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是他父親的號碼,每一個省級的**官員,都肯定有一個厲害的後臺。而趙雲的後臺,正是已經85歲的老爸,上屆的軍委副主席,今屆的政協委員長,是他的門生。

“嘟……”


電話裏傳來單調的聲音,趙雲並沒有急迫,官越大,越會鎮定,臨危不亂,這是爲官的基礎。

“喂。”

電話那頭傳來一道蒼老的聲音,這,真是趙雲的父親,趙得志。

“父親,是小兒。”

趙雲略帶尊敬的說道,父親,是他的榜樣,他一生的追求。

“小云,有什麼事?”

老人的回答讓趙雲嘆了一口氣,父親的嚴格還是保留着啊。

“父親,小財死了。”

“什麼!”

電話那頭不再平靜。 對於趙財這個外孫,趙得志還是非常滿意的,每一次過年的時候,趙雲都會攜帶着趙財一起進京見趙得意。

而因爲趙財懂得做人,僞裝得很好,所以倒也討老爺子喜歡。

對於趙財的僞裝,趙老爺子會不知道嗎?不會,做了幾年的高層,其閱歷是非常豐富的。

不過趙老爺子會管嗎?

不會,當官的有哪一個不懂得變臉,趙財能這麼小的時候就會變臉,這不就是當官的好材料麼。

所以趙老爺子一直很關心趙財的情況。

只是現在自己的兒子突然打電話來說,他死了。趙老爺子能不震驚嗎。

“誰做的?”

雖然趙老爺子很生氣,不過倒也知道冷靜。既然自己的兒子作爲一個省級幹部,都要給他來電話,那殺人兇手肯定有一定的背景。

至於這個背景怎麼樣,他還不知道,所以他要問清楚,才決定怎麼報仇,或者說報不報仇。

“爸,對方的資料已經傳真過去了,你老親自看看吧。”

趙雲並沒有急迫因爲只要自己的老子答應報仇,那肯定是可以報的,如果不答應的話,自己一個在這乾着急也沒用。

“好,我看看,等一下再聯繫你。”

說完趙得志直接掛了電話,而趙雲也沒有什麼不滿,專心地等待着。


趙老爺子在看到陳天生的資料後,心裏也是震驚,這人一定是有背景的。

想了想,隨後想到了一個可能。

陳家!

京城四大家族之首,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如果真是陳家人的話,那即使自己沒有退下,一樣沒有把握對付啊。

沒錯,四大家族在中國,發展已經根深蒂固,不僅僅是北方有名,在南方一樣有名。

別以爲南方也有四大家族,那是近年新興的,能和幾百年繁榮下來的北四大家族比嗎?


不可能。

或者南方只有周家有一拼之力了。

作爲中國曾經的高層,趙老爺子知道的事情還是挺多的。

趙老爺子臉色變化無常,他在猶豫着要不要冒着這個險去爲已經死去的孫子報仇呢。

人已經死了,爲了出一口氣,爲一個已死之人報仇而拼上整個趙家,這,到底是不是好事?

趙老爺子想了想,如果對手是輕輕鬆鬆可以消滅的話,趙老爺子肯定不會考慮這麼多,只是現在……

他不知道陳天生的底線啊!

對了。

趙老爺子腦子一亮,自己真是糊塗,怎麼不知道去陳家打聽打聽呢,如果不是陳家人的話,到時候直接報仇不就得了嘛。

想明白了這些後,老爺子就拿起電話,給趙雲打過去,告訴他自己的推測,以及接下來準備幹什麼,讓他不用擅自行動,一切等自己的消息。後者點頭答應。

把電話放下,趙老爺子想了想,看看天色也不是很暗,不如現在就過去拜訪。

“小宇,進來一下。”

一個打扮得體的年輕人走了進來,他,正是趙家的管家,其實力A..級。同時他也是趙老爺子的祕書。

“趙老,何事吩咐?”

這個叫小宇的人彎了一個四十五度的腰,恭敬地對趙老爺子說道。

趙老爺子點了點頭,對於自己這個得意助手,他還是非常滿意的。

“幫我通知陳家人,我現在要立即去拜訪他們。”

趙老爺子帶着一股上位者的威嚴說道。

“是。”

再次鞠了個躬,小宇直接退了出去。

趙老爺子閉上雙眼,嘴裏呢喃地說了一句話。

“紅顏禍水啊。”

陳天生看着眼前的酒店,沒有說話。

眼前的酒店真是香格里拉大酒店,對於香格里拉這個北美家族,陳天生還是知道不少的。起碼自己也幫他們完成過幾次任務,友誼什麼還是有的。

據銀軍的消息,今晚那幾個二代將會在這裏和紅衣幫的領頭人談判,以及合作的相關事宜。

陳天生揮了揮手,暗中立馬走出幾個黑衣人,爲守的正是老洪。

“陳隊。”

老洪低聲說了一句,現在是行動時間,自己可不能像平常一樣叫陳天生小陳。

陳天生搖了搖頭。“兄弟們都來了嗎?”

“嗯,已經全體到達,一共300人,都是本地的同志以及外地的同志。 十全食美 ,最厲害爲A。”

陳天生有些吃驚,沒有想到國安的力量竟然這麼強大,看來待在浙江久了,容易誤導判斷能力啊。

“你們都埋伏好,等着我的命令。現在我先上去。”

說完,陳天生拿出了一個微型耳機,直接塞進耳朵,表面看起來就好像沒有東西一樣。

“明白。”

老洪沉聲應了一句,他也知道這次任務的危險性,畢竟紅衣幫也不是狗做的,起碼也有個A..級的實力人保護。

而今天在場的,聽起來很牛逼,最弱C級,最強A..級,其實,真正情況絕大部分都是C級,五個B級,以及他自己一個是A..級的。

至於陳天生的實力,老洪認爲頂天就是B級,畢竟還那麼年輕。所以他有些擔心。

“就地隱匿!”

不過老洪也不怎麼在意,自己這些人都是國安局的精英,雖然本身實力不怎麼樣,但是經過系統的培訓,越級對抗雖然勉強,不過還是可以的。而且他們還有技巧,所以,不怕。

身後幾個人點了點頭,一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老洪點了點頭,身子微微一動,也跟在消失了。

陳天生慢條斯理地走進來,看着那美麗的前臺,嘴角微微一笑。

“美女請問你今晚什麼時候下班呢?”

“對不起,先生,我不賣身的。”

美女的回答讓陳天生險些吐血,太牛逼的回答了,我只想和她出去喝杯咖啡而已。

“哦,那不好意思了哈。”

說完擺了擺手,連忙跑進剛剛打開的電梯門。

前臺美女無奈的搖了搖頭,難道自己就那麼像站臺的嗎。

在香格里拉裏,樓層越高,所需要的金錢就越多。這是一種身份的象徵,而那幾個二代談話的地方,正是最高層。

“到了麼?”

看着眼前的58樓,陳天生微微一笑。

“真是敗家子啊。” 香格里拉58樓的250房間,這,是紅衣幫幫主的房間,也就是億斯大的房間。

今晚,雲南幾個頂級公子哥,正齊聚在這裏,與億斯大商量合作事宜,以及完事後的利益分配。

“樑公子,周公子,葉公子,你們好。都坐下吧。”

億斯大隨意的說着,話語看似恭敬,實際上,肯定不是這樣,因爲他連起身都沒有起,直接這樣說的。

“你……”

樑文之正準備大罵,自己作爲雲南副省長的兒子,何時被人如此輕視過,這不能不生氣啊。

“小文,不用在意這些。”

週日笑了笑,拍了拍樑文之的肩膀,然後率先坐下。

樑文之心裏一氣,不過也沒有發火。週日的老爸是省長,雖然和自己的老子稱呼不大,但這個副字,就已經讓兩人的身份相差甚遠了。

葉飛沒有說話,直接坐下。

週日並沒有理會葉飛,而是看着億斯大。

“億幫主,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談了吧。”週日笑着說道。

“隨時都可以。”

億斯大笑了笑,他也知道裝逼要有個度,否則真得讓幾人不歡而散,那自己就是真的傻逼了。

“那好,這是我們這邊的計劃表,你先看看吧。”

週日拿出了個文件袋,遞給了億斯大。

億斯大接了過來,仔細看着,最後臉色微微有些難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