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還不等秦若夭與周舟解釋一下,劉婧就迫不及待地驚呼起來,“天啊,什麼時候電視劇裏取名字都這麼隨便了?這到底是女幾啊?”

“女二號!”周舟冷着臉大聲喊道。

鏡頭立馬對準周舟。

秦若夭眉頭一皺,雙手環胸,冷着臉道:“說話這麼陰陽怪氣有意思嗎?你不嫌累,老子聽着都覺得耳朵疼呢!”

“若夭,你這什麼意思啊?這還錄着呢!雖然不是直播,但你也得注意一點啊。”劉婧沒想到秦若夭這麼沉不住氣,居然這麼快就不演了。

但這也正和她意。

原本要拍下週舟表情的攝像機趕緊轉向秦若夭,記錄下這關鍵一幕。

剛見面就在飛機上撕了起來,這就是個大新聞!絕對上熱搜!

“小夭——”周舟知道秦若夭爲什麼會突然變臉色,就是爲了替他將話題轉過來,吸引攝影師的注意。

有了秦若夭這麼個大**在,自然就沒周舟什麼事了。

秦若夭根本不在意,反正導演給的劇本也是讓她懟人,做個反面教材而已,她這不是在兢兢業業的演着嗎?

“我什麼意思你不懂?你演着不累,但我累,奉勸你一句,我這人脾氣不好,演的煩了,我什麼話都說的出口,你要試試嗎?”

秦若夭凝望着身邊的劉婧,眼中的冷意讓劉婧心裏發怵,但又不想示弱,只能也勉強與秦若夭瞪視。

這強壯鎮定的樣子把秦若夭逗笑了,清朗的笑聲傳來,卻透着幾分冷意。

“比不過別人,就別硬撐,這樣只會顯得你很愚蠢。”

“秦若夭!”劉婧何時受過這種氣,直接拿起桌上的熱咖啡朝秦若夭潑去。

誰都沒想到劉婧居然就被秦若夭這三言兩語給激怒了,還動起手來,都紛紛看向兩人。

但劉婧也低估了秦若夭的身手。

腿上的薄毯被秦若夭甩起,整個展開樹立在兩人之間,擋住滾燙的咖啡,又在秦若夭的操控下整個罩在劉婧的頭上。

一套熟練的擒拿,就把劉婧整個扣在了座椅上,手被攥着固定在後腰,肩膀被秦若夭的手肘狠狠按住,根本動彈不得。

整個過程發生的實在是太快,衆人在聽到劉婧的尖叫聲之後都有片刻的怔愣。

羅騫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

他想到過兩個女人之間瘋狂吵架,各種耍小心機。

但沒想到會打起來!



更沒想到秦若夭出手如此準確又迅猛。

“你們這是幹什麼?我請你們過來是來錄節目的,不是來打架的!趕緊鬆開!”

秦若夭不緊不慢地收回手,接過周舟遞過來的紙巾,慢條斯理地擦了擦。

而劉婧就不像秦若夭這般整齊了。

她叫喊着從薄毯裏出來,整個妝容都被溼透的薄毯用咖啡給蹭乾淨了,準備了兩個小時的髮型也亂糟糟的,衣領都變形了!

再配上這個暴躁的表情,簡直要多狼狽有多狼狽。

“秦若夭!你找死是不是?”

“呵呵,這個世界能讓我死的傢伙,還沒出生呢。”秦若夭倨傲地瞥了眼劉婧,說的話是那麼中二又狂傲。

但詭異的是,這裏的人居然還真對她這中二的臺詞半信半疑。

總感覺這個世界真的沒人能弄死她。

“你!導演!我要換座位!”劉婧吼道。

“行行行!趕緊換!周舟,你坐過來!”


“我不,我要跟王奕承坐一起。”劉婧直接走到王奕承的面前,眼睛一瞪,坐在王奕承身邊的韓萱兒就趕緊識趣地起身。 低調的韓萱兒坐在了秦若夭的旁邊,而秦若夭被羅騫帶出去訓話了。

“我說你能不能低調點啊?你這剛開始就跟劉婧鬧成這樣幹什麼?”

“這不是導演給我的劇本嗎?跟成員不和,懟人,飾演反面教材啊,我這做的有什麼不對?剛纔那一幕要是放出去,節目得漲不少熱度吧。”秦若夭笑得甚是迷人。

羅騫輕咳幾聲,別過頭去,皺眉道:“話是這麼說沒錯,但你不給劉婧一點面子,她會願意讓這段播出去?”

“哦?原來是這樣啊,但她要是不給我面子,那我也不會配合。”

“你!你這什麼態度?到底你是導演還是我是導演?不配合就滾!”羅騫怒了,大手一揮,就讓秦若夭滾。

秦若夭巴不得呢!

“行啊,違約金是十倍,導演付錢吧,我下飛機就走。”

“你——”

還真是軟硬不吃!

他怎麼就偏偏碰見了這麼個難啃的骨頭?

方老師不是說這傢伙很敬業,也很會吃苦嗎?怎麼到了他這裏就不是這樣的了?

“導演,我知道你也是爲了節目,我又何嘗不希望節目好呢?做個嬌裏嬌氣,不尊重前輩的反面教材我很在行,畢竟我就是這種德行。”

“……”你知道就好!

“但是吧,人都是有底線的,做的過分了,哪怕是螻蟻,也會爬上來咬一口,導演,您說對嗎?”秦若夭的笑容又再次變得詭異起來。

羅騫也明白,人都是有底線的。

可以接近,但不能觸碰。

“錄節目可不是鬧着玩兒的,合同上也寫的清清楚楚,只要你不服從節目設定,我也可以讓你滾蛋,不用賠一分錢。”

秦若夭莞爾一笑,羅騫這話看似威脅,其實已經是在商量了。

“導演放心,我來參加這兒節目也是爲了從中獲利,我有我的本事,我想您也見識到了。”

可不是嘛,才一段不到一個小時的直播,就將#秦若夭顏值#、#秦若夭力氣#、#荒島日記 秦若夭#三個詞條送上了熱搜。

雖然暫時熱搜排行不是很靠前,但是這三條沒有花一分錢得來的熱搜,還是幫他們節目宣傳了一波。

並且每一條都是因爲秦若夭。

這麼一個自帶話題、自帶矛盾、有顏有身材的成員自然不能隨隨便便辭掉,哪怕是當個花瓶也好啊!

但是現在看來,這個人不可能僅僅只是花瓶。

短暫的交流結束,秦若夭回來的時候依舊精緻,劉婧依舊憋着一肚子的氣!

沒關係,只要她跟王奕承綁定在一起,就會有無數的熱度等着她,什麼秦若夭,一個十八線都算不上的小明星,還想跟她鬥?

沒門兒!

想到這裏劉婧就對王奕承粲然一笑,彷彿剛纔的爭執根本就沒有發生。

王奕承回以略顯尷尬的笑容。

圈子裏最不缺的就是像劉婧這樣的人,但他的熱度也不是劉婧想蹭就能蹭的,一想到自己那個厲害的經紀人,王奕承就忍不住又笑了。

“奕承什麼事情這麼開心啊?”劉婧還以爲王奕承是在與自己打好關係,於是朝王奕承那邊挪了挪。

王奕承迅速地往外移動,淡笑道:“我就是想到Nicole姐了。”

聽到這個名字,劉婧臉上的笑容都僵硬了。

Nicole在圈子裏可是名人啊,出了名的愛計較,愛管閒事,更是出了名的可以蹭別人,別人不能蹭她家藝人的霸道。

劉婧把王奕承這話當作了王奕承對自己的警告,劉婧不滿地輕哼一聲,戴上眼罩裝睡。

王奕承鬆了口氣。

關鍵時刻拿經紀人當擋箭牌是最明智的選擇。

多虧了Nicole姐威名在外啊!

三個小時後,衆人到達目的地機場,那人頭攢動的機場到處都是醒目的燈牌和橫幅,基本上都是王奕承的粉絲。

這畢竟是自家偶像參加的第一個綜藝節目,自然是備受關注。

“小夭,那是我的粉絲欸!”周舟遠遠的就看到了自家粉絲的燈牌,但興奮地說完之後,又尷尬地說:“不好意思啊,小夭……”

“不好意思什麼?不好意思你有粉絲我沒粉絲,不好意思你的粉絲曾經罵過我?”秦若夭笑道。

周舟就是這個意思。

現在秦若夭是什麼處境他很清楚,居然還當着秦若夭的面這麼激動,這難免讓人誤會他是故意炫耀啊。

“小事,你想多了。”秦若夭順手就提起唐瑞的行李,往前走去。

唐瑞望着秦若夭的背影勾起溫和寵溺的笑容,頓時讓直播間的少女粉絲們激動不已。

【啊啊啊!公子是在對我笑的吧!是吧是吧!】

【你搞錯了,他是對秦若夭笑的。】

【切,不就是個怪力女嗎?公子憑什麼對她那樣笑?】

【你是不知道秦若夭勾引男人的本事啊,記得密切關注你家公子,當心成了秦若夭的裙下之臣哦。】

【放屁!我家公子纔不會被秦若夭這種胸大無腦的人給吸引呢!】

唐瑞粉絲成功被秦若夭黑粉挑撥,已經有部分粉絲跑去秦若夭的個人直播通道罵人去了。

秦若夭非常歡迎,恨不得再多來點。

讓生命值來得更猛烈些吧!

“奕承很受歡迎啊!”唐瑞感慨道。

周舟也笑着說:“是啊,但我一點也不嫉妒,因爲愛我的人也來了~”

“是啊。”唐瑞也笑着走向自己的粉絲。

“公子,我們好想你啊!”

“公子,這是我親手做的餅乾,方便接嗎?”女粉絲帶着期待的眼神看着唐瑞。

按照公司規定,這些食品是不能接的。

唐瑞看了眼不遠處顯得形單影隻的秦若夭,笑着說:“噓!這個我偷偷收下了,不要告訴我的經紀人哦。”

“公子,你後面有攝像頭啊!”

“啊,差點忘了在直播。”唐瑞嘟着嘴後悔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