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通過神殿對濁的烙印,秦天能夠隨時提取他的記憶。

因此,秦天知道,最多一月,濁就能收回所有的濁氣,同時,在他的命令下,濁也撤掉了對濁界生靈的掌控,以及收回他們體內的濁氣!

兩月後。

濁重新來到永恆虛島。

「拿去!」

秦天隨手扔給濁一枚道晶和一部功法,然後就將其收入了神殿內。

而原來的濁界已經恢復了正常。

那些濁界生靈體內的濁氣被濁抽走後,他們的修為都有一定的下降。

連濁都栽在秦天手裡。

這群濁界生靈也沒有找秦天麻煩的想法,甚至他們還比較感謝他,畢竟誰也不想當奴隸。

所以,現在的太虛界陷入了難得的安寧中。

某座神秘的時空中,隱藏著三尊極其強大的存在。

突然,一股能量波動動蕩了起來。

然後,一聲驚呼響起:「怎麼可能?」

「古兄,發生了何事?」

「濁居然被太虛界的一個後輩給收拾了!」

「不可能吧?」

第三個聲音響起,帶著濃濃的懷疑。

「句兄,芒兄,你們不妨探查下濁界,就知道本尊有沒有說謊!」被稱作古兄的存在道。

「好!」

句兄和芒兄齊聲道了一句,然後就陷入了沉寂。

半晌后,句兄的聲音響起,帶著幾分驚疑不定:「奇怪,濁界真消散了?」

「會不會是濁在玩弄什麼把戲?」

芒兄語帶擔憂。

「不會!」

古兄十分肯定的道:「據本尊的人彙報,太虛界神族的一個後輩走了逆天的大運居然煉化了域外神殿,用神殿鎮壓了濁!」

「一個小輩居然能煉化域外神殿,真是了不得!了不得!」

句兄震驚道。

「如今濁被鎮壓,我們豈不是能夠露面了,在這裡龜縮了無數年,本尊早就憋壞了!」芒兄開心道。

「這的確是個好消息,但還有個壞消息!」

古兄沉聲道:「據傳,那個小輩不知道從哪裡獲得的消息,太虛界只有十萬年的壽命,十萬年後,整個太虛界都會崩潰!」

「什麼?」

「什麼?」

聽到這個消息,句兄和芒兄都陷入了極度震驚的地步。

「那該如何是好!」

「是啊,太虛界一旦崩潰,我等也難逃一死啊!」

看著陷入了恐慌的二人,古兄道:「二位不要忘了,域外神殿內可是有得證永恆的契機,如果我們能奪取那神殿獲得永恆機緣,趁著太虛界崩潰超脫而去!」 「得證永恆啊!」

句兄和芒兄的眼神都變得無比炙熱,到了他們這個層次,得證永恆已經是他們唯一的追求。

但他們的腦子倒沒有壞掉。

句兄沉聲道:「既然那小輩能用神殿鎮壓濁,我等實力比起濁卻是要稍遜三分,怕是難以奪取他的神殿!」

稍遜三分也不過是體面的說法,如果他們真只比濁稍遜幾分,早就聯手殺掉濁,也不用隱藏起來當縮頭烏龜了。

古兄很是不以為然的道:「那小輩能鎮壓濁靠的無非是神殿而已,自身才不死後期,我等吹口氣也能殺掉他,所以,我們不需和他正面硬抗,得用計奪取他的神殿,然後再宰掉他!」

「古兄有何計策?」

句兄和芒兄問道。

「不急,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百勝,我們對那小輩了解不夠,我等先離開此地,等收集到那小輩的情報,再施展針對他的計策!」

另一邊。

太虛界的最大威脅濁被他解決后,但秦天並沒有放鬆警惕。

因為,他從濁的記憶中得知,隱藏在太虛界的大聖至少還有二十餘尊,這群大聖躲起來養傷這麼多年,傷勢早就痊癒。

濁之所以不肯隨意暴露真身,也有防備這群遠古大聖的意思。

這群遠古大聖是個什麼態度。

秦天也不知曉,因此,對他們,他心中也有幾分警惕。

再說,神殿內很有可能有得證永恆的機緣,況且,神殿自身也是一件至寶,那些遠古大聖會不動心?

不過,那群大聖知曉他能鎮壓濁,肯定不會和他正面對抗,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從他身邊的人下手。

所以,秦天已經將萬靈界轉移到了神殿內。

同時,還提醒了宋鏡魔、敖皇等人,讓他們小心。

至於宋夢、古婕以及敖紫君,秦天對她們直言,讓他們最好不要離開永恆虛島。

一番交代后。

秦天準備閉關。

從濁那裡,他獲得了一小塊天道碎片,他準備將這小塊天道碎片融入自身體內的大道,這樣也能加速讓自身的修為晉陞永恆。

通過濁的記憶,秦天知曉,這天道碎片十分難以煉化。

做好了長時間閉關的準備。

但讓他意外的是,在他的大道包裹住了天道碎片后,原本十分難以煉化的天道碎片居然自主融化,釋放出一股股天道之氣滋養著他的大道。

「這簡直是個意外之喜啊,看來我真是天命之子!」秦天輕笑道。

一月。

兩月。

三月。

…………

兩年時間一晃而過。

那塊天道碎片已經被秦天完全煉化,融入了自身大道,別看只是一小塊天道碎片,但帶給秦天的好處卻是無法想象的。

居然使得他的大道足足膨脹了兩倍有餘。

大道成長后,也有力量反饋回來。

這股反饋而來的能量讓秦天輕鬆踏入了不死圓滿。

同時,隨著大道的增長,他對混沌界地風水火道之力的汲取也變得更容易,更多。

「如果能多找到幾塊天道碎片,我豈不是能更加容易的踏入永恆!」

其實,最好辦法就是煉化黑貓這尊天道化身,秦天能預料,如果煉化黑貓,他說不定能直接成就永恆。

但他是有底線的人。

黑貓從來沒有害過他,更給了他諸多好處,他又怎麼忍心煉化對方?

不過,卻可以向黑貓打聽天道碎片的下落。

畢竟對方是天道的化身之一。

「黑貓前輩,不知道您能不能感應到其他天道碎片的下落?」

於是,秦天找到了黑貓,問道。

「能!」

黑貓語氣肯定的道。

「那前輩能不能幫幫我?」

「你帶進這個地方的小世界內就有一塊!」黑貓道。

「什麼?」

秦天大喜。

只見黑貓揮動貓爪,就有一塊天道碎片從萬靈界飛出,並直接落到秦天身前。

「多謝前輩!」

抓起天道碎片,秦天高興道,這塊天道碎片比起濁的那塊還大了一些。

「對了,前輩還能感應到其他的天道碎片嗎?」

「本喵餓了!」黑貓道。

聞歌知雅意的秦天連忙獻上一批太虛晶。

吞掉太虛界后,貓爪在虛空一劃,然後出現一副地圖:「這裡,這裡,還有這裡都有天道碎片,至於其他的,距離太遠,本喵無法感應!」

「好的,多謝前輩!」

秦天身形一晃,就出了永恆虛島,分別前往三處收取天道碎片。

數日後,秦天歸來。

三塊天道碎片已經到手,不過,這三塊天道碎片都很小,湊在一起,應該和濁獲得的那塊相當。

就在秦天準備繼續閉關,煉化天道碎片時。

宋鏡魔匆匆而來。

「龍族那邊出事了!」

宋鏡魔聲音陰沉的道。

「誰幹的?」

秦天問,心中卻隱隱有了個猜測。

「不清楚!」

宋鏡魔搖搖頭:「有神秘人傳訊,然後我派人前往龍族探查,結果,連同敖皇在內的所有龍族成員都詭異消失了,龍族的虛島上並沒有戰鬥的痕迹,這說明,他們根本就沒有反抗,也有可能是來不及反抗!」

「能做到這點的,除了那群隱藏起來的遠古大聖還能有誰?」

秦天冷笑,眸中卻閃過凌厲的光芒。

「夫君,救救我父親和大哥!」

這時,敖紫君神情驚慌的而來。

「這件事我已經知道,我會想辦法!」秦天沉聲道,隨後,他籠罩了整個永恆虛島,並沒有發現有人潛入,詢問敖紫君才知道。

是有人用敖三千和敖皇的傳訊符給她傳訊。

「想不到這群老傢伙這般沒品!」宋鏡魔惱怒道。

「正常,為了得證永恆,他們這群人什麼事干不出來!」秦天譏笑道,心中卻琢磨著該怎麼搭救龍族眾人。

只是讓他惱火的是,對方隱藏在暗中,他根本就無法找到他們。

忽然,他心中一動。

濁、地隱婆婆、天廡老人齊齊出現在他面前。

「那群遠古大聖出世了,你們前去搜索他們的下落,查到后馬上向我彙報,不要打草驚蛇!」秦天吩咐道。

如今,他們三人也都煉化了道晶,一身實力都大漲。

「是!」

三人回應了聲,消失不見。

半月後。

一個傳訊符飛到了秦天手上。

閱讀玉符內的內容后,秦天臉上浮現出一抹冷笑,起身前去與宋鏡魔進行商議,這群遠古大聖敢打他的主意,就別怪他殺人。 傳訊符內的內容相當的簡捷,傳訊人告訴他,要想搭救龍族眾人,他需要在十日內,孤身趕往某處,否則他們將殺掉所有的龍族。

雖然對方沒有透漏身份,但他們能夠輕鬆擄走所有龍族,就算一般的不死圓滿也無法輕易辦到,所以,秦天已經認定這群人就是那些隱藏起來的遠古大聖。

「岳父,為了防止那群人聲東擊西,我決定將所有的族人都收入神殿內,您覺得如何?」

秦天將玉符交給宋鏡魔觀看后,再提議道。

對此,宋鏡魔自然不會拒絕,敖皇和他實力相當,但也毫無抵抗力被那群遠古大聖所擒,所以,一旦秦天離去,那群人對神族動手,神族也無法抵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