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還別說,他們還真是一對苦命的冤家,就連生病這樣的事情,都這般有默契。

雲逸在家裡發獃,方同林已經離開碧水小區。

車子在路上行駛。

他打開車窗,晚風吹進車裡,他的大腦,也清醒了不少。

或許,自己是時候,放下一切了,自己這麼執著,對路紫蘇來說,未嘗不是一種負擔。

這個世界,誰沒了誰都可以。

但是,方同林不能沒了路紫蘇,現在,他只能退而求其次,永遠陪在她身邊,做她的好朋友。

這樣,她的心理壓力,應該也能小點。

車子在路上,越走越遠,方同林的心,卻越來越清明。

第二天一早,路紫蘇起床后,感覺身體好了不少。

她起床洗漱,下樓去上班。

只不過,她剛走出去,就看見雲逸站在樓前。

他一臉溫柔的笑意,看的路紫蘇心裡,微微一動。

他怎麼會在這裡?

這是路紫蘇心裡的第一個想法。

她走上前,仔細看了一眼,這才看到,雲逸的手裡,提著一個保溫杯。

路紫蘇走上前,打趣道:"怎麼?現在學會過日子了,做好午飯,帶到公司去吃?"

雲逸笑著搖搖頭:"不是,這是給你的!"

路紫蘇有點吃驚,她指著自己:"給我的?我的愛心午餐嗎?"

雲逸繼續搖頭:"不是,是我早上熬的雜糧粥,據說養胃很有功效,就帶給你嘗嘗!"

路紫蘇的神情,頓時變得不自然。

方同林這個嘴上沒門的,他昨晚就把自己生病的事情,告訴雲逸了?

她彆扭的看了雲逸一眼:"你都知道了?"

雲逸不解的看著她,依舊笑得溫和:"知道什麼了?我昨晚吃了那些菜,回去胃疼了好久呢,我記得,我昨晚跟你說過吧,我在國外的時候,因為醺酒抽煙,胃變得很脆弱,還因為這個,進過醫院呢,只不過,後來我在一位美食大廚那裡,得到一個養胃的食譜,這個粥,就是上面的早餐,我喝了好久,覺得很管用,想到你以前那麼愛吃辣,還是早點保養胃的好,所以,就給你帶了點,讓你嘗嘗!你如果覺得好吃,我以後天天給你帶!"

雲逸解釋了一大通,路紫蘇眸子里的懷疑,這才淡去。

她開心的從雲逸手裡,接過保溫杯:"謝謝你了,那我就不客氣了!" 羅三在心裡嘀咕,不管說什麼話,總歸要結賬啊,不過他還是把同伴都叫了過來。

這時婦人從後頭出來,見夥計們都聚在一塊,低聲對身邊的小廝吩咐了一句,小廝揚聲叫賬房,「先生,麻煩您也過來一趟。」

賬房先生以為是要結賬,麻溜的就出來了,殷切看著婦人,等著她從荷包里掏銀子,結果婦人沖他們微微一笑,「諸位大概還不知道我是誰,我姓史,是這如意樓的老闆。」

如意樓?城裡還有叫如意樓么?眾人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敢情是東家來了!

如意樓開了一年,沒有人知道東家是誰?據掌柜的說東家在外地,所以托給他照料,不過生意做成這樣,袁掌柜的明顯不是開酒樓的料,大夥私下裡也開玩笑,說東家的心真大,明明所託非人,還這麼沉得住氣。

既是東家來了,那還有什麼,跑堂夥計最厲害的不就是嘴皮子么,趕緊耍起來。

「原來是東家回來了,我就說么,大清早門口樹上就有喜鵲叫喚,果然是喜事臨門啊。」

「東家好,東家年青漂亮不說,難得的是這份從容大氣,一看就是干大事的。」

「還有小姐也厲害,虎父無犬子啊,小小年紀已經不容人小覷了。」

「往後東家領著咱們干,如意樓的生意定會一飛衝天。」

「……」

史鶯鶯也不說話,等他們把馬屁拍完,才開口,「一飛衝天那是肯定的,不過你們大概看不到了,我家姑娘進門,無人接待,還冷嘲熱諷,一為怠慢,二為欺客小。再有,店外的招牌上蒙了一層灰,桌子油膩,碗筷不潔,證明你們不勤快。沖這兩條,你們就不是合格的跑堂,麻煩賬房先生把他們的人工結一結,每人多發十五個大子,今兒個就走吧。」

夥計們一聽都懵了,先前小姑娘說要解僱他們,大家只覺得好笑,沒想到是真的,個個都傻了眼,哭喪著臉,如今找個活干不容易,如玉樓的工錢高,又好混日子,別傢伙計都羨慕他們活輕鬆,錢也不少拿,這麼好的事怎麼說沒就沒了呢?

有夥計瞅著羅三,先前那小姑娘說讓羅三當掌柜,不知道這個當不當真?

剛這樣想,就聽史鶯鶯對羅三說,「你留下,我閨女說你不欺客,不怠慢,做起事來也麻利……」

一旁的杜長風插了句嘴,「他是不錯,這麼多的人,就他敢來問我要飯錢。」

羅三紅著臉,囁囁的:「小的不知道是東家……」

「無妨,」史鶯鶯笑著說,「甭管是誰,吃飯要飯錢,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不能因為心裡發怵就不去要,你做得對,平素我們在店裡吃飯也是要記賬的,羅三,我閨女說讓你當掌柜,你就當起來吧。」

羅三心一跳,沒想到真讓他當掌柜,他就是個本份的小夥計,哪能當掌柜呢,忙擺手:「東家,不成不成,我當不了。」

「別看我閨女年紀小,她看人的眼光好著呢,她說你能就能,不過,」史鶯鶯話頭一轉,「若是你當不好,我自然會把你撤了,再讓你回來當夥計,機會在你自己手裡,當掌柜還是夥計,自己在心裡琢磨琢磨。」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有機會誰都願意往上走,羅三隻是沒想到自己還有這運氣,感覺太突然,有點不敢相信。

杜長風拍拍他的肩:「不想當掌柜的夥計,不是好夥計!我覺得你能行。」

羅三被他拍得身子一矮,受驚若寵,既然大東家小東家都這麼看得起他,那他就努力一把,不辜負他們的期望。

他舔了舔發乾的嘴皮,「東家,我當。」

「大點聲,」史鶯鶯說,「掌柜要有底氣。」

「是,東家!」羅三聲音提高了八度,莫名覺得自己信心滿滿。

史鶯鶯滿意了,「你幫著賬房先生給他們發遣散費,還有廚房那幾個,我也一併解僱了,都交給你處理。」

羅三,「……」怎麼剛上任,就讓他幹得罪人的事……

果然,到了櫃檯那邊,被解僱的那些人心裡不舒服,一腔怨氣沒處撒,全發泄在他身上。

「羅三,哥幾們平時對你不薄吧,怎麼著,如今你高升了,就眼看著哥幾個喝西北風?」

「平時看他焉不拉嘰的,沒想到全是裝的,小主子一進來,他尾巴都藏不住了。」

「誰讓人家眼睛毒呢,讓他一襯,不就顯得咱們傻了么?」

「哼,瞧著吧,袁掌柜不行,他能行?這如意樓遲早得敗在他手上。」

「就是,還好咱們趁早走了,不走遲早也得垮羅!」

羅三知道他們心裡不痛快,也不回嘴,一起共事這麼久,他們是什麼人,他心裡有數,礙著情面本想求求情,又怕他們懶散慣了,遲早是留不住的,他落得吃力不討好,不如現在走了乾淨。

牢騷歸牢騷,多領十五個大子還是不錯的,至少沒聽說別家解僱夥計有這麼大方的。

史鶯鶯看他們一個個把錢裝進口袋,笑著說,「其實錢沒進口袋,你們都是有機會的,大概沒有人真心想要留下來,不然求個情,表個態,也不是不能商量,可惜,你們只顧著發牢騷,冷嘲熱諷,把那點子希望給掐沒了,諸位,記住我的話吧,你們輕易放棄的不是活計,是一個機會。」

大家幡然醒悟,懊惱不已,原來史鶯鶯時時刻刻都在觀察他們,還真是給她說中了,一聽丟了活計,個個都惱火透了,哪裡還想著去求情表態,恨不得站在門口罵大街,出了心裡這口鬱氣才好。

羅三則是心生佩服,一個女人家能說出這樣一番話,他們東家果然是厲害的人。

不過等結完賬,他才覺得不對,問史鶯鶯,「東家,您把廚子雜工夥計全開了,店裡沒人做事,還怎麼開張呀!」

史鶯鶯說,「就現在店裡這種情況,從廚子到夥計,沒一個頂事的,買賣越做越賠,不如索性關了,等我好好籌謀規劃一下再張開。」

羅三覺得她說的也對,問:「東家,那我該做些什麼呢?」

「對京城熟嗎?」

「當然熟,我是土生土長的臨安人。」

「那太好了,」史鶯鶯說,「你不用做別的,打明兒個起,帶著我滿城裡胡吃海喝去。」

羅三:「……」 雲逸的車子,昨天下午壞了。

他在臨海市,也只有一輛車。

所以,他並沒有送路紫蘇去上班。

看著路紫蘇提著保溫盒,上了計程車,雲逸這才轉身離開。

路紫蘇路上,打開雲逸熬的粥,因為是用五穀雜糧熬成的,本應沒有什麼味道。

一些人,甚至喝不下去。

但是,雲逸似乎早就想到了,他怕路紫蘇喝不下去,特意在裡面,加了些許蜂蜜。

路紫蘇喝到肚子里,暖暖的,那種甜蜜勁兒,好像直達心口,甜蜜的味道,蔓延開來,好像全身都散發出一種甜甜的感覺。

路紫蘇到了公司,她已經喝完了粥,渾身充滿幹勁的路紫蘇,開始了新的一天的工作。

接下來幾天,路紫蘇每天都很開心。

早上,雲逸會主動送她上班,而且,他還會為路紫蘇,準備上他親手準備的雜糧粥,下午,他也會來接自己下班。

雖然,路紫蘇說了,單方面宣布分手,雲逸最後也同意了,尊重她的自願,給她自由選擇的權利。

超級小神醫 可是,兩個人這段時間,不是情侶,卻勝似情侶!

其實,路紫蘇心裡清楚,這也只是表面的甜蜜,因為沒有人出來打破這一切。

比如,肖詩雅。

肖詩雅就像是定時炸彈一樣,橫隔在路紫蘇和雲逸之間。

雲逸說過,肖詩雅是他的救命恩人。

而路紫蘇也深知,雲逸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人。

肖詩雅因為腳受傷,請了一周假。

本來,她是想繼續工作的,可是,腳當天下午就腫了,她不得不遵從醫囑,在家修養。

幾天的時間,恍恍而過。

明天,肖詩雅就要來上班了,路紫蘇竟然生出一種不安的感覺。

她知道,這個肖詩雅,不是個安分的主兒。

而且,最近這段時間,水凝煙在陪堂妹水如煙,方同林自從那天送她去醫院,回來后,就徹底銷聲匿跡。

路紫蘇簡直都要生出一種錯覺,正因為沒有旁人的打擾,她和雲逸,才能這麼平靜的相處幾天。

她潛意識覺得,這種幸福,是她偷來的!

或許,只是她太敏感了吧!

下午下班的時候,雲逸來接路紫蘇。

他很敏感的察覺到,路紫蘇心不在焉,不開心。

他一邊開車,一邊忍不住問道:"紫蘇,你怎麼了?是不是在公司里,發生了什麼不愉快的事情?"

路紫蘇笑了笑:"你想多了,這是我家公司,我還能受委屈不成!"

雲逸無奈的看了她一眼:"這可就說不定了,你是個傻丫頭,究竟會做出什麼事情,誰知道呢!"

路紫蘇對著他,做了個鬼臉,兩個人都不約而同笑起來。

晚飯,他們兩個人是在外面吃的。

路紫蘇站在嚴重懷疑,方同林那天晚上,把自己胃不好的事情,告訴了雲逸。

因為雲逸這段時間,每天早上都會給她送雜糧粥,還會貼心的帶她出去吃飯,而且,點菜都是清淡的。

在家裡做飯的時候,他也是清淡無比,可是,這也剛好適合路紫蘇養胃。

雲逸還美名其曰的說,這是因為他自己胃疼,需要多吃清淡。

晚上吃完飯,雲逸照舊送路紫蘇回家。

走到樓下的時候,路紫蘇忍不住說了一句:"雲逸……明天肖詩雅回來上班!"

雲逸似乎這才明白過來,為什麼路紫蘇今晚,會變得悶悶不樂。

總裁,請放手! 他伸出手,拉住路紫蘇的小手,輕聲在她耳邊說道:"紫蘇,我跟肖詩雅之間的關係,從來都跟愛情不沾邊,我跟你之間的關係,更與她無關,我愛你,只是簡簡單單的愛!沒有任何負擔和累贅!"

聽到雲逸突如其來的表白,路紫蘇的心跳加快!

她不好意思的看了雲逸一眼,低著頭,害羞的說道:"我知道了!"

路紫蘇說完,就紅著臉跑進樓里。

雲逸現在原地,發獃了半天,風吹過,他才覺得,自己有點傻。

只不過,路紫蘇剛剛的我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

總之,雲逸感覺到,自己的心情,變好了。

他看著路紫蘇的樓層,傻笑了一聲,這才轉身回家。

未來的路還很長,誰都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路紫蘇第二天早上,依舊收到了雲逸送來的雜糧粥。

雲逸照舊送她去上班。

只不過,到了銷售大廳后,路紫蘇明顯覺得氣氛不對勁。

裴少,乖乖就擒 她拉著人問了之後,這才知道,肖詩雅今天來上班了。

而且,她此刻人就在辦公室。

路紫蘇搖搖頭,開始工作。

沒有顧客的時候,路紫蘇會忙裡偷閒,看一會公司管理方面的書。

有顧客的時候,路紫蘇會非常熱情的上前,去接待他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