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還好已有準備,不然這些蜘蛛的毒液可就要了我的小命。”

周陽運氣不好,剛來到這個土坡附近,就遇到了蜘蛛窩,而這蜘蛛還不是普通的蜘蛛,是熱帶經常看到的一種最致命的蜘蛛,狼蛛。

“怪不得王教官說讓自己安全的活着半個月,別說半個月,這第一天不小心都差點要了我的命!”

周陽一邊從空間戒指裏的拿出清水擦拭蜘蛛王給鱗波鎧甲上帶來的毒液,一邊想着。

“不過,這積分的增加倒是挺喜人的。”

看着,腕帶上的積分提示,周陽微笑的想着。


更新換代的腕帶,積分的獲得,都是隨時就到。

正因爲這樣,周陽感覺到了新腕帶的強大。

“427,林林總總的加起來,竟然那麼多積分。”周陽覺得不可思議,“單單是那一頭蜘蛛王就給了150積分,看來積分也是按照擊殺魔獸等級而來的。”

周陽微笑,收拾後,並沒有更換空間戒指內的新衣服,繼續前進。因爲周陽並沒有帶多少換洗的衣服在空間戒指,而且後面還不知道有多少的戰鬥。

現在換了也不合適,而且,淡藍色的鱗波鎧甲也確實漂亮。

“嗷~~!”

沒走幾步,周陽聽到遠處林間傳來一聲狼嚎。

“去看看,瞧瞧有沒有便宜可揀。”

被那麼多積分帶來的快感,讓周陽一時間衝動不已。

因爲身體的修煉,以及境界的提升,周陽的感官早已經不可同日而語,幾百米外的一切事物,自然是清清楚楚。

一棵巨樹上,周陽蹲坐着,往前看去。

在一塊平闊的林地之中,是一條四米大小的狼,壯碩的狼驅上,卻頂着兩個頭顱。而此時,這條狼,在撕咬着一頭已經死亡了的花豹。

“竟然是雙頭魔狼!”看着魔狼,周陽不禁倒吸一口涼氣。“死了的還是以速度著稱的錢豹!”

“死亡的錢豹的實力我竟然還看不透!”

一時間,周陽腦袋大了起來。

雙頭魔狼是魔獸之中特有的存在,類似於虎獅等。但是不同的是,虎獅是交配出來的變異,而雙頭魔狼是真正的變異的魔獸。

因爲變異,雙頭魔狼自然也是兩種魔法屬性的存在。而且,雙頭魔狼還不存在於周陽這種,水與火就是早死鬼!

也就是說,雙頭魔狼即便是火與水兩種魔法屬性,它們也不會死。

“還沒有和其他影衛交戰,現在和這魔**戰有些不妥。”周陽心中衡量利弊,“算了,撤!在畜生身上浪費魔法卷軸有些不值。”

在周陽的心中,現在考覈纔是最重要的,其它都是次要的。

再者說,周陽也知道,雙頭魔狼這樣的魔獸與韋沉那樣的強者無異。如果說是玄妙鏡初期的境界,真正戰鬥時,往往發揮出來的可比境界戰鬥的戰鬥力要來的強大的多。

不是說周陽不敢戰,倘若是其他正常魔獸的玄妙鏡中期,周陽都敢一戰,而且有必勝的把握。但是對於雙頭魔狼,主要是浪費,太浪費。

浪費魔法卷軸。

“嗯?!糟糕,竟然被發現了!”後退的周陽,突兀發現一道強悍的鎖定了自己。

“嗖!”

“竟然這麼快,一息之間數百米!”

看着二十米外的雙頭魔狼,周燕心中震撼,慢慢的緊張了起來。

魔獸越強大,靈智也就開放的多。彷彿是看出周陽的境界之後,雙頭魔狼毫不猶豫的發出了攻擊。

頓時間,只見雙頭魔狼的一顆頭顱的血盆大口前,凝聚了灼熱且熾熱的火球。

頃刻間疾射而出。

“嗖!”

一時間,周陽手速如影。

一朵湛藍色的光暈在腳底呈現,周陽被影身斜着推出。另一個魔法卷軸朝着二十米處的雙頭魔狼投擲而去。

轟!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在周陽剛纔停留的樹幹上傳來,頃刻間巨木被雙頭魔狼的火球轟然炸開,一時間枝幹皆爲灰燼。

轟!

又是一聲爆炸。


巨木成爲灰燼的剎那,周陽的三才裂怡然也在雙頭魔狼的身前爆炸開來。

“有效!”看着雙頭魔狼沒有逃開自己的魔法卷軸,周陽心中一喜。剎那,周陽的心情跌入谷底。

“哪去了?”

是的,在爆炸的剎那,雙頭魔狼消失了。

“嗷!”

正待周陽四處尋找雙頭魔狼之時,在身後卻響起了魔狼的吼叫聲。

“嘭!”

周陽根本沒有轉過身來,身體就猶如巨大的錘子敲打一般,如風箏一樣,倒飛出去。

“咔嚓!”

隨即在一棵大樹的抵擋之下,周陽的身體沒有繼續翻滾。

“這麼強!”周陽緩緩站起身,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液!隨即,周陽心中一喜:“身體的強化才造化境初期,可是有了鱗波鎧甲之後,竟然能抵擋住雙頭魔狼的一擊!雖然雙頭魔狼不是以武力著稱,但是也絕對不差!”

“鱗波真強!怪不得說,全套會有靈器巔峯,甚至是聖器下品的能力!”

未等周陽多想,雙頭魔狼也是一怔。旋即,只見雙頭魔狼頓時一片青色包裹,隨後雙頭魔狼動了,竟在空中形成一道殘影!

“火與風,難怪速度這麼強悍。”周陽眉頭緊皺。“來得更好!既然能抵擋住你的攻擊,那麼你也來頂一下我的攻擊吧!”

沒有一絲猶豫,周陽瞬間在自己的身前扔了三個魔法卷軸,隨着兩個淡藍色的光暈,呈現了兩個固若金湯,牢牢的防禦着自己的身體前方。

緊接着,一個如剛纔一樣的三才裂轟然炸開,只不過不同的是,這三才裂的其中竟然有着一團不大的黑色魔力!

黑色魔力的呈現,自然是因爲周陽身體內的虛無。

當週陽能把虛無正確的運用操、作後,周陽自然就愛上了虛無,這強大的能力。

在其後,也自然而然的每每製作魔法卷軸,周陽都會增加一些虛無。不說百分之百,百分之九十都是!他也怕被別人看出破綻。

雖然周陽自己不能發現,但是他相信,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就猶如,自己被魔法師稱之爲早死鬼的‘水與火’魔法屬性一樣,本該早就死了的人,可自己現在依舊能好好的活着,甚至可以修煉。

就像周陽扔的第一個三才裂,就是不含虛無的。

“轟!”

一聲強有力的爆炸,在山林間不斷迴盪。與此同時,周陽看着雙頭魔狼因爲速度極快,而且距離極短的情況之下,扎入爆炸後,也就是虛無快要消失前的黑團裏。

“噗通!”

雙頭魔狼頃刻間被虛無吞噬了一半,只剩下半截身體掉落地面。


“滴!”

“2000積分,乖乖,這麼多。”看着手腕傳來的積分信息,周陽震驚道。 每一頭魔獸都是天生的廝殺者,一頭尋常的獅子老虎,每天的進食,捕獵,以及爭奪領地,各種廝殺,一生中大約爲三千場戰鬥。

倘若修煉的魔獸的話,那麼廝殺更甚。

估摸着,上萬場戰鬥都不算多。

“2000積分!怎麼會這麼多?嗯?原來如此,根據自己越級擊殺的這個原因,有額外的加成。”看着新腕帶的積分統計,周陽點點頭,“看來20萬積分的話,也不是太難。”

這一刻,周陽感到積分的增加,遠要比修煉容易的多。

“血液不能浪費了!這都是強化身體的材料!”

周陽急忙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以前盛裝魔獸血液的器皿,忙碌起來。

“平安無事的存活半個月,太難了!”想到隨時出現的強大的魔獸,一些致命的魔獸,周陽眉頭緊皺,“如果是平時,許多人一起參加考覈,互相之間就有個照應,戰鬥起來也更容易,一個人,弊端太多!”

“不過,這近身的戰鬥,確實暢快!也更容易控制一些。”

舉個例子,拿踢足球來說,距離球門越近,踢進的把握也就越大,越遠,守門員的守門成功率也就越高。

和周陽投擲魔法卷軸一樣。

近了容易操作,把握大。

遠了,魔獸容易逃脫。


“生活十五天?第一,時間太長。第二,這裏的魔獸遠比考覈的人員強大的多。”周陽想着,“唯一的情況下,就是和王晴等人硬拼!”

“只不過,看情況他們五個人肯定是一組。”周陽眸光一冷,“現在的我既然能抵擋住雙頭魔狼的攻擊。那麼,我還是有一些希望的。”

深刻了解自己實力的周陽,心中做出了決定!

“只要出其不意,手速快一些,多用一些固若金湯,應該沒有問題。再說,我只需要證明自己戰勝一個老影衛,就成功!一個,絕對沒問題!”

隨即周陽眼中一亮:“對了!自己竟然能在這裏遇上強大的魔獸,他們也應該能遇上!”

“這樣的話,自己更好出其不意,攻其不備!”周陽笑了。

“就這麼決定了!”

周陽站起身來,確定自己來時的路,急速返回。

······

尖嘴山門口處。


“不錯,不錯!一個陣師,竟然把魔法卷軸用的這麼出神入化,看來已經深得骨髓的奧妙。而且那魔法卷軸的威力,也着實不弱!”王教官看着腕帶的視屏,對周陽做出了評價!

“只不過,王晴等人是五個人。兩個玄妙初期,其他三個人雖然是造化境後期,但是無奈陣容強大。”王教官搖搖頭,“周陽想要突破,看來不是那麼容易。”

“對於周陽現在的情況,看來只有躲起來,安全的存活十五天,纔是王道。”

雖然雙頭魔狼強悍,但是是個人都知道,一個強大的團隊的威力,完全可以其利斷金!而且,人遠遠比魔獸的思維要更加的天馬行空,更加詭異。

要不怎麼說,人類纔是最殘忍的動物!

“嗯?這小子怎麼返回來了!難道是?”隨即王教官眼中一亮,隨即無奈的搖頭。“這五個人的組合,完全是移動的堡壘!周陽自己竟然這麼有信心?”

看着周陽返回,王教官自然猜到了周陽的來意。

知道了周陽的意思,王教官擡頭望天,隨即大聲喝道:“你們五個,可以進去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