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那些法寶,更扯淡。

什麼皮毛,皮毛這玩意兒都能演演算法寶嗎?

而且還將皮毛的功效,編成是法寶的功效,什麼有效保護肉體的軟組織,這不是扯犢子呢么!

這誰能信服!

「是啊,還有剛才上榜的那幾隻瑞獸,功效居然是洞悉主人情緒,這一個比一個扯!」

「神榜是怎麼了,前三十名怎麼就跟鬧着玩似的?!難道吾等的實力,還比不上一隻皮皮蝦,比不上四個小萌寵,比不上7個小娃娃??」

「神榜作弊!周元作弊!我們舉報,神榜可以舉報嗎?我們要聯名舉報!」

洪荒萬仙,徹底被那些上榜的玩意兒,給逼瘋了。

紛紛嚷嚷着要舉報周元,舉報東海。

說對方作弊。

畢竟這種情況,要想讓人信服那是不可能的。

在眾多紛雜的聲音中。

那貫穿天地的上古神榜,果然接連閃爍了幾下。

彷彿是接收到眾人反饋的信息,在進行了處理。

「神榜警告!神榜警告!懷疑東海作弊,懷疑周元作弊者,就是在懷疑本神榜的公正嚴謹性!」

「現在,本神榜對舉報者,進行相應的懲罰!對之前有過上榜者,進行沒收神榜獎勵,沒有上過神榜者,沒收本人手裏法寶3件!」

嘩嘩嘩!

神榜的警告宣讀完畢后。

在洪荒各處的虛空之上,紛紛亮起無數道神光,向著神榜的方向瞬間投射而去。

那些神光,就是神榜沒收的寶物。

呀呀呀!

這一下,那些被懲罰的大佬,一個個急的直跺腳。

眼睜睜看着法寶從自己身邊飛走,卻無能無力。

「神榜我錯了!我現在就收回剛才的話,我不告了!不告了!他沒有作弊!」

「快將吾的法寶還回來吧!我也不告了!」

現在眾人才紛紛懊悔。

自己為什麼要出這個頭呢。

現在好了,不僅沒有收穫,還被沒收了現有的法寶。

這回虧大發了!

那些被懲罰的大佬,此時此刻,只感覺心在滴血。

這回,算是給眾人一個警醒,相信接下來,再也沒有人敢公然隨便舉報。

這波操作,連聖人都傻眼了。

昆崙山。

玉虛宮內,元始天尊徹底懵逼。

這神榜似乎有些不講道理。

元始天尊冷著臉,「三十個名額,一下子剩下9個……」

他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台下還坐着闡教的弟子。

關鍵是,剛才自己還信誓旦旦的說,這些名額,有很大幾率全都是自己闡教的。

元始摸了摸臉頰,隱隱感覺有些打臉的疼。

燃燈也不再說話。

只是尷尬的偷偷瞄一眼高座之上的聖人師父。

混沌中。

隱藏的在罡氣之中的通天教主,此刻已經藉助著神榜的獎勵,恢復到聖人境。

真氣和戰力也恢復到之前的水平。

隱身在混沌與洪荒的交界處,通天不敢聲張。

要不是想要繼續打聽神榜的動靜,通天也不會冒這麼大的危險,來到兩方的邊界處。

畢竟,闡教和人教的人,還在部下天羅地網,針對自己。

但是沒辦法,那神榜的誘惑實在太大。

通天知道今天是神榜宣讀最後三十名的日子。

原本還抱着截教弟子再登榜的希望。

結果,卻沒想到,登榜的竟然全都是一些低等存在。

什麼皮皮蝦都能上榜。

聽了半天沒有聽到截教弟子的名字。

通天漸漸有些心灰意冷。

不過,好在也沒有聽說截教弟子被虜獲或是遭遇不測的消息,通天還是很欣慰的。

紫霄宮內。

也在全神貫注的聽着上古神榜的宣讀的鴻鈞聖尊,同樣是一臉的懵逼。

這神榜的反應,真是越來越反常了。

越來越讓人捉摸不透。

前三十名的名額,鴻鈞根本想都沒想到,竟然沒有聽到自己弟子的名字。

那元始天尊,太清老子,哪怕是已經逃之夭夭的通天教主,也行啊。

至少這些還都是實力者,說的過去啊。

鴻鈞帶着濃濃的疑慮和不安,再次掐訣推演一番。

發現依然是一片混沌不清。

這段時間,自從上古神榜的出現,鴻鈞已經進行了無數次的推演。

奈何每次都是一片混沌不清。

鴻鈞十分憂心的自言自語,「如果不將上古神榜的來歷搞清楚,封神榜就無法恢復!」

「上古神榜的前三十名,全都是關於周元的人,那上古神榜會不會和周元之間有某種聯繫呢?!」

鴻鈞想到這裏,忽然一個激靈。

心臟猛然跳動一下:該不會真和那周元有關聯吧!

聯想到這個點后,鴻鈞毫不猶豫,直接開始推演周元和他的東海。

奈何,依舊是毫無所獲。

只能繼續往下觀察了。

就看接下來的九名,上榜者是誰。

也許能在其中,找到最終的答案。

「第八名:先天靈根至寶黃中李。」

「法寶主人:東海龍皇周元。」

(功效逆天,可提升修為至大羅金仙境。)

獲得獎勵:鴻蒙紫金流星錘!上古封印秘術!鴻蒙無量尺!鴻蒙閃電鐘!

「第七名:先天靈根至寶葫蘆藤。」

「法寶主人:東海龍皇周元。」

(可結葫蘆果,誕葫蘆娃,個個術法了得!)

獲得獎勵:上古達摩矛!混沌明月木!

…… 「你算哪門子的面試官,就是一個小職員罷了,吃軟飯的東西。」

「給我住手,少給我搗亂!」

唐酒格憤怒的說著。

「怎麼了?」

此時西醫聽到葉飛那邊爭吵,便是被吸引了注意力,西醫問著。

「是這小子搗亂,非不讓我通過,也不知道是哪個野小子,竟然敢舔著臉坐在這裡。」

黃天佑對著西醫告狀著,臉上帶著驕縱,他被氣得臉紅脖子粗,也不知道葉飛是什麼東西,竟然敢質疑他。

西醫此時臉上帶著冷酷,葉飛既然說是有事,那一定是有事。

「葉神醫,你來考核她吧!」

西醫對著葉飛說著,葉飛嘴角揚起一抹笑容。

黃天佑和唐酒格滿臉的驚訝,不知道葉飛到底是什麼人物,西醫那麼高的權威,竟然讓葉飛來考核,黃天佑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平時西醫大事小事交給自己處理,如今卻在自己和葉飛之間抉擇了葉飛,黃天佑臉色變成了灰色。

「拼什麼?」

「先生,你不相信我的技術嗎?」

黃天佑心中顫抖,要是讓葉飛審核一定會被查出來的,到時候就完犢子了,黃天佑故意很大聲的說著。

「我相信你的技術,但是我更相信葉飛的技術。」

西醫冷冷的說著,絲毫不給黃天佑面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