住的可是有好幾位!

說話間,候擁軍溜溜達達回來了。將手裡的對講機還給石小川,無奈地表示自己沒找到機會出去。通往外界的出口只有一個並且只許進不許出,而現在那裡已經人滿為患。

「只能打出去!除此之外再無他法!」想盡辦法的候擁軍如是說,另外他還提供了一個極其重要的線索,公主正在前面召集人手好象要舉行誓師大會。「至於目的不好說,也可能是打算湊夠了人數回來跟咱們決戰!」

「去他個大腳丫子的吧!都他媽快死了,還決戰個鳥!?」李大成一提手裡的速射機槍,吼道:「索性去前面殺個痛快,也好出了咱這口惡氣!」

郭凱旋可沒李大成那般衝動,撇了胖子一眼沒湊熱鬧。他了解石小川的為人,從不打無把握的仗。所以現在只想知道隊長派候擁軍出去幹什麼了,也好從中尋找點契機。隨後聽說腳下還有個十八層,忙用刺刀掘開一塊地磚狠挖了起來。

「既然上天無路,那就入地好了!過來幫忙!死胖子!說你呢!」

李大成剛才也是聽說逃不出去,這才打算破罐子破摔。有生的希望,自然是不能放棄的。聽到召喚,忙摘下機槍過去幫忙挖土。

合攏上層建築的岩壁構成多為堅固的火成岩,與之相比,地面就顯得要柔軟的多。三下五除二刨個坑出來,期間只發現厚實的夯土而沒有遇到堅硬的岩石。

「爆破!?」決定故技重施的郭凱旋擦擦臉上的汗漬,詢問石小川的意見。只要底層存在開放結構,完全可以一路炸下去。

尋找通道下到十八層不可取,那麼做只會打草驚蛇。面對天知道有多少數量的怪物軍團,從天而降打它個措手不及就有機會利用地下河逃出去!

看來,也只能這麼幹了!

石小川看看聳聳肩頭的牛百歲,當即點頭同意。「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你們抓緊!」

聽到話裡有話,田曉晨一把拽住石小川。「隊長!你幹什麼去!?」

石小川微微一笑,慢慢掙脫田曉晨的手。「我去前面讓它們稍緩一緩再過來,不用擔心!打通隧道以後吱一聲,我馬上回來跟你們會合。」

別看這話聽著特仗義,其實另有隱情。田曉晨當然知道這是有人不死心,還想找機會把螟蛉弄出去。

「他已經變異了!那有正常人長到兩米五還再繼續長的道理!?我知道你答應了禿鷲,無論如何也要把人帶回去。可是,就他現在這個樣子能跟你走嗎!?除非他死了!」

石小川點點頭,面無表情地說道:「那就殺了他!」

聽到這話,田曉晨是無限糾結。「我擦!你以為自己是誰!?學關雲長在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嗎!?」

牛百歲湊過來攔著田曉晨,露出萬惡的表情很容易被人一拳打倒在地。「算了!公主也不敢把石小川怎樣,讓他過去替咱們爭取點時間不是不可以。再說了,它們想要通知正在下面集結的兵團易如反掌!果真被它們給包了餃子,那可真就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了。」

候擁軍也不想再耽誤時間,走過來支持牛百歲的建議。安撫住差點跳腳罵娘的田曉晨,然後想跟石小川一起去前面。

「皇宮那麼大,我想去看看。」

田曉晨其實想跟過去,但他更清楚候擁軍的本事。打架不好說,若論起逃生手段,猴子說他第二,沒敢說自己第一的。

「好吧!讓猴子跟你過去!」

石小川此次過去有他的打算,而且多一個人就多一分危險。怪物們也許不敢把他怎樣,可是對別人就沒那麼多糾結。

「天色不早,都歇了吧!」石小川很少會下達命令,但命令有些時候並不需要用嚴肅的口氣來表述。「你們留下來繼續幫忙,我去去就回。一定要保證牛哥的安全,拜託諸位了!」

望著離去的背影抬起手臂擺了擺手,牛百歲的眼圈突然紅了。這是多麼熟悉的道別手勢啊,此時卻顯得是那麼的親切。曾幾何時,每一次的離別…

「還是這副臭脾氣!完成任務,難道一個人就行了!?」 候擁軍點了一支煙遞給牛百歲,然後聽他叨叨說已經戒了好幾個月。剛要搶回來就見這位抽煙的架勢比誰都熟練,只好作罷。扶了扶掛在胸前的自動步槍,這才又點燃一支慢慢抽了起來。

候擁軍回頭看看正在忙碌的三個人,以便確認接下來的對話不會被他們聽到。這個距離沒有問題,低聲提醒道:「別再想那些煩心事了,我們沒有過去只有未來!」

牛百歲猛抽了一口,接著哈出個誇張的煙圈,然後狠狠地把煙蒂踩住腳下。「我是不會歸隊的,所以請你理解。自打咱們老大出事以後,你認識的那個牛二哥也死了。」

候擁軍對此並沒有感覺到意外,而是十分理解地點點頭。「等這件事情了了以後,你打算去哪兒!?我想你也知道,校長想要找的人不會找不到!」

牛百歲朝石小川離去的背影努努嘴。「想要重啟下面的任務,他需要我的幫助。」

「你想好了!?」候擁軍問了一句。

牛百歲嘆了口氣。「天下之大,早已沒有我的容身之地。只要老朱知道我在支持小川,相信他會選擇睜眼瞎的。」

候擁軍苦笑著搖搖頭,注視著黝黑的岩石拱頂沒再說話。

按照相關規定,分隊的人犧牲,是要把他的屍體帶回去的。牛百歲已經沒了武功,選擇這麼做是他唯一的選擇。如果就此逃之夭夭,頂多能躲三個月。哪怕是躲進老鼠窟窿里,也會被挖出來!

「二哥!用我回去跟校長打聲招呼嗎!?」

牛百歲上下打量一下候擁軍,奇道:「神經病!還是你閑得沒事打算去自討苦吃!?你以為老朱真傻了嗎!?他恐怕早就知道我在這兒了!之所以一直忍而不發,恐怕是讓我當好他的棋子罷了!」

候擁軍不想在這種環境里過多提及往事,低頭看了看手錶。「這事等出去以後再說吧,距離起爆時間還剩半個小時。」

牛百歲忍不住撇了撇嘴,意味深長地說道:「核彈不會爆的,放心好了!」

候擁軍畢竟是位電腦專家,稍微一琢磨立馬明白過來。整座科研基地的CPU就是公主,她又怎會不知道啟動自毀裝置帶來的後果。也就是說,要不要毀掉這座地下基地,最終還是她說了算!

「擦!怪不得你一點不著急!也怪我沒見識,把公主想簡單了!」候擁軍說完,轉身打算回安全屋。

牛百歲一把抓住他,問道:「你要去幹嘛!?」

暗暗自責的候擁軍也沒有藏著掖著,直接回道:「我要黑進去,重啟自毀裝置!」

牛百歲沒有鬆手,而是一翻手腕看看手錶。「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安心等著就是!」牛百歲說完,抬手示意讓候擁軍看看頭頂的岩石。

有些話,牛百歲現在沒法說,只能靠那些身在現場的觀眾自己悟。地氣正在翻湧,眼看著快要支持不住了。作為被人類高科技復活的公主而言,她頂多能知道有人在試圖炸毀她的容身之所。毫無徵兆的地氣涌動,畢竟不屬於高科技的範疇。

「快撤!敵人大部隊上來了!」昏暗的環境里突然傳來石小川的聲音,與聲音同步出現的還有幾個急匆匆趕來的人影。

石小川風風火火地跑回來跟牛百歲和候擁軍打聲招呼,與他一同出現的是布魯斯小隊。候擁軍還沒問前面到底出了什麼事,遠處隱約傳來的腳步聲馬上替石小川回答完畢。

「回安全屋!快!」石小川一邊跑,一邊提醒正在設置炸點的三人爆破小組暫時放棄脫離計劃。

由於地面比想象的還要柔軟,郭凱旋索性一直往下挖。現在別說是安裝炸藥,甚至連個炮眼都沒做好!

等著外面的田曉晨聽到遠處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只好和李大成一彎腰把還不打算放棄的郭凱旋拽上來。三個人再也顧不得形象,提著各自的自動武器跟在布魯斯小隊的後面逃進安全屋大院。

明顯能夠感覺到外面的殺氣,牛百歲趕緊讓頂住門的眾人全都讓出來。伸手拍著門框上,一道金屬閘門應聲落下將院門徹底封閉。與此同時,周圍本就昏暗的照明突然閃了幾下。隨著光照恢復正常,周圍的牆壁和院門表面不時會泛出藍汪汪的顏色。

「別靠過去!院牆和大門現在都是高壓電導體!」牛百歲低聲提醒著大伙兒注意安全,順便看了看手錶指針的角度。

石小川顯然讀懂了這個無意之舉,馬上示意爆破小組準備在院子里炸個洞出來。郭凱旋還沒說話,牛百歲就給一口否了。

「這是安全屋!現在的地下兩米全是導電體構造!」

這裡所說的導電體其實就是金屬鋼板,只需接上變電器的電源就成了高壓電載體。保持安全距離就沒危險,靠近了自然沒好事。隨著照明電源再次開始閃爍,一股股被烤焦的惡臭從牆外傳來。

候擁軍使勁嗅嗅空氣,不無擔心地問道:「安全倒是安全了,怎麼看著電源不給力啊!?」

聽到意料中的質疑,牛百歲胸有成竹。「沒事!只是設備陳舊一點而已!只要我不打算切斷電源,咱們能跟它們耗到過春節!」

郭凱旋可沒興趣試試高壓電的威力,外面的焦糊味已經是最好的試驗結果。當即放棄再挖個坑出來,湊過去問道:「二哥!怪物不會飛進來吧!?」

郭凱旋的擔心並不多餘,畢竟眾人的頭頂沒有出現藍色的安全罩。他問了所有人都想知道的問題,以便在得知真正安全后,可以放下始終高舉在手裡的自動火器。

牛百歲聞聽此言,不由地哈哈大笑。他只見過會蹦跳的怪物,從來沒碰到過會飛的怪物。不是現在的黑科技達不到,而是飛禽的腦子太小!

布魯斯一直沒參與意見,直到獲知真相。通過石小川的介紹得知另一個真相,忙過去和高級卧底親切擁抱了一把。順便捎帶著問了問,這裡有沒有一個叫詹姆斯的科學家。

牛百歲揉著下巴認真地想了想,然後做個恍然大悟的表情。「我想起來了!你要找到的詹姆斯還健在,他就是外面那個身份編號M31的怪物!」 這要是論起坑人的水平,牛二哥也不差其誰來!石小川暗覺好笑,卻也沒打算揭穿。既然布魯斯他們僅憑戰術服就能擺平隧道里的那頭大怪,說可能還刀槍不入呢!

不出所料地,李代桃僵計成。果然為人實誠的布魯斯瞧瞧他的隊員,然後又看看石小川。「我們要出去了結一樁恩怨,希望這裡不會有人阻攔!若是能活著出去,咱們在南峰會合吧!」

石小川心裡清楚很,布魯斯真正要找的詹姆斯博士並不是那位。之所以面對面都沒有被認出牛百歲,主要是因為他使用了易容術。

謊言說了一百遍,也許就會變成真理!石小川擔心這事夯不實,決定再強調一遍。聽到有人這就要出去,忙提醒說外面的敵人太多。如果能從長計議的話,最好還是不要冒險。

此時若是石小川說別的,馬上就能引起布魯斯的警覺。但不論如何,布魯斯都沒得選。如果有的選,他當然希望把危險降到最低。

但!這是任務!不計代價,也要完成的任務!

布魯斯在衷心表示感謝的同時,率領三名隊員跳過宮牆。管他外面聚集了多少人,或者說是多少怪物!誰能笑到最後,用拳頭來證明吧!

暗自得意的石小川見有人去意已決,也就沒了阻攔的興緻。嚴重提醒勇敢的老布同志要格外小心,後面再沒了下文。

等上當的追殺組離開,暗覺心驚肉跳的牛百歲長呼一口氣。別看內襯著同樣的戰術服,仍能感覺到來自對方的壓力。唉!也許真的老了!

安全屋,只是萬千廣廈里的其中一間。正因為不起眼,才有了安全的意義。

候擁軍等布魯斯等人離開,這才朝安全屋後面的一座大殿努努嘴。「那邊有光閃爍,要不要過來看看!?」

這話頓時引起正在暗嘆歲月無情的牛百歲的注意,循著候擁軍目視的方向望過去。稍一打量便知是那座建築,忙低聲解釋道:「沒什麼東西!只是一個女人的閨房而已!」

牛百歲正無所謂地說著,卻注意到石小川正在看著他。因不知是何原因,只好問道:「什麼意思?看我幹嘛!?」

石小川沒有回答,朝等著一側的兄弟們點頭示意。「去看看,再跟個掩護過去!不要莽撞行事,凡事小心!」

行動命令中並未提及名姓,但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這是給誰的命令。隨後出列的候擁軍沒跟誰打招呼,轉身就走。郭凱旋提起步槍檢查一下,隨後跟上。

石小川讓田曉晨和李大成原地休息,然後拽著牛百歲走到一邊說事。「牛二哥!告訴我,你究竟拿了他們什麼東西!?被萬里追殺,你可千萬別告訴我其中沒有隱情!」

牛百歲也避諱誰,抬手指指自己的腦袋。「你二哥我能有什麼隱情!?說白了就是這顆項上人頭罷了!記憶!藏在裡面的記憶!」

別看牛百歲這話說得看似輕鬆,石小川剛才能夠明顯感覺到來自心底的悸動。就好象是一塊小石子落入平靜的湖面,激起一層細小的漣漪。

「懂了!先這樣吧!」石小川也不想在是非之地過多提及往事,隨口答應一聲就此作罷。不過,他還是問了牛百歲的下一步打算。

「二哥!這裡肯定是待不下去了,你決定回去嗎!?」

「哼!回去!?我不會回去,僅此而已!」牛百歲說完,可能是擔心有人聽不懂又給解釋了一番。「你也知道,真正的勝利不是靠裝備打出來的!裡子都不行了,還回去幹嗎!?」

「可以光榮退休啊!」石小川跟了一句。

牛百歲眯著眼睛看看石小川,嘆口氣沒再接話。

嘆氣,往往是對無奈的發泄。機會稍縱即逝,好在還有補救的說法。換算條件十分簡單,把握住即可!石小川忽然想明白一件事情,而這件事情對於他而言早就應該想明白。

石小川終於確定了那是一雙充滿期待的眼神,於是伸出了手。現在還為時不晚!希望,就從此刻開始吧!

牛百歲微微一笑,緊緊握住石小川的手。「給我一根槓桿,我會幫你撬動地球!」

二層建築的大殿內沒有照明設備,光線全都來自後面的窗外。透過窗欞形成長方形的光柱打到地面上形成散射效果,令整個空間金碧輝煌。

上樓的樓梯取了木位,象徵生生不息之意。就在石小川決定上去看看之時,頭頂傳來一陣吱吱咯咯的木板響動。

就在候擁軍朝下張望之時,留在院中的田曉晨和李大成突然闖了進去。與此同時,外面的院門突然全面開放。緊接著露出M31高大的身影,和跟在後面的一大堆怪物。

設置的安全區域只是一座院落,在被重重包圍的情況下已是無路可退。幾支長矛如影隨形穿過房門的同時,怪物們紛紛湧入院中。

田曉晨抬手抓住一支擦肩而過的長矛,催促道:「牛二哥!外面已經短路了!趕緊啟動第二道防禦牆!」

牛百歲靠在牆邊從窗戶朝外張望片刻,發現身材高大的M31。不由地撇了撇嘴,朝石小川搖搖頭。

這是…沒有第二道防禦牆的態度!隨即明白過來的石小川忙一擺手,然後抓起自動步槍靠在窗邊。確認三棱刺刀十分牢固,這才慢慢把子彈推入槍膛。

若不是外面的圍牆進不來,M31早就殺進來了。此時確認獵物就在眼前,一雙蒲扇般的大手激動的發顫。無視露出的槍口,猛地朝前一揮手。

一道密集的箭雨撲向窗戶,其中還夾雜著猛烈的射擊聲。戰鬥早已蓄勢待發,就這樣在雙方的期待中終於爆發!

怪物在弓箭的掩護中無視傾瀉的彈雨,一波接一波地發起死亡衝鋒。石小川剛剛換上新彈夾,迎面刺來一支長矛。抬手一把抓住,猛地把持矛手從窗外拽進來。

田曉晨上前一刺刀結果了這頭怪物,卻被破窗而入的另一頭怪物撲倒。石小川跟著一個突刺,撤槍的同時讓大伙兒相互掩護往二樓撤。 跑到樓梯口的牛百歲兩個縱躍便跳上二樓,聽到下面傳來撤退的喊聲這才跟著一起起鬨。兩個點射打倒正跟李大成糾纏的怪物,接著一哈腰將沿著樓梯跑上來的田曉晨拽上去。

田曉晨也顧不得笑話誰真夠『義氣』,撤退命令沒下就先自己跑了。讓郭凱旋持槍掩護的同時,和牛百歲一起把跟在後面的候擁軍拖上二樓。

石小川緊隨其後跳上二樓,趕緊招呼大伙兒掩護此刻還困在一樓的李大成。一陣槍聲大作清理出一條通道,此時已有兩支步槍打空了所有彈夾。

「誰有子彈!?」石小川問了一句,然後把匕首刀甩了下去。鋒利的尖刺瞬間刺入怪物的眼睛,疼痛造成痙攣讓幾乎要抓住李大成肩頭的怪手猛地縮了回去。

田曉晨從胸前抽出最後一個彈夾丟給石小川,然後一彎腰趴在樓梯口準備接應隨後上來的李大成。

牛百歲可能覺得剛才跑得不太義氣,趴在樓梯口大聲催促道:「快!伸手!後面的!火力掩護!」

李大成所帶負重太多,再加上自身體重壓得木梯是吱咯作響。本想倒退著邊用機槍掩護邊上樓梯,卻發現周圍的目標全都是近距離。稍不留神就能當場死在這兒,只得沿著樓梯拚命往上跑。

聽到頭頂傳來提醒,李大成望著近在咫尺的樓梯口感覺是那麼的不真實。遙遠的如同身處夢幻之境,明明就在眼前卻總是到不了。就在此時,李大成感覺腳底突然一松。緊接著整個人失去平衡,仰面跌入無底深淵。

眼看著李大成就要掉進怪物群,候擁軍忙甩出登山索纏在他的腰間。配合默契早已勝過語言,幾個小夥伴同時棄槍抓住眼看著就要繃緊的繩子。

等繩子繃緊就無法再使用寸勁發力,而且以李大成此時的重量仍不免被等著一樓的怪物們抓住。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石小川手腕猛地一抖。

「嘭!」登山索發出一聲脆響。

李大成的背包剛剛碰到同時刺上來的長矛,整個人隨即被發生彎曲的繩索拉起。這是最後的救援機會!收繩!

候擁軍一個轉身將繩索纏於腰間,以爭取收攏一部分繩子。就在繩索即將再次繃緊之時,石小川故技重施再次震動繩子。

「拉!」

石小川雙手抓緊繩索的同時大吼一聲,緊接著雙臂一較力朝後猛倒。呼!被成功拽上二樓的李大成如同一隻肥鳥般破繭而出,然後臉朝下摔向木地板。

體型超大並不代表身手遲鈍,眼看著李大成就要摔個嘴啃泥隨即被鷂子翻身成功化解掉。樓梯口飛上幾桿長矛,哆哆哆!全部釘入房梁之上。

郭凱旋抬頭看看還在猶自震動的長矛,順手掏出顆手榴彈就打算丟下去。多虧牛百歲發現的早,及時制止住這個要命的動作。

整座建築雖然堅固,仍要承認木製結構的現實。把這麼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丟下去,二樓的地板非塌了不可!

步槍彈不是沒有,而是彈夾里的子彈幾乎打空。這個時候若再使用散裝的步槍彈,估計能回到手拉機時代。剩下的就是手槍,7.62毫米口徑。

二樓暫時安全,因為怪物們壓根就上不來。不是它們不想,而是腳丫子太大!樓梯台階過於狹窄,根本踩不住!有幾隻非要逞強,沒爬幾步就滑了下去。

二樓地板被撞得咚咚作響,看來這是有怪物打算拆房。眾人開始還有點擔心,響過幾聲便沒了動靜。看來,這個方法也被怪物們放棄。

窗戶外面是一樓的屋檐,上附大量的青色琉璃瓦。也不知道那個時候有沒有藩王,反正這家主人肯定不是當時的君王。

樓梯是上不來了,不是還有牆嘛!

距離牆頭不過半米的屋檐充滿吸引力,也是登上二樓最好的途徑!即便餓上三天,照樣能一步邁過去!

子彈還沒壓滿一支彈夾,三隻怪物已經出現在牆頭之上。負責放哨的候擁軍抬槍釋放一個點射,打落目標的同時招來一陣箭雨。

腦子一根筋的怪物也不傻,發現二樓的抵抗十分脆弱就以為找到了突破口。相互幫忙登上圍牆,準備從二樓窗戶跳進來殺人。樓板再次咚咚亂響,看來怪物們打算雙管齊下。

形勢危急!再找不到應對方法,可就真嗝屁了!

李大成端起機槍剛要釋放彈雨,隨即被一桿拋射上來的長矛擊中胸口。多虧有防彈護甲的防護,這才沒被刺個對穿。饒是如此,也是連連後退了幾大步。

就在此時,大門外傳來腳步聲和金屬的撞擊聲。一群身穿黑色鐵甲的士卒湧進院內,瘋狂的攻擊終於停歇下來。

站在怪物群里的M31已經不再是泡在魚缸里的狼狽樣,一身鋥光瓦亮的甲胄襯出十分厚實的殺氣。曾經的長發飄飄也被光頭代替,極其醜陋的面孔早已看不出原來模樣。

大伙兒的槍法都不錯,說打鼻子的時候絕不打眼!擒賊先擒王的買賣並不手生,此時卻全都選擇了無視。究其原因,當然是石小川造成的。他一直沒允許任何人對這個面目可憎的怪物頭動殺念,即便動手過招也都是他一個人出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