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你說我們現在還剩多少錢?我計劃一下,看看還能再訓練多少天,如果沒實在沒有辦法的話,現在他們也可以奪取這個城市了。”

年輕人看到寧無華這麼說,直接把自己剛纔算的帳放在寧無華面前,用寧無華看一看,寧無華看了一下,這個時候他才明白。

自己這段時間真的是花錢如流水,那一個財團給自己的黃金現在已經花掉了一大半了,而且如果再這樣花下去的話,已經堅持不了十天了。

“沒有想到我這段時間花了這麼多錢,天天如此的話,計劃只有提前實行了,我想的是,再等一兩天就直接攻打這個城市,而且你把這些錢全部給我花出去了,都買傢伙,因爲成功的話,我們就可以奪取這個城市,如果失敗了的話,我們要這些錢也沒有用。”

年輕人點了點頭,太明白,寧無華就快實行他的計劃了,所以年輕人拿上了這份報表,就直接出去了,寧無華現在,真的是感覺到有點頭疼。

他沒有想到自己這段時間,花錢真的如流水,他已經想到已經猜到自己花錢花的很多,可是他也沒有想到花的事特別的多啊。

睡寧無華這個時候都感覺到有點頭疼,看着年輕人的車,慢慢的從自己眼睛裏面消失,寧無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面也感覺到頭疼,但是唯一讓她感覺到欣慰的是。

外面的這些手下正在刻苦的訓練,外面的太陽已經特別的熱烈了,寧無華站在外面幾分鐘都能感覺到自己的皮膚有種灼熱感,可是他的手下還是辛苦的訓練。

寧無華從年輕人的抽屜裏面拿出了這個城市的佈局圖,這是寧無華開始訓練這些手下的時候,就讓年輕人準備的東西。

寧無華看了一下,他標記出了這個城市裏面的銀行,還有**機關,還有這個城市裏面的**機關,家庭住在什麼地方?

寧無華打算,反正自己的黃金全部要花出去買傢伙,那麼接下來獎賞自己這些士兵的錢,就從這種城市裏面的那些富裕人家身上出吧。

“我寧無華今天就打算劫富濟貧了,反正你們這些人都是搜刮的民脂民膏,剝削着你的普通老百姓,這個時候讓你把錢還給老百姓,也是可以的嘛,畢竟你們這些人,享受了這麼多年的公款,也應該吐出來點了吧。”

寧無華計劃好了之後,他就開始,部署作戰計劃了,他首先的目標就是這個小城市裏面的警察局,還有這個城市裏面的**機關,首先把他們給綁了,然後控制住這個城市裏面的機場叫,還有交通要道。

因爲這座城市本來就是一個三四線城市,而且這個三四線城市還是柬埔寨國內的三四線城市,所以裏面根本就沒有駐軍,只是一些普通的,警察在這裏守着,所以寧無華打下警察局就等於打下了這座城市。

所以寧無華的首要目標就是警察局,還有銀行,畢竟一個是這座城市的戰鬥力所在,一個是這個城市的錢袋子,只有抓住這座城市的錢袋子寧無華,纔可以做接下來的計劃。

“拿下這座城市,就是我,走出這個貧民窟的第一步,走出這個貧民窟,就是我統一整個柬埔寨,復仇卡爾的第一步,我是寧無華,不僅是軍隊裏面的王,而且做梟雄我也是王。”

很快武器商人拉着大車小車的東西,走到寧無華的面前,武器商人,這一次他是特別的開心,有了上一次合作的機會,這一次他就是特別的賣力,把自己所有能夠聯繫的東西全部給帶過來了,寧無華看了一下,這些都是東歐的東西。

“你這些武器全都是東歐的,你現在把我的部隊全部裝備成萬國牌的部隊了,這樣的話,我的手下用完了這些東西,只能連修都沒辦法換,都沒辦法修。” 看到這麼多各式各樣的武器,寧無華,真的有點皺眉頭,自己的部隊居然裝備了很多國家的武器,不止有蘇俄的,還有美國的,甚至還有自己國家賣給那些非洲國家,然後非洲國家人民轉賣過來的武器。

所以寧無華的這些手下就顯得特別的雜亂,搞得寧無華都覺得有點頭疼,但是寧無華明白,這些人是自己唯一的所在了,當然這個武器商人表情也是特別的難看,畢竟自己辛辛苦苦拿來的這些武器,居然寧無華還在發牢騷。

剛剛寧無華髮牢騷他倒不害怕,只是害怕寧無華拿錢沒有上一次那麼爽快了,所以他有點緊張的看着寧無華,寧無華看了一會兒,雖然心中不滿意,但是做商人了,就是誠信爲好。

所以寧無華雖然心中不願意,還是讓年輕人把自己,僅剩的黃金給擡出來了,看着面前這些東西全部給了這個傢伙,寧無華真的有一點想把這個傢伙給打劫了。

畢竟這些傢伙,眼睛裏面只有金錢,沒有人命,沒有道德,所以這些人根本就不是在寧無華眼裏是一個好人。

但是寧無華這個時候還是需要他們幫助的,只能眼睜睜的看着一個武器商人,眼睛發光的把寧無華剩餘的黃金給裝上車,然後開心的開上車就跑了。

“我真的想把它給劫富濟貧了,有這麼多房間交給他,還真的不願意,你想想這傢伙,只是賣武器,做好生意之後,就在家裏面乖乖的數錢,你看我們還得拼死拼活的做。”

“我們沒有銷售渠道,再加上怎麼能和他比嗎?他們就是一些武器商人,武器販子,而且他們只是代理人,在他們背後站着更多的人,很有可能,是他們國家的總統。”

寧無華回過頭來看着年輕人這麼說,寧無華也點了點頭,一個國家的總統,他當然不願意自己手上的手沾滿了鮮血,所以他需要一個代理人,一個武器商人,給他賺錢。

“你說的沒錯,那些假仁假義的人當然不願意自己手上沾滿無辜的鮮血,這也只需要我們這些人給他沾滿鮮血就夠了,但是也沒有辦法,你想想你的國家現在是這樣破敗,而是你國家現在是這個樣子,也只能被他欺負了。”

年輕人點了點頭,然後就打開了面前的這些武器,寧無華看了一下,有很多武器,而且這些東西都是新的,然後寧無華就把自己的所有士兵,叫到了面前,給他們打了雞血之後,當然最重要的是,給他們打了一張空頭支票。

讓他們聽自己的話,聽自己的話之後就會有很多的金錢的,所以這些人被寧無華這麼一說都嗷嗷叫的,像一匹又一匹的餓狼一樣。

寧無華看到自己的手下情緒不錯,點了點頭,然後就和這個年輕人回到房間裏面去了,回到這個年輕人的辦公室之後,寧無華就把他的,地圖給拿了出來。

因爲寧無華已經畫好了,自己的作戰計劃,年輕人看了一會兒也是滿意的點點頭,因爲寧無華這個傢伙雖是神祕,他的計劃也是不錯。

“你的作戰計劃確實不錯,就算是我也想不出來這麼完美的作戰計劃,那麼我們接下來就按照你的作戰計劃打下這個城市,但是打下這個城市之後,你怎麼處理這裏的那些官員呢。”

“這個你放心,那些精明強幹,而且品德高尚的人,我們就留下,如果那些太過腐敗的這些**軍的官員,我們就直接讓他們槍斃,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你覺得怎麼樣。”

年輕人點了點頭,兩個人,就把這些作戰計劃交給了自己手下的頭目,居然寧無華手下只有兩千多人,但是寧無華詳情,這些人在自己的訓練之下,已經戰鬥力不一般了。

等到黑夜,寧無華直接帶了一支突擊部隊,年輕人也帶了一支突擊部隊,一個進警察局,一個進銀行,當然寧無華,就帶着這一支突擊部隊進警察局,先要控制柬埔寨這個小小的城市裏面的警察局。

寧無華辦事效率特別的高,在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時間,他就控制了這個警察局,這些警察都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寧無華和他的武裝人員給綁了起來。


當然年輕人那邊特別的簡單,銀行只有一些保安人員,那些保安人員怎麼可能是寧無華訓練的武裝人員的對手呢?

然後寧無華帶着剩餘的人,他當然安排了一些人,把這些警察給看住,他就帶着剩餘的人把這個城市的**機關,給圍了起來,把這座城市裏面的市長給抓住了。

當這座城市第二天的陽光照進這個城市的時候,存在上面的人,都感覺到有一點不一樣,因爲這個城鎮上面的,武裝巡邏人員已經變了,不再是警察,不再是**裏面的人了,而是寧無華和他的武裝人員。

寧無華這個時候在市場的大廳裏面坐着,市長,還有警察局長,還有銀行行長這些人,還有**機關的很多人全部圍在寧無華的面前,寧無華看着柬埔寨的這些人無奈的笑了一下。

這些人真的是辦事效率特別低,自己把他們圍了起來,而且現在已經把他們變成了自己的手下敗將,可是寧無華看到這些人居然還是一副懵逼的表情,還真的有種我是誰,我在什麼地方,我去幹什麼的感覺。

沒辦法,這些人留着也沒有什麼作用,消滅它們,也是浪費子彈,所以寧無華看了幾眼,直接把這些人給放走了,反正是全部在**軍的人,自己也不想留着他們。

打天下容易,坐天下難,寧無華這個時候明白,自己控制住了這個城市,如果沒有管理好這個城市的話,沒有讓這個城市防禦好的話,那麼很快,**軍或者反**軍就可以攻下這個城市。

這是寧無華不想同意的,這是寧無華不願意接受的,所以她趁着這個機會,讓年輕人把銀行裏的錢給他拿了出來,一部分當作獎金髮給了自己手下的人,當然一部分就修建了很多堡壘,如果真的有人敢攻進來的話。


寧無華就帶着他的這些武裝人員躲在這裏面結界防禦,努力了幾天之後,看着這些寧無華修建起來的堡壘,寧無華滿意的點了點頭,寧無華有一種自信,就算**軍派來了一萬多人,也未必打得下這座城市。

當然寧無華是和平的,控制住這些城市,追蹤城市裏面的人,還是像平時一樣,該做生意的做生意,所以寧無華的稅收就沒有多大的影響,而且這座城市特別的大,人口特別的多。

寧無華擴充了一下自己手上的士兵,而且寧無華也免除了一些地方的稅收或者減少了,所以這座城市裏面的人還是特別擁戴寧無華和他的這一小股叛軍。

看到自己的事業蒸蒸日上,年輕人也是特別的滿意,寧無華這個時候直接來到年輕人所在的辦公室,年輕人已經不在以前的別墅裏面辦公了,年輕人現在已經在這座城市裏面的市**大廳裏面辦公了。


寧無華來到他辦公廳的時候,他還在努力的工作,處理這個程序裏面的稅收,處理這個城市裏面的經濟發展,寧無華看到他這個樣子,直接坐在他面前,一個二郎腿翹起就對他說。

“沒有想到你還真的有一點官老爺的樣子,做的事情也是有模有樣,這段時間處理的事情也是特別的不錯,效率特別高,軍隊有什麼東西你都給了他,而且軍隊裏面好東西你也給了,這座城市能現在發展這種情況都是因爲你的。”

年輕人就相當於自己的蕭何,寧無華就有一種這樣的感覺,這個年輕人處理內褲真的是一把好手,在他的處理之下,這個城市還是像以前一樣緊緊有序的在發展。

而且在這個年輕人的處理之下,這個城市的經濟也發展的很快,誰寧無華有一種感覺,這個年輕人就相當於自己的蕭何,自己就有種流氓的感覺,當然那個項羽寧無華不認爲是卡爾。

對於寧無華這麼說這個年輕人倒沒有理會他,他不想理會寧無華,而是她手上的工作,實在是太忙了。

寧無華可以當一個甩手掌櫃,天天在外面訓練軍隊,而且到處去看,可是寧無華的瀟灑就是這個年輕人每天忙碌的成果。

這個年輕人已經有很多天沒有好好休息一下,年輕的容貌已經變得特別的憔悴,而且這個時候他很多白色的頭髮從他頭上給冒了出來。

看着面前這個年輕人,這麼辛勞的勞動,寧無華也明白自己現在,純屬在打擾別人,非寧無華看着這麼認真的年輕人,也就沒有辦法再打擾他了,就離開了他的辦公室。


城市裏面的一切寧無華已經處理得井井有條,就不用擔心了,而且,寧無華通過情報販子知道,**軍因爲北方兩個幫派,共同對付他,現在連自己都管不過來,就暫時不會管他了。 而且這個時候寧無華把這個城市給處理好了,所以寧無華這個時候就要回去看一下小女孩了,因爲這麼多天。

寧無華一直在處理自己的事情,一直沒有時間回去看一看,這個時候好不容易空閒下來,寧無華就要打算回去看一看。

所以寧無華再一次邁着沉重的步伐來到了這一個,自己安排小女孩所在的這個偏遠的地方,小女孩這個時候,正在給那個老女人洗的衣服呢,看到寧無華回來了,直接丟下了自己手上的衣服。


直接衝到寧無華的懷裏,寧無華只是感覺到自己,懷抱裏面衝進來了一個東西,只是小女孩這段時間,吃的有點好,體重應該變重了。

因爲現在寧無華感覺到有一個炮彈撞在自己的胸口,寧無華都感覺到如果不是自己身強力壯的話,都有可能噴出鮮血。

小女孩這個時候抱住了寧無華,不斷的流出眼淚,因爲寧無華在外面呆了這麼多天,這個時候終於回來了,聽到懷抱裏面的小女孩哭得這麼傷心,寧無華也是感覺到自己的心在疼了。

“不要傷心了,我不是回來了嗎?現在我回來了,而且你也不用再這麼躲躲藏藏了,我已經拿下這個城市,我已經可以喊人保護你的安全了,所以接下來你們就可以待在我的身邊了。”

寧無華微笑的看着小女孩,小女孩點了點頭,小女孩抓住寧無華的手回到房間裏面,老女人這個時候,就和中國的大媽一樣,出去跳廣場舞了。

寧無華都沒有想到這個老女人,居然會喜歡跳廣場舞,當然他也沒有想到,柬埔寨在一個國家,居然也和中國的大媽一樣,喜歡跳廣場舞。

所以寧無華有點不敢相信,但是小女孩看着寧無華不敢相信,就把寧無華的手抓了起來,把寧無華帶到了一個旁邊的空曠的草地上去看了一下,果然寧無華遠遠看去。

就看到一羣大媽在那邊跳來跳去,當然寧無華也看到那個老女人在那裏跳着廣場舞,這一下寧無華就感覺到自己的三觀崩塌了。

“沒有想到這個國家的女人就和我的國家的那些大媽一樣,也喜歡跳廣場舞,我也沒想到,廣場舞是國際化的,對了,阿姨在跳廣場舞,這段時間你聽不聽話呀?我感覺到你長胖了小女孩。”

一個女孩子怎麼喜歡別人說自己長胖了呢?尤其是自己最喜歡的男孩子說自己長胖了呢,所以小女孩這個時候臉一紅,一個粉拳就打在寧無華的胸口之上。

小女孩這段時間不只是身體長胖了,力量也見長,一拳打在寧無華的胸口之上,寧無華一時沒有忍住直接退了一步。

寧無華感覺到自己退了一步之後,他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躺在地上,就像一個碰瓷老人一樣,倒在地上痛苦連天的。

小女孩看到寧無華倒在地上了,她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她不敢相信,他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拳頭,他也不敢相信,看着倒在地上的寧無華,她現在有點不知所措,只能慢慢的到寧無華面前,看了寧無華一下。

“寧無華你現在怎麼樣了?是不是我剛纔那一拳打得太重,打在你的胸口之上,讓你特別的疼寧無華,你覺得怎麼樣?是不是特別疼啊。”

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居然如此擔心自己的安全,寧無華這個時候,直接咳嗽了起來,而且咳嗽咳得撕心裂肺的,小女孩聽到寧無華咳得這麼撕心裂肺,都快急哭了,直接抱住寧無華。

“寧無華剛纔就是我的錯,我不該打你的,我也不該怪你的,誰叫你這麼多天沒有回來,你知不知道我每天,都在家裏面擔心你的安全,害怕你受到什麼傷害,所以剛纔有點氣不過,纔打了你一拳,寧無華我再也不這樣了。”

女人最厲害的武器就是她的眼淚,小女孩這個時候她的眼淚,就像不要錢一樣,不斷的往下流寧無華。

看到他流出了這麼多眼淚,這個時候他也裝不下去了,直接坐起來,看着面前的小女孩,勾了一下小女孩的鼻子。

“我剛纔是騙你的,我的身體這麼強壯,怎麼可能會受傷呢?但是你剛纔認錯態度這麼好,我就原諒你了,對了,現在你就陪在我的身邊了,我已經拿下這個城市了,可以盡情的保護你了。”

小女孩聽到寧無華這麼說,點了點頭,但是這個時候她直接抱住了寧無華,寧無華看着小女孩,這麼做,他就直接抱起寧無華,就像豬八戒抱媳婦一樣,把小女孩抱到了自己的家裏面。

由於這麼依賴寧無華和小女孩的感情,寧無華感覺到自己和小女孩的感情,突飛猛進了一點,而且小別勝新婚,寧無華離開這個小美女,這麼幾天,他感覺到自己真的越發在乎這個小美女。

再加上這個時候房間裏面沒有人,只有寧無華和小女孩兩個人,所以兩個人,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再加上小別勝新婚,寧無華就做了一件他一輩子後悔的事,因爲這個小女孩未成年。

當一切做完了之後,寧無華馬上就坐在牀上,他直接給自己點了一根菸,抽着一杆憂愁的夜寧無華,感覺到自己肩上的責任越來越大了。

“自己以後不再是孤家寡人,一個人奮鬥,自己肩上就負擔的責任,不只是負擔着自己,還有小女孩,還有自己所有愛的人了,但是不知道卡爾在幹嘛。”

寧無華想起來自己以前的那一個好兄弟,好戰友卡爾,如果不是他背叛自己的話,怎麼可能會有這種情況?

寧無華這麼憂愁,小女孩直接坐在寧無華的面前,抱住了寧無華,寧無華回過頭來看着小女孩抱着自己,直接勾了一下小女孩的鼻子,小女孩這個時候已經不是小女孩了,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女人。

而且從一個女孩變成一個女人,那種氣質,還有那種感覺就是不一樣的,現在的小女孩有了成熟的氣質,而且現在的小女孩更添了幾分嫵媚。

“你現在這個樣子真的是看起來不錯,孫立權看起來特別的單純,但是你現在增加了幾分嫵媚,更加讓我喜歡上你了,對了,不要這樣**了,趕快穿好衣服,阿姨就快回來了。”

寧無華看了一下外面的天,小女孩也看了一下,發現時間已經不早了,所以這個時候小女孩也不顧自己身上的疼痛,直接在地上把自己的衣服給撿起來,然後穿上。

寧無華也慢悠悠的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可是當他打開門的時候,老女人已經把飯都做好了。

看着老女人,這個時候還是廚房裏面,端着一盆湯出來了,小女孩這個小臉一紅直接,衝到房間裏面把門一關,寧無華反正是一個厚臉皮,這個時候就只能有點尷尬的坐在桌子上面。

老女人拿出來的湯,寧無華看了一下,剛好是甲魚湯,好像是特別補腎的,看到這盆湯寧無華,現在真的有點尷尬,因爲自己剛纔和小女孩做的那些事,這個女人肯定聽到,所以寧無華略顯尷尬的看着這個老女人。

“阿姨,剛纔我們做的這些事情,你應該全部都聽到了吧,真的不好意思,全都是我們這些小年輕做的有點過分,以後我們一定會注意一點的,所以阿姨你也不要怪我。”

寧無華尷尬的看着面前這個老女人,老女人倒覺得沒有什麼,畢竟她已經活了這麼多年,什麼事情都見過,什麼東西都看過,寧無華和這個小女孩的事情他早就認爲小女孩會走到一起的。

“你這些年輕人想什麼呀?阿姨,我活了這麼多年,難道這些事情我沒有見過嗎? 大逆之門 。”

寧無華尷尬的點了點頭,因爲這些事情被長輩看到了,確實有點尷尬,而且這個阿姨好像特別關注寧無華的腎,寧無華才坐下,他就給寧無華裝了一個大碗,然後把甲魚湯的一大半全部到這個碗裏面,讓寧無華喝。

所以寧無華看到這個碗也是有點尷尬,畢竟自己根本就沒有,怎麼付出啊。

“阿姨,你這樣做就有點尷尬了,畢竟我也沒有怎麼樣啊,你多出這麼大的一個晚安,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呢。”

“小孩子,你管這麼多幹嘛?阿姨是爲你好,像你這樣的年紀就應該補補身體,不要讓自己的身體出毛病了,想想我以前的那個老公,就是不注重身體,然後纔出現這麼大的問題了,你這個傢伙就應該多關注一下這些東西。”

寧無華就算是臉皮再厚,這個時候也只能乖乖的低下頭,畢竟這件事情被面前這個阿姨給看到了,而且這個阿姨寧無華就,當作自己的母親一樣,所以還是有點尷尬的。

看着寧無華這個時候低下頭,這個老女人明顯有點生氣了,直接敲了敲寧無華面前的桌子,就對寧無華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