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位年輕的會長,正是丹藥拍賣會的接班人。

他希望可以徵求柳狐玥的意見,將她前一日賣給他的丹藥送上拍賣台。


柳狐玥表示隨他意,反正她拿到了一筆豐富的葯幣。

但是丹藥拍賣會是不會隨便拿別人的東西放上拍賣台去買,就算那人將東西買給了丹藥拍賣會,他們也要先徵求原主人的同意。

後來柳狐玥的捏的泥巴在丹藥拍賣會上,賣上了比給她的葯幣還高出數千倍的價格來。

這才讓柳狐玥明白了一個道理。

難怪這丹藥拍賣會的要先問過她,原來是怕她知道拍賣出去的價格給她的價格高之後,她會來鬧事。

這下好了,白白送給一大財富,肉疼!

第二天,柳狐玥拿著星星們玩耍的泥巴糰子,送上拍賣台,也就是那一天,神秘煉丹師、多系煉丹師、葯姑這些亂七八糟的名號滿大街都可以聽到。

這是大事,在北國能夠出現一句多系的煉丹師,不但是一名合格的煉丹師,還是一名有著殺傷力的煉丹師,三大世家哪一個不眼紅啊。

可這一次,這位煉丹師的出現,也引出了一方大勢力。

龍宮的宮主坐鎮第十一場高級貴賓席,聽說是準備用高價拍買這位煉丹師的丹藥,送給他的小兒子服用。 而龍宮的勢力又分佈在五湖四海,四國中每一國都有龍宮的強硬勢力存在。

聽到龍宮的人們皆要給他們讓道。

不光因為他們擁有著至高無尚、救弱扶貧的品德,還因為龍宮是魔獸與召喚師的集聚之地。

而龍宮內的至高領導者龍逸,傳說便是一位了不起的馴獸師,就算他無法召喚魔獸,可是經他馴化后的魔獸也存在著相當強的戾氣。

四國國主都想巴結龍宮這方勢力,可龍宮的領導者並不喜歡踏入宮廷之間的鬥爭,所以一直委婉拒絕。

一位身穿著淡淡紫衣的男子,在一群龍宮護衛的護擁之下,牽著一個才五歲大的孩子緩緩的踏入了丹藥拍賣會會場。

他五官稜角分明,眉飛入鬢,眼漆如辰,鼻挺唇薄,妖孽與俊逸之間徘徊,使得他的五官剛柔並存,可混身卻又散發著讓人不敢靠近的冷冽。

而他手中牽著的五歲男孩,與他相似有七八成,可是孩童的雙眸卻獃滯無神,就像一個人們用手捏造出來的娃娃,沒有一點點靈魂。

他被男人小心翼翼的牽著,男人走哪兒,他就走哪兒,而他看著的地方,永遠是前方,眼珠子也不轉一下,就連眼睛也沒眨過……

一個可愛又俊美的男孩兒,卻是一個呆若木雞的人,卻是龍宮裡所有的人不敢說的秘密。

「宮主,一切準備就緒了。」一位身穿著黑衣的龍宮護衛出現在他面前。

男人站在拍賣台觀眾席間,一眼掃過四周的席坐,眼中一絲惆悵劃過,隨後點點頭,就彎腰抱起了孩子,跟隨著清風走到了高級貴賓席。

清風站在他身側,道:「還有一刻鐘就會進行丹藥拍賣。」

「查到了嗎?」龍逸輕啟開唇瓣,語氣淡漠又透著疏離感。

「那位葯姑是最近才踏入北寧城都。」


「幾級。」

「並沒有人真正的知道那位葯姑的實力。」

懷裡的孩子突然抬起了手指著拍賣台。

這時,龍逸的目光被孩子的舉動所吸引,他緩緩抬頭,望向了拍賣會台上。

雲家的拍賣會場上走,青衣女子跟隨著雲家會長雲聶塵踏上拍賣台。

今晚,不光要舉行第十一場葯姑丹藥拍賣會,連同這位神秘的葯姑也將要在眾目睽睽之下曝光。

她的出現,激起了全場人的喧嘩。

人們的心中無比的激動與喜悅。

這就是他們嚮往崇拜已久的神秘煉丹師。

連同那三大家族的家主也跟著站了起來。

正天明的父親正威誠暗暗攥緊了拳頭,跟身邊的人說:「一定要得到那個女子。」

沒有人發現,那坐在貴賓席上的龍逸此時的目光有多麼的深沉憂鬱,整個身子比木頭還僵硬。

那放在貴賓椅扶手上的雙手也用力的握緊,青筋在他的手背上深深淺淺的浮起。

她……

一個「她」,卻令龍逸心中激起了萬丈高浪。

懷裡的孩子就指著台上的女人,一直盯著,一直看著,沒有別的言語……

拍賣會正式開始…… 最低價碼一百萬葯幣起拍。

前兩日的市價不過才十萬葯幣,到了今日,丹藥已經升值到了一百萬葯幣。

這怎能不讓三大家族眼紅。

他們就算把這位煉丹師請回去供著,也能賺回一大筆錢啊。

……

「一百五十萬葯幣!」

「一百八十萬葯幣!」

「我出兩百萬葯幣!」

「兩百二十萬……」

「兩百七十萬……」

「三百八十萬……」

……

拍賣的價碼一直在往上提升。

柳狐玥心裡盤算著那數都數不清的葯幣,從來不知道數錢原來可以這麼歡樂。

價碼已經提到了五百多萬。

柳狐玥這顆淡定的心都凌亂了。

一團泥巴而已,竟然可以如此的有價值。

這若是被那些煉丹師聽到了,會不會直接吐血身亡。

不過,話說回來也奇怪,那些泥巴為什麼會被雲聶塵看上呢。

她實在想不透啊想不透,回頭一定得好好的問問師父去。

然而,就在她想入非非時,那淡淡的紫色身影卻倏地自貴賓席站起,他拿起了一塊一個億的葯幣牌子,輕輕的舉起……

「我出一億!」

雲聶塵倒吸了一口涼氣。

龍宮的宮主果然出手闊綽,氣派。

剛才現場的人,爭得你死我活,可龍宮的宮主只是短短的四個字,就讓現場安靜了下來。

現場之內,只能聽到那驚訝的低嘆聲。

一億,哪裡是普通人家能拿得出來的。

龍宮不光勢力廣大,還是天下第一最富有的勢力。

人家隨便一出手,分分鐘用堆積如山的葯幣埋了你。


雲聶塵也愣了一會兒,還是柳狐玥用力的戳了他一下:「雲會長,你愣什麼?」

雲聶塵硬是回過神來,拿著拍賣錠錘拍了一下桌子問:「龍宮宮主龍逸出一億葯幣,還有誰能出比龍宮主更高的價碼。」

現場沒有人敢再站起來……

只是在私底下暗暗嘆息,這一次又要跟葯姑的丹藥擦肩而過了。

「一億葯幣一次!」

「一億葯幣兩次!」

「一億葯幣三次!」

「好了,今日的丹藥就是龍宮宮主的。」

柳狐玥望向高台上站著的男子。

他處在二樓正中央那個位置上,二樓的一個雅房,用玻璃鑲起,他站在玻璃前,透過那清澈明亮的玻璃可清楚的看到男人的俊容。

雖然離得有點兒遠,但是,身為修鍊者的視力卻要比普通人的視力深遠許多。


看到他的那一刻,柳狐玥心底盪開了一抹不安與心痛。

心中的那一個大缺口被一瞬間的痛給填滿,讓她有點喘不過氣來。

那個男人為什麼會讓她有這種感覺?

她有點想不透。

這時,她的視線落在了站在龍逸身前的小男娃。

他趴在落地窗前,目光依然獃滯的不行,可是那黑漆漆的眸子卻泛著不一樣的光芒。

柳狐玥看到孩子的那一刻,眼眶裡竟溢出了無法控制的淚珠。

隨後低了低頭,指尖抹去眼角一滴淚,再抬頭時,男人跟孩子都消失了。

她著急的在人群中尋找龍逸與那孩子的身影,可二樓的門就在龍逸的身後,他早已拐進了她尋找不到的地方了…… 「柳姑娘,我們家宮主想見你。」這時,一道女子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她晃的回過神來,轉身,就見一位身著粉衣的女子十分恭敬的對著她福身。

柳狐玥道:「他現在在何處?」

「在交易會廳里。」

交易會廳是拍賣者與拍買者交手東西的地方。

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雲聶塵帶著柳狐玥踏入了拍賣會交易大廳。


廳子很大很空曠,廳子裡頭被紫金色的紗縵盤占,香檀霧氣裊裊。

她掀開了一個又一個的紫金色紗縵后,終於看到了那她有點兒想見,卻又有點兒不想見到的紫色身影。

她有些愣愣的看著那道背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