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郎萍兒,二十六歲,比唐影大三歲,京都大學土木工程和水利水電工程雙學位研究生,特級建築女工程師,有四年從事建築行業的經驗。

現在是唐影的助理,即在公司里,任總經理助理職位。

不論在做人還是做事上,都是那種規規矩矩,認認真真,可以用毫米尺測量的人。

沈勇打量了一下郎萍兒,瓜子臉的腦袋上帶著一個白色安全帽,身穿藍色短袖工作服,外套一件反光衣,下身闊腿褲加女士高跟勞保鞋。

如此這般樸素的穿搭,依舊掩蓋不住她那高挑曼妙的身姿!

「不錯!很棒!把孤兒院房屋的改造工作交給你這樣的人,我放心!公司總部的裝修先放一放,一心一意地先將這裡修繕好!」

沈勇道。

「好的!沈總!我一定做得讓你滿意!」

郎萍兒點頭道。

吃過中午飯,沈勇和唐影又給孩子們置辦了一些生活用品。

把已經發霉的被褥,全部換掉。

臨近太陽落山的時候,沈勇和唐影才開車離開。

當兩人再次經過村口的那棵大桂樹時,大桂樹下已經排開了燒烤大排檔!

燒烤攤上面寫著六個大字:「胖哥實惠燒烤」。

一位身穿白色短袖,脖子里掛著白色毛巾,胖乎乎的中年人,正在用扇子扇著烤爐。

烤爐上的肉串,冒著滋滋熱油,肉香味像蚊子一樣,偷偷地鑽到了車裡。

「勇哥!我想擼串了!」

唐影嗅了嗅鼻子道。

「好啊!我也很長時間沒有吃燒烤了!咱們下車,沾點煙火氣!享受一下村莊里的美好!」

沈勇說著,把車遠遠地停到了路邊,兩人下了車。

「胖哥!好久不見啊!」

唐影拉著沈勇的手,打招呼道。

「呦!這不是唐影大妹子嘛!又來看孤兒院的孩子們了?」

胖哥的臉上洋溢著笑容道。

「對啊!我不來的時候,多謝你幫助孩子們了!」

沈勇道,「胖哥!今天不要烤麵筋!先來五十根肉串!六瓶啤酒!不夠的話,等會再加!」

「我說大妹子,五十根肉串是不是太多了?你吃不完的!」

胖哥道,「我知道你是為了照顧我的生意,但是也不能浪費啊!」

「不浪費!我今天不是一個人的!」

沈勇甜甜地笑道。

聞言,胖哥抬起頭,目光落在沈勇的身上,先是皺了下眉,又連忙開口笑道:

「哦!帶朋友來了啊!好嘞!你先找地坐,馬上就好!」

「謝了啊!我還坐老地方吧!肉串多放點辣!」

唐影道。

「好嘞!沒問題!」

胖哥答應道。

由於是剛出攤,整個攤位上並沒有多少人。

唐影和沈勇坐到靠在大桂樹的圓桌上。

「唐影!你今天有點怪!」

沈勇開口道。

「勇哥!你不會是要對我說土味情話啊?」

唐影道,「我問哪裡怪?你再說,怪可愛!」

「哈哈哈!」

沈勇被唐影這股子機靈勁逗樂了!

但是,沈勇並不是想說土味情話,而是真心地覺得唐影今天有點怪!

沈勇記得唐影是不吃肉的啊!

家裡的所有食物都是水果和蔬菜,連魚肉都沒有!

而且,口味也十分的清淡!

少鹽!少糖!不沾辣!

今天唐影怎麼會吃大肉串呢?

還要多放辣?

「我可不會說土味情話!我想說的是,你不是一個素食主義者嗎?今天怎麼改吃肉了?還要放辣?

而且你以前也不喝酒的啊!今天怎麼還喝上啤酒了?」

沈勇詫異地問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長夜漫漫,無心睡眠。

葉紀正在一個人逛公園,很久沒一個人安靜的走過了。

他在寂靜的夜色下慢悠悠走著。

在經過一人身邊時,駐足。

轉頭,看著他。

被他注視的年輕男人面色不自然,與他對視起來。

葉紀眯起眼。

那年輕男人臉上鎮定,眸子深處卻有幾分尷尬和慌亂。

他咳了一聲,說道:

「哥們,有什麼事嗎?」

【看什麼看,再看本尊就把你眼睛打爆!】

他在罵我?

葉紀神色一凝,仔細盯著年輕人看。

【還看,剛才本尊就看你這個小白臉不爽了,長得那麼像本尊前世滄月大陸的頭號大敵,真想一拳打爆你。】

又來了。

這個聲音…似乎是從面前年輕人的心裡發出來的。

年輕人沒有開口,周圍也沒有其他人存在。

這是怎麼回事?

聲音好像是直接就出現在他的腦海裡面,這聲音和面前年輕人的聲音也非常像。

而且他的表情似乎很心虛的樣子,看起來倒像是真的在想些什麼東西。

所以,他是聽到了這個年輕人的心聲。

本尊?前世?滄月大陸?

這是大佬重生了?

葉紀皺著一雙劍眉,淡淡開口:

「你叫什麼名字?」

這語氣,聽的年輕人有些不爽,他搖頭:

「不好意思,我一般不告訴陌生人名字。」

【就憑你這低賤的凡人也配知道本尊的名字。】

【想本尊縱橫星海無數年,莫說是你這低賤的凡人,就是那無數位面高高在上的仙神也沒有資格知道本尊的大名。】

葉紀有點火大了。

他再次說道:「你叫什麼名字?」

往前踏出一步。

咔嚓!

方圓數十米的土地突然出現密密麻麻的裂痕。

接著,龜裂、塌陷。

「我問你叫什麼名字?」

再次踏出一步。

這次竟是周圍上百米土地相繼龜裂塌陷。

年輕人一個踉蹌差點趴下,他狠狠咽了幾口口水,強行鎮靜了下來。

「我…我叫王騰。」

【既然你這麼誠心的問了,本尊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好了,多少仙神都沒機會知道本尊的大名,便宜你了。】

【還有這點小手段也敢在本尊面前顯擺,本尊前世巔峰時,一粒沙可填海,一根草斬盡日月星辰,彈指間翻天覆地,更於黑暗深處獨戰紅毛怪!】

【算了,說這些有什麼用,當務之急還是先修鍊,待本尊修鍊幾天,便反手將你鎮壓。】

所以。

王騰要鎮壓我?

葉紀不知道為什麼,莫名有點心慌。

沉默了一會,將一些想法緩緩斂於心底后,再次開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