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人猛然出刀,一刀斬過帶起濃濃的火焰氣息,火屬性鬥氣本就以爆裂出名,而那人又是高階魂級實力。感覺到這一刀恐怖的氣息,葉影只能全力防守,可還是被其一刀遠遠劈飛了出去!

當葉影摔落在草地上時,一口殷紅的血液吐出,看着草地上那殷紅的血跡。葉影忽然感覺不真實了起來。

竟然受傷了!自己明明知道這裏是幻境,爲何還會受傷?

“是因爲我自己潛意識認爲接下這一刀會受傷嗎?這樣的話……..”葉影自言自語了起來。

看着那人有是一刀斬來,葉影忽然露出一絲冷笑,

“我懂了!”

葉影輕飄飄一劍斬去,那之前輕易便將葉影擊飛的一刀竟然直接被葉影斬碎,大刀斷裂,葉影的暗鋒劍如切豆腐一般輕易便將那人腦袋切下!

此時衆人都驚訝的看着葉影,之前葉影被那人擊飛時,他們正着急着,可惜被其他人纏住沒法去救葉影,可這麼轉瞬間葉影忽然就大發神威,一劍便將他殺死,我切你如同切雞爾!

難道是葉影絕境突破,連跳三級直接突破了宗級境界不成?

葉影忽然說道:“果然是潛意識在作祟,我之前潛意識認爲這些與蜥蜴廝殺之人是被困在幻境之中的人,但他們根本不是,他們都是幻化出來的假象!”

聽到葉影所說,衆人皆是驚愕,他們眼前的人都是假象?這着怎麼看都是真的啊。


葉影微微一笑不再多說,不經歷這幻境一次,顯然無法完全認定眼前的都是假象。只見葉影飛速向着另一瘋子衝去,出手,收手,轉瞬間他已身死!

葉影正要衝向另一人時,地面忽然一隻巨大的蜥蜴鑽了出來咬向葉影的腳!

這蜥蜴鑽出的極爲突然,葉影完全沒法躲過,而且葉影也沒想過要躲!只見那蜥蜴一口便咬在了葉影的大腿上,卻見葉影哈哈大笑道:“你咬啊,你再咬啊,你能將我的腳咬破,老子跟你姓!姓蜥!”

那蜥蜴拼命的咬葉影的大腿,搖頭晃腦一臉我不咬破你的腿我就不信蜥的樣子,可惜縱然它再使勁,卻連葉影的褲子都沒有咬破。

看着依然在奮鬥的蜥蜴,葉影也懶得和它浪費時間,左手伸出一爪便將蜥蜴撕成了兩半。

看着褲腳上殘餘的口水,葉影露出了眉頭,嘀咕道:“你咬就咬唄,不要留口水啊,多髒啊。”

解決了蜥蜴後,葉影看着依然在和那羣瘋子打鬥的沈衝他們,轉而向着一邊跑去,那個方向正有一株三色花!

之前葉影便是將一株三色花拔出後便破除了幻境,雖然不知是否是這株,但葉影上一次來時便覺得幻境之中路途上看到的三色花根本就是同一株,葉影他們也是在原地踏步!

走到那株三色花前,葉影伸手抓向那株三色花,這一抓竟然沒抓動!葉影這兩年力量可是大了不少,兩年前來時拔出這三色花很費勁,現在竟然是一樣的感覺!

葉影收起暗鋒劍,雙手握住三色花猛地一拔,這三色花終於破土而出!

葉影拔出三色花的瞬間,眼前場景便忽然變換。此時葉影他們四人便來到了葉影他們熟悉的那塊空地中,不過此時空地卻不在是空地,葉影他們腳下堆積了不少屍體!

看着空地上的屍體葉影暗自一驚,這些屍體顯然是迷失在幻境之中死亡的人,竟然如此之多,看來進入這遺蹟的人不少。

此時沈衝他們才反應過來,沈衝看了看周圍說道:“葉影,我想我們現在是破除幻境了吧?”

“嗯。”葉影點了點頭。

看着周圍的屍體,沈衝眉頭一皺:“這麼說,我們在幻境的時候身體一直在這裏,那時若是有人來殺我們的話,不是任人魚肉嗎?”

葉影一聽也是驚出了冷汗,還好進入古遺蹟的人都前往了遺蹟內部探寶去了,顯然沒人願意特地等在這殺人。 觀察了一下週圍後葉影他們十人便向着前方走去。既然要探入古遺蹟顯然沒有什麼好停留的。

兩年前葉影他們便在前方崖縫口被那羣碧眼火獅給堵住了,不過現在葉影倒是不懼,他現在可以憑藉飛行念技飛躍過去,雖然飛行念技極其消耗精神力,但飛躍一座山壁還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不過在場可是有着十人,葉影無法帶着十人一起飛躍過去,帶上一人已是極限了。而若是葉影一人即使能過去也危險之極。

看了看周圍,雖然兩年沒來過了,但葉影對這裏還是挺熟悉的,葉影慢慢說道:“前面就是一處崖壁口,那裏居住着一羣碧眼火獅,足足有五六十隻!”


“五六十隻碧眼火獅,那憑藉我們十人想過去也是有些麻煩。不過我想先與我們之前來的人已經將麻煩解決了。”沈衝微微一笑。

不久,葉影他們十人便來到了那崖壁口,葉影一眼看去此時的崖壁口滿是屍體,其中大多是碧眼火獅的屍體,還有一些則是人類的屍體,其中不少屍體都已破碎不堪,似乎是被魔獸啃食過一般。

葉影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此多的碧眼火獅也沒有擋住前來古遺蹟探寶的人類,看來這古遺蹟中來了許多魂級強者,而且實力都很強!

走過一具具屍體,葉影他們當中有幾位導師出聲道:“快看看,這碧眼火獅的魔晶還在不在?”

葉影他們聞言都找了找,可惜這魔晶顯然全部被取走了,衆人只能無奈嘆氣。

向着那崖壁口走去,葉影眼中露出濃濃的好奇之色,兩年前他便止與此地,現在終於能前去一探。


“我之前來到這裏時便無法進入了,接下來會遇到的狀況我也無法預知了。”葉影攤了攤手說道。

沈衝看了看那崖壁口說道:“好,接下來大家都給我警惕起來,不僅要注意魔獸還要小心碰到了一些探險之人!我想我們馬上便要碰到了。”

衆人點了點頭跟隨沈沖走去。

這古遺蹟極爲奇異,這崖壁如同圍牆一般將裏面團團圍住,而唯一進入的地方應該就是這崖壁口了。當葉影他們竟然的時候發現裏面竟然是一個絕美之地!

葉影往前方望去,誰先映入眼簾的便是一塊嫩綠的草地,不遠處是一塊湖泊。可惜草地之中有些屍體及血跡破壞了此地的美景。

此地雖美,但衆人也只不過是暗歎了一會兒便繼續行走。

越是深入,衆人便越感壓抑,此時時不時便能見到一些屍體,有魔獸的也有人的。

走了許久,衆人終於碰到了活人,前方正有四五十人聚集在一起。

遠遠便看到了葉影他們的到來,前方那些人都打了招呼,讓葉影他們走去。看他們的樣子好似沒有什麼惡意。

沈衝帶着葉影他們向前走去,不過警惕之心完全沒有放下,走近時問道:“不知衆位爲何聚集在此。”

這羣人顯然並不是都是一夥的,葉影微微注意到這四十多人應該是好幾夥人暫時聚集成的。

沈衝說完,四十多人中其中一人走了過來微笑道:“各位不用緊張,我們對你們沒有什麼惡意,而我們聚集在這裏的目的則是等你們,應該說是等進入這古遺蹟的人。”

沈衝哈哈一笑說道:“看來前方應該出有什麼東西堵住了你們的路,要聚集足夠的人手吧?”

“哈哈,這位兄弟果然聰明,對了,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黃武明,我看兄弟好似有些眼熟,不知你稱呼是?”黃武明大笑道。

“沈衝。”

“原來是武雷特學院的沈衝,怪不得感覺眼熟。哈哈,想必後面幾位便是學院的導師吧?”黃武明目光掃向沈衝身後。

目光掃過沈衝周圍一個個人後落在了葉影身上,露出驚愕之色,他顯然沒有想到,沈衝竟然會帶着一個連魂級都沒有達到的人進來,看向葉影的目光也露出了一絲不屑。

此時孫絕也看向周圍,顯然是想尋找孫家之人,不過令他失望的是一個都沒有發現。

“有了沈衝你們幾位高手的加入,我想我們的把握就大了許多。哈哈,那我們商議一番便進入吧。”黃武明笑道。

沈衝露出疑惑之色問道:“黃武兄,不知裏面是何物,可否說來聽聽?”

黃武明一拍額頭笑道:“哎呦,我都忘了和你們說了,裏面阻擋我們進入的是三隻低階宗級魔獸!大地牙虎,火紋騰蛇,還有噬金穿山鼠!”

“噬金穿山鼠!”沈衝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三隻宗級魔獸也是極爲驚人,但遠沒有宗級實力的噬金穿山鼠給他的壓力大!

沈衝臉色都有些變化,平復了一些心情後說道:“宗級的噬金穿山鼠,這樣的話,我們恐怕沒有把握,不,是沒有可能殺死吧?我們這裏應該沒有人的武器能禁得起它一口咬的,它可是所以金屬武器的剋星!”

黃武明也顯得有些無奈,慢慢說道:“確實,這宗級實力的噬金穿山鼠在外面恐怕都已絕跡了,在這古遺蹟中竟有存在,以噬金穿山鼠的速度,外面根本不可能將它殺死,不過我們只需能闖入即可,那三隻宗級魔獸,也不一定必須得殺死。”

葉影聽到黃武明的話也是一臉苦笑,若是僅僅三隻宗級魔獸的話,衆人雖然不能說可以輕易將它們殺死,但想要闖入還是不難的,畢竟這裏足足有五十多人,而且大部分都是高階魂級。更不用說,像沈衝他們這類實力遠超一般高階魂級的高手。

最爲要命的是那宗級實力的噬金穿山鼠,這魔獸不僅速度快的出奇,而且它可以輕易的啃食掉金屬兵器,低階宗級實力的噬金穿山鼠絕對可以輕易啃食掉七星兵器!

若是與噬金穿山鼠對戰,以它的速度快速啃食衆人的兵器,沒有兵器後衆人怎麼和三隻宗級魔獸鬥?開玩笑嗎這不是。

“不管了!都等了這麼久了,鬼知道還有多少人會進入這古遺蹟,現在我們已有五十多人,等下便闖一闖,怕什麼!”衆人之中有人大喊道。

一人喊起,周圍衆人也都難以壓制,顯然就這樣待着他們是不能接受的。 “對!怕什麼,老子早就等的不耐煩了。”

“我們五十多人想要闖過三隻宗級魔獸的阻擋也並不難,走!”

“………”

一番議論後衆人最終決定前去,沈衝他們也沒有反對。整理一番後衆人便向着前方出發。

路上沈衝看向黃武明問道:“黃武兄,難道這次進入古遺蹟的僅僅你們這些人?我看孫、石、葛明三家不會不派人來吧?”

“哎呦,你看我這記性,之前又忘記和你們說了。之前我們原本有一百五六十人,只不過我們之前闖過一次,其他三家和一些人闖了過去,而我們不幸遭到幾隻宗級魔獸包圍,無奈只能退回。”黃武明一拍額頭轉而有些無奈。

“原來如此,不過就算是有噬金穿山鼠憑你們一百多人的力量難道還無法闖過?”沈衝疑惑道。

黃武明嘆了口氣又說道:“之前那裏可不僅僅三隻宗級魔獸,而是足足有七隻!我們一百多人與它們一戰後殺死了四隻,而闖過的人也僅僅四十多人罷了,除去我們剩下的人全部死了。”

原來如此,以七隻宗級魔獸的實力確實足以威脅一百多位魂級強者,而且魔獸本來便比同級的人類強些,若不是在此的都不是一般人恐怕都難以殺死那四隻宗級魔獸。

沈衝一聽點了點都便不再言語,繼續往前方走去。


此時葉影他們兩邊皆是高大的山峯,而且越往前方走去,兩邊山峯便靠的越緊,如此之地確實奇異之極。

不久,一股腥臭味傳來,聞這味道想必便是之前與那宗級魔獸廝殺時死去的屍體散發出的,看來剩下三隻魂級魔獸就在前方了!

來到此地,衆人步伐都慢了下來,果不其然這裏應該便是隱藏這三隻宗級魔獸了。

“大家都小心了,接下來那三隻畜生隨時都有可能出現!”黃武明說道,聲音不輕也不響,剛好周圍衆人都能聽到。

衆人都警惕地看着周圍,此時葉影則是與沈衝他們聚在一邊慢慢的向前走去。

葉影看了看周圍環境,此地兩面環山,唯一的道路便是前方看着前面,難以想象走過此地後將有什麼。

雖然有五十多人向前行走,但衆人都刻意壓低的聲音,周圍顯得極爲安靜。

“莎莎莎”

淡淡的摩擦聲從前方傳來,葉影往前方看去,前方草叢一陣波動,一道鮮紅的身影露出。

葉影瞳孔瞬間睜大,前面一條碗口粗細,大概四五米長的全身火紅的大蛇遊了過來,時不時還吐出蛇信。而被它壓過的草地露出了一條焦黑曲線!難以想象這大蛇的蛇鱗有多少高的溫度。


“火焰騰蛇!殺死它!”呼喊聲響起。

衆人都衝向了那火焰騰蛇,意圖以數量的優勢將其快速殺死!

正是此時一聲震天的虎嘯聲響起,葉影看去,一隻足有三米高的猛虎跳出,這隻猛虎全身呈土黃色,其中還布上了一些細小的黑色條紋,最爲顯眼的是它鋒利無比的長牙,而它額頭上的‘王’字彰顯了它的威嚴。

衆人的臉色都陰冷了下來,既然大地牙虎也出現,那噬金穿山鼠也一定就在周圍了。

此時衆人早已沒有了單獨分開逃脫的念頭,此時若是衆人分開只會被它們一一擊破。周圍人羣瞬間分成了兩方,一方衝向大地牙虎,一方衝向火紋騰蛇。而葉影便跟隨沈衝他們衝向了那火紋騰蛇。

雖然火紋騰蛇大小並沒有多大,但它散發出的氣勢卻極強,宗級魔獸葉影之前可沒有見到過,今天卻能有幸一見。

看到衆人殺來,火紋騰蛇迅速的遊了過來,跑在最前面那人顯然最爲不幸,只見那火紋騰蛇迅速將其纏繞了起來,被火紋騰蛇纏繞住,那人發出撕心裂肺的痛苦吼聲,只見他全身竟然變的焦黑起來,還不停發出“絲絲‘的燒焦聲。

那火紋騰蛇將其纏繞住後一會兒便鬆開了他,向着另一人游去,此時之前被它纏繞住的那人已成了一塊黑炭!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想必是不活了,葉影看的是頭皮發麻。這宗級魔獸果然是厲害之極,那人中階魂級的實力竟然眨眼便死了。

看到一人瞬間便被殺死,衆人雖然眼中閃過一絲懼怕,但轉眼便化爲了猙獰之色,在場的都不是泛泛之輩,既然敢來古遺蹟就有死的覺悟。

“殺死它!”

衆人怒吼聲響起,皆是衝向了那火紋騰蛇,葉影看着那火紋騰蛇也是一個尖靈錐攻擊了過去,可惜那火紋騰蛇只是身體略微一顫便恢復了正常,已葉影現在的精神力,像傷害到宗級魔獸確實太難。

衆人的刀劍一一砍在了火紋騰蛇身上,竟然僅僅砍碎了幾片蛇鱗!

只見沈衝也是全力一劍斬了過去,如此形勢沈衝也不敢有所保留,一劍劈去將那本來就被砍碎了的蛇鱗上撕開了一道口子!

衆人的攻擊對於火紋騰蛇來說傷害不大,但畢竟人多!一刀刀重複砍在同一處火紋騰蛇也吃不消!衆人這一次攻擊顯然激起了火紋騰蛇的憤怒!

正是此時怒罵聲響起,

“混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