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分類
  • 0

“這裏“`這裏我來過!”小龍突然驚訝地叫了起來,這個聲音瞬間在洞裏迴盪起來,隨後變得簡直像是鬼在叫了。

小龍雖然很是驚訝,但是凌風卻不覺得奇怪:一個活了幾千歲的傢伙,肯定去過很多地方啦。不過凌風疑惑的是它到這裏來幹什麼?不會是像他們現在這樣,沒事跑來探險吧?

“那股熟悉的氣息越來越濃了,跟我來。”小龍立刻又變成了半人不到的個子,往一個只有半人高的洞口跑去。

“喂,你就不能找個大點的洞嗎?”凌風鬱悶地看着那個洞口。

“只有這裏才能去。”小龍頭也不會地走遠了,只剩一串迴音在這裏飄蕩。

將劍插在褲腰上,然後又把火把給刁在嘴上,凌風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趴下,然後慢慢地爬了進去。

爬着爬着,凌風發現這個洞越來越大,然後他都可以卷着腰走了,到後來寬大得都有點像小龍當初的那個大殿了。不,應該說這裏就是一個大殿!

這個大殿很是空曠,什麼都沒有,但是凌風還是憑藉着微弱的火光看見了牆壁上的文字和圖案,小龍已經在那裏看起來了。

凌風可是羨慕死小龍的眼睛了,這麼黑的情況下都能看得清,要是自己也有這種眼睛的話,不是爽到家了嗎?

“這上面記載的是什麼啊?”凌風當然是看不懂這些文字的,只好看看牆上的圖畫的,這個他到是看得懂,大概記載的是龍和一個怪物“打架”的事。

“這裏記載的是聖戰的事,好像小時候我來過的,不過實在是想不起了。”其實這也不能怪小龍,幾千年前的小事,而且還是它小時候的事情,它怎麼可能記得清楚嘛。

“又是聖站?不會又是讓人去封印魔靈之心吧?”

“不是,這只是記載聖戰的事情而已,不過“`這上面到是有許多詳細的信息。”小龍越看越來了興趣,這上面竟然還有上古時候的神龍是怎麼對付萬魔之祖的,小龍立刻就對這些手法讚歎不已,它可是收益匪淺了。

小龍到是看得起勁,但是凌風又看不懂,只好到處轉,轉到一道石門前的時候,凌風突然想到這裏會不會有寶藏呢?應該有吧?連小龍那裏都有那麼多金子,這裏不可能沒有的纔對。

“小龍,快來看看這道門,你可以打開嗎?”那道十來米高的巨們可不是凌風能推得動的,只好向小龍求救了。

小龍跑過來看了看,然後瞬間又變成了二十米來高的大個子,直接抵到大殿的頂部了,然後用雙手用力一推,巨大的石門就這樣被打開了。

門剛打開,小龍便又驚訝起來:“這裏的氣息更重了!看來快到了,不知道會是什麼讓我有這麼熟悉的感覺。”說着小龍就第一個踏了進去。

凌風現在可是十分緊張的,他正幻想着裏面到底有多少寶藏呢!

大門後是一個長長的通道,誰知凌風他們兩剛走沒多遠,那道石門又關上了,凌風和小龍都覺得很奇怪,於是決定回去看看,可是無論小龍怎麼用力都沒法在推動石門分毫。

“不會吧?難道是要把我們兩關在這裏?”凌風可不是小龍,先不說吃的從哪來,就算是有吃的凌風也不可能待得住啊!

“退開點,我再試試。”

聽小龍說要讓他離開,凌風當然知道它要用大威力的法術啦,趕緊跑遠點,免得受到波及。

昏黃的火光中,小龍聚集了好一會兒靈力才發出了口中的那顆靈力球,在轟地一聲巨響之後,衝擊波直接把凌風給掀飛了好幾米才停下,幸好凌風可是領教過的,所以早準備好了的,這才穩穩地落在了地上。

剛落地的凌風就趕緊衝上去看看情況,不過由於起了很大的灰塵,好一會兒纔開始散去,等得凌風都不耐煩了。


等灰塵散開之後,那道門仍然毫髮無傷地緊緊關閉着,大失所望之下,凌風也多了一分警惕,看來這裏的確有很大問題,說不定還有什麼危險正等着自己呢。

“走,我們還是走下去看看吧。”小龍又變成了小個子,但是並沒有回到凌風的手上,而是在前面帶路。

凌風左手拿着火把又手緊握着劍,這樣才能在危險到來的時候最快地保護好自己和小龍。

走了不一會兒,凌風和小龍就來到了通道的盡頭,這裏又是一個大殿。不過奇怪的是裏面並非是空空蕩蕩的了,裏面充滿了無數的陶俑,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是在守衛一樣,一排排哦面對着通道口。

“這是什麼啊?難道是在守護寶藏?”凌風走過去用劍敲了敲那些陶俑,發出了叮、叮的金鐵交鳴聲,凌風驚訝地用劍颳了兩下,然後就樂呵呵地笑了起來:“呵、呵、呵、呵“`小龍,快來看!這些陶俑穿的竟然都是金子!”

將火把插在那個陶俑的身上,凌風又迅速跑到其他的陶俑身上颳了幾下,其他的竟然都是金子!凌風現在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他的兩個眼睛都已經變成了金子,正閃閃發光呢!

這時凌風又看見了牆角的一排排箱子,頓時興奮地差點把劍都丟了,不過他還得用劍來撬開箱子,所以纔沒把劍給仍了。

隨便找了一個箱子把它撬開,凌風立刻就撲了進去,裏面竟然全是金銀珠寶!“小龍啊!快來幫我拿東西啊!哇哈哈!我們發了啊!”

凌風簡直忘了他的金子已經多得可以和楚浩天相提並論了,興奮得跟一個幾天沒吃東西的餓狼看見小白羊似的。

不過凌風叫了幾聲小龍也沒有回話,凌風正要起身看看它到底在幹嘛呢,突然間那唯一的火光也滅了。

“小龍,你幹什麼啊?再拿根火把出來啊。”凌風在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方突然有種莫名的恐懼,於是立刻將箱子裏的劍握在手裏。

整個大殿這時發出了奇怪的沙沙聲和石塊掉落的聲,小龍突然出現在了凌風的腳下,嚇得凌風差點沒一腳把它給踢飛。

“糟糕了,你要小心!”

“什麼糟糕了啊?”雖然凌風也感覺到了危險的存在,可是卻不知道是什麼。

“金甲死士,上古的東西,就是剛纔那些陶俑,他們竟然復活了!”小龍的聲音顯得十分凝重,凌風也知道了那些傢伙的厲害,可是,他看不見啊! “金甲死士?怎麼可能復活啊?我看不見啊!”凌風緊緊地握着手裏的劍,憑感覺也知道那些危險的東西正向自己靠近,可是自己又看不見!

突然間小龍和凌風都沉默了一會,然後凌風只感覺手裏的劍被小龍拉了一下,然後小龍的聲音在沙殺聲中傳進了凌風的耳朵:“嘴巴張開!”

“張開?幹什麼?”凌風對小龍的話一點也不明白,大難臨頭的時候,這傢伙叫自己張開嘴巴?想嚇死那些金甲死士?不過凌風還是將嘴張開了,他還是相信小龍的。

“頭仰起來。”

凌風已經聽到那些金甲死士走過來的聲音了,而且越來越近,越來越多!雖說凌風不知道小龍說的復活是什麼意思,但是還是能想象的,在凌風認爲:大概就是些什麼殭屍或骷髏的吧?

剛將頭仰起來,凌風就覺得嘴中好像滴進了什麼熱熱的東西,然後嘴中一片火熱,凌風被燙得大叫起來:“哇——這是什麼啊!?”然後猛吐不止,感覺上像吃了辣椒水一樣,緊接着連渾身都火熱起來。

“沒事,過一會兒就好了。”小龍剛說完,凌風就聽見了一聲巨大的爆炸,凌風當然知道這是小龍的傑作。

“喂!你對付得過來嗎?”凌風還是擔心小龍,聽它剛纔的口氣就知道這些金甲死士可不是一般的厲害。不過凌風現在渾身熱得都快被烤熟了似的,小龍到底要幹什麼凌風也不知道,不過凌風知道它是不會害自己的。

又是一聲劇烈的爆炸,直接把凌風給炸飛到箱子裏去了,這時小龍也慌慌忙忙地回了一句:“要是感覺不到熱了就快點來幫我!這些傢伙硬得跟鐵似的。”

又是一聲巨響,不過這次卻不是爆炸的聲音,凌風知道小龍已經變大了,只有大個子的它才能砸得這麼猛烈。

漸漸的,凌風渾身的熱勁都消失了,令凌風驚訝的是:他竟然能夠在這裏看見那些金甲死士!凌風當然知道這裏是沒火把的,於是立刻聯想到了小龍給自己吃的東西。

也沒想那麼多了,凌風立刻衝了上去,這時的小龍已經變成了十來米高的個子,一掌一個的將那些金甲死士給拍飛了,可是那些金甲死士根本沒事一樣又衝了上來,小龍堅硬的鱗甲驚訝也被那金色的劍給劃出了許多口子,鮮紅色的血不斷地流了出來。

凌風衝上去立刻就吸引了幾個金甲死士,小龍的壓力也減輕了些,不過凌風可就吃不消了,這些傢伙砍都砍不動。被迫之下凌風用了一下開山拳,效果還挺好,差不多幾拳就可以將一個金甲死士震成一堆碎石。

不過看看前面密密麻麻的一大堆金甲死士,凌風就幾乎絕望了,簡直像是在和一隻殺不死的軍隊作戰一樣,這樣不被殺死也要累死的!

“小龍,開山拳對付他們很有效果,有什麼類似的強大點的技能啊?”凌風可不認爲自己能靠這開山拳開出條路來,他們可不是什麼山,是不死軍隊啊!

索性將劍插在褲帶上,凌風雙手同時用起了開山拳,一時也還能抵抗得了,不過這樣也不是辦法,他們應該不會累,可是凌風和小小龍是會累的,根本耗不起。


“我也沒什麼類似的技能啊!不過,幻龍絕殺到是有差不多的效果。”小龍已經手、尾並用了,不過並不能對他們造成什麼大的傷害,那些傢伙一拍就飛了,可是卻立刻又站了起來,還真是頭疼。

不過小龍立刻改變了一下攻擊方式,改用從上往下拍的方式,就算他碎不了也要在地上趴一會。小龍像拍蒼蠅一樣拍了一會兒,效果出乎意料的好,那些金甲死士被小龍硬生生地砸了下去,石板地上頓時出現了許多大坑。

凌風也用了幾下幻龍絕殺,效果也是出乎意料的好,不過他卻沒法像小龍那樣不斷地使用,而且他也得留點真氣以備不時之需,他可是聽說過許多探險的神話故事的,上面最厲害的傢伙都是最後纔出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凌風也得留一手才行啊,反正現在小龍也發威了,凌風的壓力也小了許多。

說來也奇怪,凌風居然可以清楚的看見那些在空中亂飛石屑,連那些金甲死士的動作在凌風眼裏也變得越來越清晰,好像變慢了似的,不過凌風知道他們的動作並沒有變慢,畢竟有自己在作參考的,唯一的解釋也只有小龍向他嘴裏滴的東西改變的了。

“小龍,我們還是衝出去吧,那邊有道門。”凌風現在也不要那些錢了,命重要啊!

“好,我來開路,你小心點,要跟緊了。”說着小龍巨尾一個橫掃,前面的金甲死士被掃飛了一片,頓時留出了一片空地,凌風緊跟着小龍向那道大門處衝了過去。

不過那些金甲死士也不是些石頭腦袋,立刻圍上去堵住了凌風他們的去路,現在凌風和小龍可是四面受敵,凌風就一個人全力擋住後面的攻擊,而小龍則瘋狂地開路,凌風聽着那砰、砰、砰的巨響聲都有點冒冷汗,這簡直太暴力了點,要是自己去挨那麼一下的話,可能就成爛泥了。

由於凌風負責後面的金甲死士,所以才一接觸凌風就用了個幻龍絕殺,四條金龍瞬間將後面的十多個金甲死士貫穿,那些金甲死士立刻變成了一地的石屑和金甲,看得凌風的眼睛都紅了,能看又不能去拿,這簡直是在要他的命嘛!

凌風的幻龍絕殺剛使用完,後面的金甲死士又蜂涌過來,凌風暫時還無法使用第二次,於是身上立刻就掛了彩,被逼得連忙急退,幸好小龍在前面開路還很快,不然凌風還真不知道要往哪退了。 “小龍啊,快點!我快支持不住了!”凌風又使用了一次幻龍絕殺,頓時又一聲長長的龍吟在大殿中迴盪,凌風這才勉強出了口氣。

凌風看了看自己的手,已經打得血肉模糊了,畢竟是肉啊,怎麼可能比得上那些傢伙的金甲呢?何況那些傢伙好像不知道疼一樣,硬是受你一下也要還你一劍,弄得凌風狼狽不堪,渾身的衣服都被劃得破破爛爛的了,要不是凌風的身手敏捷的話,可能都去見神了。

又繼續走了幾步,那些金甲死士再次不要命的衝了上來,凌風連續使用了幾個幻龍絕殺之後已經喘不過氣來了,哪還有力氣去對付它們?

正在這緊要關頭,小龍突然一聲長嘯,轟地一聲爆炸將它前面的金甲死士炸得粉身碎骨,連地面都被炸了個幾米大的坑。

爆炸聲剛傳來,凌風就覺得被一巨莽纏住一樣,慌忙一看,原來是小龍的尾巴。只見小龍用尾巴纏住凌風之後,猛地一跳便越過了前面的大坑,那速度快得凌風都快反映不過來了,小龍一路橫衝直撞,也不管那些金甲死士的攻擊了,總比站在那裏強。

可是後面的凌風可是嚇出了一身的冷汗,那些金甲死士衝後面圍上來,盡是往凌風身上招呼。幸好小龍的速度夠快,每次在劍落在凌風頭上的時候,凌風又奇蹟班地“躲”開了,要是心臟不好的話,不被嚇死纔怪!

只是一瞬間的工夫,小龍已經衝到了那道大門前,不過剛衝進那道石門小龍就立刻停了下來。凌風眼睜睜的看着那些金甲死士將劍舉起,凌風連忙把褲帶上的劍橫在前面,可是那些金甲死士竟然全都站在門外,一點也沒有進來的意思,雖然凌風很奇怪,但是不進來更好,凌風怎麼會介意呢?

不過小龍突然停下來也吸引了凌風的注意,勉強轉了一下身子,凌風看見前面空曠的大殿中竟然全是些龍!?金黃色的蛇型身子,鹿角、鷹爪、魚鱗“`它們全都傲然看着大門處,在這個大得像廣場一樣的大殿中,竟然擠滿了龍!

“這、這、這怎麼全是龍啊?”凌風本以爲這個世界不再有神龍,可是這些又是什麼?

“我的祖先,都是已經死了的神龍。”小龍這纔想起凌風還被它纏着的,慢慢將他放了下來。

“聽說每個龍族後裔只要獲得了龍族命脈的靈氣,即可以變身神龍。而這裏“`應該就是龍族命脈的地方。”

小龍說了一大堆凌風聽不懂的東西,可是凌風還是聽懂了一點:“原來這裏是你們龍族的陵墓啊!”

雖然小龍對凌風這個說法很不贊同,但是實質上的確如此,不過“`這裏可不只是如此而已,如果自己真的能夠獲得龍族命脈的靈氣的話,那麼自己說不定就能衝破封印了。

只是小龍也不知道龍族命脈在這哪裏,而且也不是說獲得就獲得的。小龍和凌風小心翼翼地走近看了看,它們的個子都大得出奇,而且都跟真的似的,不然剛見到的時候凌風也不會驚訝成那個樣子了。

好奇之下,凌風上去摸了摸那些神龍的身體,就在凌風觸摸到一條神龍的身體的那一剎那,神龍的身體竟然發出了刺眼的金光,嚇得凌風趕快退開點,他可是怕了這大殿裏的傢伙了。


小龍也是十分驚訝,它也沒料到會有這種情況,只見金光過後,那條神龍竟然復活了!它一睜眼就看見了它面前的小龍和凌風,顯得也挺驚訝:“怎麼我們龍族的後裔會是這個樣子?”

它這一開口,更是嚇了凌風一大跳:真的是活的!怎麼可能啊?要是整個大殿的神龍都活了過來“`凌風簡直不敢想象那種盛況了,那他就是自上古以來第一個同時見到那麼多神龍的人類了,好像這個世界上連見過神龍的人都沒多少吧?

“你是來挑戰我們的嗎?”神龍看了看小龍,然後轉頭向後面大吼了一聲:“挑戰者來了!”

正在驚訝中的小龍和胡思亂想中的凌風頓時驚醒過來,這時大殿裏已經是金光大放了,凌風即使沒有夜視的能力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的,成百上千條神龍一起復活了!

“呵、呵、呵“`終於有小子來挑戰了。”

“等得好寂寞啊!”

“想不到我一沉睡就是好幾千年,我來看看到底是誰來挑戰啊!”

“““

神龍們在大殿中頓時七嘴八舌起來,然後又都不約而同地向小龍看過來。凌風看見一大羣的神龍圍了過來,心裏反到激動起來,這真的是千古“`不,是開天闢地以來從未有過的事情!

“我不是來挑戰的。”小龍當然聽懂了它們意思,只要挑戰過它們,自然就能獲得龍族命脈的靈氣,但是它可不認爲自己能對付得了這麼多的神龍。

“不用擔心,雖然你有封印在,但是我們也不再是神龍,我們只是龍精魂而已,靠着龍族命脈的靈氣才能保留下來的。”前面的那條神龍看出了小龍的擔心,但是這麼多年了,總要找點樂子不是?打一場才快活嘛!

對於它知道自己有封印的事,小龍到是不驚訝,畢竟這是龍族獨有的封印,它怎麼也是神龍的魂魄,當然看得出來。

龍精魂:就是神龍死後魂魄吸收龍族命脈的靈氣而形成的,它保留神龍生前的一切記憶和思想,但是能力卻弱小得多。小龍也知道這些,但是還是保留了那麼一點希望。

“那“`你們有辦法幫我解開封印嗎?”小龍還是希望它們可以爲自己解開封印,那樣自己就自由了。 “如果我們還活着的話,當然可以輕易地替你解開封印,但是我們現在只是龍精魂,力量已經大不如前,沒法替你解開封印。”

失望之下,小龍也沉默起來,剛有的一點希望就這樣破滅。而且它也根本沒可能打敗它們,不過“`小龍到是想在它們這裏問問魔靈之心的事,它們也許知道在這事。

“那“`請問“`你們知道魔靈之心的事嗎?”如果它們知道的話,那肯定有關於它的事情纔是。

“魔靈之心!?”這時該是這些神龍們驚訝了:“你是怎麼知道的?難道“`它終於還是來了。”

“你們知道?它到底是不是不死魔皇冥焰?”

“冥焰我們是不知道是誰,不過它有一種特別的能力——永遠不死。”說起這個,前面的那條神龍開始感嘆起來:“當年萬魔之祖擁有一顆不死之心,我用盡全力才和它同歸於盡“`”

這時旁邊又上來一條神龍:“後來我封印他的時候,他的不死之心遁逃了,然後再也沒見過它。”說着它疑惑地看了看小龍:“魔靈之軀?呵呵,原來預言裏說的就是你,看來“`你還真是麻煩了啊!”

“既然是你“`那麼你就不得不挑戰我們了,你現在的力量太弱,即使是當年的不死之心都能輕易殺了你,只有獲得龍族命脈的靈氣,你才能成爲神龍,否則你不可能是它的對手。”旁邊又有一條神龍擠了出來。

“其實你已經很不錯了,被封印了居然還有現在的力量,如果解開的話,你就有它當年的實力了。”

“這樣吧,如果你能勝得了我,就算我們放你水,可以通過了。”最前面的神龍轉頭看了看後面:“沒什麼異議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