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個身影笑了起來,「一個小小的螞蟻,也配問我的名字嗎?我是誰不是你能夠知道的。」

那身影抬手,手指一點點,一朵朵的荷花浮現而出,瞬間將柳聖的身體包裹,這個人也不知道是什麼身份,隨意一指,就將柳聖周圍的一切封印住,最可怕的是,柳聖在這個身上感受不到絲毫可怕的氣息,彷彿這個身影就是一個普通人一般。

「能夠死在我的聖蓮寶鑒之下,也算是你死得其所了。」那身影開口說道,聲音纖細,卻有些沙啞,給人一種非常古怪的感覺,彷彿不是正常人。

柳聖面色一變,手中大刀揮舞,就要斬破那些花瓣,可是那些花瓣卻詭異的綻放,隨後一片片飛舞,彷彿是利刃一般,切割著他的身體。

光華流轉閃爍,只是幾個呼吸的時間,那些花瓣散去,柳聖的身體卻徹底消失!

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整個人就這麼死亡了。

周圍的修羅軍看的頭皮發麻,隨後暴怒,氣息凝結到了一起,似乎是要把蒼天都崩碎,一個個飛掠而起,手中的戰刀對著那神秘的身影揮舞過去。

然而卻沒有絲毫的作用,那道身影根本不在乎這些,只是平靜的出手,又是一朵朵的蓮花飛出,旋轉綻放之間,無情的收割著生命。

這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較量,對方的實力已經超過了這個世界所能夠容納的極限。

封帝境!

可是奇怪的是這個人的力量卻沒有引起天機變化,沒有接引之力傳遞下來,似乎是他可以在這個世界之中自由的施展封帝境的實力。

蓮花綻放,卻是奪命的血光,粉碎著面前的一切。

「王上,我們已經到魔宇城五天時間,他們的援兵卻還沒有回來,莫不是發生了什麼變故?」景文憂心忡忡的走了過來,對著葉修說道。

葉修點頭,「我也感覺有些不對,你派一百修羅衛,回到修羅城之中,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記住,你的任務就是回去查探消息,無論修羅城發生了什麼事情,你都不要出手,只要把消息帶回來給我就行了。」

景文眼神之中閃爍光芒,嘿嘿一笑,道,「王上,你就放心吧,我知道應該怎麼安排。」

對於景文做事,葉修還是放心的,等到整個城裡的事情都大概解決了之後,便來到了城主府之中。

這祭尊城的城主府,與修羅城的城主府十分的相似,只是外觀構造之上有一些不同。

葉修笑了笑,向前一步,手掌一動,推開大門,進入到城主府之中,隨後逐步進入其中,就看到了城主大殿。

目光一閃,葉修再次感覺到了濃郁的鴻蒙之氣,他心中一動,立刻進入其中,就看到了一座龍椅,端坐其上,就有無盡的鴻蒙之氣湧進自己的身體之中。

一揮手,龍椅之後的牆壁瞬間破碎,裡面卻是和一個巨大的空間,邁步進入其中,一種熟悉的感覺油然而生。

突然,幾道金色的光芒閃爍,葉修卻不著急了,這幾道金色的光芒,正是鴻蒙本源,正好被自己吸收,調和自身陰陽變化。

以葉修現在的實力,吸收這鴻蒙本源的速度也是快了很多,不過半個時辰的時間,他的雙目已經睜開。 每一次,沐欽他們要逃掉時,總要在最後時刻被對方發現。

他們之中,出現了叛徒。

直到最後,陷入絕境之時,他們才知道叛徒是沐若水。

只因為嫉妒,嫉妒沐欽被稱作天之驕子,掩蓋了她這個姐姐的鋒芒,所以就聯合外人害死了自己的父母、妹妹,以及許多曾經疼愛她的人。

她成功了。

後來,她攀上了龍家,被龍家少主喜歡,如今已經成了龍家家主夫人。

萌寶來襲 也是因為她的存在,沐啟任等人才能有如今的地位。

沐音澈既然要報仇,又怎麼能放過她呢?

沒有與龍家的人糾纏的打算,在龍家的人到達沐府廢墟前,他已經帶著風玫離開,再出現,就是在龍家大門外了。

婚寵厚愛:惹上賭神甩不掉 正巧,遇到龍家家主夫人出門。

沐音澈一眼就認出了她,沐若水。

察覺到注視,沐若水看過來,看到風玫時,眸中頓時湧現了妒忌——該死!這裡何時出現了這麼美的女人?

沐音澈與風玫現在是什麼實力?即便是再微弱的殺意,他們也能第一時間感知到。

沐音澈跨前一步攔在風玫深淺,阻攔了沐若水的視線。

見有男人以明顯守護的姿態站在風玫深淺,沐若水心中不虞更甚,她目光落在沐音澈臉上,一瞬間,瞪大了眸子,滿臉驚恐:「沐、沐欽?」

沐音澈的長相與沐欽分外相似,沐若水一眼將他當做沐欽了。

沐音澈看著她,看著她驚恐萬分的模樣,突然笑了,而後,帶著風玫,一個閃身,又消失不見。

沐若水在看到他的笑容時瞳孔緊縮,而隨著沐音澈的消失,臉上的表情更是驚駭欲絕。小說娃小說網

「沐、沐欽,是沐欽回來了!」

她大叫什麼,轉身跑回龍府。

下人們一臉莫名的跟上去。

片刻后,又兩個下人有驚慌跑出來。

一人道:「什麼母親回來了,夫人這不是中邪了吧?」

另一人呵斥:「休得胡言,趕緊去找老爺回來,我去找大夫。」

隱在暗處的風玫看著身邊的人:「你又打什麼壞主意呢?」

她以為他會與之前一樣,一不做二不休,一上來就乾脆利落地解決了走人呢,誰知道只露一個面就藏起來。

沐音澈捏了捏她的手,笑道:「就這麼殺了她,豈不太便宜她了?」

風玫一陣惡寒,就知道這人沒安好心。

想到剛剛沐若水的表現,再加上剛剛下人的對話,風玫道:「你該不會想嚇死她吧?」

沐音澈笑:「我是這麼想的,但是實施,還需要你幫忙。」

風玫眨眼:「我?」

沐音澈點頭:「嗯,你幫我嚇她。」

風玫瞥了他一眼:「你長得和沐欽一樣,看她那反應,多在她面前走幾遭就夠她受的了,還用我幫你?」

沐音澈嘴角一抽:「我是男人。」

剛剛沐若水只不過是自己虧心事做多了,看到他的臉就被嚇到了,根本沒注意到其他。若是發現他是男的,自然就知道他不是沐欽了。

「男扮女裝唄。」風玫說的雲淡風輕,說出來后,卻是瞬間亮了眸子,一臉期待地看著沐音澈,「你穿女裝一定好看!」 隨著這金色的光芒被自己的身體吸收,他體內靈力運轉之間,彷彿是變成了陰陽太極一般。

他的境界雖然沒有突破,戰力也沒有提升多少,但是本身的潛力卻提升了。

我的鋼鐵戰衣 這就好像是把一條小蛇變成了幼龍,雖然實力沒有提升,但是成長空間卻大了無數。

不過僅僅只是這幾道鴻蒙本源,還不足以讓葉修體內的陰陽徹底調和。

伴隨著鴻蒙本源和至天神雷氣息在身體之中運轉,相互之間,居然有了一種促進的作用。

也就是說,以後就算是葉修不修鍊,他的實力也會緩慢增加,只不過這個增加的速度宛如龜速罷了。

「如果得到了三千城之中的三千鴻蒙本源,不知道我的力量與積蓄會達到什麼程度!」葉修自語,對於自己的情況很了解。

灰易與羽飛也是心中驚訝,沒想到葉修居然可以將至天神雷體與鴻蒙之體融合到一起,這可是開天闢地以來都很少見的事情。

雖然有傳說,在某些聖地之中,有擁有幾種神體的天驕,但是那種人物只存在於傳說中。

葉修心中卻沒有什麼感覺,等到自己身上的氣息穩固之後,就邁步來到了空間深處,再次看到了一個陣法。

每次看到這個陣法,葉修都會有一種被震撼的感覺,心中會疑惑,這些大陣究竟是誰布置下來的,這種陣法恐怕王宇林都布置不了,更何況這裡足足有三千大陣!

三千大陣,代表三千大道之數!

「咦,奇怪,這裡的陣法與修羅城之中的陣法完全不同,是另外一種變化,我似乎曾經見過,是一種古老的大陣。」羽飛的聲音突然響起,身影從葉修的身體之中幻化出來,仔細的觀察著面前的大陣。

「羽飛師傅,這大陣究竟是什麼?」葉修覺得好奇,開口問道。

羽飛皺著眉頭,道,「這陣法,與傳說之中的一元大陣類似,一元大陣,其中有十二萬九千六百三十種變化,每兩種變化之間又可以誕生出來新的變化,所以就是無窮變化,這個陣法的作用卻不是殺戮,而是封印,據說一元大陣可以困住極致強者。」

「封印?」葉修若有所思,莫非,在這大陣之中,封印了什麼可怕的東西不成?或者說,是三千大陣組成的陣法封印著什麼東西?

「師傅,這個陣法,你能夠破解嗎?」突然,身體之中的鴻蒙本源一動,似乎是陣法之中有什麼吸引它的東西,葉修不由得問道。

羽飛不停的查看,最終搖頭,「難啊難,一元大陣,變化莫測,是傳說中的鴻蒙道人創造出來的陣法,我現在的力量還破解不了,就算是我的本體也沒有這種實力,除非是我在陣法之道上再進一步,才有可能。」

葉修有些失望的點頭,羽飛卻再次開口,「雖然我無法破解這大陣,但是進入其中還是可以的。」

葉修眼前一亮,就看到羽飛手指不斷點出,一道道印決從他指尖飛出,其中蘊含著濃郁到極致的靈魂之力。

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光芒變化,眼前的場景瞬間一變,就成為另外一種場景,其中卻是一塊古樸玄奧的青石祭壇,在祭壇之上,卻是另外一塊拳頭大小的石頭,其中散發出來一種濃郁的空間之力。

「葉修,你的運氣來了,這裡居然有一塊破封石,足可以破開鴻蒙之境之中的空間束縛,從而回到你來的世界。」灰易看到那石頭,語氣有些波動。

葉修看著那石頭,不由得走了過去,伸手將石頭抓住,頓時他的身體就僵住了,一種龐大的力量湧入了他的身體,似乎在他握住石頭的那一刻,他的身體就要突破一切界限,離開整個鴻蒙之境。

葉修心裡一驚,趕緊阻止了這種變化,如果自己就這麼離開的話,這裡的一切就都白費了。

目光一閃,葉修心有餘悸,手腕一翻,將破封石收了起來,隨後離開了這裡,回到了祭尊城之中。

然而,剛一出來,葉修就看到了十分著急的景文。

「景文,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情?」葉修開口問道。

景文聽到葉修的聲音,立刻驚喜,趕緊開口道,「王上,大事不好,隆玉不知道怎麼回事,居然打下了修羅城,守城的柳聖都被殺死了!」

景文的語氣變得低沉,眼中有一種恨意在閃爍。

什麼?轟,葉修身上的氣息瞬間爆發出來,血色的光芒籠罩之間,殺戮滔天而起!

這個隆玉實在是膽子太大了,如果不滅,那麼自己就算離開了鴻蒙之境,也會心中不安。

鏗鏘,朱羽凌魔劍瞬間出現,懸浮在葉修上空,幻化出來無數道光影,繚繞閃爍之間,變化成為無數神劍,似乎可以粉碎一切,切割諸天。

「修羅衛,集合!」葉修怒吼一聲,聲音傳遞而出,瞬間,兩百名煞氣衝天的修羅衛出現,身上的氣息凝聚,崩碎了天空中的鉛雲,天地為之變色。

「今天,就在今天,我得到了消息,原本魔宇城的人,居然佔領了修羅城,而且殺死了柳聖,這件事情,你們誰能夠忍耐?這口氣,我絕對咽不下去,既然他們要戰,那我們還沒有怕過誰,大不了就是同歸於盡!」葉修怒吼了起來,與以往的聲音不同,此刻暴怒狀態之下的葉修,充滿了可怕的攻擊性。

「本來,我已經找到了帶領大家離開這裡的方法,只是因為這最後一場戰鬥,我們不能立刻離開,我在這裡向大家承諾,只要這最後一戰你們能活著回來,我就帶你們離開這囚籠,去到真正的大世界之中!」葉修振臂一呼,身上的朱羽凌魔劍散發無盡神威,讓他的氣勢不斷提升。

整個修羅衛聞言,先是憤怒,隨後卻是滿臉的不可思議,離開這裡,這是他們從來沒有想到的事情,他們從祖輩開始就在這裡,縱然知道是囚籠,可是卻沒有絲毫逃脫的可能,沒有想到今天這個年輕的王,說他可以帶著自己離開這裡。

一瞬間,整個修羅衛的氣勢再次提升,達到了一個可怕的程度,與葉修的氣息凝聚到了一起,最終,血色的光芒幻化,繚繞到了葉修身體後面,竟然凝聚成為了一道血色的光環!

這光環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東西,但是此刻初一出現,散發光芒,除了修羅衛以外,其他被光芒照射到的人,全部都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修羅地獄之中!

「修羅……原來這就是修羅的意境,可惜我對於修羅的領悟還是不夠,否則足可以領悟修羅真身,滅殺一切。」葉修在一瞬間,也有了一些明悟,這雖然只是一絲火種,但是總有一天會變成燎原大火!

「領域雛形!」灰易與羽飛同時驚叫了起來,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可怕的事情,「就算是一萬個絕世天才之中,也不可能有一個人領悟領域的力量,這雖然與境界提升無關,但是只要凝聚出來領域,就可以讓戰力提升十倍!」

葉修此刻卻聽不到這兩個人的聲音,他的心中,只有無盡的戰意。

修羅,傳說之中是十分好戰的種族,就算是面對強大的天人族帝釋天都敢於爭鬥,根本不懼怕任何對手,這樣的強者,一旦要是被激怒,那就是可怕的災難。

此刻,葉修以及那兩百修羅衛,就彷彿是化身成為了真正的修羅,隨時可以噴出怒火,燃燒一切。

不僅僅是兩百修羅衛,除了他們之外,周圍的那些修羅衛後備軍,以及其他一些強者,似乎也受到了感染,身上氣息凝聚,居然有一道道虛影變化,融入到了修羅衛的氣勢之中。

頓時軍魂凝聚而出,竟然比之前更加凝聚,

之前的軍魂,僅僅只是兩百修羅衛,而現在的軍魂,卻是由近三千強者凝聚而成!

準確來說,是兩千九百九十九名強者,加上葉修,正好三千,符合三千大道之數!

在這種力量的加持之下,景文突然怒吼一聲,身上氣息變化交織,竟然猶如狼煙一般衝擊而上。

在這個時刻,景文竟然突破到了天帝境巔峰修為,只差一步,就可以成就天皇!

「修羅衛的將士們,如今修羅城被人佔領,柳聖被殺,我們怎麼能夠熄滅心中的熱血。既然有人要挑戰修羅之威,那麼我們應該怎麼辦?」葉修的聲音響起,讓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戰!」

「戰!」

「戰!」……

兩千多人怒吼,聲音震動,直衝雲霄。

隨後,葉修讓其他人留守在祭尊城之中,自己單獨率領兩千九百九十九名修羅奔赴修羅城,只要經過這最後一戰,這些修羅都會變化成為真正的血戰修羅,當然,這兩千多人的核心,就是那兩百修羅衛!

整個隊伍,猶如一柄尖刀,似乎可以刺穿一切,毀滅一切,一路奔襲,速度快的駭人,他們至少都是天王境界的高手,幾乎不需要什麼補給,想要達到修羅城,最多也就是兩三天的時間。 看著風玫一臉期待的模樣,沐音澈驚悚了。

讓他穿女、女裝?

他吞咽了一下口水,故作一臉平靜,直接略過風玫上一句話,沉聲道:「我要讓她所過之處,皆是厲鬼,終於不得安寧。」

沐音澈故意配上的聲音是挺嚇人的,可是……

風玫盯著他的耳尖,一臉驚奇:「你耳朵紅了呢?該不會是想到自己要穿女裝害羞了吧?」

說著,風玫還踮起腳尖伸手要去摸他紅紅的耳尖,簡直太可愛了。

沐音澈眸中劃過一抹窘迫,在風玫的指尖就要觸碰到他的耳朵時,抬手抓住她的手,另一隻手攬住她的腰肢,用力往自己的懷中一帶,垂眸看她:「害羞?你是在說我嗎?」

說話時,他舌尖輕輕掃過唇瓣,眉眼中染上邪佞的氣息,配上沐音澈那如天使一般的容顏,宛若白與黑,正與邪的交織,魅惑無雙。

風玫獃獃看著他,腦海中自動將他的臉換成了在系統空間中所見到的那張臉,再披上那不染凡塵的銀髮……

撲通撲通——

心跳飛速。

媽呀,不行了,要流鼻血了!

風玫慌忙要撇開視線,然而,下一瞬間,眼前便覆下一片陰影。

她如今是吸血鬼,體溫偏低,連唇瓣都帶著涼意。

可是此時,冰冷的唇卻被暖的起來,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帶著獨屬於他的魅惑。

一瞬沉迷,不自覺的抬手回抱著他,當手觸碰到他過於纖細的身體,她猛地瞪大了眸子。

「唔……」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