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行,我知道了。”龍十兒掐斷了通訊器的聯繫,站在原地縮着眉頭思考起來。 容容在這個時候來金陵城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來找自己的。

那他爲什麼來找自己呢?結合剛纔孫迪的話,或許她是來怪罪自己爲什麼這個時候不回去,因爲這個時候的她,需要有人在身邊安慰。

龍十兒大致猜了一下,這纔想起孫迪他們還擔心着呢,趕緊又把通訊器換到了花龍門那邊。

“孫迪,你們別擔心,或許我知道容容去哪兒了,沒事兒了,大家別擔心了。”

“恩恩,這就好,要不然徐宗主失蹤了,這可讓我們如何是好!”

“哦,對了,內鬼事件也不用查了,已經查不出來了,靈山的弟子明天可以撤回來了,我明天也就回來了。”


“恩,等你回來我們再談!”孫迪點了點頭,感覺龍十兒這邊有些吵,儘管心中有些疑惑,但也沒有多少。

龍十兒“恩”了一聲便掐斷了與通訊器的聯繫。

龍十兒繼續思考着容容這會兒可能已經來到金陵城了,於是龍十兒對幾名弟子說道。

“兄弟們,容容一個人來到了金陵城,我怕會有人對她不利,今晚就對不起大家了,改日我請大家好好玩玩!我們走!”

“恩!”這幾名弟子一聽這事兒,臉色便嚴肅了起來,小奇拿出那個裝着晶石的布囊,給這些個姑娘一人抓了一把,於是跟在龍十兒身後往下邊擠去。

這會兒正是拍賣的高峯期,已經有人把價格提高到了五百上品晶石,一個晚上的時間,就能拍到一些人幾年下來掙的晶石,這美女的價值還真不是一般的高啊。

不過這些龍十兒都沒注意,他只顧前邊有多少人擋着自己的路,甚至連臺上的雪嫣都不看上一眼。

龍十兒好不容易擠到了樓梯中間,感覺自己好難擠下去,小奇一看這仗勢,就說道。“讓我來!”

說完小奇便朝前擠去,他用的力道很大,惹得周圍的不少人想對他動手,然後被小奇一個眼神就給嚇到了。

看小奇這樣子,龍十兒就知道今晚自己遇到麻煩了,這裏的人可幾乎倒是心高氣傲之輩,正愁沒撤讓臺上的雪嫣小姐注意到自己看。

一看小奇這小癟三,頓時就覺得來了機會。

這不,小奇剛剛推開一大傢伙,就有一男的擋住了他的去路,這男的穿着淡藍色的衣物,拿着一把摺扇。

小奇低着頭,稍微用了一點兒勁兒就像推其他人一樣將他推開,這會兒龍十兒他們正在臺邊的位置。

這男子看着臺上的雪嫣一動不動,小奇一推沒推開,擡頭看了他一眼,臉色很不好的對他說道:“讓一讓!”

這男子轉過頭看着他,然後又看看周圍。“你這是……說我麼?”

這男的這麼一說,就有兩個人往這男的身邊一站,人高馬大的,惹到周圍人的注意。

小奇冷笑。“你他 媽這是威脅我嗎?”

見小奇還敢對自己爆粗,這男的終於打量了一下小奇,得知小奇的修爲後,他又鄙視的說道。

“小夥子,別狗眼看人低,金丹期修爲,在別人眼裏可能很厲害,可是在我殘狼幫的眼裏,只是一個垃圾!”

這男的很鄙視的朝小奇伸出倒中指,他的身高比小奇要高上很多,還靠近小奇的身邊,居高臨下的看着他,很是鄙視。

看到小奇被人給欺負了,大闖幾人就給火了,五個人衝到小奇身邊。

“你他 媽想幹嘛?元嬰初期就他 媽了不起了?”

一看小奇這邊冒出這麼多人,這男子退後一步,給自己身邊的那男的使了個眼色,那男的便離開了位置,往外走去,顯然是去叫人去了。

這男的有元嬰期修爲,加上剛剛那兩個同爲金丹後期的傢伙,這樣的實力在小奇他們這邊還要勝上一籌。

從這一點看,這傢伙就不是什麼好人,不過看樣子這傢伙在殘狼幫還有些勢頭,他就是那個剛開始就說雪嫣是他的人。

這會兒幾人的爭執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只不過現場人太多,太吵,所以除了他們周邊的這些人以外,根本就沒人注意到。

小奇看着他又走了一個人,想起自己的宗主,便又對這男的說道:“我們還有事兒,沒時間在這兒跟你對持,趕緊讓開!”

“怎麼?想逃了?我就不讓就不讓!你要咋滴?”這男的鄙視的笑了起來。

大闖可就看不下去了,他小小的殘狼幫算啥,竟然也敢在這裏猖狂,一拳就朝男子砸去。

男子畢竟還是有元嬰初期的實力的,穩穩的將大闖的拳頭握住,然後往邊上一推,大闖知道自己這招沒套到好,調整狀態準備卸去男子的勁道。

大闖在邊上後退了好幾步,撞到了一片人,這才穩穩落在地上。

這會兒,幾人算是受到全場的關注了,龍十兒站在人羣中,準備趁此機會看看小奇他們幾人的能力怎麼樣。

大闖站穩了身體,小奇看到大闖被這人欺負了,叫了一聲。“我們一起上!”之後,就拎着拳頭迎了上去。

小奇比大闖穩重得多,比較會拆招,看到男子朝他伸出一抓,另一手猛的出拳。

男子看到他聲東擊西,臉角掛着冷笑,縮回自己的手,呈拳狀朝小奇攻來的拳頭對擊而去。

“轟!”一聲悶響,兩人的拳頭撞在一起。

按理說小奇的的力道的全部砸出去了的,男子是因爲凝空變招擊出的拳頭,但是,這時候元嬰初期的修爲就發揮作用了。

男子的手掌處冒着淡淡的白霧,仔細一看還能看到這霧是顆粒狀的,這是最原始的真氣。

於是,小奇就感覺到巨大的力量傳遍全身,然後一股能量鑽進自己的身體,小奇被一擊擊退好幾步有餘。

男子很得意的看着兩人。“來啊來啊,來打我啊!”

接着,與小奇他們一起的四名弟衝進了打鬥的隊伍中,小奇對大闖說道。“大闖師兄,你來對付他旁邊那個人,這個人就交給我們幾個了。”

“成!”兩人相互點頭,便同時朝兩個方向衝去。

大闖的修爲還是蠻高的,對付男子身邊的小跟班還是不成問題的,兩人都是修煉力量型的功法,所以他們拼的,就是力量。

而另一邊,小奇他們五個人,面對一個元嬰初期的藍衣男子,還算是輕鬆,不過要是那男的是個真真正正的元嬰初期,幾招之間就能將幾人擊敗。

只可惜,這人也不知道是怎麼修煉的,雖然已經達到了元嬰初期,但還是很差勁而,而且出了簡單的真氣以外,還不會使用其他的法決。

龍十兒還發現一點,這人對真氣並不怎麼熟練,他體內的真氣本就不多,用的時候卻是大把大把的,基本的都被衆人靈敏的躲開了,這樣以來他就浪費了太多真氣。

五個人對一個,打得一場精彩,實力都在伯仲之間,只不過這樣繼續下去,那名男子必敗無疑,因爲他體內的能量被他這麼以浪費,肯定會快速流失。

最後手腳無力,任人宰割,不過呢,龍十兒的高要求,還是有些不滿意弟子們的動作的。

因爲這幾名弟子,明明發揮全力的話就可以快速結束戰鬥,可是卻個個留着後手,硬是要等着這人的真氣耗光。

這個時候臺上的雪嫣在人羣中看到了龍十兒,她的臉色,變了…

老鴇看竟然有人在這個時候鬧事兒,就準備下臺去收拾臺下幾個不知規矩的傢伙,尤其是認出其中的小奇就是昨晚被抓進雪嫣堂的人。


雪嫣看着龍十兒,伸手攔住了老鴇,老鴇看了雪嫣一眼,順着她的眼神看去,就看到站在人羣邊上正關注着戰鬥的龍十兒,老鴇小聲對她說道。

“堂主,昨晚就是他來鬧事兒!待會兒一定要好好收拾他!”

雪嫣看着龍十兒的眼神沒有動,淡淡的說了一句。“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什麼?”老鴇不相信的又看了眼龍十兒的方向。“不是吧,堂主,你會不會是認錯了呀,他的身上根本沒有一點兒能量波動!”

面對老鴇的質疑,雪嫣不耐煩的又回答了一句。“他就是我要找的人!”

看到雪嫣生氣了,老鴇低着頭,終於不再說話。

小奇和大闖幾人和這兩人比拼了好一會兒,實力不相上下,這會兒,剛纔出去叫人的人帶着一棒子們怒狠狠的就衝進了雪嫣樓。


這十幾人手裏都提着傢伙,看到這麼大的場面,想着終於可以好好在衆人面前顯眼了,於是樣子越發的狠。

直接衝進人羣,來到那名男子身前。“幫主!”

十幾人很有氣勢的對着男子半跪而下。

這時候戰鬥已經意外的停止了,男子看到自己的人來了,臉上那得意勁兒又上來了,小奇和大闖看着這十幾個人,知道自己這是扛不住了,往後退了兩步,警惕的看着這些人,說了句。

“公子,你快出來吧!我們快扛不住了…”

那男的哪裏還管什麼三七二十一,對着手下的弟子們下令道。

“兄弟們,給我剁了他們!”

“住手!”

人羣中的一個聲音響了起來,男子朝聲音的源頭看去,一名帥得掉渣的年輕小夥子從人羣中走了出來。 龍十兒立刻成爲衆人關注的焦點,他有些氣憤的走到幾名弟子身前。

“你們啊,簡直就太笨了,爲什麼要等到消耗完他的真氣?使出全力三兩下就解決了,等這麼久幹嘛?”

龍十兒指着小奇大罵,小奇低着頭,這時候他們只能靠龍十兒救他們了,哪兒還敢多說什麼,要龍十兒一生氣,把他們扔在這裏,那可就麻煩了。

邊上大闖看到小奇被罵了,捂着嘴偷偷笑着,暗自想着還好自己剛剛去對付一個人去了,要不肯定也得被罵了。

龍十兒看邊上大闖笑個不停,然後怒視着他,他的嘴立馬就停住了,裝出很嚴肅的表情。

“你笑個屁,你剛剛爲什麼要偷襲人家?你到底會不會打架?不知道官府抓人是現抓先動手的人嗎?沒腦子……”

大闖是個很要面子的人,他悄悄的看着周圍,發現大家的眼神都聚集在他身上,他便低下來頭,一副不敢見人的模樣。

龍十兒又對着剩下幾個弟子劈頭大罵。

“你,剛剛明明可以一拳頭砸中他胸口的,爲什麼停手?怕殺了他嗎?不知道在戰鬥中,不是你死就是對手死嗎?”

“還有你,今天我明明看見你戴了一把匕首,怎麼不拿出來?等着防身嗎?和別人打架的時候,你認爲別人會給你防身的機會嗎?”

“你也是,你他孃的簡直就是逗 比轉世啊,就沒看到你怎麼出手,還弄得自己很會偷襲似的,人家一腳就把你踹飛老遠!”

“你別笑,你也有份兒,剛纔人家在你後邊的時候,你別讓隊友攻擊啊,那時候還來得及換人嗎?直接一拳頭就把他小雞 雞廢了,那他不死也得重傷了,懂不懂?”

……

看着龍十兒不停的教育着自己的手下們,周圍人都露出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那啥殘狼幫幫主看自己被無視了,靠近龍十兒,拍了拍龍十兒肩膀,輕聲呼了一句。“喂!”

龍十兒正教育着呢,不耐煩的對他隨便說了句。“待會兒在教訓你!”

然後,又對着衆人罵着。“你們這麼的出去,早晚就得命喪敵手,想要活着,必須要努力修煉,修煉中什麼最重要?那就是實戰啊,我告訴你們,不管是比武還是爭鬥,你們都必須全力以赴,能夠一招制敵的就一招制敵,別人不給你反應的機會你更不要給別人反應的機會,別人比你狠你就得比別人更狠!在老在意自己贏得不光彩,我告訴你,只要你活着,你就是強者!”

龍十兒一堆的口水話唰唰唰的說了出來。


等他說完了,他後邊那殘狼幫的人氣勢剛開始的氣勢也沒了,用自己的武器支撐着自己站着,無聊的等待着龍十兒說完。

這會兒,一弟子終於忍不住了,就對邊上的男子問了一句。“幫主,這還打不打啊!”

“打!”男子心一橫,按照龍十兒剛纔的說法他領悟了一個道理,別人比你陰你得比別人更陰!

他把自己的扇子一扔,小白臉不裝了,搶過弟子手中的大刀,凝空跳了起來,呈開天闢地之勢朝龍十兒砍去。

他那動作,那表情,配上那把大刀,氣勢高到了極點,比一些高等級強者攻擊的氣勢還要高上一分。

隨着男子的高高躍起,六名弟子和周圍圍觀的人紛紛隨着那人擡頭,嘴巴開始慢慢的張大。

龍十兒用勁兒一拍大闖的頭。“用心點兒,還想不想學了?”

大闖的頭就像彈簧似的,龍十兒拍下來了有瞬間彈了上去,衆人都露出一副恐怖的樣子。


龍十兒手往後一伸,手中的真氣就像是一張網似的,瞬間將男子的身子禁錮在空中,男子發現自己不能動了,看着周圍,臉上充滿了恐懼,不停的掙扎着。

龍十兒又對六名弟子說道:“哦,對了,剛纔我說的這些我補充一句,面對敵人,一定要量力而行,別雞蛋碰到了石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