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保鏢看到了石傑眼神之中的冷意,也不知道是石傑究竟是什麼身份,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意思。

他只好硬着頭皮對着石傑說着,“我們老闆此時就在裏面喝酒,要是驚擾了我們老闆,你們可就完蛋了。”

現在他還想着董鵬在這裏的勢力是很強的,在這種情況之下,石傑不敢得罪董鵬。

可是石傑卻笑了一下,對着王彪說着,“把人處理了之後和我走。”

說完這話啊,王彪立刻就把這些人打的半死不活的丟在了地面上,跟在了石傑的身後。


而石傑拉着周彤一直向着裏面走了進去。

沒過一會就走到那最大的卡臺之中,看着坐在裏面的那些人之後,石傑把眼神看向在邊上的老羅。

“老羅,就是他們這些人吧?”老羅連連的對着石傑點頭,表示石傑說的沒有錯,就是他們那些人。

而石傑的臉上則是露出了一絲笑意,“好,那就讓他們知道知道,有些人能得罪,有些人不能得罪。”

石傑就這樣拉着張興的領子,一下子就給張興丟到了那桌子上面。

咔嚓咔嚓的聲音響起,張興的身體壓碎了好幾瓶洋酒。

在邊上張果果一下子就焦急了起來,湊到了張興的邊上,董鵬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還沒等他有什麼反應呢,那張果果連忙就向着石傑撲了過來,好像是直接要把石傑給撲倒一樣。

但是石傑的臉上卻露着一絲得意的笑容,自己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就被這些人給弄趴下呢?

他以極快的速度飛上去一腳,就踢在了張果果的腹部。

張果果的身體接受了重擊,如同蝦米一般的弓了起來,臉上流露着痛苦之色。

“你,你究竟是什麼來路?”

看着張果果如此的反應後,石傑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你別管我是什麼來路了,你們這些人都該死。”


看這個樣子的石傑,這個時候董鵬也坐不下了,他一下子就站了起來。

“你這次究竟來幹什麼?你是來砸場子的嗎?你不是說你已經退隱了嗎?

“沒錯,可是退隱歸退隱,有些事情還是要處理一下的。”


“呵,你在我的地盤上動手,就不怕你怎麼樣嗎?”

聽到這話,石傑的臉上就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

這董鵬還就這麼威脅,真的以爲他很厲害嗎?

“行,董鵬,你要是想對我動手的話,我也沒什麼意見。”

說到這石傑就拿起了手機對着董鵬說,“只不過有些東西你是要承受的,我現在就給我老闆打電話,我老闆可能立刻就派人過來吧,另外上一次你見到那兩個大傢伙可能也會過來。”

聽到石傑所說的,董鵬面色一變,就好像是紅綠燈一般變得快。

在場的衆人都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那個,那個就算了吧,要不然的話,你看這事情本來是一個誤會,大家各退一步,你意下如何呢?”

說到這裏董鵬轉換語氣直接就對着石傑說的。

聽到董鵬的語氣後,石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剛剛不挺硬氣的嗎?這一下子怎麼就直接軟了下來了?不可能,如果要是想讓我離開的話,我這邊是有條件的。”

龍浩就在那裏看着石傑,也不知道這石傑究竟是何許人,但是想來絕對不會是一個普通人。

把董鵬逼成這個樣子,之前的董鵬多不可一世啊,現在看起來就隱隱的有些落於下風的趨勢。

這年輕男子是周彤叫過來的嗎?這周彤是個什麼身份啊?

龍浩看着這人,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惶恐,也不知道究竟應該怎麼做,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什麼條件?你說,這邊只要是你說出來就沒什麼問題。”董鵬一下子就軟了下來,對着石傑說,語氣之中都是那種祈求的聲色。

可是沒成想,就這個時候,在邊上的張果果一下就站了起來,“小子,你知不知道我這裏有多少人?你知不知道只要我一聲令下,你根本就走不出去這裏。” 聽到張果果現在狀態還對着自己威脅,石傑無奈的搖了搖頭,“你啊你,真的是沒想到,現在還敢對我進行威脅,好,我倒是想看看你有多少人,順便也讓你看一看,你和我說出來的這樣的一番話,你覺得你還能離開這裏嗎?”

石傑眼神再是一變,眼神之中所流露出來的全部都是殺意。

而看到此時石傑臉上露出來的表情後,董鵬嚇了一跳,可不能給這個人惹了,要是他真的把他幕後的那個老闆給搬出來的話,那他們可能就不是用嘴能說明白了,搞不好的話得丟失一點零部件。

他連忙就對着石傑擺了擺手,“那個,小風,你可千萬別這麼說,老闆就別讓他出馬了,在這種情況下還是讓他老人家好好休息吧。”

在邊上的張果果看着石傑臉上一變再變,這石傑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態度啊?

董鵬之前究竟是多厲害的一個人,多牛掰的一個人,已經不需要多說了,現在卻被他嘴裏面所虛構出來的這個人嚇成這樣。

別說是那個老闆沒來了,來了又能怎麼樣?

正當這張果果還想站起來說些什麼的時候,董鵬卻摁住了張果果的肩膀,而且是那種死死地按住,不讓張果果有任何的動作,張果果看到董鵬臉上所露出來的嚴肅,應該是有些什麼想說的。

看到張果果沒有任何的動作了,董鵬深吸了一口氣,把眼神看向了在另外一邊的石傑,現在要充當一個和事佬。

看到此時董鵬的狀態後,在邊上的石傑臉上露出了一絲笑意,“行,那就不用多說了,你是該賠錢賠錢吧,我的車撞壞了。”

“什麼?你讓我賠錢,我還想找你賠錢呢,我兒子就被打成了這個樣子?”張果果站了起來。

張果果他也不傻呀,在這種情況之下他能感覺得到石傑他們這一羣人不是好惹的。

可是現在就想讓他吃這個虧,張果果覺得自己沒有那樣的肚量,吃不下來這個虧。

於是他就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石傑,一點都沒有退讓的樣子。

看到此時張果果的表情後,石傑哈哈一笑,拍了拍手,“行,這麼說就沒什麼事了,那這一次咱們就不能好好解決了,那我就讓我手也動手了,來吧,王彪。”

說完這話,王彪帶着身後的那十幾個黑衣人一下子就走了過來,把他們這一個卡臺給圍上。


如果要真的是動手的話,他們這些人不會是王彪他們的對手的。

董鵬看得清清楚楚,我也在地下混了這麼長時間了,怎麼搞的這麼一比較,我好像是個不入流的人一樣。

想到這一幕的董鵬站了起來,小聲的對着石傑說着,“石傑兄弟啊,你看我一直挺看好你的,這個事情能不能退一步,這人也不一般哪。”

說到這,董鵬就把手指向了在邊上的張果果。

石傑臉上倒是露出了一絲玩味的表情,“哦,有意思了,就不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身份,能讓你都能說出來不一般這幾個字。”

就這樣董鵬拍着石傑的肩膀坐了下來,對着石傑說原因,“就是因爲他的哥哥,我想你應該聽說過他的哥哥的名號,原來正是咱們這一塊的老大,他的名字叫做張素。”

“哦哦,我就說嘛,他上哪裏來的這麼大的底牌,張素是你哥是啊。”

“怎麼樣?你怕了,不行我給我哥打電話,讓他過來解決這個事情。”

“現在開始拼成後臺了是吧?有意思。”

石傑就說了一句在那裏擺了擺手,然後對着董鵬說道,“董鵬,你過來吧。”

董鵬不知道石傑要和自己說什麼,他只能憋屈着走到了石傑的身邊,他多少也算是一方豪強,被石傑的這樣一個退隱的人逼到這種程度,招呼來招呼去的,董鵬我就覺得沒有面子。

“是不是感覺這一次我帶人過來你挺委屈的呀?”

石傑就這麼看着董鵬,同時拍了拍董鵬的臉。

“那個,沒有沒有,哪有什麼委屈?”董鵬現在就算是再不爽也得忍着呀。

但是石傑卻擺了一下手,“董鵬,不用你不爽成這個樣子,你知不知道這個人是什麼身份?”

說他是石傑就把手指向了在邊上的周彤,看到石傑的手勢之後,董鵬愣住了,不知道石傑究竟是什麼意思,這個人的身份,難道這個女孩有什麼非同一般的身份嗎?

正當董鵬想的時候,石傑臉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小聲的對着董鵬說,“我給你透露一個祕密啊,這個人就是我們老闆的親妹妹。”

“什麼?”董鵬騰的一下子就站了起來,眼神之中流露出了驚恐。

“你老闆的親妹妹?那我知道了。”董鵬怕呀,沒想到自己這一下子踢了人家老闆的親妹妹上了。

這老闆是個什麼身份,就不需要石傑多說了,董鵬也清楚當初的陳雲究竟是怎麼涼的。

“那個,這一次我就是和他來談個生意,然後正好是我的地盤,他說他兒子被欺負了,你看我能不出面嗎?是吧,大家都是生意上的人,退一步吧,要不然你這邊有什麼損失我來賠呀。”

董鵬就這麼對着石傑說着。

聽到董鵬所說的,在邊上那些人眼睛都瞪得大大的。

邊上的龍浩和老羅都是如此的,如果要是給他們一個蘋果的話,哪怕是拳頭那麼大,他們也能很輕鬆的吞下去。

總裁的守護天使 ,石傑擺了擺手,“行,如果要是讓我處理這個事情的話也好辦,就精神損失費賠一下吧,咱們老闆的妹妹被你嚇成這個樣子,不用賠多,賠個百八十萬就行,然後我的那輛車壞了,是不是也得陪我呀?”

石傑就這麼說了一句,而在邊上的董鵬怎麼聽不出來?

這就是獅子大張口而已,但是就算是獅子大張口,他也得咬牙硬撐起來的。

要不然的話,真的是讓周彤她哥,也就是石傑背後的老闆出面了,他們這些人沒有什麼好的結果。 而在另外一邊說實話,董鵬也有點得罪不起。

他超可愛 ,夾在中間是裏外不是人。

所以想到這裏的董鵬一下就站了起來,咬了一下牙,“行,你開的什麼車?我賠,這邊張興公子的醫藥費我也出。”

“不是什麼好車,奔馳s600,我只要新車。”

“好,明天新車就給你開過去,開到你們公司。”

“這還差不多,記住以後得罪人吧,看着點,非得拼實力,我陪你,要是非得拼身份的話,搞得好像我們身份比你們弱一樣。”


石傑說到這就拉着邊上還在愣愣的周彤兩個人就向着外面走。

蔣玉,老羅還有龍浩都跟在了石傑的身後。

他們覺得自己這一次可是有了大面子啊,這石傑不是一般人,所表示出來的狀態都是如此的。

“行了,我們想一想下一步該去哪吧。”周彤就這麼笑着。

而在邊上的龍浩屁都不敢放一個,老羅也是如此,兩個人就在邊上等待着。

而石傑摸了一下下巴,把眼神看向他們兩個,“這一次聽說你們兩個也幫了不少忙啊?”

“我們是自己人,沒幫什麼忙,沒幫什麼忙。”

聽到那人所說,石傑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笑容,搖搖頭沒有說什麼別的。

轉而他把眼神看向了另外一邊的龍浩,好像是想起來了什麼一樣,拍着自己的頭對着龍浩說,“我問你點事啊,也不知道會不會影響你做生意,我問一下這羅小姐和張小姐在你這兒一個月什麼薪酬啊?“

“那個,三,三萬。”

“聽起來是不錯,但是你感覺夠嗎?”石傑就這樣笑着看着龍浩。

“不夠,不夠,一個月加到10萬。”

“這就對了。”石傑笑着對着他點了一下頭。

“然後今天給她們兩個人放個假,她們兩個人出去和我吃個飯還方便吧?”

“方便方便,怎麼不方便?”在邊上的龍浩連連點着頭,臉上露出來的表情都是一副這石傑說什麼是什麼的樣子。

看到此時龍浩的狀態之後,石傑才點了點頭,“好,以後你這個態度就沒有什麼問題了,那我們就先走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