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道玄兄弟,你也忒不地道了吧,我好不容易建立起了氣場,這倒好,風頭都被你搶去了。”厲天忍不住小聲的抱怨,一臉可憐兮兮的表情。

“喂,我說你這個娘娘腔怎麼說話的呢,道玄哥用得着搶你的風頭麼,哼。”

寧玉顏不屑的掃了厲天一眼,在她眼裏,白道玄無論走到哪裏,都是絕對的主角,沒有之一。

厲天鬱悶的直翻白眼,對寧玉顏的那“娘娘腔”的稱呼極爲不滿,他也找她理論過,可惜,這小魔女油鹽不進,根本就不理他,這個稱呼就保留了下來。

這也是因爲白道玄的緣故,若是一般人敢這麼叫他,保不準會被他大卸八塊。

“幾位年紀輕輕能夠有此成就,看來以前是我坐井觀天了。”

見白道玄他們旁若無人的聊天,霸王槍李晟笑着上前套近乎,明明歲數不大,卻是一副老氣橫秋。

雖說他此刻的表現很謙和,但是白道玄就是對他不感冒,總覺得他很虛僞,精神力強大到一定的程度,在看人方面還是挺準的。

如果是雪衣公子是真小人的話,那麼這霸王槍在他眼裏就是一個僞君子。

“這不是傳說中的霸王槍李晟麼,你怎麼能說自己是坐井觀天呢,那不是太謙虛了麼。”

厲天第一個開口,李晟的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依舊掛着謙和的微笑。

“我看吶,你應該說自己夜郎自大才對嘛,哈哈!”


李晟的表情有過那麼一瞬間的不自然,被他很好的掩飾了過去,笑道:“呵呵,這位兄弟說的對,以前我還真是有點夜郎自大了,看樣子我該好好反思反思了。”

“哼!”

厲天見他並沒有像自己預料中的氣憤,覺得很沒意思,撇了撇嘴,站在一邊。

白道玄幾人則是連與他交談的心思都沒有,因此,場面再次變得安靜。

轟!

大殿中的安靜持續了很久,驀然一陣威壓降臨,將這種氛圍打破。

衆人不明所以,只能以不變應萬,誰也沒有挪動一下。

威壓再次瀰漫,這一次,他們發現自己周圍的空間變得扭曲起來,而後一陣眩暈的感覺籠罩識海,當眩暈褪去,他們所處的環境已然發生了改變。

這裏是一處封閉的密室,空間很大,目測不下方圓十里,青色的石板將密室圍在其中,頂上掛着成百上千盞的能量燈盞,以至於此地比之外界還要明亮。

“這是什麼地方?”

衆人議論紛紛,對於未知的事情,人們通常持有一定的恐慌,哪怕實力再強大,那也無法例外。

正在此時,密室內飄蕩起一陣陣異香,虛空出現一道裂縫,從中飛出數個碩大的藥鼎。

“這些藥鼎當中藏有丹藥!”

有眼尖的看到了藥鼎當中的情況,情不自禁的開口,藥鼎當中有很多丹藥,密密麻麻的匯聚成河,在鼎中翻滾。

他們光是聞着密室中的藥香就忍不住身心舒暢,鼎中的丹藥品級定然不凡。

頓時,現場數百修士炸開了鍋,一個個爭先恐後的向藥鼎抓去。

他們雖然都是天才人物,但是對於丹藥也很缺乏,若是能夠得到一些,對他們的修爲會有幫助。

白道玄對於這些丹藥不爲所動,與他同樣表現的還有不少,比如寧玉顏、厲天、曉毅,還有那些盛名在外的人族天驕。

他們並不缺少資源,對這些丹藥並不看中,沒必要浪費那個精力去爭奪。

墓穴當中的好東西,一定是留在最後的,那纔是他們展現自己風采之時。

數百名修士各顯神通,靈力紛飛,寶器狂舞,場面很是混亂。

不時便會有人在亂戰中隕落,從此消失於世人的眼中,也有一些人奪到了丹藥,並不貪心,默默地站在了一旁。

沒過多久,幾個藥鼎中的丹藥被搶奪一空,就連那些藥鼎也躲不過衆人的爭奪,不知落入了誰手。

那些有收穫的偷笑着清點所得,沒收穫的鬱悶的搖頭,所有人都停手,場面又一次靜了下來。 “擅闖聖人墓穴者,死!”

大殿內徒然響起一聲暴呵,聲音悠然而蒼茫,不知來自何處,繚繞衆人耳邊。

虛空無聲無息的破碎,一道人影自其中踏步而出,雙眸緊閉,立於高空。

他一身墨綠色的長袍,毛髮也是綠色,甚至於皮膚都是一樣,整個人透露出濃郁的生機,伴隨着悸人的威嚴。

“擅闖聖人墓穴者,死!”

來人再次大呵,雙眼猛然打開,爆發出百丈金光,氣勢徒然暴漲,像是高山一般壓在所有修士身上。

“不好,這竟然是皇天巔峯的強者。”

白道玄焦急的驚呼,他的臉上終於露出了憂慮的神色,綠衣人非常強大,在他感知之下,最起碼也是皇天巔峯。

那是真正的強者,在場數百修士當中,沒有人會是綠衣人的對手,白道玄不行,其他人,更加不堪。

寧玉顏、厲天等人在白道玄出聲的一剎那,猛然跟在他身後,向遠處掠去。

其他修士也是發現了綠衣人的恐怖,一個個驚慌失措,趕忙遠遁。

“跑不掉!”

綠衣人木訥的開口,表情沒有絲毫波動,直直的伸手向前方探去。

他這一掌很驚人,放大到了數十米長寬,竟然透過了虛空,徑直落在人羣當中。

只憑這一掌,他就不能再歸爲皇天巔峯,已經不弱於半帝。

“不,爲什麼會是我!”

有人被綠衣人握在了手中,伴隨着一聲慘叫,整個人在半空中被捏爆,化作飄揚的血霧。

衆人目睹此等慘狀,一個個心驚膽戰,剛剛死去的那修士好歹是一代天才,修爲在皇天三星,竟然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

“啊……!”

慘叫接二連三的響起,一名又一名修士被綠衣人抓在手心,而後爆成血霧。

他們在外界都是閃耀的天才,受萬人敬仰,此刻只不過是待宰羔羊,任人屠戮。

時間過去十幾分鍾,原先的數百修士已經不多,剩下不足一百,其他人通通被綠衣人捏爆,死於非命。

綠衣人的表情從始至終都沒有變化,好似無情的機器,不停的重複探掌,收掌的動作,收割生命。


“給我滾開!”

霸王槍李晟憤怒的咆哮,綠衣人的手掌突然出現在他身前,五指微張,就要將他攝入手心。

他祭出一杆銀色的長槍,雙手前推,長槍直直轟在綠衣人手掌之上。

碰!

槍與掌相交,發出劇烈的爆炸聲,長槍被擊飛,釘在了遠處石板之上,李晟則遠遠逃離。

綠衣人首次失手,他並沒有絲毫猶豫,也不再理會臉色蒼白的李晟,轉手便向下一個目標抓去。

白道玄沉思,而後瞭然,臉上不禁有了一抹輕鬆的笑意。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綠衣人也沒有那麼可怕,只要你能夠逃脫他的一掌,他就不會再對你出手。”他笑着向寧玉顏幾人說道。

寧玉顏幾人若有所思的點頭,臉上都有了一絲輕鬆,不再像先前那般壓抑,不過心中的警惕並沒有散去,仍然戒備着。

接下來綠衣人出手十數次,其中有兩次分別抓向碧血劍月山以及通北王朝北辰,都被他們逃離了,綠衣人也沒有繼續向他們出手。

看到這種情況,白道玄等人才算是真正的鬆了一口氣。

一次兩次可以說是偶然,可是接二連三的出現這種情況,那就不能用偶然來解釋了,綠衣人真的不會向同一個人出手兩次。

嗡!

綠衣人再次出手,這次他的目標是白道玄。

看着浮現而出的巨掌,白道玄神色淡然,猛然一拳轟向前方,與巨掌打了一個擦邊球,藉助一股反彈力,瞬間出去數百米。


在他之後,寧玉顏、厲天以及曉毅也受到了綠衣人的攻擊,都被輕易避過了。

時間又過去幾分鐘,綠衣人終於停止了機械的動作,面無表情的立於高空。

密室中此刻活下來的人數不足十位,除了白道玄四人以及霸王槍等人,只有一位修士僥倖存活。

那名修士此刻神色萎靡,滿面呆滯的縮在密室的一角,跌坐於血海當中,瑟瑟發抖,精神受到了嚴重的打擊,也許會變成神經病,實在可悲。

皇天強者體質都是經過了千錘百煉的,他們的血氣之力深厚無比,是常人的十倍,百倍,此刻盡皆隕落,一身皇血化作普通的血液,十里方圓的密室中,已經積蓄了近半米深的血水。

血海當中,隱約可以望見寶光閃爍,那些都是隕落之人遺留的寶戒。

白道玄的臉皮很厚,咧嘴笑了笑,揮手便將血海中散落的寶戒收歸己有。

其他人眼神古怪,忍不住嘴角抽搐,卻沒有多說什麼。

“道玄哥,你這樣子,好像不太好吧。”寧玉顏都替他感覺不好意思,小臉羞的通紅,弱弱的說道。

“顏兒,你怎麼能這樣說我呢,我也是爲了那些死去的修士罷了。”白道玄痛心疾首,一臉正氣。

“你想啊,這些寶戒都是那些修士畢生的積蓄,他們肯定不希望自己的積蓄蒙塵,我只是不想他們死了留下遺憾而已。”

“道玄哥,你真是好人啊。”

寧玉顏小臉上立馬掛起了崇拜,她在白道玄面前就是一個小女孩,永遠這麼單純!

白道玄眼睛一閉,頭一撇,實在是不忍心看寧玉顏這幅模樣,心裏有種犯罪感。

厲天在一邊無語的直翻白眼,寧玉顏在他面前精明又剽悍,唯獨在白道玄面前就成了小迷糊。

“你們,通過!”

綠衣人突然開口,打斷了衆人的思緒,而後面無表情的踏空而行,似慢實快的走向幾人,引得他們小心戒備。

“請問一下,什麼通過了,你到底在說神馬?”

厲天的性格是那種大大咧咧的,不過他忌憚於綠衣人的實力,因此講話也客氣了一點,甚至用出了禮貌用語,實屬難得。

“考驗,通過。”

綠衣人依舊面無表情,真真正正的惜字如金,不過他要說的意思,幾人都能猜個大概。


先前所發生的一切,也許都是聖人墓穴當中的考驗,只有考驗通過才能真正見到聖人的傳承。

接下來他們之間也許會有一番爭奪。

至於那些已經死去的修士,則成了這次考驗當中的犧牲品,非但沒能得到聖人傳承,反而丟掉了性命,輪迴的機會都不會有。

他們的靈體也被綠衣人給捏爆了,徹底消散於天地間。 綠衣人解釋完,也不說話,伸手在虛空中畫了一個圓圈,圓圈中有濃郁的虛空之力,衍生出一條通道。

“進去!”

他面無表情的說道,一雙碧綠的眼眸緊緊的盯着幾人,透露出危險的信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