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韓劇
  • 0

那等痛楚,簡直比肉身爆裂還要難受。

黑色的閃電,攻擊的不是肉身,而是靈魂!

「【雙全手·明魂術】正在觸發,宿主可讀取、刪除記憶,甚至能夠改寫認知。」

徐越果斷,一手亮起幽藍的魂光,直接伸進自己的體內,看那模樣,如同自掏心肺。

隨後他手一拽,便將一道匕首般大小的黑色閃電扯出了體內,用力一捏,將其崩碎了。

段牧天漆黑的眼眸玄光流轉,透過徐越的肉身,看著黑色閃電好不容易在其靈魂上砸出來的傷口,正在迅速復原,心中凝重無比。

徐越的靈魂力,是非常強大的!

曾經,在與候補帝子司閑的對戰過程中,徐越只是隨意展示了一下魂力,讓司閑看到他眼眸里倒映著的場景,就直接破了當時司閑的神魂攻擊,讓其靈魂凍結,如墜深淵,動彈不得。

這與徐越百年前的經歷有關,出入過那個地方的人,非意志剛毅,道心永恆,靈魂堅韌者,不可活!

連香火寺的老僧,提到那個地方都神色失控,心志險些沉淪,何況在裡面走過一遭的徐越?

轟!

見前方的徐越又氣勢洶洶的攻來,段牧天朝後方一跳,沉聲道:「以法訣擊之,莫要近身對戰,否則會被他那必須回應兩次的詭異秘法限制!」

「好!」

麒麟子何等人物,立刻就將思維轉變了過來,抬手間,一個又一個強大的法訣向徐越轟去,霞光四溢,威力驚人,恐怖的靈力波動讓外界感到汗顏無比。

可不知為何,他並未使出太多玄妙精密的專屬秘術,而是多用烈火陽炎之類的火訣攻擊。

轟!

戰場上的溫度迅速升高,滾滾濃煙不斷冒起,飄到高空凝聚成雲。

「繼續!法訣消耗雖大,但他的靈力一定比我們先枯竭!」

宗擎亦在咆哮,有時呼出一股妖風,所過之處皆為白骨,有時又打出一記妖拳,古獸之影咆哮著撲向徐越。

「哼,我說過了,只要不影響吾身,我便無敵!」

徐越將方天畫戟一掃,周身金光燦燦,偶爾還有離淵之術的奇妙能量在涌動,像一個頂著槍火子彈衝鋒的戰士,朝著三人縱馬而去。

就算維持著領域,釋放著帝光,施展著離淵,他也一樣相信自己能贏!

……

就在四人於古戰場內酣戰時,場外,藍晴轉頭看著藍如煙,若有所思。

自從方才徐越使出那神乎其神的荒城之術后,妹妹的情況就一直不太對。

藍晴想了想,開口問道:「煙兒,方才徐越第一次施展荒城秘術時,你曾說他是在寫字?」

藍如煙回神,目光依舊盯著場中的徐越,笑道:「嗯!他寫的字是古符,我曾經在天晴之海的海眼中看到過!」

隨後,她又看向另一個方向,小聲道:「姐姐,伏香妹妹好像也認得!之前我就覺得,她身上的紋身看著那麼眼熟。」

「嗯?你怎麼知道?」藍晴驚訝道。

「我也不知道,是一種很奇怪的感應,剛才在場的這麼多人,只有我和她認得那種符號,所以才產生了那種感覺。」

藍如煙盯著那個皮膚古銅,身材高大,充滿了異域風情的女子。

伏香若有所感,轉頭看著救過自己的兩姐妹,對視之間,微微行禮。

藍晴點頭致意,收回目光后,接著問道:「你剛才說,這種字叫古符?天晴之海海眼中,為何會有文字?」

「這個嘛……我也不是很清楚,當時忙著找東西,沒怎麼注意,只記得是在一塊石碑上看到的。」藍如煙撓了撓頭,笑得像個憨憨。

「你以前為何不說?」藍晴的語氣肅穆了幾分。

「我不記得了嘛……我也是看到徐越使這招,才突然想起的。」藍如煙有些委屈。

「哎,你呀。」

藍晴無奈地笑了笑,表面上是對藍如煙充滿了溺愛之色,但實際上,目光深處卻在不斷閃爍微光,充滿了思慮和寒意。

因為就是那一次,妹妹從天晴之海海眼出來后,一切才都變了。

藍如煙身份特殊,且幼年多災多難,命薄如紙如煙,數次在生死線上徘徊,最危險的一次,甚至被不明身份的歹徒挾持過,幸得為貴人所救,方才脫險。

為此,藍家家主曾專門找過天州的神秘宗門——天機閣,為藍如煙卜過一卦。

雖然卜卦的結果不為人所知,但藍晴卻記得,自那以後,父親堅決不允許藍如煙修鍊,亦不準其出家門,整天將她關在內院里,重兵看護,如同軟禁。

就連她偶然聽到了徐越在天晴之海「戰死」的消息,家族也不通融分毫,甚至還在內院,立起結界法陣,防止藍如煙逃脫。

那段時間,藍如煙剛開始還哭,還鬧,本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卻整天以淚洗面,哭著喊著要去找某人。

但到了後面,藍晴就只能看著如花般年齡的藍如煙,整天雙目無神地靠在圍欄邊,看著種滿椰子樹,養著小螃蟹的內院,傷神無比。

那等場景,時至今日,藍晴想起也是心如刀絞,忍不住眼角濕潤。

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藍如煙十八歲那年,才有所改變。

藍晴清楚的記得,那一天是藍如煙的生日,她長大成人了。

當父親親自來到內院,告訴妹妹,從今天開始你便可以出門后,妹妹那空洞無神的眼神深處,漸漸綻起藍光,生機和靈動慢慢湧現,最後覆蓋了整個藍眸,完全重生了。

「謝謝父親!」

藍如煙像個兔子一樣跳進了父親懷裡,用力感謝了幾句后,帶著滿心期待,蹦蹦跳跳地跑出了家門,就像出籠的小鳥,要去見那她思念了數年的人。

然而幾天過後,她又失魂落魄的回來了。

因為那時,距離天晴之海事變,徐越一方慘敗,遁入南嶺失去蹤跡,已經過了數年之久。

愛戀之人,生死未知。

一個個恐怖的名字,牧天神宗,帝妖門,泰宗,海天城,荒古姜家……

任何一個,都不比她藍家弱!

「我要修鍊!」

藍如煙想到了自己打聽到的消息,感受著自己蛻凡境的修為,微微捏緊了拳頭。

不知是否是家族高層授意,藍如煙在成年之後,再也不是那個只能深居內院的幺女,而是搖身一變,成了族中權利極大的小姐。

很快,藍家就給藍如煙安排了一次特殊的試煉,試煉的內容,便是檢驗她能否擔起家族重任。

試煉持續了很久,在這個過程中,藍家小藍仙的名聲也越來越盛,直逼仙絕榜上那一個個璀璨的姓名。

很多人稱,若徐越開創曉組織,標誌著最強一代的威勢達到頂峰,那麼藍如煙的崛起,則是最強一代的落幕。

自她的年齡以下,不稱最強,只喚後生!

而最後,藍如煙不僅完美通過了試煉,神力大漲,靈根盡現,妖孽般的天賦顯露無疑,甚至還在試煉的過程中,進出過一次天晴之海海眼,取回了藍家夢寐以求的至寶,成功歸來!

這讓無數藍家人又驚又喜,因為探索天晴之海的海眼,並不在試煉要求內!

那裡可是仙域赫赫有名的禁地,甚至可以說是凶地!

海眼之內,幾乎誰進誰死,偶爾活命者,也只記得自己剛入海眼,就被一陣恐怖的漩渦席捲,隨後暈厥,直到幾天過去,才被人從遙遠的海域打撈上岸,問其祥由,卻早已忘卻。

而藍如煙成功回來了不說,還破格完成了任務,簡直讓一宗藍家宿老喜出望外,認為藍家必在這一世崛起!

但是很快,噩耗來臨。

因為經家族檢查,藍如煙的靈魂出問題了。

她的魂體上,竟出現了一道細不可見的裂縫,被神秘的力量一分為二,不管用什麼方法,都無法讓其復原!

魂殤。

與此同時,藍如煙還與自己最親近的幾個人說,她在試煉的過程中,被徐越給……

藍晴等人大驚,紛紛詢問,但藍如煙卻說不出來,只覺得記憶一片模糊,事情發生的時間地點均不記得了,而且若強行去想,反而會加劇靈魂上的傷痕,嚴重者,直接神形俱滅。

見狀,一眾藍家人紛紛不敢逼問,只得想盡辦法穩住藍如煙,另圖他法。

漸漸的,藍如煙的意志變得消沉,修為停滯不前,性格也受到了魂殤的影響,越來越古怪。

家族好不容易出了一個逆天奇才,藍家自然不願放棄。

一方面,他們果斷立藍如煙為下一代的家族掌門人,授予藍晶劍,傾盡資源助其恢復。

另一方面,開始積極入世,讓藍晴帶著藍如煙走遍仙域,美其名曰幫她一起找徐越,實則是為了穩住藍如煙的神魂,並藉此尋找可以修復藍如煙靈魂的妙法。

但很可惜,時至今日,未有所獲。

這也是為什麼,藍如煙有時冰冷無比,殺人如麻,包括對蒼雲山上的徐越,以及樹林里的那批劫匪,甚至有時候對自己的家人,都是如此。

有時候,卻活潑可愛,愛笑好動,也敢愛敢恨,勇於面對自己的內心,比如誤殺徐越后的真情流露,以及之前孤身參戰,不惜與仙域數個巨頭為敵。

這種判若兩人,人格分裂的情況,便是因為藍如煙的神魂出了問題。

「可那天,疑點真的太多了。」

藍晴不禁在暗想,這個問題,數十年來她已經想了不知多少次,如今依舊沒有答案。

明明試煉里並沒有規定此項,藍如煙為什麼要突然進天晴之海海眼?

那等絕地,藍如煙是怎麼進去的?

又是怎麼成功出來的?

如果是巧合,為何藍如煙出來后,什麼也不記得了?

「是煙兒自己嗎……不對,她一定是知道了什麼,才決定去闖那海眼的……是誰告訴她的?或者說,誰讓煙兒去的?」藍晴越想,竟有殺意慢慢從體內散出。

如果是陰謀,誰是幕後黑手?

徐越嗎?

一系列問題,便是百年來,藍家一直在追尋的答案。

藍晴轉頭,看著遠處蕭護身後的伏香,以及場中奮戰的身影。

「徐越,他寫的字,竟能讓煙兒記起一些東西……徐越,荒城之術,伏香,西漠遺族……」

藍晴在低語,不知想到了什麼。

「姐姐,你在想什麼啊?」

前方,傳來藍如煙甜甜的聲音。

藍晴回神,看著此時的藍如煙,柔和地笑了笑,心中既高興,又有些苦澀。

如果妹妹能一直像現在這樣平安無恙,那該多好啊。 回到驛館的時候遠處的天邊已經泛起了淡紅色的煙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