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巨大的聲響讓附近千里都是聽見了,在公孫瓚的大營,公孫越和公孫範一看,知道自己出手的時候到了。

一人率領千萬騎兵出擊,兵分兩路,沿着曹操的梅花大陣快速奔跑,時不時的看到休息的公孫瓚大軍,對於兩個弟弟的動作,公孫瓚還算滿意,雖然精銳都在他的手中,但是騎兵一但形成規模,戰鬥力還是不錯的。

休息了半個時辰,體力恢復的差不多,公孫瓚開始了攻擊。

先是用白馬義從開始,一輪輪騎射射出,直接打亂了梅花大陣的外圍,然後公孫越兩人就瞅準時機,直接殺進去,憑藉騎兵的衝擊力,開始撕裂一個個梅花小陣,然後碾壓過去。

這種戰法是公孫瓚自創的戰法,主要目的就是並且騎兵的速度和衝擊力,在加上騎射,用騎射打亂外圍的防禦,而一但防禦出現漏洞,其他的騎兵就會蜂擁而至,如同餓狼一般,消滅敵人,就算無法全殲,也是可以一口口蠶食敵人。

並且騎兵運動起來,步卒根本就追不上。

“真是妙,妙不可言。”曹操見此,兩眼放光,對於公孫瓚的感觀大不相同。

以前他認爲袁紹是太廢物,所以纔是被公孫瓚打敗,但是今天一看,不是袁紹太弱,而是公孫瓚太強,並且根據前幾次的情報,可以看出如今的公孫瓚十分謹慎。

過往的戰例都是白馬義從衝鋒在前,雖然擊殺了數倍的敵人,但是白白損失了數千萬的精銳,一點戰鬥力都是沒有體現,最後是靠普通騎兵纔是取得勝利,但是這次卻是不同了,最大發揮出白馬從義的戰鬥力,那就是騎射。

一輪輪騎射,可以說是射破了一切,無論是軍心還是陣法,都是破之,然後普通騎兵衝之,就算損失慘重,損失的也只是普通士卒,精銳一點都沒有消耗,在加上普通騎兵衝不過去了,在來一輪騎射,什麼敵人都是無法阻擋。

“主公,咱們可以求援了。”郭嘉開心的說道。

下一刻,曹操的救援信使就來到了袁紹的大營,把求援書信直接給了袁紹,然後不等袁紹回信,直接離開。

看的袁紹衆人十分疑惑?難道這信使是要逃跑?還是要回去參戰?真是怪哉。 「靈石,什麼是靈石?還有那什麼隱世,又是什麼東西?」不得不說,林白的話就像是一枚重磅炸彈一般,一言撂出來,直接就叫諸人有些頭暈目眩。,最新章節訪問:。

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靈石和隱世究竟是什麼樣的東西。但看林白那鄭重其事的樣子,就算他們是傻子,也絕對能感知到,林白接下來所要說的事情,恐怕是一件驚天之秘!

「所謂靈石,很好理解,顧名思義,便是有靈氣的石頭。不過和尋常石頭不同的是,這靈石乃是由天地元氣匯聚而成的,而且這些天地元氣還要比尋常的天地元氣更為精純,更為中正平和,對人體沒有任何副作用。而這也正是我剛才拿靈石出來救治陳老的原因。」

「至於隱世,這就說來話長了。燕趙師兄當初之所以會氣息盡失,天機不可察,便是因為他進入了隱世之中……」緩緩向諸人講述了一下有關靈石的事情后,林白便將自己此行所接觸到的有關隱世的一切,緩緩向著諸人娓娓道來。

雖然林白的語調極為平和,言語中更是沒有什麼感情波動,但聽入陳白庵和張三瘋的耳中,卻像是猶如無數聲春雷炸響般,叫他們幾乎都要心神失守。他們實在是沒有想到,在這世間,竟然還有這樣一個詭異的存在,竟然還有如此多光華陸離的事物!

而且越是聽,他們便越是為林白捏了一把汗。尤其是聽到林白當初在劍閣跟赤霄和鏖戰時,聽到那一劍霜寒十九州的恐怖威能,更是覺得後背已經完全濕濡,心中更是震顫不已。他們實在是沒想到,隱世裡面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高手,這種手段,已經超出他們太多太多!

僅僅是天人和鍊氣士,以及地獄的存在,都已經叫他們覺得焦頭爛額,無從應對。他們不敢想象,假若這隱世也將觸角滲入俗世的話,局勢又該崩離到何種地步!恐怕等到那個時候,真正的禍患就要徹底出現了。因為據他們從林白口中得知的消息,他們已經可以完全篤定,隱世裡面那些人的實力,可是要遠超天人和鍊氣士!

難道真的是上天已經不站在他們這一邊了,真的要讓這天地徹底陷入混亂之中?!

「這一趟你受苦了,都是為了我……」等聽完林白的講述后,陳白庵輕嘆了一口氣,感慨了一句后,雙眼凝視林白,緩緩道:「隱世里的那些人,如今有沒有進入俗世的打算?」

「據我所知,他們對於外界似乎抱著一種極為鄙夷的態度,認為外界的天地靈氣不適合他們的修為,所以想要進入俗世的人並不多。」林白緩緩搖了搖頭,接著道;「而且在交易會的時候,我還故意使了點小手腳,這樣一來,隱世里打外界主意的人,現在應該還是極少數。」

「那就好……」聽到林白這話,陳白庵不禁長舒了一口氣,面上的神色雖然凝重,但多多少少還是又有了點兒喜意,然後用心有餘悸的口氣,半是調侃半是認真道:「若是隱世里的人真的對咱們外界動了心思,等到那個時候,一切恐怕就無可挽回了。」

場內諸人聞言之後,均是連連點頭不止,面上也滿是隱憂之色。誠如陳白庵所言,按照林白所說,隱世里高手的實力,可是要比鍊氣士和天人們強出了一大截都不止。若真是被這些人進入了俗世,就以他們對付天人和鍊氣士都捉襟見肘的手段,恐怕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如今林白說,隱世里的人暫時對外界還沒有動什麼心思,這著實是個不勝之喜。

「我看咱們還是不要高興的太早,他們現在是沒動什麼心思,但我覺得以外界天地靈氣增長的速度,恐怕要不了多久,他們就會出來了。而且就我所知,不光是我發現了隱世,地獄的人也已經開始和他們接觸,有那些人煽風點火,這一天恐怕會來的更早。」

看著諸人臉上的慶幸之色,雖然林白著實不想給他們潑冷水,但還是無奈將自己心中所想說了出來。他很清楚,在當今的局勢下,不管是他,還是陳白庵等人,都不能心存任何僥倖,都必須要有一種緊迫感,儘早開始未雨綢繆,做好應對的準備。

否則若是覺得隱世暫時不對外界動心思,就覺得萬事大吉的話,這樣盲目的樂觀,絕對會把他們帶入到火坑之中,恐怕這一次一旦被打倒,就永遠沒有再翻身的機會了。

而且就林白所發現的,從他進入隱世之後,雖然只是過去了短短半月,但外界天地靈氣的濃郁程度,相較於他進山之前,可說是已經提升了許多。雖然如今的濃度,和隱世仍然有差距,但林白相信,按照這個速度進展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差距就會被打破。

而等到那個時候,以隱世中人那暴戾的心性,和歹毒的手段,林白實在是想不出來,隱世那些人還會有什麼放過外界的理由!局勢已是危若累卵,實在不能再大意分毫了。

「隱世……,怎麼會有這麼個存在呢?這個東西,我連聽都沒有聽說過,他們到底是什麼時候從什麼地方傳承下來的?」聽完林白的話,陳白庵不禁輕嘆了口氣,緩緩自語道。

張三瘋聞言苦笑搖頭,面上也滿是迷惘疑惑之色。陳白庵存世已兩百餘年,但對於這些東西還是一無所知,更不用說是他了。而想到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就有這麼一股子勢力,而且還渾渾噩噩的過了這麼多年,他便覺得後背有一陣接著一陣的冷汗溢出。

而向諸人揭示了這一切的林白,面上也滿是無解的苦笑。雖然他多方打聽,但那些歷史畢竟已經過去了太久,即便是如冷展顏也只能說出一個大概。恐怕具體的一些細節,也就只有一些隱世的大宗門門主知曉的多一些。只是在那些人面前,林白要竭力掩飾自己的身份,又怎麼可能把這種一開口就會引來人忌憚和猜疑的問題,向他們問出。

「應該是從更早一次的天地異變,靈氣衰減的時代流傳下來的。據我所知,主人曾經跟我講過一些,似乎在那個時代之前,在這世上有很多強大的存在。而經歷了一場巨大的變故后,那些強大的存在都已消失不見,而他們的門人也都遁入了靈氣強烈之處,並且將那些存在的地方,以秘術封存,使其成為了宗門的密地,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其中。」

「而且據主人所說,在隱世裡面,似乎還有一脈他的道統傳承,也不知道那道統如今還是否存在,是不是還有主人的門徒存活在這世間,也不知道他們知不知道主人是去了何處。」

就在此時,從林白拿出靈石的那一刻開始,神情就開始有些不對勁的無支祁,突然面帶感傷之色,緩緩開腔,而且話越說越落寞,碩大的眼珠中都有淚花閃爍。

「你是說修建極寒之地那座洞府的前輩,也是隱世之中的一員?還是說他是之前一次天地異變未出現前的存在?」聽到無支祁這話,林白眼中精光瞬時一凜,微微皺眉,向著無支祁望去,緩聲道:「那位前輩是修士,還是鍊氣士,還是相師?」

「主人他什麼都會一些,而且什麼都精通。他曾說過,這世間的法雖然看起來不一樣,但假如走到了盡頭,其實什麼都是一樣的。所謂的門別之分,只不過是外象罷了,只要你的境界夠深,這世上的一切,你都可以輕而易舉的將其演化而出,成為你的道!」

無支祁笨拙的擦去眼角那懷念的淚水,然後緩緩道,說著說著,突然咧開了嘴,露出了那森然寒齒,不過那模樣看上去非但不兇悍,反倒是叫人覺得有些憨厚可愛。

但就是這樣的話,卻是叫林白心中暗暗驚凜。他和張三瘋、陳白庵他們不同,他如今已是領悟了大道之理的人,所謂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


無支祁說出的這些話,對於陳白庵和張三瘋他們而言,也許只會叫他們覺得那位極寒之地地宮的主人修為恐怖,但對於林白來說,這種震撼要更加的深重!因為就無支祁這寥寥幾言,他便完全可以斷定出,那位前輩對大道的剖析,已經把他甩出了十萬八千里。

甚至於林白都有些懷疑,那位神秘莫測的前輩的修為,會不會已經到了萬道歸宗的地步。因為就林白的揣測而言,除非是窺探到了那一層的門徑,是絕對無法做到舉手投足之間,便可以將自己的道衍化成為其他的一切,能夠把所有的門道,都看作是表象。

按照無支祁所說,那位前輩只是失蹤,而並非是仙逝!如果那位前輩能夠存活至今的話,誰又敢保證,在隱世的一些龐然大物裡面,會不會也有這樣的老怪物存在!

越是想,林白便越覺得,自己恐怕是有些低估隱世了,而且心中也愈發的緊張。

「娘的,天人和鍊氣士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好,又蹦出來這麼個隱世,這還叫不叫人活了。就咱們這點兒手段,若真是比鬥起來,那恐怕是要被人完虐啊!」就在此時,張三瘋已是苦笑出聲,笑聲中滿是無可奈何之意對林白到:「小師弟,你說咱們怎麼辦是好?」

「你覺得以你小師弟我的本事,這趟隱世能是白去的嗎?」林白聞言頓時回過神來,輕笑一聲后,又賣了個關子道:「而且我還有個不知道是不是驚喜的東西要給師兄你!」 洛夢櫻做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

洛夢櫻這樣花錢還是第一次,她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卡花錢的消息,他們都沒有放過,可是她做了什麼事情,還是遇到什麼困難了,他們不知道,只能為她擔心了。

他們也查不到洛夢櫻再什麼位置消費的,洛夢櫻安心睡覺,其他人就像不能安心了。

在她離開的第十天,他們找到了寧少星,從她那裡他們已經確定了洛夢櫻大概去了哪裡,可是寧少星卻不希望他們去。

洛夢櫻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巡舟,哪裡有一個很大的拍賣場,他們也明白了洛夢櫻的錢花去哪裡了,但是一個人出門在外,他們怎麼可能平靜下來呢?

他們怎麼可能不會去呢?只是要時間準備而已。

「幽幽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我去先去吧!」優莎娜一馬當先的說。

這段時間她也過得不好,還不如去找洛夢櫻,那就什麼都不用想了。

「不可以,還是我去吧!」離玥害怕席辰耀,還不如找一個理由離開,那也不會見到他了。

也許她也要離開這裡了,她不希望和他有什麼交集,可是一直在這裡,很多事情都瞞不住了。

「那個地方我們沒有人認識,你們還是好好的待著吧!我去。」司亦琛怎麼可能讓兩個女人搶在自己的面前呢?

墨昊靳在他的肩膀拍了一下,他們為了自己的妻子都這麼熱心,他和司亦琛一起去,這樣還有一個照應。

林家的人這些年來對林菲語都不理會,讓她在外面自生自滅,可是現在林家有困難了,就來打擾她。


司亦琛來找她就是想要告訴她,他要離開一段時間了。

「你是林家的人,你現在不過是殘花敗柳,如果不是他還愛著你,一直都沒有取,那你就嫁給他,就讓你回到家族怎麼樣。」如果不是家族這些年不景氣了,她才不願意讓她回去呢?

「怎麼,現在才想起我呀!可是我現在已經和你們沒有任何關係了,不要擋住我的路。」林菲語也不是當年的小丫頭了,最艱難的日子都過來了,現在她是墨氏集團的首席秘書,有多少人想要巴結她呀!

難道這個時候想要讓她還受他們的氣,怎麼可能,如果他們過不下去了,身為子女的,她不介意養他們,可是讓她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是不可能的。

「那也不是決定的,不要給臉不要臉,來人把她拿下,不同意也不是你可以決定的。」這個聲音真的很討厭。

不過林菲語很快就被人控制起來了。


林菲語也沒有想到她們敢這樣對自己說:「放開我,如果你動了我,認為墨氏集團會放過你嗎?」

墨昊靳也是護短的人,也是她的靠山。

「你不會真的是墨總的女人吧!可是他都沒有娶你,還有人愛你就知足吧!」

他們是怕墨昊靳,可是不可能為了這個小秘書而生氣吧!

這就是他們不了解墨昊靳了,只要在他的圈子裡面的人,那就是他的人,更何況林菲語在他心裡的位置,也不是不一般的,怎麼可能讓別人欺負呢?

只是現在墨昊靳不在這裡,其實很麻煩。

司亦琛看著她被別人欺負,也也是不可能束手旁觀的,他馬上攔住了他們的去路,這些人是誰,他不在乎,可是敢動他的人真的不可原諒。

司亦琛站在他們面前說「把人給我放開。」

「這是我的家事,無關的人請讓開。」女人的聲音很尖銳的說著。

「家事嗎?你動我的人,卻和我說家事。」司亦琛把林菲語救了出來。

「你沒事吧!」司亦琛看著她問。

「我沒事,我們回去吧!」林菲語不想在這裡和他們這些人吵。

他們是想要離開,可是有人不樂意了。

「林菲語你不可以離開,除非你答應我,把該做的事情做了。」

「如果你想就自己去,和我沒有任何關係。」林菲語無視他說。

「你還沒有結婚更何況你和他本來就有婚姻,只不過是錯過幾年而已。」林菲霜她是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的。

「我和他早就沒有任何關係,更何況那只是你們一廂情願而已。」林菲語一直對他們之前給她安排的事情不感興趣,她以前會顧忌現在她一點波瀾也沒有。

「那也是家族裡面的長輩決定的,輪到你說不同意嗎?」林菲霜用家族威脅她說。

「家族,我只不過是被家族拋棄的人而已,現在我和哪裡沒有任何關係了,所以不要那麼可笑了。」林菲語想起已經得事情,真的感覺可笑。

「你既然還沒有結婚就應該為了家族付出。」

「她現在是我的人,你們這是在逼迫我的人嗎?」司亦琛是聽明白了,可是他不允許。

「你的人,你和他是什麼關係,想不到你真的厲害,這麼多的男人願意為了你…….。」林菲霜的話,就是想要調撥他們兩個人的關係。

「林菲霜不要認為我怕你,你不要再出現在我的面,否則我也會輕易放過你。」林菲語不想和他們爭吵了,司亦琛會來這裡,一定有什麼事情和自己說。

「你不敢是一個小秘書而已,你認為你真的可以和家族作對嗎?」林菲霜她知道,她是逃不開的。

「你們的家族,她是我的人,如果你們要對她動手,也想一下,毀滅是什麼知味吧!」司亦琛很不喜歡被威脅說。

「你和林菲語什麼關係也沒有,還輪不到你插手。」

「是嗎?以後她就是我的夫人,司家的夫人,如果誰讓她不開心了,我讓她一輩子都後悔得罪我們。」司亦琛拉著她離開。

「你不用這樣的,我可以照顧自己。」林菲語知道他只不過是為保護自己這樣說的。

「不是,我去一個地方吧!」司亦琛說出的話,就言出必行。

他們兩個人去了民政局,真的把結婚證給辦下來了。


林菲語看著一切好像做夢一樣,如果為了保護自己這樣,並不必要。 “衆位,都說說吧,是看着,還是出手!”袁紹看着慢慢衆人問道。

如今的他可是不着急,然後前面有曹操頂着,就算曹操失敗了,自己也是來得及。

此言一出,誰都不敢插嘴,一但說錯了那可是殺頭的下場,這關係到袁紹以後的發展大計,十分重要,但是不說又不行。

郭圖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不願意第一個開口。

這時田豐從外面走了進來,看着大漲內詭異的氣氛,問了出來。

“主公,剛纔發生了什麼?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田豐的話語讓郭圖等人有點興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