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進入修鍊室后,顧銘布下層層陣法之後,取出那顆混沌珠。

混沌珠一出現,立即團著顧銘快速的旋轉起來。

咻!

混沌珠直接進入顧銘的識海之中,來到了先天神珠的面前。

先天神珠也不跟它客氣,直接將混沌吞噬掉,兩者慢慢的融合起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時間陣法之中過去了一年多,顧銘這才將那顆混沌珠融合完成。

「原來是玄武族的!看來星雨所說是真的了,朱雀族的混沌珠在中帝宮!」

顧銘微微一笑,「身體的強度,已經堪比神器了,還真是意外之喜呀!」

「境界已經達到了九品神境,就是不知道遇見中帝,能不能打敗他。」

然而顧銘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閉關的這段時間裡,中帝親自去了西域。

因為高陽的死,霸龍槍的失蹤,讓中帝為之大怒。

可是當他來到西域時,竟然進不去西域帝宮,換句話來說,整個西域帝宮就好像是消失了一樣。

就在中帝尋找西域帝宮時,遇見一名從帝宮之中跑掉的仙使。

這名仙使將所有的一切全部告訴了中帝。

中帝聽后,不由的大吃一驚。

他完全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顧銘混入西域帝宮,血洗整個帝宮。

就連西域帝尊都死在了顧銘手中的,而且高陽手中的半神器,竟然會主動認顧銘為主。

中帝怎麼可能任由顧銘繼續發展下去,那樣的話,就會危及他的地位。

於是中帝動用了秘術,竟然算到了顧銘的所在。

此時的中帝已經派人,橫跨仙海,向著域外趕來。

七日後,一艘戰艦在森南城外的森林中落下,數百道身影出現在這裡。

「前面就是森南城了,據中帝推算,顧銘就在這裡,來兩個人跟我去見這裡的城主營子良,他是當年中帝安排進來的人!」

一名老者,眼中閃動著凌厲的目光,看向森南城。

如果顧銘在這裡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

眼前這數百中帝宮的人,人手一把半神器,其中數十人更是拿著神器,而且實力全部都是九品神境。

「屬下營子良,拜見兩位仙使官大人!」

城主府內,一個高大的中年男人,恭敬的向著剛才那位老者施禮。

「不知道兩位仙使官這次過來,可有什麼事嗎?」營子良問道。

「李城主,我們奉中帝之命,是過來抓人的。這是畫像!」

老者說著,取出一張顧銘的畫像遞給了營子良。

營子良接過畫像看了一眼,輕聲問道:「仙使官大人的意思是這個人在我們森南城?」

「不錯!所以還需要麻煩城主一件事情!」老者開口,目光落在畫像上,閃過一道濃重的殺意。

「什麼事?」

營子良已經猜到了他們想要幹什麼,當即心中一驚。

畫像上的人看上去實在是太年輕了,他想知道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得罪了中帝。

然而令營子良沒有想到的是,中帝竟然會派這麼多人過來。

營子良可是森南城的城主,更是一位將軍,這附近有什麼風吹草動的,怎麼可能瞞過他呢。

城外埋伏的數百中帝宮的人,他又知道可能不知道。

而且那些人個個都是強者,實力絲毫不比他差。

然而,營子良並不知道,他們全部是靠著手中的半神器或者是神器才會有如此的氣勢。

「將這個找到,但是你千萬不要動他,我們來斬殺他。因為他的實力十分的恐怖,西域帝尊便死在了他的手中!」老者開口說道。

「什麼?」

聽了老者的話,營子良不由大吃一驚,難以置信的看著老者。

老者點了點頭,眼中閃過一絲恐懼。

中帝找到的那個逃出去的仙使,曾經躲在暗處,偷偷的將西域帝宮內的情況全部都拓印了下來。

畫面被中帝帶回了中帝宮。

老者等人自然全部都看見過。

「沒錯,不僅斬殺了西域帝尊,幾乎殺光了整個西域帝宮的仙使。如果不是一個小仙使當日被派出去執勤,偷偷的拓印下現場的畫面,恐怕到現在也不會有人知道。」

老者說著,腦海之中再次浮現出顧銘衝殺時候的情景,身體不由的顫抖了一下。

如果換成他的話,他也不一定會有顧銘那麼強悍,更何況顧銘僅僅是一個八品神境呢?

宮子良聽后,點了點頭,畢竟要求不算過份,找人而已。

「好,我知道了,我一定儘快找到他!」

宮子良開口說道,隨即走出城主府,開始調兵。

此時城主城剩下了老者和另外一個跟他一起前來的中年男人。

「木大人,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客氣,他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城主!」中年男人臉色不悅的問道。

老者扭頭瞪了中年男人一眼,冷哼道:「你懂什麼?你知道這域外到底是什麼地方嗎?」

「我告訴你,千萬不要小看宮子良這個人,雖然他只是一個城主,可是如果沒有他的話,這裡的人怎麼可能安穩的生活在這裡。他們早就殺回咱們五域去了!」

「多的話,我不會對你說,把你的脾氣給我收起來。」

「而且我感覺的出來,宮子良的實力不弱於中帝,只是他沒有神器。」

「如果他有神器的話,恐怕就連中帝也不會是他的對手。」

老者說著,目光之中閃過一絲異樣的光芒,一絲殺氣從眼中閃過。

中年男人聽了老者的話,低聲說道:「木大人,何不讓他和顧銘兩人鬧起來,最後是兩敗俱傷,然後我們將他們兩人全部拿下……」 老者聽后,眼中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隨即訓斥道:「不得胡說,我們先回去,等宮子良信息。」

宮子良離開城主府之後,整個森南城都亂了套,無數的森南城士兵,開始在城中大肆搜捕,一個仙居一個仙居的尋找起來,那架勢絲毫沒有放鬆的意思。

顧銘這個時候,剛剛從閉關之中出來,便立即看到了這副場景,目光之中,一股驚訝的神色閃過。

「這森南城主不是域外的人嗎?怎麼會幫助中帝宮的人?」

顧銘看著前方一隊又一隊的士兵在搜尋的人影,目光之中閃過驚訝的神色,臉色無比難看。

不過這些事情,就算是想不明白,也算不了什麼,最為重要的是如何躲過這些人的搜捕。

顧銘看著他們事無巨細的,一點點的搜索,詢問最新進城的人都被詢問,眼中閃過一絲無奈,知道自己有可能是躲不過去了。

然而他們想找到顧銘,恐怕還是十分困難的,可別忘了,顧銘可是會隱身的。

但是,顧銘決定試試中帝宮的底,現在的顧銘根本不怕他們。

只有殺了他們,才能得到更多的資源。

「中帝宮的廢物們,你爺爺在此,過來吧!」

一道如同雷霆般的聲音,在天空之中響起,瞬間在整個森南志之中擴散開來。

他的話音傳出,立即引起了眾人的關注,無數的仙人抬頭看向天空,目光之中滿是驚駭之色。

「這個傢伙不要命,竟然敢在森南城叫囂,真是找死!」

「不對,他剛才說什麼?中帝宮的廢物們?中帝宮不是中域的人嗎?難道他們來嗎?」

「奶奶的,殺光五域的人,特別是中帝宮的人!」

不知道誰大叫了一聲,瞬間全城的人全部都沸騰了起來,一個個面露猙獰之色,殺氣騰騰。

「顧銘,你找死嗎?」

正準備離開的老者兩人,聽到顧銘的聲音后,頓時大怒,一聲怒吼直接傳來。

如同是雷霆一般炸響,接著兩道身影凌空閃現,與此同時,一聲如煙花一樣的東西在天空之中炸響。

這是中帝宮的人在傳遞信息。

此時,宮本良也飛了到了天空之中,饒有興趣的看著顧銘,對於這個敢於挑戰中帝宮的人,十分的感興趣。

「還真是一個有意思的小傢伙,看他如何對付中帝宮的那些老傢伙吧!」

宮本良心中想到,雙眸之中,閃過一絲欣賞,而臉上卻帶著一絲的冰冷。

「木大人,顧銘已經出現,我希望你們能夠到城外一戰,畢竟這城中無辜的人太多!」

宮本良見老者飛來后,輕聲說道。

老者掃了一眼宮本良,同時看到城中那些仙人們的憤怒表情,心中不由一怔。

看來這域外的人,對他們有著很深的仇恨呀。

「也好!」老者點了點頭,冰冷的目光看向顧銘,「顧銘,咱們到城外一戰。」

顧銘掃了一眼宮本良,心中對於這個人感覺還算是有了一些好感。

隨即冰冷的目光看向中帝宮的那位老者,「好!」

顧銘冷冷一笑,隨即飛向城外。

老者沒想到顧銘竟然會答應的如此乾脆,心中的警惕性不由增加。

當顧銘來到城外時,中帝宮的數百九品神境,已經撲了過來,將他團團圍住。

老者也出現在了顧銘面前。

顧銘看著老者,不上的冷笑。

「你是中帝宮的人?我想知道你們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老者聽后,放聲大笑,「中帝推算出來的。」

推算?

顧銘不由一怔,這一點上,他多少能夠相信一些,但僅僅是相信,可他並不認識一個中帝會有這樣的本事。

此時,他對中帝的身份產生了懷疑。

「他可真是厲害呀,來吧,我既然能夠殺了西域帝尊,也能殺了你們。」顧銘不屑的掃了對方一眼。

站在城牆上的宮本良聽后,大吃一驚,難以置信的看著顧銘。

「哼,你以為殺了西域帝尊就可以殺我們嗎?」老者冷笑,「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多麼利害?」

顧銘眼神冰冷的看著前方的老者,目光之中一股殺意閃現,臉上滿是不屑。

「中帝宮的走狗,都這麼牛嗎?」顧銘嘲諷的說道。

老者聽到這話,頓時心中生出一股怒意出來,「混蛋,你找死!」

老者的話音落下,仙力湧現,一道絢麗的刀光在天空之中顯現出來。

那刀光恐怖無比,眨眼之間顯露在天空之中,直接向著顧銘橫劈了過去。

顧銘見狀,冷笑一聲,雙手猛然間伸了,一股磅礴的仙力席捲而出。

轟隆隆!

一聲巨響響起,老者的身體內閃現出無數光芒,隨即後身體四分五裂,一團血霧向四周暴開。

「什麼?」

頓時,中帝宮的數百人,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殺!」

跟在老者身邊的中年男人,瞬間大喝,率先向著顧銘衝殺過去,恐怖的仙力不斷的湧出。

其餘的數百中帝宮的人見此,齊齊出手。

顧銘身形一閃,頓時消失。

中年男人失去了目標,不由一怔。

然而下一秒,他只感覺身體傳來一陣疼痛,隨後便失去了知覺。

到死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站在城牆上的宮本良,眼中滿是驚駭之色。

眨眼間,顧銘便斬殺兩人,而且還是中帝宮之中最強的兩人,這讓他無比的震驚。

特別是現在,他根本看不到顧銘的身影,可是中帝宮的人卻一個接著一個死去。

一道道血霧如同煙花一樣不停的炸開。

顧銘每殺一人,心中都是無比的震驚的。

因為這些人之中,大部分人拿著半神器,像老者那樣的人,竟然拿著神器。

中帝宮到底有多少神器?

中帝又是什麼人?

一個接著一個的問題出現在顧銘的腦海之中。

當顧銘斬殺最後人時,他的身影浮現出來,手一揮數百枚仙戒以及那些半神器和神器,紛紛向他飛了過去。

顧銘取出霸龍槍,微微一笑,「兄弟,開飯了!」

說著,將那些半神器融入了霸龍槍之中。

隨即著半神器的融入,霸龍槍發出陣陣龍吟之聲,身上所散發的氣勢,無比的恐怖。 此時森南城中的所有人,都瞪大眼睛,恐懼的看著顧銘。

短暫的寧靜過後,暴發出一陣激動的吶喊。

「好,殺的好!」

毒步寵後 「殺光五域的人,殺光中帝宮的人!」

「哈哈哈,痛快,上萬年了,都沒有這麼痛快過!」

城中的仙人,紛紛大喊,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興奮之色。

宮子良看著顧銘,微微點頭,臉上同樣掛著笑容。

「顧銘,你很不錯!」

宮子良閃身出現在顧銘三十米的地方,讚許的點著頭。

顧銘看向宮子良,淡淡的開口,「你是中帝宮的人?」

宮子良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是,也不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