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道魔影漸漸又虛幻轉到了近乎實質化,但是面容依然模糊,只裸露出一雙血紅的雙眼。

一股磅礴的大力,如怒海狂濤一樣,洶涌滂湃的往四面八方凝聚而去!

終於,那魔影忽然衝到了天穹之上,在空中盤旋一圈過後,遍帶動滔天滾滾魔氣,衝進了樑翔的身上,完全融合住了。

融合了魔影的樑翔,渾身上下悄然浮現了一層層神祕的符號符文!

他緩緩舉起了手,一道幾丈長的光柱隨着他的手,緩緩往下砍了下去。

就在砍到半空的時候,樑翔忽然聽到了一聲怒喝!“夠了!”

然後一股強大恐怖的威壓鋪天蓋地的壓迫而來,樑翔身內魔影被激出了魔性,憤怒的咆哮一聲,衝出身體衝向了高天。

滾滾魔氣滔天而起,大地狠狠顫抖了起來。而那原本如一隻驕傲的天鵝的王容早已癱軟在了地上,聲音已嘶啞,再也喊不出任何聲音了。

她想不通,一個纔不過靈士兩三重天的廢物,竟然能造出如此強大的聲勢……

最終,魔影被收回了樑翔的體內,那滂湃的滔天魔氣,完全被吸收了。

樑翔的攻擊未發出,生命值也沒有消耗,但是身體裏面的靈力,已完全消耗而盡。

他眼前一黑,徹底昏迷了過去。

這時候,一個身穿黑袍的中年男人緩緩走了出來。

ωwш● тTk án● C○

“小傢伙,弄出這麼大聲勢,還想殺死我的侄女?”中年人扶起了已昏迷了的樑翔,嘴角閃出一抹苦笑。

王容無力的爬了起來,白了一眼遠處的中年男人,然後美眸緊緊的注視着他壞裏昏迷的樑翔,不由的有些苦笑道;“這傢伙,還真是變態!我倒是小看他了”

她的眼眸裏閃爍着異樣的光,雖剛纔樑翔差她斃命,但是在這強者爲尊的世界裏,拳頭大就是硬道理,拳頭大才有吸引力。

“給我說一說他的情況。” 白白喜歡你 ,然後說道

王容深呼了一口氣,隨即又彷彿像吐出無盡的鬱悶之氣,然後緩緩道出了前因後過。

“才五百金幣這小傢伙就不要命了!真是……”中年人哭笑不得,低頭看了一眼樑翔,然後把他遞到王容面前,眨眼道;“把握住機會喔……這小子註定不凡!如果不是我小女兒脾氣古怪,恨透男人的話,我早選我女兒了”

王容臉上升起了兩團紅暈,笑罵道;“你這死老東西,亂七八糟的說些什麼啊,把握什麼機會啊”

中年男人笑了笑,把樑翔一下丟給了她,說道;“我可不喜歡男人……你自己解決吧!”然後他頭也不回的轉身就走了,無論後面的王榮如何嬌吼,他都始終不肯回頭。

“小傢伙……你真是個麻煩!”王容低下了頭,看着昏迷的樑翔羞嗔道

無奈之下,她用力擡起了樑翔如死豬般沉重的身軀,抗在背上一步步的往自己的房間走去了。

走到自己的房間,看着那分粉紅色的門,王容臉上登時如被火燒了一樣。

“這可是第一個進入我房間的混蛋!”王容看了一眼樑翔,然後掏出鑰匙打開了大門。

王容的閨房內的牆壁也像普通女生一樣,刷成了一片粉紅,上面貼着大陸上某些帥氣的強者地畫像。

她走到牀前,把死豬一樣的樑翔丟在了牀上。

然後她茫然了,樑翔睡牀,那她睡哪?

她又爬上牀,把樑翔抱到了堅硬的地上,然後自己躺回牀上去。

在躺到牀上的時候,她又忍不住想起樑翔一沒有被褥,二地表又堅硬冰冷,會不會着涼?

被嬌羞衝昏了頭腦的她現在腦袋完全一片糨糊了!她把被窩抱下了牀,蓋在了樑翔的身上。

可是,自己又沒有被子蓋了。

市長老公滾遠點

在睡魔的攻勢之下,她想起了樑翔今天要殺死他的冷酷摸樣,頓時有些生氣的冷哼;“既然你這樣欺負我,那麼我爲什麼對你那麼好?”

然後她又爬下牀,彎身抱起了被褥。

但她卻發現被褥被樑翔緊緊的握住,無論她怎麼拉扯都拉不動。


無奈之下,她只好彎下身,胸脯幾乎快要貼在樑翔身上了,她伸長手,想要扳開樑翔緊握着被窩的大手的時候,她忽然重心不穩,一下倒在了樑翔的身上。

整個人,完完全全的貼在了他的身上。

她立刻嬌羞的想要怕起來,卻想不到,睡眠中的樑翔忽然一個翻身,把她壓到身下,然後雙手緊抱住了她。

她渾身一僵,開始了瘋狂的掙扎…… “恩……”樑翔從沉睡中醒來,聞到了一股特別的芳香。

這芳香他從來沒有聞到過,正疑惑到底是什麼東西發出的香味的時候,他聽到了一聲細微的**聲。


他低下了頭,發現自己身下竟然壓着一個絕美的女性同胞,這女人正是王容。

樑翔首先快速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身體,待發現衣服雖凌亂,但是最重要的貞操還在,讓他不禁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一雙美眸忽然睜開,對上了樑翔的目光。

“啊……”一聲高分貝的怒吼聲響徹了整個房間,正在愣神中的樑翔忽然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狠狠的踢了一腳,身體頓時往後倒飛撞到了牆壁上。

“你……你有沒有對我做過什麼?”王容嚇的花容失色,俏臉煞白。


樑翔緩緩撐着牆爬了起來,轉身怒吼道;“這句話應該我說纔對!我昏迷之後,你對我做過什麼,我怎麼到這噁心的房間內了?”

“什麼對你做過什麼?你也不照照鏡子,敲你那豬樣,還想我對你做什麼?還有,我的房間怎麼噁心了,怎麼噁心了,今天你不給我說出個一二三,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王容忽然像被踩了尾巴的母貓一樣,俏臉上掛滿着憤怒的火焰。

正在樑翔剛想反駁的時候,大門忽然傳來了急促的敲門聲。

愛囚 啊容……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誰對你做什麼了?”外面傳來了一聲帶着緊張之色的男性聲音。

聽見這聲音,王容臉上頓時露出了厭惡噁心的神色。

忽然間,她看見了一旁正拍着身上的粉紅色牆灰的樑翔,眼睛裏閃過狡黠的光芒,迅速跑到了更衣間,去換了一套很性感噴血的內衣。

當她回到原位的時候,她看見樑翔正好奇的上下亂翻着她的東西。

她立刻憤怒的走過去,怒吼道;“你怎麼亂翻人家東西?好歹這是女生的房間,你這麼沒有禮貌?”

只見樑翔扭過過頭來,說道;“我從來沒說過我是正人君子,我是翻,翻,翻鑰匙出去的……”

她看見舌頭彷彿打了結,半天都說不出完整的一句話,雙目散發着幽幽綠光的他,心中頓時得意非凡。

隨即她又羞愧的暗道;“啊……被一個男看了,自己竟然還得意……真是丟人啊”

“啊容,說話啊,你到底怎麼了?”門外的傳來的敲門身更急促了,讓正YY的她回過了神。

她露出了詭異的笑容,看着樑翔說道;“親愛的……”

樑翔渾身一震,忽然感覺到背後一涼,想要逃脫她的魔爪,卻想不到她的手上忽然爆出一道紅光,才小小靈士的他,輕而易舉的被抓住了。

她用靈力束縛住樑翔,然後待自己確認樑翔無法掙託的時候,她甜甜一笑,伸手挽起了樑翔的手腕。

並且主動伸出手去,把樑翔寬大的外衣給弄凌亂,再用靈力操縱着他,僵硬的一步步像殭屍一樣走到門口。

她做一副睡意朦朧的樣子,緩緩打開了大門。

只見門外正站着一個滿頭金髮,又非常俊朗帥氣的男人。這人首先看見王容噴血的內衣,眼裏頓時露出了一道貪婪與**。

但是隨即又被他掩蓋住,回到了平常的那種眼神。

身爲靈師的王容,當然發現了他的轉變,嘴上揚着的不屑之色,愈加濃郁了許多。

“張鍵,你來幹什麼?”王容陰沉着臉,沉聲道


“我來……”張鍵剛想說話,卻看到了一邊臉上正僵硬的掛着古怪笑意的樑翔。

憤怒如火山般爆發了,他立刻擡起了手,指着樑翔怒吼道;“這個混蛋是誰?”

王容像樑翔甜甜一笑,說道;“他自然是我的男人咯……”

“你,你竟然敢背叛我?”張鍵忽然一身如野獸般的怒吼了起來,聲音響徹了整棟大樓,讓無數無聊的人們頓時圍了上來。

“呀……啊容,你穿的好性感啊!你男朋友挺帥的嘛”

“哎呀,小帥哥,竟然俘虜了咱號稱水火不頃的容妹妹,你真是厲害啊……”

“小帥哥,其實人家也不錯拉,要不選擇我拉……”

張鍵感覺到身邊的傳來的一道道調笑聲,彷彿像是一棵棵尖刺一樣,刺痛着他的神經細胞。他有些後悔了,後悔自己不該發出那一聲怒吼,把所有人吸引了過來。

而王容卻是對周圍的人們羞澀一笑,然後很柔情的看了一眼樑翔,說道;“哈哈……這混蛋……”

忽然間,她臉色頓時一僵,腦袋緩慢的扭向了樑翔,往他看去。

只見樑翔對她很‘深情’的一笑,然後又面向人羣微笑道;“大家早啊……”

同時手下也不老實,偷偷的在她的銅體上貪婪的佔着便宜。

她只好僵硬呆呆站着,任由那混蛋的大手在身上游走。

“這個混蛋,怎麼會衝破我的封印……我可是靈師耶,他纔不過一個小小的靈士啊,怎麼可能!啊……這混蛋怎麼摸到哪了”她在心中怒吼尖叫了起來,同時也在盼望圍觀的人羣趕快迅速離開。

“我要向你決鬥!”張鍵怒瞪着樑翔,身上爆着奪目璀璨的深紅色光芒,瘋狂的往他壓迫而去。

而樑翔卻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動,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屑的道;“我纔不玩這種低級的遊戲!爲了女人決鬥,真是丟臉”

“哇!容容的男友好帥啊,在靈師顛峯的壓迫下,竟然如此輕鬆?可能有靈宗的恐怖實力吧?”人羣們發出了一聲驚歎,一羣荷爾蒙失調的女性頓時忍不住乾嚎了起來,瘋狂的把秋天的菠菜光明正大地丟給樑翔。

正尷尬不已的王容頓時驕傲的昂起了小腦袋,聽到別人的讚揚,這是所有女性無法抵禦的誘惑。

同時她也在心中迷惑不已,想不通樑翔一個纔不過靈士地一個廢物,竟然在他靈宗面前如此輕鬆?

而樑翔卻是冷冷一笑,他的這魔功頗爲神奇,裏面給予他一項能力,就是無懼任何氣勢,無論再恐怖的氣勢到了他面前,都會被一張無形的大嘴,給完全吞噬。 “你這個懦夫!竟然連決鬥都不敢接,還有什麼資格做蓉蓉的男人?”張鍵的眼睛裏閃爍着憤怒的火焰,他甚至都感覺他自己彷彿要爆炸了。

“抱歉!現在我沒心情跟別人戰鬥!你要戰鬥,隨便到街上去拉一個人,至於做王蓉男人這個問題……你還是自己問她吧!”樑翔收回了手,慘白的臉上露出了讓人不寒而慄的笑容。

張建看見那詭異的笑容,忽然感覺到背後一涼,一股寒氣油然而生……但他還是僵硬着臉嘴硬道;“只有無能的廢物纔會這樣說”

“夠了!”正在樑翔沉默不語的時候,王蓉忽然怒吼道;“夠了!我現在可以老實的給你說了,他並不是我男人,而是我用來氣你的工具!”

一旁的樑翔聽到工具兩個字的時候,臉上的詭異之色大盛,嘴角扯出一抹冷笑。

張鍵聽見他並不是我男人這幾個字時候,臉上迅速涌出狂喜的笑容,但是又聽見後面的幾個字的時候,笑容忽然一僵。

“噁心的男人!”王蓉看了一眼張建,然後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樑翔雙手揣在褲兜裏,也轉身走了。

張建呆愣愣的站在原地,臉上憤怒而猙獰,一旁圍觀的人羣噓了一聲過後,也慢慢散去。

“賤女人!你等着,看我怎麼收拾你……”張建冷冷一笑,緊握住了拳頭。

……

剛剛準備走出傭兵工會的樑翔,忽然聽到了後面傳來的一聲略顯急促的呼喊聲。“樑翔……樑翔……”

樑翔頓下腳步,回過了頭,待看見王蓉正快速往自己小跑過來後,他冷笑道;“你又來找我幹什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