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是,大叔我可是職業商人,不管是物品還是消息,只要你價錢足夠的話,我都能弄到。”大叔點燃一根雪茄,美美的吸上一口。

蘇瑾眼前一亮,他道“我現在想要兩個消息,一個是關於一羣搶劫宿主的強盜,另一個是一位有可能是宿主的消息,你能弄到麼?”

“那羣強盜,你這麼倒黴遇上了?”大叔有些意外,他掃了蘇瑾一眼,一副可惜了的表情“我勸你最好小心點,不行的話就在地獄酒館裏別出去了。”

“多謝指點,不過他們的消息你有麼?”蘇瑾笑了笑。

大叔微微點頭,他道“也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消息,基本上有點資歷的宿主都知道,這羣人也不知道是誰組織的,有傳聞他們的老大是一個甲級小隊,人員遍佈所有的宇宙,每次作案的人員基本上也是從不同的宇宙調集,所以就算是在某個宇宙惹下很大的麻煩,那個宇宙的世俗力量也很難阻擋他們。”

“不同的宇宙?”蘇瑾有些驚訝,難道攻擊自己的那些人並非和自己同一個宇宙。

萬古帝尊 “很驚訝是不是?傳聞他們的老大手中有件非常強悍的寶物,能夠讓自己承認的人自由穿梭不同的宇宙,總之他們很不好惹,一旦被他們盯上,很少有宿主可以脫身的。”大叔吐出一口煙,也是一臉難辦的搖了搖頭“一般來說這羣人不達目的誓不罷休,你以後……自求多福吧!”

蘇瑾微微點頭,那羣人確實難纏,以後恐怕會調集更加強大的宿主來對付自己,不過那也是以後的事情了。

蘇瑾又問道“我還想找一個人的消息,她名叫葉芸,有可能是宿主,不知道……大叔你能不能幫我。” 大叔看了蘇瑾一眼,饒有興致的道“仇人?”

“並不是。”

“那就是愛人了。”

“……咱們談生意,您老能不這麼八卦麼?”蘇瑾揉了揉太陽穴,這位大叔看起來沉穩,沒想到還有一顆熊熊燃燒的八卦之心。

大叔見蘇瑾一臉頭痛,反倒笑的更開心了,他將雪茄掐滅,想了片刻後點了點頭“我能幫你儘量去查,不過能不能查到我就不敢說了,畢竟這麼多宇宙,每個宇宙的宿主雖然不算多,但攙和到一起數量就很驚人了,你只有一個名字的話,找起來會很麻煩的。”

被大叔這樣一說,蘇瑾連忙取出手機,將葉芸的照片翻了出來“有這張照片應該會好辦些吧?”

“有照片你早說啊!”大叔白了蘇瑾一眼,看了眼照片又笑嘻嘻的道“嘿,這角度,擺明了是偷拍,我就說不是仇人就是愛人,不過看你小子一臉癡漢樣,第二個可能性更大。”

蘇瑾嘴角忍不住抽搐,他強忍着想抽這大叔的想法,鎮靜的道“價格,你覺得什麼樣的價格比較合適?”

“唔,暫時還不好說,畢竟要花費多大的力氣我也不知道,等有個差不多的時候再講價錢吧。”大叔起身準備離去,忽然又停下腳步,回頭對蘇瑾說“除了物品交換,這種情報我也願意做情報上的交換,最近有一個小隊比較惹人注目,你如果能夠弄到消息的話,咱們可以交換情報。”

“哦?什麼小隊?”蘇瑾隨口一問。

“剔骨刀小隊。”大叔說道,蘇瑾的神色一愣,大叔繼續道“聽說是完成了甲級任務,而且是完美攻略,最近弄的沸沸揚揚的,你如果能夠弄到信息的話,我要他們隊伍成員的基礎信息。”

“這個……你是怎麼知道剔骨刀小隊完成了甲級任務的?”蘇瑾沒想到自己小隊完成任務的事情,居然會被別人知道。

“因爲地獄酒館的公告欄裏直接貼出了黃金告示,只要不瞎不聾的話基本上都會知道。”大叔說的理所當然,蘇瑾立即看向告示欄,上面果然還貼着一張黃金色的告示。

“這玩意,會帖到什麼時候?”蘇瑾感覺頭痛,這玩意看起來是一種榮耀,但是作爲已經招惹上那羣宿主強盜的人,他覺得這是一種作大死的情況。

大叔想了想道“一直到他們完成下一次任務,我手裏有大部分高端小隊的資料,可是這個剔骨刀小隊,似乎沒聽過啊!”

蘇瑾咧了咧嘴,好在他上次發佈告示,只是用到了小隊的紋章,並沒有署名隊名,不然這位大叔肯定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份了。

說到這裏,蘇瑾想起來自己的剔骨刀小隊已經晉升到丙級小隊了,他立即向大叔問道“大叔,打聽個事,一個小隊如果從丁級升至丙級,會多出什麼權限啊?”

“丙級啊?這麼低端的隊伍信息,我倒是很長時間沒留意過了,權限的話似乎沒有多少,隊伍成員上限加一,同時那道光門看到了麼?可以通過了。”大叔想了想,隨口說道。

蘇瑾看向大叔所說的那道光門,之前他就留意過,沒想到是等小隊升級後才能用到的,大叔離開後,蘇瑾起身走向光門。

原本光門上微弱的光彩已經消失,似乎這就代表着蘇瑾可以通過,蘇瑾沒有多想,他跨過光門,可當看見另外一邊的情況時,整個人微微一愣,因爲光門的兩邊簡直一模一樣。

酒館,同樣的酒館,光門兩邊好像是鏡像一般,如果不是蘇瑾今天沒有喝酒的話,他恐怕會以爲自己出現了幻覺。

蘇瑾掃了一眼,看見這個酒館的吧檯處,依舊是那個微微禿頭的老闆,他又回頭看向另外一邊的酒館,同樣是這個老闆。

“雙胞胎?”蘇瑾有些悶了,他走上前去坐了下來,老闆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是不是很驚訝?”

“額……確實有點,所以說,你們是雙胞胎麼?”對於老闆能夠看穿自己的心思,蘇瑾並不覺得驚訝,畢竟是地獄酒館的老闆,如果說這位其實就是掌管地獄的魔王,蘇瑾都不會覺得奇怪,更別說只是看穿自己的心思。

“很可惜,並不是那樣,其實那邊的那個也是我。”老闆笑了笑,他將一杯酒遞給蘇瑾“恭喜你的隊伍升級,我請的。”

“多謝。”蘇瑾道了聲謝,他有些不明白,疑惑問道“到底什麼情況?如果不是雙胞胎的話,難道說是分身一類的技能?”

“大概就是那樣吧!你看我同時要在這裏應付那麼多客人,你覺得我有時間一直和你在這裏說話麼?”老闆聳了聳肩。

“哦,對不起,你忙你的。” 慕少,不服來戰 蘇瑾尷尬的笑了笑。

可誰知道老闆同樣笑了起來“哈哈……不用對不起,事實上我確實有時間。”

蘇瑾覺得今天除了想抽那大叔以爲,再加上這位大叔也很不錯,左右開弓的感覺一定很爽。

“你可以猜猜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如果你猜對了,我可以送你一瓶我珍藏的美酒。”老闆道。

“這我怎麼猜得到。”蘇瑾翻了個白眼。

老闆卻帶着笑意道“試試吧!你可是剔骨刀小隊的隊長兼智囊,完美攻略了甲級事件的人啊!”

蘇瑾眉頭微微一挑,看來這位老闆還真是神通廣大,他也笑道“好吧!既然如此的話,我就猜一猜。”

蘇瑾迴響着剛纔老闆說過的話,他慢慢的敲擊着自己的鼻樑,這個人到底是人工智能還是活人,亦或者是神一樣的存在,能夠一個人應付這麼多宿主確實很不可思議,單從時間上來說就不可能,而且這段時間蘇瑾沒有看見他和別的宿主說話。

“時間!”忽然間蘇瑾想到了什麼,是啊!他的時間不夠,但是時間是恆定的麼?對於普通人是這樣,但是對於經歷了地獄手冊的人來說,這個問題自然有了其他的答案。

億萬蜜婚:神祕墨少甜嬌妻 “吧檯是一處類似地獄手冊事件的空間吧?”蘇瑾露出笑容,他繼續道“你身處一個可以無限拉伸事件的空間內,外界一瞬的時間,在你那裏只如同一天一般,你有大量的時間可以慢慢處理每個宿主的需求,同時甚至可以往返不同的酒館中。”

老闆微微一愣,然後露出滿意的笑容,他鼓掌道“厲害,畢竟是完美攻略了甲級任務的宿主,這個問題我問過很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智囊型的宿主,但是能夠回答我的很少……你真的很厲害。”

蘇瑾撇了撇嘴,他能夠想到這個答案,實際上是因爲剛纔兩人的對話,讓他鎖定了時間這個核心,不然的話平白無故找出答案,就算是蘇瑾也做不到。

“老闆,我現在很期待你珍藏的美酒。”蘇瑾一口將杯子裏的酒吞入腹中,這和上次老闆贈送的酒一樣,也在增加自己的靈能上限,一杯入肚,自己的精神力已經到達了400點。

老闆自然不會賴賬,不過還是一臉心痛的取出一瓶藍色的酒液放在了蘇瑾的面前,蘇瑾拿起這瓶酒,微微晃了晃,居然看見酒裏有七彩的光華流轉,顯得非常不凡。

“這酒什麼名頭?”蘇瑾好奇的問道。

“鬼神之血,真正源自鬼神的好東西,每一杯都能夠淬鍊你的身體,我看你的肉身現在已經很強大了,以後想要繼續晉升只能依靠各種神奇的材料,這瓶酒最適合你。”老闆解釋道。

蘇瑾咂舌,鬼神的血液?該不會是舊神那種東西吧!不過能夠繼續淬鍊自己的身體,這確實不錯。

現在自己的身體非常強大,但一直有一種飢餓感,卻又不是真正的餓,他猜想應該是自己的細胞被大大的增強,但自己畢竟是人類的底子,體內蘊含的能量不足,如果自己能夠讓飢餓的細胞被填滿,到時候身體一定會更加強大。

蘇瑾迫不及待的倒了一杯,一口入腹,立即有一種強烈的滿足感,甚至渾身的細胞都不再飢餓。

“一次一杯就好了,等飢餓感再次出現的時候繼續飲用,這樣效果才能最大化。”老闆非常溫馨的提示道。

“謝了老闆。”蘇瑾笑嘻嘻的道謝,今天這倒是個意外的收穫。

特勤處,呂金成將對蘇瑾的所有觀察,和發生的事情都告知了楊天正,楊天正若有所思,他沉聲道“看來要和司徒燼那個小娃娃聊一聊了,看看他是什麼意思吧。”

另一邊,華夏之外數千公里的一個海外孤島上,一個小巧的機器從外飛入,很快就落入一名紅眼男子的手中。

男子在機器上點了一下,機器立即分解,分解出的每一個部件都化成了一個小人,居然是在模擬蘇瑾在倉庫中的那一戰。

片刻後男子皺起眉頭道“華夏居然又出現了一名精神力的使用者,雖然不是徐然,但似乎已經開始成長了,要不要在他成長起來將其扼殺呢?”

想了一會,男子忽然道“幫我聯繫安德烈和古瓦,有些事情要交給他們去辦。 回到公寓之後,蘇瑾對葉芸的安全愈發覺得不安,那種感覺非常清晰,他多次撥打葉芸的手機,可是雖然每次都能打的通,葉芸卻沒有接過電話。

“真是讓人不省心的丫頭。”蘇瑾嘆息,葉芸留下消息,讓他三個月後前往z省的雲山接她,蘇瑾準備提前前往雲山。

買車票,跟花野真衣打了個招呼,蘇瑾便準備前往雲山,不過花野真衣知道蘇瑾要做什麼後,決定和他一起走一趟。

“真衣,你沒必要攙和進來的,葉芸那丫頭惹上的敵人很難纏。”蘇瑾不想花野真衣被拉下水,那羣宿主強盜如果知曉花野真衣也是宿主的話,恐怕她也會被當做襲擊的目標。

“沒辦法,誰讓我們是隊友,誰讓我們的隊長被人給迷住了呢。”花野真衣嬉笑着說道,不由蘇瑾拒絕,通過網絡購買了同一車次的座位。

蘇瑾沒有臉上一副沒有辦法的表情,但心中卻很溫暖,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自己似乎不再孤立無援了。

兩人前往z省,這個舉動讓特勤處的人看在眼中,呂金成與韓夢瑤二人現在的任務就是盯緊蘇瑾,所以在兩人前往z省後,師兄妹兩人也跟了過去。

b市,司徒燼疲憊的癱坐在辦公室中,這一個月的時間,他利用自己對宿主的瞭解和國家機構的力量,已經確定了好幾名宿主,他的目標是制裁那些因爲擁有了超然之力,而違法亂紀,禍害這個國家的宿主。

不過司徒燼不是有勇無謀之輩,他做了最精細的計算,衡量自己與目標之間的差距,只有在確定自己有超過七成的把握後,他纔會選擇出擊。

不過即使如此,司徒燼的清掃工作依舊遇到了意料之外的抵抗,宿主這種存在,本來就是超越了人類想象的東西,有些宿主對自己力量隱藏的很深。

“差一點,就結束了。”司徒燼看了眼自己腹部的傷,那傷口貫穿整個腹部,許多內臟被撕裂,如果不是他在地獄空間中兌換了強大的恢復用品,這一次估計死的會是自己。

“我的力量……還是太弱了,即使有華夏這個國家的資源作爲後盾,但是在面對宿主時,還是太弱了。”司徒燼的目光有些猙獰,他看向地獄手冊,如果說其他的宿主都恐懼每一次事件的開始,那麼司徒燼則是期待着事件的來臨。

就在這個時候,司徒燼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他看了看號碼,卻皺起了眉頭,打電話來的是s市特勤處的楊天正,這個時候他打電話給自己幹什麼?

司徒燼接了電話,那邊立即傳來楊天正的笑聲“呵呵,司徒啊!這麼晚給你打電話有些冒昧了,我想問問關於那個蘇瑾的事情,就是上次你讓我幫忙留意的那個小子。”

“他……?”司徒燼咧嘴笑了。

蘇瑾和花野真衣到達z省後沒有休息,一路轉乘交通工具到了雲山,雲山是z省內海拔最高的一座雄山,頂端直入雲霄,常年冰雪不化,是一處旅遊的好去處。

兩人就當自己是來自駕遊了,不過他們走的地方都不是普通人能走的,花了七八天的時間,幾乎將雲山所有能藏人的地方都找了個遍,可結果絲毫沒有葉芸的蹤跡。

“到底是來早了麼?”蘇瑾嘆氣,葉芸的消息是讓他三個月後來,看來在那之前葉芸是不會出現在雲山了。

不過蘇瑾也沒有回s市的意思,z省也挺好的,空氣清新環境優美,最主要的是暫時能夠避開s市裏的風雲涌動。

不管是那宿主強盜,還是特勤處,又或者是司徒燼的特殊事件管理科,對蘇瑾來說都是大大的麻煩,躲在雲山悠閒一段時間未嘗不可,反正地獄手冊的事件在任何地方都可以開啓。

另外一邊呂金成和韓夢瑤則有些摸不着頭腦了,一開始他們跟着蘇瑾和花野真衣,可很快這種跟蹤就放棄了,因爲兩人去的地方他們根本到達不了,這也讓師兄妹兩個對蘇瑾的那個身份更加確信了一些。

後來蘇瑾放起了羊,每天優哉遊哉的看看風景,吃吃美食,又有花野真衣這個美女相伴,讓師兄妹兩個更覺得這傢伙莫不是就單純來旅遊的。

時間一點點過去,呂金成率先撐不住了,s市裏還有許多事情需要他處理,再繼續跟蘇瑾在這耗下去也沒有多大的意義,所以他將韓夢瑤留下後,自行回了s市。

呂金成離開後沒多久,花野真衣就對蘇瑾道“走了一個。”

“恩,不過還有一個跟屁蟲。”蘇瑾笑了笑,這兩師兄妹跟蹤他的事情,在到達z省的第一天他們就發覺了,不過畢竟是兩個普通人,而且蘇瑾也沒有什麼需要避諱他們的活動,所以也就聽之任之了。

“那個小丫頭,需要我解決掉麼?”花野真衣的話說的很冰冷,在她的眼裏除了自己的朋友,像韓夢瑤這樣不認識的人和草芥無區別,畢竟長時間在地獄手冊的事件裏面對生死抉擇,無論什麼樣的人恐怕都會對生命有些漠視。

“算了,讓她跟着唄,反正對咱們也沒什麼映像。”蘇瑾眼角的餘光看向隱藏在遠處的韓夢瑤,這小丫頭的隱藏之術實在是有些業餘。

重生閣主有病 將近一個月的時間過去,蘇瑾又去了一次地獄酒館,果然那個大叔在等着他,他一見蘇瑾立即迎了上來。

“老闆,信息我得手了。”大叔笑呵呵的對蘇瑾說道。

蘇瑾見狀笑道“我現在如果不想要了可以麼?”

“不要了……?”大叔瞪大了眼睛,有點想發飆,不過如果人家真的提前自己得到了信息,自己強買強賣也說不過去。

“你得到了那人的信息了?”大叔不甘心的問道。

蘇瑾搖了搖頭“沒有,不過看你的樣子,大部分信息就算是得到了吧!”

“什麼意思?”大叔有些摸不着頭腦,什麼叫看自己的樣子就算得到了大部分信息。

蘇瑾嘆了口氣解釋道“你說得到了信息,那也就是地獄酒館中確實有她的信息,所以……她肯定是地獄手冊的宿主,我說的沒錯吧?”

大叔一愣,恨恨的拍了自己的腦袋一巴掌,嘴裏不爽道“你小子不厚道啊!按你這樣來的話,我以後生意還要不要做了?”

蘇瑾笑着賠不是道“跟你開個玩笑,詳細一些的資料我還是需要的,麻煩你講來聽聽。”

大叔戒備的看着蘇瑾,有些不放心“小子,咱們先交易,我再說出信息,你看靠譜不靠譜。”

蘇瑾啞然失笑,看來自己開的這個玩笑讓大叔害怕了,他點了點頭道“行吧!價格呢?”

“這丫頭的信息我可沒少花力氣,兩片長生樹的葉子,或者……剔骨刀小隊的信息,我之前和你說過吧!”

“剔骨刀小隊啊!我確實有他們的信息,不過不詳細,我可以先說出來給你聽,你自己看着能不能進行交換。”剔骨刀小隊的信息,有誰還能比蘇瑾更瞭解。

大叔眼中一亮,他搓着雙手笑道“沒想到你還真能搞到那個小隊的信息,有靈性啊!你見過他們小隊的人?”

“以前一起通關過事件。”蘇瑾胡咧咧道“剔骨刀小隊現在是一個三人隊伍,隊伍等級丙級,隊內兩男一女,全部都是開啓了靈能的資深者。”

“沒了?”

“沒了!我們又不熟,只有這些信息。”

“他們的名字呢?”大叔不放棄的問道。

蘇瑾撇嘴,直接搖頭“不清楚,當時我還是新人,人家好心帶我通關,名字卻是沒有留下的,這些信息大叔你覺得足夠用來交換我要的信息麼?”

大叔倒是沒有猶豫,他笑道“當然足夠,能夠完美攻略甲級事件的隊伍,任何信息都是珍貴的。”

“那麻煩你了。”

“恩,你要找的這個葉芸確實是地獄手冊的宿主,而且相當了得,根據給我提供消息的那位宿主的信息來看,如果這個葉芸還活着的話,她應該已經通關超過三十次事件。”

“嘶……!”蘇瑾倒吸一口涼氣,他猜想過葉芸是地獄手冊的宿主,甚至可以說幾乎確定葉芸是地獄手冊的宿主,但他萬萬沒有想到葉芸居然如此強悍。

“這個你看。”大叔將一張照片給蘇瑾看,照片上一個俏麗的少女手持一柄柴刀,站在屍山之上,有些發黃的頭髮隨風而起。

“她是資深者麼?”照片裏的人確實是葉芸無疑,不過只看照片的話,很難將她與往常那個古靈精怪的丫頭聯繫在一起。

大叔點頭道“三十幾次事件,自然是資深者無疑了,而且我得到的消息裏證實,這個丫頭被那羣強盜盯上了,聽說上了必殺令。”

蘇瑾眼皮猛然一跳,他無奈的搖頭,惹上那羣強盜蘇瑾是猜到了,但是居然能夠鬧到上了人家的必殺令,這丫頭到底做了些什麼,蘇瑾覺得自己再見到葉芸的話,一定要喊上一聲威武。

帶着疑惑,蘇瑾離開了地獄酒館,一個月的時間已經快到了,蘇瑾決定直接開啓事件,聯繫了楚義,事件正式開始。

“開啓事件,喪屍狂潮!” 黑暗中,蘇瑾不知道自己身處何地,他的眼前一道光亮攤開,如同電影院的屏幕一般,那屏幕上在上演着一場喪屍電影。

人類是貪婪的,原始時代,人類渴望食物,渴望安全,奴隸時代,人類渴望財富,渴望權利,現代人類渴望永垂不朽的生命。

人類的慾望似乎永遠無法滿足,人類同樣是聰慧的,這是一種被神祝福的生物,他們擁有智慧,擁有代代相傳的知識,所以他們開始踏足只屬於神的領域。

不朽之匙,二十一世紀人類最偉大的發明,也被稱作不老藥,注射不朽之匙後,人類的身體發生了巨大的改變,細胞擁有更加強大的活性,擁有匪夷所思的複製性,擁有更加強韌的體質。

但不朽之匙也有缺點,注射之後人類會失去生育能力,但是人類擁有生育能力的目的是什麼?孩子又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對於某些人來說,孩子是生命的延續,是文明的延續,是種族的延續,是的!孩子只是一種延續。

但如果作爲生命,自己是不朽的,那這種延續還有什麼意義?自己就可以做到上訴所說的事情,所以人類墮落了,或者說屈服了。

絕大部分人類選擇注射不朽之匙,只有極少數的一部分拒絕如此,這一類人被稱作愚類!被認爲是低等人種。

是的,在不朽之匙出現之後,種族歧視從膚色轉移到了對生命的選擇,但好景不長,幾個世紀後,不朽之匙真正的副作用出現了。

所有注射過不朽之匙的人開始漸漸失去意識,他們的身體開始腐敗,變得開始嗜血,他們變成了之前幾個世紀電影作品中類似喪屍的存在。

毀滅在不經意間到來,除了少數愚類,人類全體淪陷,地球在極短的時間內成爲了喪屍星球。

神從來不會只給予絕望,希望之光雖然渺小,但依舊存在,少數愚類聯合起來,相比失去意識的喪屍,他們擁有智慧,他們可以使用武器工具,只要消滅地球上所有的喪屍,愚類便可以重新光復曾經的時代。

但數量上的差距太大了,相比即使受到重創依舊不死的喪屍,人類只要受到輕微的擦傷,就有可能感染上不朽之匙之毒,並且被感染的人可沒有幾個世紀,他們會在極短的時間內轉化。

時不待我,最後一羣愚類被困在安全區中,不過安全區即將面臨淪陷,去吧!救出愚類!

電影的時間不算太長,如果放在真實世界,最多隻能算是一個預告片,不過總體上將事件的來源說清楚了。

蘇瑾看着已經變成血花的屏幕,忽然間一隻大手出現,狠狠的砸在屏幕上,那是一隻惡魔之手,隨後而來的則是令人寒顫的恐怖笑聲。

“嘿嘿……嘿嘿嘿……!”

在恐怖笑聲的迴盪中,蘇瑾猛然睜開雙眼,他大口喘着粗氣,渾身的寒毛都立了起來,他身處一處廢墟之中,周圍都是凌亂不堪的,好像被暴力拆遷過的房屋,而在他的眼前花野真衣和楚義也同樣是一副受到了驚嚇的表情。

除了花野真衣和楚義,還有五個陌生人在三人的面前,三男兩女,兩名男子三十多歲的樣子,另外一男一女是二十多歲的年輕人,最後一名女子看起來應該和楚義的年齡差不多大小。

蘇瑾對花野真衣和楚義道“給他們解釋下我們現在的處境,我先看看事件的介紹和任務!”

修仙之黑衣 打開地獄手冊,蘇瑾仔細查看起這次事件的內容,內容很簡單,基本就是將蘇瑾剛纔看到的影像變成了文字而已。

“事件《喪屍狂潮》,難度丁!”蘇瑾長出一口氣,總算是遇到一次比較簡單的事件,以剔骨刀小隊現在三人全部都是資深者的實力來看,這次的事件說是一場喪屍電影鑑賞旅遊也不爲過。

“任務一,到達愚類聚集的安全區!”

“任務二,殺死變異人類,每殺死一隻一級變異體,2點積分,殺死二級變異體,20點積分,殺死三級變異體50點積分,殺死四級變異體100點積分。”

蘇瑾手指敲打着鼻樑,這樣說來的話變異的喪屍會繼續進化,一級變異體應該就是那些行動遲緩的喪屍了,而隨着等級的進化,喪屍的實力恐怕會大幅度提升。

“四級變異體是100積分,那麼其實力應該不會達到鳳溪鎮中獵人的等級吧!”蘇瑾琢磨着,總體看來這次事件並不困難,即使四級變異體的實力很強,在面對三名資深者的圍攻下,也只有吃屎的份。

不過當蘇瑾繼續往下看的時候,整個人都愣住了,他雙眼圓睜,張口罵道“ctmd!”

這一聲讓幾人都是一愣,再加上蘇瑾現在的表情猙獰,把其中和楚義差不多大的小女孩嚇得差點哭出來。

讓蘇瑾憤怒猙獰的原因很簡單,地獄手冊上最後描述的內容是“本次事件將封印一切靈能,封印地獄手冊道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