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遠處的東郭看得臉都黑了,朋友就可以摟摟抱抱嗎?

快放開個位公主!

可惜,他並不敢跳出來說話,因為剛剛他的表現實在是太糟糕了,現在蹦出來,明顯就是撞槍口上。

蘊含神道之力的炎龍,顯然還不死心,繼續朝蘇淺雲撲擊而去。

緹娜再一次帶著安林和蘇淺雲空間跳躍,躲避了炎龍的攻擊。

然而,追擊著其餘修士的炎龍和火鳳凰,在吸收了數百名修士的生命精華后,有一部分開始調轉方向,朝蘇淺雲撲去。

恐怖的火焰從四面八方席捲而來,空間開始粉碎開裂,光芒更是將整片天空映成了一片無盡的金色,讓人不可直視。

這是能讓返虛大能都直接隕落的力量!

緹娜這個時候,卻是一臉的平靜,熟練掌握多種逆天術法的她,表示這等程度的攻擊洒洒水,毫無威脅。

「織夢影化!」 快穿之位面黑科技 緹娜聲如黃鶯,白嫩嫩的小手平平伸出,三人的身影變成扭曲起來,緊接著身體虛化。

轟隆隆……

火焰焚天,吞噬了方圓數里的一切事物。

東郭望著遠處的可怕炎力,嚇得渾身發顫。

那個俊美至極的男子,更是脫口大喊起來。

然而,下一秒,安林和蘇淺雲的身影便毫髮無損地出現在了數里之外。

「呼……真熱啊……」安林長長舒了一口氣,隨後望向懷中溫軟嬌柔的女子,「你沒被熱到吧?」

蘇淺雲搖了搖頭,隨後又輕輕點頭,雪白粉嫩的小臉有些羞紅。

俊美至極的男子在遠處豎起大拇指,大呼道:「真不愧是妹夫!」

他不是不想過去救蘇淺雲,而是過去了也是累贅。

這個時候,安林從天而降,宛如蓋世英雄般救了他的妹妹,這讓他驚喜之餘,也顧不得皇子的儀態了。

這場婚事,他贊成!

東郭聽到這句話,卻是雙目圓瞪,宛如被一道天雷劈中,一臉的震驚和懵逼。

什麼情況?蘇信的妹夫?!

蘇信不是蘇淺雲的哥哥嗎?難道說……

東郭心都涼了,他單身了三千多年,明明覺得已經找到真愛了,為什麼,為什麼會這樣……

不對!他突然醒悟過來。

他可是在青木皇室之中身居高職,要是蘇淺雲有道侶了,他怎麼會沒聽說過這個消息。一定是蘇信沒大沒小,亂喊的!

東郭心思翻湧之間,大量蘊含神道之力的火焰繼續朝蘇淺雲狂卷而去,但是在緹娜高深莫測的術法面前,卻宛如被戲耍一般,一直被各種百分百躲避。

「太厲害了,那個精靈到底是什麼來頭?」蘇文君一臉驚駭地望著遠處的緹娜。

緹娜本身的境界可能比他還要弱上一籌,但是施展術法的精妙程度,真意的強大,道境的高深,他卻是遠遠不如,甚至到了看不懂的地步!

不僅是蘇文君,五大紫星州的頂尖宗門以及一些其餘的宗門,也是紛紛將目光投向安林等人,臉上有著驚駭的神色。他們一部分的火力已經被蘇淺雲所吸引,調轉了攻擊的矛頭。

但是可怕的是,就算將火力被蘇淺雲引走了,緹娜依舊是遊刃有餘地幫助著蘇淺雲躲避著火焰的追擊。

那些火焰雖然多半是無意識的攻擊,稍微有些笨拙和延遲,但它畢竟是蘊含神道之力的火焰啊!返虛大能碰到一股這種火焰都得重創!而那個精靈,面對炎龍,炎鳳凰構成的整片火海,竟然都如此舉重若輕……

不簡單,真的不簡單!

這個時候,在場返虛大能們的心中只有一個疑問,那就是這個突然闖進來的精靈大能,到底是誰?是哪個勢力的?

「吼……」

做了許久的無用功,炎龍突然低鳴一聲,臉色不甘地望了一眼蘇淺雲,開始朝金蛋的方向飛去。許多炎龍炎鳳凰,見狀也是紛紛撤退。

許多宗門強者看到這一幕,都迷了。

卧槽,感情把一群神道之火耍得團團轉,最後逼得它們主動放棄了?

許多修士看到這一幕不禁肅然起敬。

不僅是追擊著蘇淺雲的神道之火開始返回,追擊著其餘宗門勢力的神道之火,同樣開始朝金蛋涌去。

一些逃遁的勢力強者紛紛送了一口氣。

落凰之地經過這場突變,現場已經一片狼藉,不僅大地上有一個個被融化的巨大坑洞。就連虛空也是破裂出一道道漆黑的裂縫,混沌毀滅的力量在虛空席捲,讓這片天地宛如末世。

如今各大宗門勢力的修士,存活的已經不足半數,他們還未來得及喘一口氣,異變再次發生。

只見在虛空熊熊燃燒,如大海般翻騰的金色火焰,突然間宛如漩渦般朝中心的金蛋涌去,融入到了金蛋之中。

蘊含神道之力的火焰,消失了!

在場的所有修士皆是雙目爆發出精光,死死地盯著那枚地面上的金蛋! 之前眾人之所以圍觀,沒有動手,不就是因為忌憚那蘊含了神道之力的火焰嗎?

如今火焰全部被金蛋融合,他們的面前已經沒有的阻礙。

這個時候,就是最好的爭奪金蛋的時機!

「沖啊!」

嗖嗖嗖……

一個個修士拼了命般朝金蛋撲去。

「都給我讓開!」一聲怒喝傳來。

一道道水汽凝結而成的飛劍,帶著極為恐怖的能量,在虛空之中撕裂出一道道奪命的軌跡,將前方的十數名修士瞬間貫穿。

「雨狼老魔,你竟敢殺我宗弟子!」絕命宗的宗主斷魂子,朝身旁不遠處的天魔宗扛把子怒目而視。

他單手一揮,一道神念凝結而成的似真似幻的銀色天刀貫穿天地,猛地朝雨狼道人落下。

雨狼道人哈哈一笑,雙手成爪,身後浮現出一頭數百丈高的遠古凶狼,神威滔天,那頭凶狼同樣伸出了可粉碎切割萬物的雙爪,對著那銀色天刀猛地一撕。

轟隆!兩名返虛大能的交戰,讓天地一陣撼動。

同一時刻,飛神宗的白鵬子和紅樓谷的緋櫻仙子,霜日仙宗的霜域空和青木皇室的蘇文君,也開始了交戰。

他們都知道,唯一有威脅的就是同為返虛境的競爭者們。

當然,其餘勢力的強者也沒有閑著,大能們交手的時候,他們也有機會當一回漁翁啊。許多育靈期,化神期的強者,一邊戰鬥,一邊朝金蛋衝去。

沖在最前方的修士往往被後面的修士偷襲致死,一旦偷襲者成為了最前面的人,他也往往沒笑幾秒,就被隨之而來的無數術法吞沒。

「嗖!」一道極為霸道的金光,以極快的速度撲向金蛋,衝破了無數術法的阻截,成為了最前列的修士。

「哈哈哈哈……這枚鳳凰蛋,我是金剛王的了!」

一個渾身金光閃閃,身體堅硬不催,宛如不敗神體的男子,臉上浮現出勝利者的笑容。

金剛王是紫星州的一個大型宗門金剛教的教主,境界化神巔峰,一身極為可怕的金剛之體,幾乎可以無視掉所有化神境強者的攻擊。

真想吃口飽飯 也正因為如此,他成為了距離金蛋最近的男子。

然而就在他距離金蛋不足百丈的時候,霜雪突然籠罩天地。

所有的一切都變得緩慢起來,不是錯覺,而是真的所有進入到那個區域的事物,都變得極為緩慢,包括那個被稱為金剛王的男子。

冷魅首席的致命戀人 金剛王雙眼圓睜,感受著越來越慢的身體,還未來得及做出什麼應對,一道鋒利無極的藍芒就刺向了他的胸口。

錚!

劍刃和金剛之體碰撞,尖銳的嘶鳴聲響徹雲霄。

隨後,在金剛王驚駭的目光下,鋒利的劍尖在胸口的同一部位,瞬間連刺了十幾下,藍色的劍芒貫穿了胸口,爆出了金色的血液。

後方趕來的修士,不小心踏入那詭異的霜雪領域,也是速度突然變慢,緊接著被可怕的劍芒席捲,紛紛重創倒退。

「是誰?!」

金剛王使用秘法瘋狂後退,這才躲過了那可怕的殺招,撿回了一條命。

其餘修士也是嚇得腳步一頓,驚疑不定地望著金蛋的方向,能夠瞬間重創金剛王的強者,難不成是返虛境的大能來了?

一個手持冰鴻仙劍,容貌傾城絕色的女子從霜雪之中現出身形,那一剎,可怕的劍意直衝雲霄,霜寒九天:「四九仙宗,劍閣柳千幻。」

「四九仙宗?那是什麼玩意?」金剛王一臉懵逼。

不僅是他,其餘宗門勢力的強者也是一頭霧水,顯然從來沒有聽說過這號宗門。

「區區一個化神期的劍修,也敢擋住去路?不知天高地厚!」一個威嚴浩然的聲音突然傳來。

只見之前和緋櫻仙子纏鬥的白鵬子,找到了對金蛋出手的機會,身體化作白色的天鵬,猛地衝進了極寒領域,彷彿撕開天地的白線,瞬間將領域撕裂!

一雙泛著金光的利爪,更是對著地面的金蛋,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

也在這一刻,一個巨大無比的漆黑尾巴,在虛空之中浮現,猛地甩向那直衝而來的天鵬。尾巴攜帶的恐怖力道,將虛空壓成了扁平狀,更是有漆黑的空間裂縫出現。

轟隆!

兩者的碰撞讓方圓數十里的大地掀起了毀滅性的颶風。

「噗……」白色天鵬一口鮮血吐了出來,被一擊轟飛了上千米。

「嘶……」

眾人雙目圓瞪,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白鵬子可是返虛中期的大能,竟然有人能夠一擊重創他,這力量真的是太讓人震駭了。

但是讓他們將目光轉向金蛋方向,卻再也說不出話。

只見一頭千丈黑龍在虛空盤旋,黑色的鱗片吞噬陽光,讓天地一暗,可怕的龍威釋放出來,更是彷彿要壓塌諸天,境界弱的修士看到這個場面,甚至有些站立不穩。

「東海龍庭的人怎麼也來插手了?潛伏得夠深啊……」白鵬子強行穩住傷勢,一臉震驚地望著金蛋上方的黑龍。

能夠讓他們毫無察覺,就出現在那個虛空之中,必然是潛伏有一段時間了。

難道是他們被神道之火驅趕的時候,就埋伏在那裡了?

「東海龍庭?嗤……少拿我跟那群蠢貨相比,你大爺我是蕭氏太古龍族!」

黑龍凶威滔滔,聲音如驚雷炸響,讓周圍的修士心神劇顫。

太古龍族這稱號,一聽就很有靠山,很有底蘊。

恐怖的實力,強悍的背景,嚇得那些實力較弱的修士傻站在原地,竟是沒有一人膽敢接近。

「噢,對了,我現在的身份是四九仙宗,龍閣,蕭澤!」

白鵬子瞳孔一縮:「四九仙宗?」

其餘諸多宗派強者聞言再次深吸了一口氣,竟然又是四九仙宗?!

如果柳千幻的出現,只是讓他們對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宗門有所熟悉,那麼蕭澤的出現,則是讓這個仙宗變得顯赫至極。

要知道,紫星州的這些宗門,只要有返虛境的大能坐鎮,便可稱為頂尖宗門層次。天魔宗,飛神宗,紅樓谷,絕命宗,霜日仙宗,就是這一類宗門,它們就算在整個太初大陸,都能算得上有一定地位的宗門。

然而現在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四九仙宗,竟然也有返虛境的太古龍族坐鎮?

金蛋附近,就在眾人有些愣神之時,不易察覺的波動傳來。

緊接著,一個模樣頗為俊朗的男子出現,雙眼極為熾熱地望著面前的蛋。

「這位兄弟,偷雞摸狗的事情,可這做不得啊。」

安林突然出現在了那個男子的面前,神色極為沉靜的望著那個男子。

那個男子,正是青木皇室的東郭。

東郭看到自己被發現,心猛地一顫,差點撒腿就跑。

不過,他突然發現那頭可怕的黑龍,正在警戒著其餘返虛強者,根本沒有鳥他,而面前只是那個讓他心中不爽的化神境小修士。

鳳凰蛋就在眼前,這對所有修士來說都是致命的誘惑……

拼了!拼一拼,單車換金蛋!

「老子可是返虛境的大能,會怕你一個化神小修士?」

東郭當即腳步一踏,撲向金蛋,同時一掌全力拍向安林!

元氣瘋狂涌動,青光巨掌蘊含著極為恐怖的力量,朝安林席捲而來。

新晉的返虛境那也是返虛境,那對於化神境的修士來說,就是永遠也無法跨越的鴻溝。東郭有信心一掌將面前這個礙事的男子碾成齏粉!

安林輕嘆一聲,渾身黑霧散開,氣息猛然暴漲。

金虛雷光匯聚在勝邪劍上,戰神之體的力量全力釋放,對著那東郭一劍落下。

轟隆!

金色的雷光驚曜世間,將青光巨掌撕裂成兩半。

然後,在東郭驚駭的目光下,雷光貫穿了他的身軀,將大地連帶著撕裂十數里。

「噗……」東郭吐血爆退。

怎麼可能,他只是化神期修士啊,怎麼會這麼強?!

東郭心中瘋狂大吼,滿臉的不可置信。

這時,才有許多人注意到東郭的方向。

「快看,那個不是青木的神將,新晉返虛大能東郭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